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晚上回来再睡你

芥末绿2017-2-25 21:47:12Ctrl+D 收藏本站

    夜色撩人。

    关夕侧弯着身子窝在身后的男人怀里,男人一条有力的臂膀横过她的腰置于她胸口,轻浅的呼吸在静谧的空间蔓延开,有着极具催眠的效果。

    然关夕却睡不着。

    她握住他的手,无意识的一根根自指根摩挲到指尖,又从指尖返回转至另外一根。他的手心宽大而温暖,手指根根修长匀称,骨节分明。而虎口的位置有一层薄茧,那是长期使用手术刀留下的痕迹,关夕柔嫩的指腹从那层薄茧上摩挲过,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微妙感觉,就好像有根羽毛有意无意的撩拨过她的心弦,有些心痒难耐。

    “有心事?”头顶落下微哑的询问,随即身子被扳过,而唇上一热,被亲了一下芙。

    “你没睡着?”关夕有些讶异地望着黑眸惑人的男人,感觉环在腰上的手紧了一紧。

    “你一直***/扰我,我怎么睡得着?”被她摩挲得有些发烫的手心贴在她胸口上,略薄的嘴角轻轻勾起一尾笑弧。

    关夕瘪了瘪嘴,脸埋入他颈项窝里伸。

    “你不睡觉又在胡思乱想什么?”

    关夕想了想,问,“你为什么突然要卖这套房子?”

    “两个原因,第一,房子太小,以后人多了不够住。第二,你对停车场有阴影,我不希望你每一次经过那个地方都会想起那一幕。”而他要马上换房子的原因其实主要还是第二个原因。

    关夕没想到他要换房的原因竟然还是因为自己,一时惊喜得不知道怎么回应。

    可是,这套房子对他来说有着非凡的意义,他舍得卖掉吗?

    关夕很想问他,却又怕坏了气氛,让两人都尴尬。

    梁宥西见她没再问什么,低头摸索到她的额头亲了亲,相拥而眠。

    **************************

    梁劭北在梁宥西吩咐他重新找房子后的第三天就带来了好消息。

    房子是转卖的二手房,房屋主人刚购置三个多月,于一星期前搞完所有专修打算搬进来时因个人原因急需一笔钱周转,所以才转卖房子。

    三室一厅的格局外带两个大阳台,虽然面积不到两百坪,但房子的整体构架给人很宽敞很舒适的感觉,而梁宥西最看中的一点是新房子所在的地段交通非常方便,而且又不吵。

    因房屋主人急需用钱,所以买卖很快谈妥。

    梁宥西在房子原先的装修基础上让梁劭北找人换掉了客厅及几个卧室等房间的照明灯,一个星期后,他和关夕搬入新房。

    关夕是搬来的这天才第一次见到他们的新房所处的地理位置,当车子驶入小区,她‘咦’了一声,觉得周遭的景致有些眼熟。

    “我好像来过这里。”在梁宥西探来询问的目光时,她开口。

    梁宥西扯了下嘴角。“我怎么不记得我带你来过?”

    “我当时不是和你在一起。”关夕脱口道。

    梁宥西一楞,“除了和我,你还和谁外出过?”

    关夕蹙着眉沉思,却半天想不起来。

    “也许是我多想了。”不是说每个人都会出现这样的错觉,明明是第一次见某个人或第一次到某个地方,却总觉得自己见过他或者去过么?

    梁宥西带着她走进电梯按下28楼,电梯里的两个年轻女孩在瞥到两人便目光直直的盯着梁宥西的脸,反而完全视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关夕,简直就是把她当成透明人,而对梁宥西大吃冰激凌。

    梁宥西对两个女孩的露/骨视线微感不悦,微微侧过身背对两人,却将关夕护在怀里。

    梯门打开,两个女孩依依不舍的一步三回头,直到梯门将梁宥西的脸隔绝。

    “她们一直盯着你看。”关夕忽地开口,语气里夹杂一丝笑意。

    梁宥西轻哼,“别说你现在才知道你老公有多受女人欢迎。”

    因他自称那句‘你老公’,关夕止不住的耳热心烫,抿着嘴偷乐。

    电梯在28楼停下,梁宥西牵着关夕的手走出电梯转右,在最后一扇门前停下。

    掏出钥匙开了门,他做了个邀请的动作,关夕歪着头笑一下,在玄关停下,从鞋柜里拿出一浅绿一浅灰两双拖鞋,把浅灰的放到梁宥西脚边。

    拖鞋是她拜托小兰给买来的,昨天梁宥西就让梁劭北提前把东西搬了过来并请人把房间清理得干干净净,所以关夕看到的房间每一处几乎都光可鉴人。

    虽然不久后就要去温哥华,但梁宥西还是把两人的卧室按照关夕的喜好布置,以蓝白两色为主色系的格调给人清爽而开朗的感觉,造型椭圆的的大床及可爱的卡通被让关夕一眼就露出惊喜的表情,随即忘情的扑上去发出满足的呻/吟。

    梁宥西站在卧室门口看着抱住被子在床上滚来滚去的关夕,嘴角高高扬起。

    手机响起,黑眸掠过屏幕,“你家的宅电,估计是催我们过去吃饭了。”

    关夕在被子上亲了亲,“晚上回来再睡你。”

    随即爬起来,一回头却瞥到眉头挑得老高黑眸凝着她目光灼灼的梁宥西。

    她走过去,眨眼,“怎么了?”

    梁宥西单手掌住她的后脑勺低头给她一记深吻,末了抵着她的唇低喃,“晚上回来再睡你。”

    关夕迅速红了脸。

    回到关家,客厅里闹哄哄的围着一大群人,除了关景之人在国外出差,关耀之和丝楠及关家二老都在,另外还有一个梁宥西没见过的陌生男人。

    “宥西,这是我表弟,宋律扬,封宋律师事务所的创办人。”关母给两人介绍。

    梁宥西望着淡笑的男人扬眉——他就是关夕口中那个小表舅?

    “我们年纪差不多,直呼对方姓名就行。”宋律扬伸手过来,“本来说好有时间去看你,但事务所刚成立不久,忙得抽不开身,所以一直没时间过去,没想到今天专程来看表姐却误打误撞碰到大家庆祝两位乔迁,恭喜。”

    梁宥西伸手回握,“客气了,我都还没谢你那晚救了关夕。”

    “你一会多陪律扬喝几杯不就行了?”正给丝楠剥橘子的关耀之接话道。

    “这怎么行?他又不喝酒。”关夕瞪一眼乱出主意的二哥,目光落在丝楠高高窿起的小腹上,眼睛一亮,走过来好奇道:“丝楠姐,是不是怀孕了肚子都会这么大?”

    丝楠耸耸精致的眉,神情有些苦恼。

    “我去医院做检查,医生说我营养太好,比其他怀双胞胎的孕妇肚子都要大一些。”所以她想控制食量,却每次都受不住关耀之买来的美食诱/惑。

    “怀孕很辛苦吗?”

    “还好吧。”起码现在四个月了她还没出现恶心呕吐等不适的妊娠反应。不像岑欢,怀孕前几个月比没怀孕时还瘦,及时是快生产时,从后面看也看不出她是个孕妇。

    “你是还好,我就遭殃了,每天洗衣拖地去上班,大半夜还得起来全城的转悠买你喜欢吃的夜宵,我这两个月至少瘦了七八斤。”关耀之边说边把一瓣橘片递到丝楠嘴边。

    丝楠瞪他,“你要是觉得辛苦现在后悔还——”

    “说什么傻话,被儿子们听到了会伤害到他们幼小的心灵,以为我们做父母的要遗弃他们。”关耀之打断她,顺势把橘瓣塞入她口中。

    丝楠轻哼了声,一只手悄无声息的放到他腰后狠狠拧了一下。

    关耀之脸色瞬变,呲牙咧嘴的把剩余的橘子塞到自己嘴里。

    众人目睹两人孩子气的举动,俱是哭笑不得。

    二十多分钟后众人移驾饭厅,席间众人有说有笑,气氛好得一顿饭吃了两个多小时还没散。而丝楠自怀孕后便习惯早睡,所以还没过十点关耀之便主动离席送丝楠回家。

    街头霓虹璀璨,夜风自半降的窗口灌入,让本就昏昏欲睡的丝楠睡意更浓。

    关耀之透过后视镜瞥一眼她微张着小嘴美目眯一下又张开然后又眯紧,一副想睡又不敢睡的样子,有些好笑又有些心疼。

    其实他很清楚怀孕有多辛苦,尤其是丝楠怀着双胞胎,肚子比一般的孕妇又来得大,所以晚上睡觉总感觉胸口呼吸不通畅,经常半夜被憋得醒来。

    而他尽管心疼,甚至恨不能自己代她受这份罪,却也无能为力,所以他才总喜欢说一些很自恋很轻松的话题逗她笑,希望她能心情好一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