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几个发小的聚会(2)

芥末绿2017-2-25 21:47:36Ctrl+D 收藏本站

    岑欢返回大厅,见刚才还热闹非凡的人群这会却不知去向,正打算问卫家的佣人,耳边忽地传来一声女儿的尖叫声。

    她楞了楞,循声看去,却见女儿骑在刑莫小盆友身上,两只小手交换着不停擦着嘴,像是嘴上弄了什么脏东西一样。

    “怎么了,橙橙?”她边问边走过去。

    小丫头见了母亲,小嘴儿一扁,从刑莫身上爬起来扑到母亲身上委屈的大声嚷嚷,“妈咪,小莫哥哥欺负人,他偷亲我!”

    女儿控诉的语气及那张擦得红通通的小嘴让岑欢讶异地挑高眉,转向仍躺在地上垮着小脸很无辜的刑莫小盆友:“怎么回事,小莫?芙”

    刑莫小盆友指了指自己胸口说:“橙橙耍赖,玩游戏输了不认帐,还扑倒我猛在我胸口上捶,我是要推开她才不小心亲到的,才没有偷亲她勒。”

    “谁说我耍赖?”小丫头瞪圆漂亮的大眼,不服气的为自己辩解,“小西哥哥说男人就是要让着女人,可你每次都赢我,你是不是男人!”

    刑莫小盆友边撇嘴边爬起来,有些不屑地哼了声:“我才七岁,只是小孩子,才不是男人。伸”

    “可是你比我大,我叫你哥哥你就要让着我,小西哥哥都让着我。”

    “你又不是我亲妹妹,我也不是你的小西哥哥,我为什么要让你?”

    “讨厌!我不和你玩了!”橙橙气呼呼的朝他扮鬼脸,“我去找我家小远远。”

    小丫头拽住母亲的手就要拉她离开,岑欢看着两个孩子斗嘴,只觉头疼又好笑。

    “橙橙,玩游戏讲公平,输赢和性别年龄大小没关系,小莫哥哥赢了就赢了,你为什么要打小莫哥哥?这样是不对的,快和小莫哥哥道歉。”

    “那他还偷亲我呢,他也要给我道歉。”小丫头不肯吃一点亏。

    “哼,要我给你道歉不可能,大不了我给你亲回去。”刑莫小盆友也不甘示弱。

    小丫头瞠大眼,“你想得美!我才不亲你呢!”

    “我知道你想亲你的小西哥哥,可是他大你那么多,才不会喜欢你。”两个小盆友玩的时间长了,彼此之间的小秘密对方知道得一清二楚,因此刑莫小盆友动不动就拿这件事打击橙橙。

    “你胡说,小西哥哥说等我长大了就娶我。”虽然这个承诺是她以不吃饭为由要挟小西哥哥说的,但她相信小西哥哥会说到做到。

    刑莫小盆友不以为意的嗤了声:“你真是又傻又天真,他骗你而已,说不定等你长大了他小孩也有了。”

    小丫头楞了一下,不说话了,眼睛却一下红起来,隐隐有水光在眼眶里浮动。

    小西哥哥是她的,她才不要小西哥哥和别人生孩子。

    “妈咪,小西哥哥是骗我的吗?”她可怜兮兮的拽着母亲的衣袖问。

    岑欢是知道女儿有多依赖顾筠尧那个儿子的,女儿自从认识那个大男孩后,每天都小西哥哥长小西哥哥短地挂在嘴边,对小西亲热得让她这个母亲的都嫉妒。

    所以她很理解女儿因为刑莫小盆友那些话而难受得眼眶发红。

    她微微一笑,蹲下身来,捧着女儿的小脸蛋说:“小西哥哥和爹地妈咪一样爱橙橙,橙橙要相信小西哥哥。”

    小丫头用力点头,吸了吸鼻子抬眼看向把自己气得哭的刑莫小盆友,说:“对不起,小莫哥哥,我不该输了游戏就耍赖打你。”

    刑莫小盆友显然是没料到橙橙居然会跟他道歉,一时楞住。

    岑欢满意地在女儿脸蛋上亲了亲,然后问:“妈咪现在要去找爹地和弟弟,你是要在这里继续和小莫哥哥玩还是和妈咪走?”

    小丫头想了想,正要开口,就听刑莫小盆友说:“橙橙,我们继续玩游戏好不好?这次我会让着你,我保证。”他举手做发誓状。

    小丫头撅了撅嘴,点头。

    于是两个前一秒还争得脸红耳赤的小盆友转眼又嘻嘻哈哈玩起来。

    岑欢轻轻摇了摇头,问过卫家的佣人后走去娱乐室。

    *******************************

    “我猜他这次没那么容易过关,毕竟没有哪个女人能容忍自己爱的男人和自己结婚是有涂。”坐在卫凌风对面的易南边开口边从桌上摸了张牌。

    “我倒是认为阿耀对他老婆的感情是真的,并不是因为有所涂。”刑磊搭腔,碰了卫凌风一张牌。

    “没人说他对他老婆的感情不是真的,这不是误会了么?而这种误会不是一言两语就可以解释清楚的,女人嘛,心眼有多小,你们都懂。”

    又轮到卫凌风摸牌时他边看牌边说。

    “凌风哥,你明目张胆的说我们女人的坏话,就不怕嫂子听见跟你急?”在座的唯一女性梁宥珊问他。

    “宥珊,你的担心太多余了,凌风他是不论如何都不会当着他老婆的面说这样的话的。”易南话落似笑非笑地睇了眼卫凌风,后者嘴角抽了抽,知道他是在暗示自己妻管严。

    他摸摸鼻头,看向抱着儿子一直沉默的藿莛东,转移话题道:“阿东,怎么欢欢不在你像丢了魂似的?”

    藿莛东瞥他一眼,摸了张牌看也不看直接倒牌:“清一色七对自摸,数钱。”

    众人咂舌。

    “又自摸?”易南半眯眸推了推眼镜,忽地眼一亮:“等等!刚才开牌时说什么来着?炸糊罚赔每人番十番是不是?各位看清楚阿东的牌,这哪是清一色七对?明明就少一张牌。”

    经他这么一说,其他人也纷纷仔细看了眼,果然发现藿莛东的牌少了一张。

    “嘿嘿,没想到阿东居然会犯这种低级错误,我看你是赢多了口袋里装不下了。”卫凌风取笑他。

    藿莛东扫过众位因抓到他炸糊而兴奋异常的发小,淡定的从儿子的小手里摸了张牌出来,放在自己的牌中,组成了完整的清一色七对。

    众人纷纷相觑一眼,叹口气,乖乖数钱。

    岑欢进来时看到藿莛东手边放了一大堆红色大钞,而儿子乖巧的窝在他怀里把玩着一张麻将牌。

    “欢欢,让阿东带孩子,你陪我们摸几圈。”输得最多的易南一见岑欢便道。

    岑欢和藿莛东对视一眼,后者惑人的黑眸微微闪了闪,眸底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

    “你们确定要她换我?”藿莛东在让位给岑欢时语气认真的问了句。

    “当然要换,总不会欢欢比你还厉害吧?”易南回他。

    藿莛东扯了扯嘴角,抱起儿子坐到一边。

    岑欢也不推拒,在还残留他余温的椅子上坐下。

    “欢欢姐,阿耀哥他们回去了?”梁宥珊好奇道。

    岑欢摇头:“我进来时他们还在谈。”

    “那他们有没有吵?阿耀哄人时是不是很低声下气?”卫凌风很感兴趣的接着问。

    “哄人时是不是低声下气你自己不是知道得最清楚?”刑磊冷不丁回他。

    众人齐齐看向卫凌风,不约而同的会意一笑,搞得卫凌风郁闷得要死,直呼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不好意思,我好像糊牌了。”才摸了三轮牌不到,岑欢便有些迟疑地说了句。

    “不会吧,这么快?你才摸了一张牌。”刑磊诧异。

    岑欢笑笑,把牌推倒给他们看。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算是青一色自摸吧?”

    “我以为欢欢和宥珊一样就算会打麻将但也不至于顺手拈来说自摸就自摸,结果大错特错,我现在很后悔提议搓麻将~”易南故做一脸悔恨加痛心的表情。

    “也许只是她刚开始运气好。”卫凌风说,也不知道是安慰易南还是安慰自己。

    结果连和岑欢摸了四把牌,除了一把臭掉外,其他三把都是岑欢自摸。

    因此,当关耀之拥着丝楠进来时,岑欢理所当然的被其他三家合伙赶走了。

    而今天也不知道是什么日子,在关耀之坐下后也是连续好几把自摸。

    卫凌风等几人不信邪,又把关耀之换掉,让丝楠陪他们玩,最终丝楠以百分之九十之高的自摸率让其他三家输得冷汗直流。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