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生男生女都要承担一定的风险

芥末绿2017-2-25 21:47:51Ctrl+D 收藏本站

    几天后,丝楠的孕吐反应果然奇迹般的止住了。

    她打电话给岑欢询问她的情况,而此时岑欢正缠着藿莛东带她去吃麻辣烫,藿莛东却以她刚止住吐、身体虚弱还不能进食刺激性强的食物为由拒绝。

    岑欢不依,双手搂住他的腰脸直往他胸口蹭,像只小动物般用可怜兮兮的语气哀求:“以前我怀橙橙你不在我身边,怀远远的时候又和你分开,现在怀这一个是你说要好好照顾我的,我现在想吃东西你怎么能忍心拒绝我?”

    “吃别的行,这个不行。”藿莛东没有商量的语气。

    “可我只想吃麻辣烫,很想很想~”岑欢抬头看他,美目氤氲一片水雾,“小舅,你不是说不论我要求你做什么,你都会答应我么?原来都是骗人的?芙”

    藿莛东叹口气——怀孕的女人不只情绪多变,连饮食方面都极其挑剔,想吃什么东西就一定要吃到,如同吸食毒品成隐,不答应她便一直求,求到他心软为止。

    只是这次不一样,她前几天吐得那样厉害,今天才完全止住,胃里还很柔弱,饮食应当还是以清淡易消化为主,怎么可能去碰麻辣烫那种刺激性极强的东西?

    “岑欢,你自己是医生,应该知道我这样是为你好。伸”

    岑欢不说话了,只是失望的闭着眼把额抵在他胸口上。

    “等过几天好不好?”心疼她怀孕人瘦了一圈,藿莛东耐心的哄她,修长的手指拨开她额前的长刘海,亲吻她光洁饱满的额头。

    岑欢无声点头。

    “我去弄点吃的,你想吃什么?”

    “……麻辣烫。”

    “……”

    “小舅,我突然不想生了。”以前怀女儿和儿子时从来没像现在这般挑食,反应也没这么强烈,敢情是年纪大了,怀孕会比较辛苦。

    藿莛东知道她是在说气话,抱着她轻抚了抚她的背说:“以后不会再发生意外怀孕这种事了。”

    岑欢撇嘴,抬眸一脸的怀疑。

    两人都是随心所欲的人,在情事上鲜少受约束,虽然不是没节制的纵/欲,但想要对方的时候从来都是热烈回应,而有许多次两人都来不及做防护措施,所以她会怀孕其实一点也不意外。

    所以现在听他这么说,她很怀疑那句话的可信度。

    “以后就算不做防护措施,我也不会再让你怀孕。”他又补充。

    岑欢是医生,听他这么一说,立即明白是怎么回事,却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他居然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做了节育手术!

    藿莛东见她呆住的样子,微微倾了下嘴角,在她唇上啄了一口。

    岑欢顺势搂住他的脖子,语气有些急切:“你什么时候做的?怎么没告诉我?”如果她知道的话,是不论如何都不会让他去做的,虽然只是个小手术,对身体也没影响,但像他那样地位的男人,让他做这种手术实在是委屈了他。

    藿莛东就是了解岑欢会这样才先斩后奏。

    其实他没打算要第三个孩子,之前他陪着她在产房生儿子时就已经决定不让她再承受那样的痛苦,可还是在情事上失了控迎来第三个孩子。

    得知岑欢怀孕,他虽然欢喜,但一想到她生产时的痛苦就有种让她拿掉孩子的念头。

    只是岑欢很坚定的坚持要把孩子生下来,他只好顺着她。

    “我去给你煮碗意面,你多少吃点,我答应你过几天就带你去吃麻辣烫,好么?”

    岑欢眼眶泛红,因为他的体贴和温柔而感到窝心。

    “好~”她软声应着,把脸贴在他颈项窝里磨蹭着撒娇,胸口一片酸软绵柔。

    藿莛东见她这样,低笑一声,拇指指腹按压住她饱满的唇揉了揉,才放开她走去厨房。

    而这边恢复好食欲的丝楠就明显比岑欢幸运多了,她虽然也吃辣,但并不是无辣不欢,所以只要是合她胃口而又不是太油腻的东西,只要她开口,关耀之就会马上给她买来。

    晚上下班给她带回来一盒粟果蛋糕,丝楠闲散的窝在客厅的沙发里边吃蛋糕边看电视,关耀之先回房换了套居家服出来,黑白细格纹,明明是极其简单的款式,但穿在他身上却有种很时尚很潮的味道,当他在开放式厨房里晃来晃去准备晚餐的时候,丝楠原本落在电视上的目光总是不经意被他的身影慑去。

    关耀之察觉到身后的目光,回头看过来,丝楠偷觑的目光被抓个正着,也不躲,索性大方的看个够。

    而关耀之两手各拿着一半西兰花,见状还摆了个很风SAO的POSE,舌头伸出来舔过唇瓣,学岛国某美食频道的男主持人很做作的朝丝楠猛抛媚眼放电。

    丝楠眼皮抽搐了一会,抖掉一身的鸡皮疙瘩,重新把目光调回电视屏幕上。

    晚饭快弄好时,等待汤开的空挡,关耀之洗干净手走过来在丝楠身边坐下,丝楠递来一块蛋糕到他嘴边。

    他张口,美目扫了眼电视屏幕,见是某娱乐频道,不由诧异:“我记得你一直不喜欢看娱乐新闻,怎么今天这么有兴致?”

    “没什么好看的电视,我随便选的。”

    “咦?这个女人是享誉国际的大明星XXX的女儿?啧,一夜战七男,娱乐圈新生绯闻女王一夜七男妹?”关耀之皱眉,“才十九就这么放/荡,身为她父亲的XXX不知道看到这则新闻后会不会血压飙高中风。”

    “我想她父亲应该对这种新闻见怪不怪了吧?电视报导说她十三岁就逛夜店把自己变成了女人,之后便一直流连在声/色场所夜夜笙歌,有关她和各国猛男开/房几P的新闻难隔两天就能在电视报刊杂志上看到。”

    “所以说,生女儿要承担很大的风险,不但要担心她们会被坏人欺负,还要担心女儿在青春叛逆期反着来,让我们做父母的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强迫中奖提前做外公外婆。”

    除非是和小妹一样,从小就被关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可小妹那种情况是迫不得已,如今这样的社会,有哪个正常的父母会把自己正常的女儿关在家里几十年?又不是古代。

    丝楠回眸望着他蹙眉一副伤神又头疼的表情,好笑道:“你是不是担心得太多余了?别说现在还不知道孩子是男是女,就算是女儿,以你我两家的素质,怎么可能会生出像XXX女儿这种没有半点羞/耻心的女孩?”

    话是这样说,可关耀之仍是难以释怀内心的担忧。

    “你是不是以为生儿子就不用担心这些问题了?”丝楠问他。

    关耀之给她一个‘那还用问’的眼神,“难道我还怕我儿子被坏人欺负?”

    “现在同性之间的恋情非常普及,电视也不时有某男性被同性奸杀的新闻报导,所以说生男生女都要承担一定的风险,想要保他们(她们)平安最主要的是靠教育,让他们(她们)意识到保护自己很重要,从而知道怎么保护自己。”

    关耀之呆了呆,随即抚额做了个很头疼的表情,“现在才知道父母难为。我决定了,不论是男是女,等孩子到两岁就开始让他们(她们)学防身术。”

    丝楠被他紧张兮兮的样子逗笑,揽过他的头在他唇上亲了一口,然后提醒他:“汤开了很久了。”

    关耀之似乎忘了厨房里还在煮汤,一经她提醒才猛地站起走去厨房。

    两菜一汤,两荤一素,虽然菜色有些糟糕,不过味道比起之前能毒死蟑螂的那些黑糊糊的不明物,这个已经算得上是美味了。

    丝楠很给面子的吃了满满两碗饭加一碗汤,关耀之看她吃得开心,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满足感。

    吃完饭主动刷了碗拖地,丝楠吃得有点撑,瘫在沙发上休息。

    即使是开了冷气,但拖地时关耀之仍是热得一头大汗,于是脱了家居服,只穿着一条极其贴身的内/裤。

    丝楠的目光随着他身体的移动跟着转,而他仅着一条内/裤微弯着身子拖地的画面实在太诱/人,丝楠不一会便觉得口干舌燥,像是体内突然窜起了一簇火焰,把她烧得全身燥热。

    担心自己再看下去很有可能会血液沸腾到流鼻血,她连忙起身以洗澡为由走向房间。

    关耀之瞥了眼她红得异常的脸颊,忽地想到什么,眉头动了动,垂眸扫过自己毫无一丝余赘肉的完美身躯,嘴边扯出一抹邪恶而得意的笑容。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