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几个发小的聚会

芥末绿2017-2-25 21:47:27Ctrl+D 收藏本站

    丝楠感觉到他那里似乎更大了,隔着几层布料都能感觉到一股灼热的气息。

    “老婆,别闹了,很辛苦。”关耀之咬着她的耳垂低语。

    他当然知道这丫头是在捉弄他,只是这样的捉弄他实在受不了。

    丝楠狡黠的笑了笑,嘟起嘴在他唇上亲了亲,“如果你真的很难受的话我是真的可以帮你。”

    关耀之苦笑——怎么会不难受?只是她现在有身孕,连在床上他都必须要小心翼翼,更何况是这么狭小又只有一张椅子的地方芙。

    “我忍一忍,你先出去一会。”他托住她的臀正要拉她起来,她却突地伸出一只小手一把握住他的小小耀,在他倒抽气的同时娇笑一下,俐落的拉下他西裤的拉练,细白的两根手指伸进去,在松开另一只手时拉下他黑色的内/裤,立即有一根释放着灼热气息的粗大硬物弹跳出来,狰狞的颤动着环绕周身的青筋,而顶端溢出几滴暧昧的灼热液。

    丝楠虽然早有心里准备,却仍被吓了一跳,傻眼瞪着朝自己示威的凶器,不住的吞咽口水。

    她这副表情让关耀之兴起想反过来捉弄她的念头伸。

    他一手捉住她的手放到自己兴奋异常的小小耀上,另一手掌住她的后脑勺拉向自己吻住她的唇,舌头探入她口腔里模仿某样运动中进进出出的模式,而包住她小手的那只手也开始带领她上下套/弄自己的火热。

    丝楠被他吻得气虚,手心更是一片滚烫。

    她之前看他似乎很痛苦,是打算用手帮他解决的,可她没想到用手解决原来是这么累人的事,明明套/弄了不短的时间,她都感觉到那只手又酸又麻了,可手心里包裹住的昂藏仍是又硬又烫,压根就没有半点要发泄的迹象。

    她有些后悔不该捉弄他。

    她不知道的是关耀之的气息越来越乱,亲吻她的同时脑海里浮现出昨晚两人亲密缠绵的画面,大脑掠过一道道白光,可就是不足以产生那种直抵心脏的快/感。

    也不知过了多久,门外传来一个询问的女声。

    “两位试好了么?”

    简短几个字将丝楠迷乱的神智拉回现实。

    睁眼对上关耀之情/欲流转的惑人黑眸,她呼吸窒了一窒,羞红着脸贴在他耳畔问,“怎么办?人家在催了。”

    关耀之侧头去咬她白皙的颈子,“怎么,怕了?下次还玩不玩火了?”

    丝楠吃痛,报复性的也在他颈子上咬了一口。

    关耀之身子一紧,包住她小手的手更快的上下套/弄,在丝楠感觉自己的手心要冒火时,手心手背蓦地一烫,灼热的液体弄了她一手。

    关耀之扳过她的脸狠狠亲了好一会才放开她。

    然后从她的包里拿出纸巾把自己那处和丝楠的手清理干净。

    整理好裤子,他瞥一眼还末完全回神的丝楠,勾了勾嘴角又在她唇上咬一下,丝楠这才回神,瞪着发红的掌心哭笑不得。

    “请问两位——”

    服务员再次询问的声音被开门的声音打断。

    关耀之搂着把脸埋入他胸口的丝楠走出来,神色严肃道:“我老婆有些呼吸不畅,刚才休息了会。把这件都包起来。”

    丝楠听着他的解释,在他胸口猛翻白眼。

    等到走出商场,一上车丝楠便脸朝窗外。

    关耀之哼笑了声,心情愉悦的驾车回家。

    ***************************

    半个月后的某个晚上,卫凌风做东在自家宴请几位发小庆祝娇妻终于答应陪他在国内发展,这是自上次关耀之在刑磊家被卫凌风打击后两人首次碰面,也是丝楠第一次和关耀之的其他几个发小见面,因此众人到场后关耀之倒成了聚会的焦点。

    尤其是丝楠和岑欢还是孪生姐妹,介于藿莛东和关耀之这对发小亲上加亲,众人起哄要关耀之喊藿莛东一声姐夫。不然就要罚他喝半瓶威士忌。

    关耀之早在来之前就知道今晚自己没办法那么容易脱身,只是没想到这群家伙竟然这样捉弄他。

    睨了眼一脸淡笑而神情流露一丝期待的藿莛东,他嘴角抽了抽,心想敢情这家伙早就盼这这一天了?

    “阿耀哥,你吞吞吐吐的不吭声就不怕嫂子生气甩了你?”

    一星期前跟随易南回国的梁宥珊抱着自家儿子站在老公身边打趣关耀之。

    后者凤眼瞪去,“说起来,你哥是我妹夫,那易南做为我妹夫的妹夫,是不是也应该叫我一句二哥?”

    一脸斯文的易南没想到自己装哑也能被卷进去,哭笑不得的推了推鼻梁上的金框眼镜:“你这家伙真是……我喊你一声二哥你不也是要叫阿东姐夫?这是免不了的嘛。”

    “那也得你喊一声二哥来听听。”要死也得拉个垫背的。

    易南失笑点头,“行。”

    他拿了杯酒走来和关耀之碰杯,“没想到我们几个兜兜转转到最后竟然成了亲戚,二哥,我敬你。”

    一旁逗着女儿的卫凌风冷不丁抛来一句,“你们这几个也够乱的。”

    关耀之就等着卫凌风开口找他的茬,所以一听他发话立即来了精神。

    “听你那羡慕嫉妒加恨的语气,怎么你也想抽热闹?不如把你妹配给刑磊,肥水不留外人田嘛。”

    众人骇笑,而刚喝了口酒的刑磊没想到自己躺着也中枪,一口酒险些喷出来。

    “你们两个人的‘恩怨’私下自行解决,千万别扯上我,免得我儿子又整天嚷嚷怪我给他找新妈妈。”话落他瞥了眼角落里正和橙橙小朋友玩游戏的儿子。

    “咦?我怎么不知道凌风和他有什么恩怨?”易南一脸好奇。

    刑磊立即接话:“上次在我家凌风笑耀之是我们几个里面唯一没结过婚的单身,耀之于是放话一年之内结婚生子,没想到他动作这么快,才放完话不久就兑现了诺言,我之前还蛮期待一年后他怎么向我们交差。”

    关耀之冷嗤,“我是谁?我想要结婚生子还不容易,我说了你们到时候只管准备超大份的红包就行了,而且我提醒你们,是双份,我老婆怀的可是双胞胎。”

    他边说边看向卫凌风,那眼神仿佛是在说——你认输吧,我老婆怀一次胜过你让你老婆痛两次。

    卫凌风眼角狠抽,逗着女儿打算熄战。

    关耀之得意地扬了扬嘴角,耳边却扬起一个质问声:“原来你是怕自己交不了差才和我结婚又迫不及待让我怀孕的?”

    关耀之一楞,望着俏颜绷紧一脸不悦地丝楠,还没来得及解释,就听丝楠重重哼了声,朝门口走去。

    “我不生了!”

    众人纷纷扬眉,一副看好戏的表情睇向傻眼的关耀之。

    “还不去追?”藿莛东开口提醒他。

    关耀之回神,懊恼的拔腿要追上去,岑欢却叫住他,然后把儿子递到藿莛东怀里。

    “丝楠只是说气话,不会跑远,我去看看。”

    关耀之一脸菜色的点头,目光却盯紧空荡荡的门口,心情复杂。

    “别太在意,女人呐,就是喜欢口是心非,她连孩子都愿意为你生,心里肯定是有你的,你放一百二十个心好了。”易南劝他,又说,“好久没一起摸过麻将了,趁今天人气,摸几圈?”

    关耀之挠挠眉,“你们四人凑一桌吧,我还是去哄哄她,你们不知道女人怀孕脾气大得不行,我现在不哄着晚上回家都没地方睡。”

    “瞧你一副奴/才相,孩子都还没生就成妻管严了,以后两个孩子加一个老婆,有得你受。”卫凌风打击他。

    关耀之冷哼,“妻管严怕什么,不是有你做榜样么?”

    卫凌风语窒——他就知道他为了追老婆宁愿入赘这件事会成为他一生的笑柄。

    “走吧走吧,我们几个去摸几圈。”易南催促,“不过我先申明,阿东不准出老千。”

    被提名的男人把玩着儿子脖子上一块平安玉,语气不冷不热的开口,“你几时抓到过我出老千?”

    “就是没抓到过知道你的厉害才要申明,谁不知道你和顾筠尧两人在意大利时联手将所有赌场的高手杀得片甲不留?今天纯粹只是玩乐,谁都不准玩阴的。”刑磊接话。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