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漂亮的动力

芥末绿2017-2-25 21:48:17Ctrl+D 收藏本站

    说不玩尽心就不回去的人,果然在梁宥西带她去了家中餐馆吃完饭后又嚷嚷要去附近的中式小吃街逛,梁宥西原本是打算带她吃完饭就回酒店的,只是……

    她不开心。

    虽然她笑得很灿烂,可也笑得很假。

    那种眼里不带一丝笑意,只有嘴角上扬的笑容,让他心里有些难受和内疚。

    他想她一定是察觉到了什么芙。

    “我不吃油炸的,但是甜点没关系吧?”耳边扬起的声音打断他的思绪。

    回神就见关夕手里端着一只小碗,碗里是和果冻一样的颜色丰富漂亮的甜品,她一手端着碗一手拿着小勺挖了一小块递到嘴边正要张口,手腕忽地被拽住。

    “你不能吃加了色素的东西。”话落,就着握住她手腕的手势将装着甜品的小勺递到自己嘴边一口含住吞下伸。

    关夕眸色暗了暗,把碗塞到他手上,然后抽回自己的手转身原路返回。

    梁宥西叹了声,付了甜品钱追上去。

    “回去吧。”

    关夕开口,眼睛盯着前方几个黑头发黄皮肤的华人男孩,没看走在身边的男人。

    “不玩了?”

    关夕笑了笑,“我还是老老实实再等四个月,等艾丽的报告出来好了,反正我现在这样就算出来了也什么都不能做不能吃。”

    梁宥西看了看她,没再说什么。

    两人一路沉默着走回露天广场的泊车处,关夕在他打开遥控车锁后拉开副驾的车门坐进去。

    正要关车门,这时梁宥西的手机响起。

    关夕看他掏出手机看了眼屏幕,似乎犹豫了下才接通。

    “你怎么知道我在市中区?”梁宥西微讶地声音,然后对方不知道说了句什么,就见他诧异的抬眼扫向广场四周,最后落在两道正朝自己这边走来的身影上。

    关夕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见是高挑的一男一女,男人有一张典型的欧洲男人式的脸,大约三十五六左右的年纪。

    而女人则要年轻十来岁,一头长发绾鬓,一袭优雅的白色长裙,宽大丝质的黑色披肩,典型的东方气质美人。

    “我刚才停车时看到你的背影就觉得很熟悉,没想到真是你。”

    女人笑言,目光停留在关夕身上,有些挑剔的扬了扬眉,脸上流露出一抹不太友善的神情。

    关夕撇了撇嘴,调回视线。

    她知道这个女人叫沈曼。是梁宥西工作的那个实验室里的同事,而给她做治疗的那个温哥华权威皮肤科专家就是沈曼的继父。

    还记得第一次梁宥西把她带去试验室时,沈曼在明知道她和梁宥西是夫妻关系的情况下还大方对梁宥西示好,整个实验室没有人不知道沈曼喜欢梁宥西。

    而她清楚梁宥西对沈曼没兴趣,所以才不把沈曼放在眼里,可沈曼却处处视她为眼中钉,让她有种似乎她才是那个不要脸的第三者的错觉。

    相反沈曼身边的男人却目光灼灼地盯着关夕,眼中流窜过的东西让梁宥西有种想挖掉他眼睛的冲动。

    “我带她出来吃点东西。”基于她继父的身份和两人是同事的关系,梁宥西淡声回她,却没有要她介绍她身边那个男人的意思。

    “是吗?”沈曼笑了笑,“我来介绍下吧?他是格恩,温哥华的名门望族,最近风头很劲的名律师,”话落她用英语向男人介绍梁宥西和关夕,却没挑明两人是夫妻关系。

    “你好。”男人扬起有些过分灿烂的笑容朝坐在车内的关夕伸手。

    关夕楞了一楞,正迟疑要不要下车,就见梁宥西绕过来猛地一下关上副驾的车门。

    “抱歉,我太太有些困了,先走一步。”

    他说的是英语,话落绕到驾驶座打开车门坐进去。

    沈曼没想到他这么不给自己面子,脸色有些发沉。

    而男人听到梁宥西那句话后耸了耸肩,一副有些失望两人竟然是夫妻的表情。

    回到酒店,关夕换回睡衣乖顺的躺在床上。

    梁宥西从浴室出来见她闭着眼,虽然有些怀疑她根本就是在装睡,却也没拆穿。

    ****************************

    转瞬又过去好几个月。

    在关家上上下下为两只小美男庆祝两岁生日这天,关母接到关夕从温哥华打来的电话,一句‘我能站在阳光下了’让关母顷刻泪如泉涌。

    得知关夕和梁宥西两人一个月后回国,全家欢呼。

    “关关爸,姑姑漂亮吗?”关珩小盆友边舔手指上的蛋糕边扯住父亲的裤腿问。

    关耀之扫了眼被儿子碰过的地方留下的奶油印,习惯性的抽了张面纸去擦,结果这边刚擦完,那边又留了一个,只不过是被另一个儿子——关彦小盆友留下的。

    “你是不是也要问姑姑漂不漂亮?”关耀之没好气的拨开小儿子的手问。

    关彦小盆友摇头,咂吧着满是奶油的粉嫩小嘴奶声奶气地说:“我想问姑父漂不漂亮。”

    “……”

    “肯定是姑姑比姑父漂亮。”关珩小盆友很肯定的语气。

    “为什么?”

    “因为关关爸是姑姑的哥哥,关关爸漂亮,姑姑也漂亮。”

    才两岁大的孩子已经懂得推理逻辑了,虽然这个说法不是很有科学根据,但仍让一群大人觉得不可思议。

    “姑父漂亮。”关彦小盆友不服气的反驳哥哥。

    “才不是!”

    “就是!”

    “为什么?”

    “院长……婆婆,漂亮。”关彦小盆友效仿哥哥的推理得出席文绢漂亮,所以梁宥西也漂亮的结论。

    关珩小盆友想了想不知道怎么反驳弟弟了,于是又问父亲:“谁漂亮?”

    自从两个儿子会说话开始便整天围绕着‘漂亮’一词被不断提问的关耀之有些头疼的给了个很公平的答案:“都漂亮。”

    两只小鬼同时做了个撇嘴的动作,珩珩又跑去抱住母亲的腿问她:“楠楠妈,珩珩漂亮还是彦彦漂亮?”

    这个问题丝楠每天都要回答很多次,而每次答案都不一样,比方说上一次儿子问她他们谁更漂亮时,她说的是谁能不说话把饭乖乖吃饭谁就最漂亮。

    然后两只小鬼为了争谁更漂亮,只花了平时一半的时间就把自己的饭吃完了,结果得出的答案是兄弟俩一样快,所以是一样漂亮。

    而这次丝楠却指着沙发说:“你们坐着闭嘴不说话,谁坚持得久谁就最漂亮。”

    两只小鬼都有轻微多动倾向,平时让他们像芭比娃娃一样闭嘴不说话,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但对于生来爱漂亮的他们来说,能够让别人称赞自己最漂亮无疑是件最有成就的事,所以丝楠话一落,两只小鬼便乖乖爬上沙发端坐着,老僧入定般小嘴闭得紧紧的。

    所有人,包括丝楠本人都以为小鬼们坐不了一分钟就要破功,结果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过了一个又一个一分钟,兄弟俩都还乖坐着不动。

    爱美之心有多强大,看两只小鬼就知道了。

    最后让所有人哭笑不得的是两只小鬼坐着坐着居然就那样睡着了。

    关耀之夫妇各抱着一个离开父母家。

    回到家把两个儿子安顿在他们房间的球形小床上,累了一天的丝楠先回房洗澡,而关耀之去厨房给她热牛奶。

    这是长期养成的习惯,丝楠习惯了每晚睡前必喝一杯热牛奶才能睡着,而关耀之也习惯了为她做这些。

    丝楠从浴室出来,身上只着一件近乎透明的吊带睡裙,将她产后恢复得犹如少女时期的姣好身形勾勒得若隐若现,分外撩人。

    关耀之睇她一眼,在她走过来时问说:“老婆,没想到你对付两个小鬼还挺有一套,既能让他们乖乖吃饭又能制得住他们的多动症。”

    丝楠风情万种的环住他的脖子问他,“你知道他们为什么那么听话么?”

    关耀之不用想也知道没好坏,果然——

    “因为他们遗传了你天生爱臭美的性格,为了争做最漂亮的那个,他们当然要克制自己做出点牺牲。”

    “……”

    “不过他们这样其实也不错,以后我就可以让他们为我做很多事,等他们上学后,我就让他们比谁功课更好,再大一点就比谁的厨艺更好洗衣服最干净家务做得最好……”

    丝楠沉浸在美好的画面中,而关耀之一脸恶寒——敢情她是要把两个儿子培养成全世界最佳主男?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