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生活很美满

芥末绿2017-2-25 21:48:0Ctrl+D 收藏本站

    关家新添两只小美男,最开心的还不是关耀之,而是盼孙子孙女盼到望眼欲穿的关父关母。

    二老每人抱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宝贝笑得合不拢嘴,连素来冷漠的关景之也在看到两只小东西时破天荒的露出一抹淡笑。

    关耀之忙着照顾生产后的丝楠,无暇顾及两个宝贝儿子,直到丝楠出院后又过了半个月,精神和体力等各方面都恢复得差不多了,夫妻俩才亲自照顾一双儿子。

    而关耀之除了洗衣做饭拖地等家务活外,又多了好几项比如给儿子洗澡、换尿片等新活。

    好在公司有关景之撑着,他时间够用,只是因为不想请保姆,所以许多事情都必须他亲力亲为,每天忙得像陀螺,累得像条死狗芙。

    而对此,他毫无半点怨言,反而觉得每天过得很充实很幸福。

    眼看着两只小美男就要满月,关父打算给两个孙子办满月酒,问起两个孙子的大名时,关耀之才把昨晚才和丝楠商量过后确定下来的两个名字告诉父亲——老大关彦,老二关珩。

    “关珩还勉强能听,至于关彦?难道小名叫彦彦?怎么听着像女孩名?”关父皱眉,对大孙子的名字不太满意伸。

    “我倒觉得还不错,就这么定了吧。明天亲家他们是几点到机?要不要我们去接?”关母问。

    关耀之有些心不在焉的摇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等父母离开,他还呆坐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丝楠喂饱两个儿子哄他们睡着,出来看到关耀之一副思考者的姿态,好奇的挑了挑眉,给自己倒了杯水然后走过来。

    “你在想什么?”

    关耀之抚着额抬眼看她,“你爸妈明天下午到。”

    “这我知道啊,他们明天下午到和你在想在想什么有什么关系么?”

    关耀之叹一声,用有些无奈地语气说:“你难道忘了当初你爹地是因为我答应了他什么条件才许你嫁给我的?”

    丝楠楞了一会,随后想起来,却是哭笑不得。

    这个男人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居然是在担心明天她父母过来会带走他们一个儿子回伦敦。

    “男人说话一言九鼎,难道你现在想反悔了?”她在他身边坐下,染着笑意的目光盯着他,眸底掠过一抹狡黠的光痕。

    关耀之搂住她,额抵着她的喃道:“我只是在想他们还这么小就分开不太好吧?”

    “这有什么?我和岑欢不也很小就分开?”

    关耀之一怔,眉头微拧:“这么说,你是同意到时候让你爹地妈咪带一个儿子走?”

    “那就要看你有没有办法说服我爹地放弃了。”

    “儿子也是你儿子,你到时候真的忍心?”关耀之睨着她表示怀疑。

    丝楠望着他不语。

    关耀之误以为她的沉默是默认,一时有些挫败。

    他都还没和两个儿子好好相处,还没等到他们长大一点叫他爸爸,更没带着他们去参加发小的聚会顺便泡卫凌风的女儿,其中一个就要被带走了。

    越想越伤感,他没了和丝楠说话的兴致,松手说了声有些累便起身走向卧室。

    丝楠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看着他俊挺的背影,摇头失笑,却也感到心疼。

    关耀之其实是个很恋家也很喜欢小孩的男人,尤其这双儿子还是他日盼夜盼才盼到的,他都还没享受到初为人父的快乐,就要被迫父子分离,心里当然会不好受。

    只是他未免也太看轻她对这双儿子的感情,那是她十月怀胎从身上掉下来的肉,她怎么会允许父母在他们还这么小的时候就把他们分开?

    她和岑欢是不得已,而这种不得已,她不会让它发生在她的儿子们身上。

    ****************************

    霍尔夫妇一下机见到前来接机的藿莛东和小远远,小家伙便扑上去在外公外婆脸上大大方方各亲了一口,惹得霍尔夫妇笑逐颜开。

    藿莛东将二老先送回已经让人打扫好卫生的别墅,等二老洗漱好,再带着他们直奔一家餐厅。

    偌大的包房里,橙橙好奇的看看丝楠怀里抱着的小粉团又看看关耀之怀里抱着的那个,然后问:“姨,谁是珩珩谁是彦彦?”

    “你叫他们的名字,他们谁应你了谁就是。”关耀之逗她。

    橙橙信以为真,对着他怀里的小粉团喊珩珩,小家伙睡得正香,眼皮都没动一下。

    橙橙见弟弟不理她,又去喊丝楠怀里抱着的那个,结果同样没反应。

    于是橙橙郁闷了,冷不丁就冒出一句:“弟弟不会是哑巴吧?怎么都不会说话?”

    关耀之嘴一抽,说,“远远也不会说话,难道远远也是哑巴?”

    “远远才不是哑巴,他会喊爹地和妈咪。”

    “哦?那会喊姐姐吗?”

    橙橙摇头:“他还没学会。”

    “一定是你欺负他了,远远才故意不喊你的。”关耀之继续逗她。

    橙橙瞠大眼,一副像是被说中后很惊讶的表情。

    “你是不是偷偷欺负过他?”

    橙橙边摇头边捂住嘴,心里却想,她只是趁弟弟睡着时偷偷捏了捏他的脸,这不算是欺负吧?

    关耀之看她一副欲盖弥彰的样子,越发觉得逗小孩是件很有趣的事。

    这时岑欢从盥洗室出来,已经差不多快7个月的肚子却还没有丝楠怀双胞胎五个月时那么大,不过脸上气色不错。

    她见女儿捂着嘴,正想问她怎么了,这时包房门打开,霍尔夫妇和藿莛东父子先后进来。

    “大外公,大外婆。”

    橙橙嘴甜的边喊边扑过去。

    霍尔矮身抱起外孙女,眼角的笑纹加深,“橙橙有没有想外公外婆?”

    橙橙很用力的点头。

    “那这次跟外公外婆去伦敦住好不好?”

    橙橙眨巴下大眼,看看母亲又看看抱着弟弟的父亲,想了想才说:“大外公,虽然我很想去伦敦,但是我去了伦敦爹地妈咪会想我的。”

    这小丫头竟然变相拒绝!

    霍尔哼了声,目光往关耀之那边瞄了一眼,后者立即撇开眼一副假装没看到的样子。

    “爸,妈,你们饿了吧?先坐下吃饭。”岑欢开口缓和气氛。

    已经走到丝楠和关耀之之间站定的霍尔太太喜爱的摸摸两个小外孙的脸,笑道:“还真有颗美人痣,以后长大了不知道要勾走多少女孩子的心。”

    “给我抱一抱。”霍尔放下橙橙走过来径直把手伸向关耀之。

    关耀之顿时就有种把儿子交出去或许就再要不回来了的感觉,磨蹭的同时脑子里飞快转动着,在打算把儿子递过去时忽然不动声色的做了个小动作,原本睡得香甜的小家伙蓦地咧开小嘴哇哇哭起来。

    而丝楠怀里的小珩珩也不知道是不是感应到哥哥的哭声,竟然也跟着哭起来。

    夫妻俩急忙各自抱着起身边哄边在包房里走来走去。

    霍尔神色深沉的盯着关耀之,最终没忍住想说的话,脱口而出:“我只是想抱抱孩子,又不是要抢他走,你至于掐他么?”

    关耀之没有被拆穿的难堪,反而立即问:“不抢他的意思是您不会带他们任何一个回伦敦?”

    霍尔重重哼了声,没理他,而是走去从藿莛东怀里抱过小远远,然后拉开一张椅子坐下来。

    “我们在回国之前丝楠就打电话和我们说起过这件事,而我们根本就没想过要带谁回伦敦,那次只是你爸爸在气头上说的气话而已,你还真当真?”霍尔太太好笑地摇头解释。

    “真的?”关耀之欣喜若狂,随即看向丝楠,“老婆,你既然早知道为什么还瞒着我?”

    难怪昨晚他和她聊到这个话题时她一点都不紧张也不担心,原来是早知道霍尔不会带儿子走。

    丝楠怪他刚才偷掐儿子把两个都弄哭,没好气的给了他一记白眼。

    关耀之自知理亏,讨好的笑了笑,又低头在儿子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心想这下圆满了,他尽可以耐心的等着两个儿子长大,等着他们喊自己爸爸,等着带他们去炫耀,去泡卫凌风的女儿……

    想想就觉得生活很美满。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