东岑西舅

受宠若惊

芥末绿2017-2-25 21:47:6Ctrl+D 收藏本站

    “两年?”席文绢轻嗤,“这两年会发生什么谁都无法预料,你就那么肯定你两年后还会再回国?”

    当初还是她左求右求又放下狠话如果他不回国她就当没他这个儿子,他才不得已回来。而如果辞职后去国外生活两年,那不等于是放他自由?到时候他不回来自己还管得了他么?

    “妈,您如果是担心我到时候不肯回国那就未免太杞人忧天了。您忘了我是带关夕一起出国?而关夕对于关家来说意味着什么?他们会允许我独自霸占关夕?”就算关家兄弟肯,但关家二老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哼,以关夕喜欢你的程度,到时候你若是唆使她和她家人说让你们留在国外,那也不是没有可能。”

    梁宥西嘴角一抽,飞扬的眉眼却是有些得意。

    谁都知道关夕有多喜欢他,这种感觉真是好得难以形容。

    “不论如何,我是绝对不会答应你辞职的。”席文绢泼他一头冷水,把削好的苹果递过去,随后起身要去厨房帮忙。

    “妈,您不是想要抱孙子?等关夕身体好了您马上可以如愿以偿。”

    席文绢顿了顿,回头,“我没说不让你带关夕去温哥华,只是不让你辞职。”

    梁宥西对于母亲不信任自己的态度感到无奈,却也没再说什么,整个身子往后陷入柔软的沙发背靠上,咬了一口苹果,清新香甜的味道齿颊留香。

    食物的诱/人香气在空气中弥漫开时,席文绢从厨房探出半个身子来催促梁宥西回房看关夕醒来没有。

    回房瞥了眼床上仍在熟睡的人儿,梁宥西虽然还想多让她睡会,但父母考虑到她的身体原因特意跑到这边来下厨庆祝他出院,他也不好让父母等。

    俯身拨开她颊边的发丝,指端碰触道的肌肤细滑而富有弹性,手感好得让他忍不住低头亲了亲,随即唇滑至她的耳畔轻轻呵着热气。

    关夕迷迷糊糊觉得耳朵有些发痒,下意识伸手去抓了下,然后翻了个身继续睡,嘴里无意识嘟哝着:“别闹了……好累……”

    梁宥西好笑地摇摇头,忽地扳过她的身子,然后精准攫住她的唇吻住,在她诧异时舌刺入她口腔里缠绕住她的舌尖用力吮/吸。

    关夕被他吻得有些呼吸困难,双颊憋得发红。

    不得已从睡梦中醒来,一睁眼对上头顶的俊颜,她有种想哭的冲动,明亮的大眼不一会便湿漉漉的噙满水光。

    梁宥西知道她是气自己吵醒她,看她委屈得皱着眉,泪水在眼眶里转着圈要哭不哭的样子,心里实在心疼。

    “爸妈在这边,饭菜都快做好了,你先吃了饭再睡。”

    关夕一楞,眨了眨眼问:“他们怎么会过来?”

    “庆祝我出院。”

    “那二哥和丝楠姐来了么?”

    梁宥西挑眉:“你是不是搞错了?我说的是我爸妈。”

    “……”

    “怎么?傻了?”梁宥西咬一下她的唇。

    关夕轻轻抽了抽气,抗议般在他手臂上拧了一下。

    “我是太意外了。”她是真的没想到他父母会过这边来庆祝。

    虽然梁宥西住院期间,席文绢对她的态度一反之前的冷漠和反感,突然变得温和可亲,但她还是不确定席文绢对自己抱着什么样的态度。

    “有什么意外的?大家本来就是一家人。”

    “哼,说得好听。”关夕嘀咕一句,推开在床上滚了两圈才爬起来。

    而仅一秒的时间,她又迅速钻回被子里去,只因她发现自己竟然一/丝/不挂!

    她想起两人在浴室里欢爱的那一幕,心里猜到一定是梁宥西把她从浴室抱回床,然后什么也没给她穿就这样把她塞入了被子里。

    梁宥西在她胡思乱想的当头已经从衣橱里拿了另外一套家居服和她的内衣裤递过来。

    关夕却有些迟疑,“穿这么随便不太好吧?”

    “又不是去相亲选美,要那么正式做什么?”顿了顿,“还是你想我亲自给你换?”

    关夕拨浪鼓一样猛摇头,接过衣服后自己钻进被子里摸黑穿。

    梁宥西暗挑眉,环胸站在床前。

    过了会才见被子拉下,露出来一颗黑漆漆的小脑袋。

    在他的注视着,关夕下床进浴室梳洗,却又不放心的回头,“你要等我,不准先出去。”

    梁宥西笑,“怎么?丑媳妇怕见公婆?可是你见他们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谁怕了?我才不是怕咧!”关夕孩子气地昂了昂下巴,哼了声划拉开浴室门走进去。

    梁宥西轻叹一声,在床边坐下。

    而手机忽然响起,陌生的铃声让他有一刹那的错愕,随即才回神走去床头矮柜上拿起新换的手机。

    来电显示关家的宅电,他接通,那端紧接着传来声音,“宥西,你们什么时候回来?老大老二都在,就差你和小夕了。”

    梁宥西一楞,“妈,您们……不会是在等我们回家吃饭吧?”

    “咦?我昨天去医院不是和你说了今晚回家吃饭?”

    “……”

    梁宥西揉着额,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怎么了?是不是你不方便?”

    “也不是不方便,只是我没想到我父母会过我们这边来给我庆祝……”所以他左右为难。

    “这样啊?那就明天再回来也没关系。”

    梁宥西歉意的一再说抱歉,然后才挂了电话。

    等关夕出来,他和她说起电话一事,关夕哼了哼,“我就说我爸妈怎么可能知道你出院却没个电话,原来是你自己忘了。”

    “走吧,别让爸妈等久了,明天我们再回那边。”

    两人离开/房间,关夕跟在梁宥西身后,莫名的手心一阵潮湿。

    席文绢和梁敬升夫妻两人分工合作,已经把五菜一汤外加一道甜点摆上桌。

    关夕有些拘谨,站在梁宥西身边紧张得连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才好。

    梁宥西睇她一眼,浅笑着握住她的手拉她坐下。

    席文绢猜到关夕紧张的原因是因为自己,所以尽量微笑,让自己看起来和蔼可亲一些。而梁敬升显然也是心里开心,所以脸上没有一贯的严肃,笑得像个慈父。

    “小夕,听说你很喜欢吃金针卷,试试爸爸做的比宥西做的好不好吃。”梁敬升拿公筷夹了一个放到关夕碗里。

    关夕呆了呆,有些受宠若惊地连忙点头,然后夹起金针卷咬了一口,混合了金针菇和肉末以及各种酱汁的浓稠汤汁在口腔里弥漫开,滋味好得想让人把舌头都吞下去。

    瞥到关夕骤然一亮的双眸,梁宥西叹了口气,睇向对面的父亲:“爸,我能在她面前炫耀的也就只有这道菜了,您这不是砸我招牌?”

    梁敬升轻哼,“我是怕你质疑我的厨艺,所以特意挑你的拿手菜做来对比。”

    梁宥西嘴角抽了下,抽了张面纸给关夕擦拭嘴角溢出的汤汁。

    这样的举动他做起来极其自然,一点也没觉得奇怪,梁敬升和席文绢却下意识对望一眼,在对方眼里捕捉到一抹欣慰的笑意。

    关夕有些害羞的睨了眼梁宥西,安慰他:“其实你做的也很好吃。”就算是他根本不会厨艺,做出来的东西难以下咽,她也会觉得是人间美味。

    因为是他做的,因为她爱他。

    “小夕,等你们从温哥华回来就搬回家一起住吧?”席文绢开口,语气温和。

    关夕震住,却不是因为席文绢温和的态度,而是……“我们还要去温哥华吗?”

    她问梁宥西。后者奇怪的看她,“当然去,怎么不去?”

    “……”

    她这些天一直没听他提起过,还以为他已经打消了这个念头。

    “大概还要再过一个月的样子就过去,而这套房子我打算卖掉。”

    “卖掉?那正好你们明天就可以搬回家里住。”席文绢说,也没问他要卖房子的原因。

    梁宥西摇头,“我已经让劭北在给我重新找房子。”他担心关夕和父母住在一起会感觉拘束。

    “你都说要去温哥华两年,现在买了房子那不是要空两年?”

    “也不一定要两年,先买了再说。”

    闻言,席文绢点头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