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上辈子的情人

芥末绿2017-2-25 21:47:41Ctrl+D 收藏本站

    一群人玩牌到快十一点时散伙,而卫凌风的妻子已经准备好宵夜,典型的法式风味,满满的一桌,或咸或甜,造型漂亮颜色亮丽,光是看着就很有食欲。

    为照顾小朋友的口味,卫凌风的妻子特意做了法国有名的可丽饼,口味偏甜,外涂巧克力酱或各种果酱,再放入草莓、杏桃、香蕉等各种新鲜水果,味道好得让一群没怎么吃正餐的小盆友各个吃得小肚子鼓鼓。

    而大人中吃得最多的则是身为孕妇的丝楠,导致她食欲大增的原因除了食物本身的味道很不错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没想到她第一次打麻将居然赢了那么多钱。

    关耀之看她吃得开心,心情也跟着好。

    “对了,阿耀,双胞胎是男是女?”卫凌风忽问芙。

    “不知道,我们没做性别鉴定。”关耀之边说边睨了眼卫凌风怀里的女儿,心想你就等着你女儿被我儿子泡吧。

    “小姨父,什么是性别鉴定?”吃得满嘴白花花的橙橙好奇问。

    关耀之想了想,说:“就是看你姨肚子里怀的是弟弟还是妹妹。伸”

    橙橙歪着头去看丝楠的肚子,又说,“姨,如果你肚子里装的是弟弟,那可不可以把他们变成妹妹?”

    众人愕然。

    关耀之嘴角抽了下问,“为什么要变成妹妹?”如果是女儿的话那要怎么去泡卫凌风的女儿?

    橙橙小盆友舔了舔手指说:“我已经有弟弟了,所以想要妹妹。”

    听她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关耀之哭笑不得。

    “你想要妹妹可以叫你爹地和妈咪生,不过你要多带你弟弟,这样你爹地和妈咪才有时间给你做一个妹妹出来。”关耀之一本正经的语气惹得众人低笑,纷纷暧昧的探向藿莛东和岑欢。

    岑欢红着脸给女儿擦脸和手没吭声,而藿莛东抱着儿子细心的喂他吃东西,闻言挑了挑眉,抬眸道:“忘了告诉你们,见天上午我带岑欢去医院检查,医生说她怀孕快两个月了。”

    “……”

    众人你望我我望你,最后目光落在吃得小嘴叭叭响的藿行远小盆友上。

    “阿东,你动作够快的,这边小远远还不到一岁,那边又怀上了?”

    “难怪我们三个今天都输钱。”易南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刑磊困惑:“什么意思?”

    “我以前听院子的老人说,和怀孕的女人打牌要么输得精光要么赢到口袋爆,欢欢和丝楠都是孕妇,我们三个又是从一开始就输,所以才会输到底。”

    关耀之翻个白眼,“老人家说的你也信?没想到你原来是这么迷信的人。”

    “说起来,我以前在国内医院上班时也听过一个关于孕妇打牌输赢论生男生女的说法。”卫凌风喝了口苹果酒,瞥到关耀之瞪来的凤眸,笑了笑:“说是孕妇打牌如果一直输那肯定生儿子,反之就是女儿。”

    关耀之嗤笑:“那你的意思是我老婆和欢欢怀的都是女儿?”

    “我是医生,这种没科学根据的话怎么可能信?不过是说来给你们听听而已。”其实他是从关耀之的表情及语气中猜到这家伙想要儿子,所以才故意拿这个来逗他。

    “切,知道没有科学根据你还说?”吓唬谁呢?

    “阿耀,是儿是女都一样吧?看把你紧张的,学学人家阿东,多镇定。”刑磊语气促狭。

    关耀之撇嘴,“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常年一个表情,只要不是和欢欢有关的事,天塌下来他都不皱一下眉头。”

    “关叔,生女儿比生儿子好吧?我爸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儿子是上辈子的债主。”难得刑莫小盆友满嘴食物吐字还能如此清晰,末了又补充一句:“他现在都不叫我儿子或者莫莫了,直接叫我债主。”

    众人笑喷,刑莫小盆友又说,“关叔,你要是不喜欢阿姨生女儿,那送给我们家好了,这样我爸爸有了上辈子的情人就不会嫌弃我了。”

    关耀之咂舌,心想这假小日本脑子还灵活的,不过也想得太美了,他怎么可能会把自己的种送人?

    如果女儿真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那也轮不到刑磊来做,而是他这个原装父亲才对。

    刑磊被儿子搞得窘迫不已,见他似乎还要再说什么,哼了声,连忙又拿了块可丽饼堵住他的嘴。

    “爹地,我是你上辈子的情人吗?”橙橙绕过母亲问在喂食弟弟的父亲。

    藿莛东嘴角勾了勾,“你上辈子是只住在爹地家院子里那颗大树上的小麻雀,每天唧唧喳喳喊不停。”

    “啊?我居然是只鸟?”橙橙呆住了。

    众人又笑,梁宥珊怀里的小鬼却突地大哭,而他这一哭惊醒了卫凌风怀里昏昏欲睡的小丫头,只见她圆滚滚的大眼惊慌的转了转,然后也扯开喉咙哭起来,一时整栋房子都是小孩的哭声。

    反倒是最小的藿行远小盆友在听到哥哥妹妹的哭声后只是懒洋洋的抬了抬眼表示关注,之后就忙着解决父亲手里的一小块可丽饼。

    梁宥珊和易南及卫凌风夫妇各自抱着自己的孩子又亲又摇的哄,丝楠听到梁宥珊喊她儿子的小名深深,好奇问,“你家儿子全名是什么?”

    “易以深,是易南他爸取的名。”

    “这个名字好听。”丝楠一脸羡慕。

    “丝楠,你们给孩子取好名字没有?”岑欢问。

    丝楠摇头:“关这个姓实在不太好取名字,我们翻了许多资料都没找到合适的。”

    “阿姨,我们班有个女生叫关美丽,那你如果生儿子的话,一个叫关英俊,另一个叫关潇洒好了。”刑莫小盆友忍不住又道。

    这么土的名字,关耀之想不翻白眼都难。

    “你要是喜欢,那让你爸爸给你改名刑英俊或者刑潇洒。”

    “我是无所谓啦,反正刑莫也不见得就比刑英俊好听。”刑莫人小鬼大的哼了声表示对自己名字的不屑,然后在父亲又塞来可丽饼时迅速扭过头躲开。

    “爸,我吃饱了。”所以不要一直喂他吃东西。

    “吃饱了就闭嘴休息。”刑磊没好气的训斥儿子。

    刑莫小盆友撇嘴:“我是好意想帮关叔解决难题。”

    “……”

    “其实我觉得你们兄弟的名字蛮好听的,好像是伯父取的吧?你大可以把这个难题扔给他。”易南边哄儿子边说。

    “我也是这么想,可他坚持要自己给孩子取名。”丝楠终于停下筷,喝了口柚子茶解油腻。

    “阿耀取?”置疑的目光。

    “我取怎么了?”关耀之嗤了声。

    “没怎么,不过我记得初中时班主任给她儿子取名程曦懿,你当时就对着那个笔画繁杂的名字说,将来你的孩子一定要取最简单最易写的名字,所以我很担心你会不会直接给你两个孩子取名关一关二?”

    “我看起来像头脑那么简单的人么?”关一关二?亏他想得出来。

    “取名是门学问,你慢慢想,我先走一步,孩子哭得厉害,估计是闹睡觉,改天再和你们联系。”

    “我也要走了,我儿子明天还要上课。”刑磊跟着站起来。

    “一起吧,时间不早了。”藿莛东给儿子擦干净手抱着起来,小家伙大概是知道要回家了,乖乖的搂着父亲的脖子趴在他肩上。

    一行人离开大厅各自找到自己的车,刑磊的车发动引擎要开走时,刑莫小盆友降下车窗探出头来朝车后吼:“橙橙妹妹,对不起,其实我说谎了,我是故意偷亲你的。不过我会对你负责,等你长大了我娶你。”

    刑磊掌住方向盘的手一抖,险些把车开到墙上去。

    而他车后的黑色汽车里,橙橙小盆友皱着小眉头一脸纠结。

    “妈咪,小西哥哥和小莫哥哥都说等我长大要娶我,这怎么办呀?我只想嫁小西哥哥,可是刑叔叔和爹地是好朋友,我如果不嫁小莫哥哥,那刑叔叔是不是就不会和爹地做朋友了?”

    岑欢抚额,心想现在的孩子怎么一个个都这么早熟。

    藿莛东自后视镜瞥了眼小脸上写着左右为难的女儿,安抚道:“没关系,如果你妈咪这一胎怀的是女儿,问题就解决了。”

    岑欢囧:“……”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