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变成你身体的一部分

芥末绿2017-2-25 21:48:37Ctrl+D 收藏本站

    胆小却又爱看恐怖片的下场就是主动投怀送抱被某人趁机大吃豆腐占尽便宜,最后被某人压在身下以恐怖的音乐做背景,里里外外来回吃了个遍。

    结束最后一轮肉搏战时,室外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而影片也早已结束。

    关夕精疲力尽的趴在梁宥西身上,两人的身体都被汗水湿透,明显黏腻的感觉。

    “抱你去洗澡?”梁宥西轻柔地边拨开她额际汗湿的刘海边问。

    关夕点头,想爬起来,手脚却酸软无力,懒洋洋的动也不想动芙。

    梁宥西轻笑一下,搂住她的腰迅速翻个身,将两人的位置颠倒,随即从她身上下来。

    正打算抱她,这时手机响起。

    他回头瞥了眼电脑旁屏幕闪烁的手机,拿过,来电显示的号码让他露出突然想起什么的表情,没接电话,直接按了拒接伸。

    “怎么了?谁的电话?”已经做起来屈膝环抱住自己的关夕问。

    “劭北打来的。”

    “啊?”关夕忽地惊呼,“他约了我们一起吃饭。”

    梁宥西笑,“他不打电话来我也忘了。”

    “那你怎么保护接他的电话?”

    梁宥西扫一眼光/裸着身子的两人,好笑道,“你认为现在方便?”

    关夕脸红了红,迅速撇开眼低头看地上,结果看到两枚用过的小雨衣,脸颊更是滚烫似火烧。

    梁宥西抱起她回房清洗,然后各自找了要外出的衣服换上。

    趁关夕梳妆的空挡,梁宥西回拨电话给梁劭北,得知用餐地点后带着关夕出门,直奔梁劭北请客的餐厅。

    下午被折腾得久了,又困又累,途中,关夕不停打呵欠,而罪魁祸首在透过后视镜望了她一眼后还揶揄道:“睡了十五六个小时才起床还没睡够?”

    关夕的回应是又一连窜的呵欠。

    到了餐厅,梁宥西牵着关夕在餐厅服务生的带领下走去梁劭北所在的包房。

    几人两年多没见,梁劭北乍一看到关夕,整个人都呆住了,目光直直的,大脑一片空白。

    虽然之前就知道关夕是个美女,但那时在晕黄的灯光下看到的关夕都不是很清楚,起码不像现在这般眉目清晰如画。

    关夕见他一直盯着自己,有些不好意思的把目光调向梁劭北身边的……孕妇?

    关夕瞠大眼,心想梁劭北搞什么鬼,不是说介绍女朋友么?怎么是个怀孕的女人?还是说……他女朋友怀孕了?

    触及关夕惊讶的目光,对方有些腼腆的笑了笑,碰了下发楞的梁劭北,后者这才回神,瞥到自家堂哥有些不悦的眼神,揉了揉鼻子呵呵笑了笑。

    “先过来坐吧,别站着说话。”怀孕六七个月的女人开口,大约二十五六的年纪,声音却如同孩童般清脆,霎是好听。

    几人X坐下,梁劭北给女朋友介绍完梁宥西夫妇,末了才介绍女朋友许雅旋:“她是一年前才进我们科室的护士,以前一直在X社区的社康中心医院上班。”

    一年前才进的肛肠科,现在却已经怀孕六七个月了,梁宥西不动声色的撇了下嘴角,心想梁劭北这家伙还真够动作迅速的。

    “宥西哥,小嫂子这么漂亮,你就这样带小嫂子出来也不怕她被别的男人看上跑来纠缠不清?”梁劭北是直性子,想到什么说什么。

    关夕却脸红了,瞥了眼桌下被梁宥西握住的手,忽觉手心滚烫。

    梁宥西不以为意地轻抿了口茶才说,“有我在她身边,哪个男人会那么不自量力自取其辱?”

    众人一楞,随即才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有他这么出色帅气的护花使者,那些外形身高各方面都不如他的男人如果想来对关夕表白,纯粹是自取其辱。

    虽然事实如此,但,是要有多自恋才能说得出这样的话?

    关夕以前只知道自家二哥很自恋,没想身边这位也有这种倾向。

    偷偷用被他握住的那只手的指甲在他手心刮了一下,然后在他看来时投以促狭的眼神。

    梁宥西只是纵容的笑笑,嘴角勾扬的弧度让关夕莫名心慌肉跳。

    用餐气氛十分和谐,许雅旋虽然比关夕大几岁,却也跟着梁劭北唤她小嫂子,加上她性格本就开朗活泼,而关夕又没什么同性朋友,因此两人很快相熟,到结束用餐时,差点就发展到无话不谈的地步了。

    “菊花哥哥,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办婚礼?”

    关夕忽然想起这个问题。

    许雅旋刚喝了口茶去油腻,听关夕这样称呼梁劭北,忍不住一口茶喷出来。

    梁劭北连忙抽了把面纸收拾。

    许雅旋红着脸低声问他,“她为什么叫你菊花哥哥?难道你……男女通吃?”

    “……”梁劭北幽怨的垮下清秀的娃娃脸,心想他堂堂男子汉大丈夫,哪里像个男女通吃的怪物了?

    “别乱想,回去再跟你解释。”他低声回应,然后才看向关夕回答她刚才那个问题:“我们已经领证了,小雅说等生完孩子再办,这样时间比较充裕。”

    “哦,和我二哥一样,先上车后补票,然后奉子成婚。”

    关夕话一落,对面的两人又囧了下。

    “宥西哥,你什么时候回医院上班?”梁劭北转移话题。

    “暂时先休息。”

    “你们科室换了很多人,陈医生在你走后就辞职回了他老家开了个诊所,沈主任也在前几个月突发脑溢血半身不遂,哎,之前没听说过他身体有什么毛病,这次是被他儿子给气出来的。”

    这些梁宥西都没听母亲说过,想到那个慈父般的沈主任竟然落到半身不遂的下场,一时心情有些压抑。

    “现在你们科原来的医生只有管医生和郝医生还在,其他几个都是你走后医院新聘的,没什么特别专精的手术案例,所以我想医院应该很希望你赶快回去上班。”

    “我跟我妈说了一周后再说。”

    四人从餐厅出来时已经九点多,因为许雅旋是孕妇,需要早些休息,所以接下来没再安排其他活动,各自开车回家。

    关夕微歪着头靠在椅背上,盯着神色肃穆,似乎在想什么事情的梁宥西,忍不住问:“你是不是想早点回医院上班?”

    梁宥西敛神看她一眼,说,“我答应陪你玩一星期。”

    “算啦,你都说来日方长嘛,我们有的是时间,你去上班的话我可以自己找人陪我玩打发时间。”

    “不想我陪你?”

    “怎么会?”关夕不可思议的瞠大眼,脱口道:“我巴不得天天腻着你或者变成你身体的某一部分让你没法甩掉我。”

    被她的话逗笑,梁宥西打趣她:“如果可以变成我身体的某一部分,你希望变成我的什么?”

    关夕傻眼——她只是打比方好不好?不用这么认真吧?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真的可以变成他身体的某一部分,那她要变成什么呢?

    变成他的眼睛,这样就知道他每天最想看到谁?

    还是变成他的耳朵,知道他最想听到谁的声音?

    又或者变成……

    “你的心。”

    没想到她还真回答,梁宥西有些错愕,随即笑问:“为什么要变成我的心?你不是才看了《大话西游》,紫霞仙子说至尊宝的心丑得像颗椰子,难道你也想变成一颗丑丑的椰子?”

    关夕耸肩笑了笑没说什么,凝着他的目光却脉脉含情。

    她想说,只有变成他的心,她才能知道,他心里是不是还爱着那个女人?而她在他心里又占几分?

    可她知道这些话说出来会带给他困扰,也会让自己难堪。

    所以她什么都不说。

    只是紫霞仙子在至尊宝心里留了滴眼泪,而那个女人呢?她又在梁宥西心里留下了什么,以至于让他对她这么的念念不忘?

    见她忽然沉默,梁宥西透过后视镜捕捉到她黯下去的神色,思绪转了转,像是猜到她在想什么,原本想再继续问她这个话题,却没再开口。

    两人各怀心事,一路沉默地回到住宅,车子驶入小区转弯欲进入地下停车场时,关夕忽地‘咦’了声,目光紧盯着窗外一抹摇摇晃晃的高大身影,而梁宥西已经把车停下来。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