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爱折腾的小鬼

芥末绿2017-2-25 21:48:22Ctrl+D 收藏本站

    关耀之洗了澡出来,一手还拿着毛巾低头擦头发,却还在浴室门口就忽地顿住——原本月牙白的灯光不知何时被调成暧昧的橙黄,丝楠以美人卧的姿势侧躺在床上,单手支着光洁的额头,长发拨到一边顺着肩侧散落,几近透明的睡裙贴在因侧卧而呈波浪状的玲珑娇躯上,勾勒出让人血脉偾张的身体曲线。

    关耀之盯得目光发直,明显感觉到有股强势的热流在体内横冲直撞。

    而丝楠还嫌不够刺激他似地,细白的手指捏住裙摆,慢吞吞的一点点自大腿处往上拉,同时风情万种的朝他抛了个极其勾/人的媚眼。

    关耀之呼吸一窒,随即反应过来‘嗷’地一声扔开毛巾扑向床上可口欲滴的猎物。

    “老婆,你这是在勾/引我么?”关耀之哼哼唧唧地把丝楠压到身下,双手急不可耐的在她身上一阵乱摸,触及她手感极好的浑圆,顿觉全身血液沸腾,小腹滚烫异常芙。

    丝楠被他猴急的样子逗得发笑,双臂勾住了他的脖子娇媚的瞪他:“你能不能别每次都这么急?”

    关耀之被她瞪得心痒难耐,低头封住她的唇边吻边想,他能不急么?现在可不比以前,以前他想做什么没有人来打扰,但现在家里那两只小鬼好几次都在他们亲热时莫名其妙的醒来又哭又喊,搞得他完全难以尽兴。

    所以他要抓紧时间,在速战速绝的前提下享受一次完整而美好的性/爱伸。

    只是当他分开丝楠的双腿挤入,正要将自己蓄势待发的滚烫物埋进她湿热的柔软时,门口传来拍门声。

    不是吧?

    又来?

    他尴尬的保持欲进入的姿势僵在丝楠身体上方,额际的青筋因隐忍而根根清晰爆绽,丝楠甚至能感觉到抵着自己那处的那根火热释放出的灼热气息。

    拍门声还在继续,关耀之咬牙,噙满欲/望的黑眸隐忍的瞪着丝楠,后者回他一个无辜的眼神:“儿子是你要生的,现在他捣乱不关我的事。”

    关耀之闭了闭眼,挫败的猛吸冷气,强行让自己退开丝楠的身体,给她盖上被子,下床翻出一件宽松而厚实的睡袍穿上,随即微佝着腰藉以掩饰自己仍顽强挺/立的那处。

    打开门,看到站在门口双手捂住自己的重点部位跳脚的小东西,关耀之很难不黑脸的瞪了他一眼,也懒得去分辨是大儿子还是小儿子,直接问:“什么事?”

    小鬼嘘嘘地跳着,奶声奶气说:“想尿尿。”

    “……”他还想‘尿’呢,怎么不等他‘尿’完了再来敲门。

    看儿子小脸憋得通红,一副随时要尿出来的模样,他叹口气单手拎起他走向自己房间的浴室。

    小鬼尿完又眉头皱了一下,“关关爸,我还想‘嗯嗯’。”

    “……”

    抱着儿子坐在马桶上,边放水边扶住他的小身子伺候他‘嗯嗯’,小鬼悠闲地摇晃着小腿望着对面镜子里的自己和父亲,忽问,“关关爸,珩珩漂亮还是彦彦漂亮?”

    关耀之翻个白眼,“你是珩珩还是彦彦?”

    小鬼奇怪的转头看父亲,“关关爸,你肿么了,你不认识珩珩了?”

    他只是懒得去分辨。

    关耀之腹诽,回答儿子刚才那个问题:“彦彦比你漂亮。”

    关珩小盆友张大眼,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为什么?”

    关耀之想说彦彦不打扰父母做睡前运动,是好孩子。又觉得不妥,于是改口:“彦彦不半夜尿尿。”

    关珩小盆友眨巴下大眼,耸耸小肩膀:“彦彦尿床。”

    关耀之呆了呆才会意儿子的意思——彦彦不半夜吵他是因为尿到床上了。

    “关关爸,我好了。”

    关耀之给儿子洗了小屁屁吹干,又急匆匆抱着他回到兄弟俩的房间,而球形床上关彦小盆友正以一手抱头一手抱脚的怪异姿势睡得正香,关耀之一把掀掉儿子身上的被子,果然见天蓝色的床单上多了张大型地图。

    他满脸黑线的把熟睡的儿子拎小鸡一样拎起来放到一旁的沙发上,然后把所有弄脏的床上用品都重新换过。

    “关关爸,彦彦又尿了。”

    耳边响起的声音让关耀之身形一僵,随即气急败坏的调头。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目光太恐怖,熟睡的关彦小盆友梦里打了个冷战后一下睁开眼。

    把关珩抱回床上,关耀之故意冷落尿湿床以后又尿湿沙发的关彦,也不给他洗澡换睡衣,任他坐在那里犯傻。

    “关关爸,臭臭。”关彦小盆友一手捏着小鼻子一手指着身下被尿湿的沙发说。

    关耀之哼了声,心里担心不及时给他换下湿裤子会感冒,于是板着脸去浴室放了水给他洗澡重新换睡衣,等弄干净抱儿子回床上,关珩还很精神的睁大眼在看天花板。

    “快睡觉。”他拿出父亲的架子边命令边给兄弟俩各自盖上自己的被子。

    “关关爸,你羞羞。”关彦小盆友呲牙扳鬼脸。

    关耀之莫名其妙:“什么羞羞?”

    “不穿小裤裤。”

    关耀之一楞,随即低头,却傻眼了。

    原来是他睡袍的带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松开了,敞开了一条足可将他睡袍下的内容物窥个一清二楚的缝。

    瞥到两个儿子将目光齐齐盯在自己小腹下方那处,他脸色一黑,迅速拢好睡袍系紧带子,心里庆幸幸好生的是两个儿子,如果是两个女儿,那还得了?

    “关关爸,睡不着。”关珩小盆友没了看的东西又转移话题。

    关耀之拾起脏被子打算放去洗衣机里,闻言道:“闭上眼睛就睡着了。”

    “闭上眼睛是鸡腿。”

    “……”

    “关关爸,好饿。”

    “我也饿。”

    面对两双纯真无邪的大眼,关耀之即便再想生气也气不起来。

    “爸爸给你们冲牛奶喝,明天在吃鸡腿。”

    关彦小盆友拨浪鼓一样猛摇小脑袋:“喝奶尿床。”

    “……”

    “关关爸,吃包包。”

    这两个小祖宗,一个要吃鸡腿一个要吃包子,这大半夜的,真是比他们的娘怀孕时还能折腾。

    “你们这两头小猪!”他没好气地哼了声,正要回房打电话让手下买了送来,就听俩儿子异口同声说,“关关爸大猪。”

    “……”

    ……

    等两只小鬼吃饱喝足,关耀之已经上下眼皮沉重快要掀不开了。

    “你们再不睡我明天把你们扔到垃圾桶里去。”他呵欠连天的恐吓。

    闻言,兄弟俩终于乖乖闭上眼。

    关耀之满意地哼了声,关了灯走向门口。

    “关关爸。”

    “……”

    “珩珩和彦彦谁最漂亮?”

    “……”

    关耀之满脑黑线——关珩这家伙能不能问个别的问题?他当所有人都是白雪公主她后母的魔镜?

    可是他知道不给儿子一个答案,今晚他别想睡了。

    于是他说:“谁先睡着谁最漂亮。”

    之后便没了声音。

    拉上门在门口站了两分钟见没动静,他松了口气。

    回到房间丝楠早已睡着,关耀之蹑手蹑脚爬上床在她身边躺下。

    怕惊醒她,他只是轻轻揽过她的头靠在自己胸口,不敢弄太大动静。

    想到之前血脉偾张的一幕,此时温香软玉却只能看不能吃,他认命的闭上眼,心里琢磨着什么时候把俩儿子扔给父母,夫妻俩去蜜月旅行。

    “老公。”

    耳边模模糊糊扬起一个声音,关耀之楞了楞,而丝楠迷迷糊糊往他怀里钻去,搂住他摸索到他的唇亲了亲。

    “辛苦了,老公,我爱你。”

    关耀之吞了吞口水,不确定怀里的人儿是在说梦话还是醒了。

    “老婆?”

    丝楠埋在他胸口闷声应了声。

    “你刚才说梦话了?”

    丝楠眼皮动了动,过了一会后睁开,见他一副不确定的表情,有些好笑道:“我说我爱你怎么是梦话了?”

    关耀之目光灼灼地盯着她,“我喜欢你叫我老公。”

    丝楠勾了勾嘴角,又在他唇上亲了亲后闭上眼说,“睡吧,老公。”

    关耀之咧嘴回亲她一记,拥着她入眠。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