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经不起撩拨

芥末绿2017-2-25 21:47:17Ctrl+D 收藏本站

    车子停下时,丝楠已经睡着,头微微歪向驾驶座这边,长发遮住半张脸。

    关耀之下车绕过去打开车门轻轻抱起她,用脚后跟关上车门,然后便往室内走去。

    开门时他屈起膝盖抵住门板支撑丝楠的身体重量,然后腾出一只手去拿钥匙开门,谁知钥匙刚插/入锁眼,丝楠就冷不丁突然翻身,关耀之膝盖一软,丝楠的身子跟着往下滑,吓得关耀之连忙松开握住钥匙的手去捞住丝楠。

    而丝楠在身子下坠时感觉到不对劲,一下就睁开眼醒来,然后瞥到头顶一张白得吓人的脸。

    此时关耀之虽然已经稳稳抱住她,心跳却还因为刚才那惊险的一幕剧烈的跳得飞快,甚至连丝楠都感觉到他的身子在发抖芙。

    她挣扎着站起来,诧异地望着他问,“你怎么了?脸色这么白,手也发冷发抖。”

    关耀之僵了会,忽地一把抱住她,力道大得让丝楠皱眉。

    “我差点摔到你。”如果不是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他不敢想像丝楠以腹部着地的姿势摔到地上会是什么后果伸。

    丝楠怔了怔才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难怪她刚才感觉身子在往下沉。

    “我不是没事么?看把你吓的。”丝楠轻抚他的背安慰,心头却暖暖的。

    关耀之抱着她不语,丝楠又安慰了他两句才扳开他的手。

    “进去吧。”她开了门来牵他的手,见他脸色还是一片寡白,不禁有些心疼,拉下他的头在他唇上亲了亲。

    两人互抱着缠绵了会才分开,关耀之挠了挠后颈,走去厨房给她冲孕妇牛奶。

    丝楠回房洗了澡换上睡衣躺到床上,一会关耀之进来,把牛奶放到床头柜上,再三叮嘱她等不那么烫口了才喝,然后才进浴室洗澡。

    丝楠靠着柔软的靠垫半坐起,听着浴室传来的水流声,想起自知道怀孕后这段时间里关耀之对她的紧张和宠爱程度,湛蓝的眸底盈满幸福的笑意。

    虽然她还是很计较他是因为她怀孕了才更疼爱她,但其实想想也没什么好去计较的,就像他说的,他只想让她怀他的孩子,虽然这种自大的语气听了让人心里很不爽,但换一个角度想,她可以把这句话当成是他对她的告白——她是他唯一想要的女人。

    浴室门划拉开的声音打断她的思绪,关耀之围着浴巾走出来,单手拿着毛巾擦拭头发,颊边的水珠淌过线条优美的下颚滴在肌理分明的精实胸膛上,一路往下没入纯白的浴巾中。

    “怎么还没喝牛奶?”关耀之瞥到床头柜上没动的牛奶诧异问。

    丝楠朝他眨一下眼,“我在等你。”

    关耀之愕了一下,又胡乱擦了把头发后把毛巾扔开。

    “等我做什么?”他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然后端起牛奶递过去。

    丝楠却不接,而是微笑着看他,一会才道:“我要你喂我。”

    关耀之瞪着她娇俏的容颜,目光往下落在她在胸前那两团增至D杯后似乎又大了些的饱满上,有些喉咙发干的吞了吞口水,然后撇开眼。

    这小狐狸,千万别勾/引他犯罪,他都禁/欲一个多月了,虽然从一个无肉不欢的荤食猛兽一下变成了素食小绵羊,但狼还是狼,可经不起她这样撩拨,搞不好他忍不住扑上去后果可是会很严重的。

    丝楠见他脸色变了又变,大致猜到他在想些什么,不禁兴起想逗他的念头,故意把一条白皙的**横放到他腿上,脚趾不安分的顺着他的小腿一路往上,慢吞吞地往上爬,却在抵达他的大腿根部时猛地被一只大手按住。

    “别闹了。”再闹就要发生火灾出命案了。

    关耀之深呼吸,把杯口递到她嘴边。

    “要你喂。”丝楠懒洋洋开口,微斜的美眸染着一丝勾/人的风情,刺激着关耀之某处充血的感官。

    他叹口气,点头,“好,我喂。”

    探出长臂横过她的肩将她揽过,随即喝了一大口温热的牛奶,然后对着丝楠的唇吻下去,一点点将口中的牛奶渡入她口中。

    丝楠悄悄搂住他的腰,柔若无骨的小手有意无意的在他胸口上画着圈。

    关耀之下腹一紧,对丝楠的行经真是有些咬牙切齿——这种喂食的活简直就是要了他家小耀耀的命!而她却还在拼命在撩拨。

    心念转动间一杯牛奶终于喂完,他赶紧放开她的唇,丝楠美目灼灼地盯着他,粉/嫩的丁香小舌伸出来舔过唇四周残留的牛奶汁,红与白的鲜明对比犹如一只小爪子揪住了关耀之的心脏,耳边只剩扑通的心跳声。

    他再一次拼命吞口水,动作有些坚硬的转过头把杯子放到床头柜上去,然后打开床头一盏壁灯,又下床去关了其他灯才返回床上。

    “睡吧。”他掀开被子钻进去,给她盖好,然后侧身背对她。

    丝楠抿着唇望着他的背影偷笑。

    “喂,”她以指轻戳他的背。

    “什么?”

    “我想要你抱着我睡。”

    “……现在不行,等一会。”

    “为什么现在不行?”

    “……”因为他小腹下方某处高高昂起的地方现在胀痛得厉害,而他就是不想让她感觉出他那里在抵着她,所以才背对她的。

    “关关。”

    “嗯。”

    “已经满四个月了呢。”

    “……我陪你去做的产检。”所以他知道已经满四个月了。

    “书上说,前四个月和后三个月不可以做运动。”

    “我又没做。”虽然起初的半个月是很难熬,但为了不伤害到她和孩子,他一直很努力地在克制自己的欲/望。

    “……”

    丝楠瞪着他,真想骂他是猪。

    “那算了。”

    丝楠哼了声,小心翼翼的侧过身,和他背对背。

    关耀之见她不吭声了,正想转身去看是怎么回事,大脑突地一震,然后不可思议的转过身来靠近丝楠,撑起上半身去看她,“你刚才……是暗示我,现在可以做?”

    丝楠闭上眼不理他。

    “老婆,是不是这个意思?”关耀之低头去亲她,大手同时探入她领口摸索到她绵软的顶端拨弄。

    丝楠还在气他,哼唧了两声去拨他的手。

    “老婆~”关耀之摸索到她的嘴吻住,火舌猴急的长驱直入,在她口腔里横冲直撞,有些发狠的吻着。

    丝楠身上的睡裙被他褪至腰际,而他的唇流连在她精致的锁骨上,一只手挤入她并拢的腿间,将她的小内/裤拉下,掌心覆上,食指急不可耐的拨开她的花瓣发掘内里的密汁。

    对于暌违了一个多月的第一场性/爱,两人都莫名的感到紧张,同时又有种说不出的兴奋。

    关耀之借用从网络上搜集来的知识让丝楠调整了一个舒适而对胎儿不会有影响的体位,当他扶住自己慢慢进入那片熟悉而紧窒的包围时,丝楠本能的夹/紧,险些把他夹得立即崩溃。

    他压抑着想狠狠撞击的冲动边亲吻她边轻而缓慢的律动,丝楠内里的感官自怀孕后更是敏感的不可思议,双手攀着他的臂膀,他没动一下她就忍不住收缩。

    关耀之忍得额头青筋直跳,终于在丝楠身子哆嗦时稍稍放开一些手脚,在介于凶猛和龟速之间动作着,直至下腹骤然收紧,他才闷哼一声,迅速退出她,将一股灼烫的液体喷发在她的大腿根部。

    整场欢/爱的时间不到以前的一半,就好比吃饭只吃了一半,他显然是还没吃饱,但比起没得吃,能吃个半饱他已经很知足了。

    下床抱她去浴室清洗完返回床上,丝楠乖乖被他抱着向周公发出邀请。

    而关耀之却还没丝毫睡意。

    “老婆,我突然想起我们是不是应该给儿子们取名字了?免得等他们出生才来临时抱佛脚,名字既土又没涵义。”

    丝楠睁了睁眼,又闭上。

    “我的中文水平只限于口头交流,其他诗词歌赋什么的基本上为零。所以给孩子取名字的事就全权拜托你了,或者你可以让爸妈他们想一想。”

    “不行,我们第一次做父母,孩子的名字必须我们自己取。”

    “那你慢慢想。”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