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你什么时候爱上我的

芥末绿2017-2-25 21:47:32Ctrl+D 收藏本站

    丝楠走出卫凌风家的客厅,还在前院就被随后追来的岑欢跟上。

    “别走那么快,小心动了胎气。”岑欢拉住她。

    “动胎气就动胎气,反正我也不想生了。”丝楠赌气的说着,步伐却立即缓下来,一只手还下意识按住腹部。

    岑欢偏头斜睨她,忽地笑了笑:“你还真是被关耀之给惯得脾气见长了,以前可没觉得你这么沉不住气。”

    “我这哪是沉不住气?你刚才也听到了,他是因为不想让自己在那帮朋友面前失信才故意亲近我和结婚把我当生子工具。”想到这点丝楠便咬牙切齿,“亏我还以为他是爱我的,原来都是我自作多情。”

    “你呀,又不是不清楚他是什么样的人,以他那样的家世背景和自身条件,想要逢场作戏随便找个女人结婚生子实在是太容易了,他何必要来招惹你?你和我是什么关系?他招惹你不等于直接向小舅宣战?”岑欢劝她,又说,“你当初劝我认真看待对小舅的感情,说两个人之间最重要的是相互信任,所以不要胡思乱想了,如果他真的不爱你,又何必把你宠到天上去?芙”

    关耀之是什么人?他怎么可能会因为只是不想失信朋友而委屈自己和一个不爱的女人结婚生子?

    如果他真是这样一个可以屈就的人,那估计现在他的小孩都打酱油打了好几年了,又何必拖到都三十好几了还是单身。

    丝楠正在气头上,虽然心里清楚岑欢说的有理,但胸口就是盘踞着一股怒气难以消散。

    岑欢见她蹙着眉不做声,心想女人在面对感情时判断事情的能力多多少少都会被感情蒙蔽,因此看不清楚一些真相。

    以前她又何尝不是误以为小舅不爱她?

    旁观者清,当局者迷,每个人都是能轻易看清楚别人的感情,却无法窥透自己的伸。

    “去那边坐坐吧。”担心她站久了腿累,岑欢指了指卫凌风家前院里的座椅。

    丝楠点头,正要迈开脚步,耳边便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丝楠。”

    关耀之追出来喊她一句。

    丝楠哼了声,掉转头又要往门外走。

    “丝楠。”关耀之急急跑过来拦住她,目光落在她垂敛的眉眼上,“你听我解释,别生气。”

    “有什么好解释的?是什么情况我刚才亲眼目睹亲耳所闻。”丝楠挣扎着晃开他按在自己肩上的手。

    “哎,那句话只是凑巧而已,和我们的感情无关。”关耀之不管不顾的揽住她的肩抱住,免得她晃来晃去动了胎气。

    一旁的岑欢看着别扭的两人,好笑的摇摇头,悄无生息的默默退开。

    “凑巧?”丝楠冷哼,“我看你那晚强迫我和你发生关系其实是早有预谋吧?你就等着我往你设好的圈套里钻,看我笑话对不对?”

    这都哪跟哪?关耀之啼笑皆非。

    “老婆,说起来那晚我也不算是强迫你吧?我记得你后来比我还享……”话未完小腹上挨了一拳,虽然力道不到,却也有些不舒服的感觉。

    “好痛~”他故做痛苦的表情,顺势把头搭在她肩上。

    丝楠很清楚自己用了多大力,当然不会信他。

    “放开。”她板着脸去推他。

    关耀之叹口气,放开她。

    “丝楠,难道就因为刚才那句话你就全盘否定掉我对你的感情?”他凝着她,神色认真而严肃,“我如果不是因为爱你,就算你怀孕了,我也不会允许你把孩子生下来。你说我自私自大都好,其他那些甜言蜜语什么的我不想多说,你如果信我就过来。”

    他朝她张开双臂,神情镇定,内心却紧张得一塌糊涂,怕丝楠继续耍性子要离开。

    丝楠抬眸瞪他,湛蓝的眼眸在夜色笼罩下如同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美得让人屏息。

    两人的视线隔空相视,她在他眼里清晰的捕捉到一丝紧张和慌乱,心里暗暗哼了声,心想就不过去,急死他。

    她不动,关耀之也不动,继续朝她张开双臂,等着她扑入自己怀抱。

    “你什么时候爱上我的?”丝楠忽然开口,清亮的眸掠过一丝狡黠。

    关耀之一楞,有些微窘地别过脸轻咳了声,想了想才说,“大概……是那晚你设计我让我以为我和你发生了关系,之后我每次做梦都会梦见和你……”

    “流氓!”丝楠飞快打断他,俏颜羞红。“那晚我们明明没做过。”

    关耀之看过来,一脸无辜:“我那天早上醒来身上光光的,床上又乱得一塌糊涂,那种情况下谁都会以为发生过什么好不好?而且,我记得你是有亲我的吧?”

    “我没有!”反驳得太快,丝楠一说完就听关耀之笑了。

    “我那时虽然意识不是很清楚,可你偷亲我我还是知道的。”

    丝楠不语,脸颊却迅速染红。

    她那时的确有趁他手脚发软无力反抗时偷亲他,而且是从眉眼一路往下亲得格外细致,因为她想在他身上制造一些暧昧的痕迹给他一种两人发生过什么的错觉,没想到他那时竟然还有意识。

    “我是真的因为爱你才和你结婚。”关耀之主动抱住她,低头拨开她额前的发在她光洁的额头上亲了亲。“不要再置疑我对你的爱了,好不好?”

    丝楠扁了扁嘴,没吭声。

    “乖,不气了。”他柔声哄着又在她嘴上亲了亲,“走吧,别让他们看我笑话。”

    丝楠扭捏地被他半拥半抱的搂着原路返回,关耀之睨她一眼,忍不住又亲了下她的脸,尔后嘴角扬了扬,悬高的心放下来。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