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狗血而复杂的身世

芥末绿2017-2-25 21:49:26Ctrl+D 收藏本站

    看着女人带着一身怒气和误会离去,宋律扬丝毫不为所动,甚至招来餐厅的服务生自顾自的点菜,镇定得让关夕咂舌。

    “小表舅,你利用我?”她再后知后觉也察觉到了宋律扬硬拽她进餐厅的意图——他不喜欢那个女人,所以利用她来让那个女人死心。

    宋律扬侧眼睨她,略薄的嘴角勾出一丝浅笑:“我有说过哪句话让你感觉我利用了你?”

    “……”

    的确,他只是实事求是的向那个女人介绍了她的身份,是那个女人自己不相信他们是舅甥关系误会了而已芙。

    可是……看到喜欢的男人牵着别的女人的手,这种情况下谁都不会相信两人是舅甥吧?

    所以,说来说去还是小表舅太阴险了,不动声色的一句‘外甥女’就把追求他的女人给吓跑了。

    “你是还要站多久?别人都看着你。”见她站着不动,宋律扬好心提醒伸。

    关夕闻言朝四处望了望,果然瞥到好几道盯着她的视线,只不过她没察觉那些目光中的惊艳,而只以为是刚才那一幕吸引了那些目光的注视,所以赶紧在宋律扬身边坐下。

    宋律扬瞥她一眼,嘴角微微倾了倾。

    “小表舅,她是你同事吗?”

    “不是。”一个客户的女儿,在饭局中对他一见倾心,许多次跑到事务所去堵人,典型的不撞南墙不回头,明知他不喜欢还偏要缠,今晚他本来就决定要当面拒绝她的,没想到会碰到关夕,所以一不做二不休利用人性的猜疑让她自己知难而退。

    “其他我看她还不错啊,很漂亮嘛。”

    宋律扬扬眉看来,“你和他结婚是因为看中他帅?”

    “……”果然是律师,一句话就能堵得人开不了口。

    “不喜欢的话,漂亮有什么用?”

    “……说不定相处一段时间还是能够培养出感情的。”

    这句话说得关夕很心虚。

    当初她这么多梁宥西说时,梁宥西说能培养出的只是感情,而不是爱情。但幸福美满的婚姻需要爱情的滋润,否则感情再深,这样的婚姻也只是一根鸡肋。

    宋律扬还没回她,这时餐厅的服务生推了餐车过来。

    而关夕注意到年轻的服务生表情有些怪的看了自己好几眼,让她以为自己脸上有什么东西,直到服务生开口,“小姐,两位订的是情侣座,用餐过程中最好是各坐对面,免得干扰对方用餐。”

    情侣座?

    关夕惊讶地低头,果然她和小表舅坐的是同一张沙发椅,而他竟然不提醒她!

    头顶血气一上涌,顿觉得脸颊红似火,她捧着脸坐到对面去,而宋律扬只是扬着嘴角望着窗外。

    “宋先生,刚才那位小姐预先定制的生日蛋糕一会要送上来么?”

    把所有菜端上桌后服务生临走前问。

    宋律扬微微颔首。

    关夕愕然,等服务生一走她马上问:“小表舅,今天真是你生日?”

    宋律扬难得好心情的和她开玩笑,“你要送我礼物?”

    “……”关夕尴尬的又红了脸,支吾道:“我又不知道你……今天过生日,礼物……我明天补给你吧?”

    “不用了,我从不过生日,你能陪我吃个饭就行了。”他微起声给她弄好面前的餐具,“吃吧。”

    关夕点头,又问,“叔外公为什么没和你住一起?他不也一个人吗?”

    宋律扬用餐的动作一顿,迟疑了会才道:“他不是一个人。”

    “咦?你不是说他一辈子没结过婚?”难道到老年了才想到要一个伴,所以找了个?

    “他是没结婚,但他有男朋友。”

    关夕惊悚地瞠大眼,险些被刚入口的一口松露香煎多宝鱼给噎住。

    宋律扬盯着她的眼,“你很意外?”

    “……”不意外才奇怪吧?

    毕竟谁会想到……母亲家族那边……会出现夫夫组合……

    “我从小就知道他有个很有钱的男朋友,所以我一直认为男人和男人也是正常的,后来我在学校被人笑话是Gay佬的儿子,那人被我打断三根肋骨和一条左腿,我被学校开除,我爸的男朋友送我去国外念书,一直到遇到你那年才回国开了这家律师事务所。”

    关夕傻住,有种在听电视剧的错觉。

    半晌,她才咽下口中含了半天的食物,嗫嚅着开口,“小表舅,那个……你……你不会……”

    “我喜欢女人。”宋律扬打断她,语气肯定。

    关夕长舒口气,悬高的心放下来。

    老实说她还真担心这位各方面都及其出色的小表舅会受他父亲和他父亲的男朋友的影响而在性取向上错位。

    如果真那样的话,那该是多大的一个损失啊?不晓得有多少未婚女性要因此而痛心疾首。

    “我妈知道吗?”她问。

    “那个人曾经当着我爸父母的面想他求婚,所以我想宋家那边的人没有不知道的吧?”

    “求婚?!”关夕再次瞠大眼,“那你爷爷奶奶同意没?”

    “如果同意了的话怎么可能他们到现在还没有任何名分?是我爸太孝顺,即使是在我爷爷奶奶去世后,也警遵他们不准和那个人结婚的遗嘱。”

    “啊?那叔外公的男朋友为他一辈子不结婚到头来还无名无份,岂不是很可怜?”

    “谁说他没结婚?”

    “……”

    “他和我爸赌气找了个女人结婚,不到一个月又离了,而那个女人怀了他的孩子。”

    “……”好狗血,好复杂……

    “那个女人把孩子生下来,他不敢让我爸知道,所以把孩子送去孤儿院。”宋律扬给自己倒了杯红酒,却是拿在手里摇晃着一直没喝。

    关夕不笨,将整个故事联系起来,很快猜到结局。

    “你就是那个被送去孤儿院的孩子?”

    静默了好几秒,宋律扬才抬眸看过来,唇一勾:“你还不太笨。”

    “……”

    关夕撇了撇嘴,端起面前那小半杯红酒去和对面男人手头的酒杯相碰:“生日快乐。”

    深黑的眸瞳微微一闪,点头,和她碰杯。

    她边用餐边偷偷打量对面名义上是她小表舅,实际没有血缘关系的男人,脑海里忽然浮现某个画面——一三个男人共同进餐,其中一个是额头略有皱纹、容貌沧桑却仍显英气的贵气BOSS,身边是他一脸和气斯文的爱人,而两人对面是英俊挺拔的青年才俊……

    不知道这三人聚在一起用餐,气氛会不会很怪异?

    “你看什么?”

    在服务生送上漂亮精致的鲜果蛋糕后,宋律扬忽然开口。

    关夕忙收回偷觑的目光,耸肩道:“我在想,你和你母亲有没有联系?”

    “我从没见过她。”

    这样的回答让关夕一时愕住,随即歉意地连声道歉。

    宋律扬只是无所谓的扯了扯嘴角,似乎她刚才那个问题并没有让他的心情变糟糕。

    “等等,你还没许愿。”在他要吹蜡烛时,关夕开口阻止。

    “我已经许了。”一口气吹熄蜡烛宋律扬才回她,随后开始切割蛋糕。

    尽管已经吃得很饱,但蛋糕看起来实在太诱/人,让人有种很想放开来大吃的欲/望,于是关夕忍不住一下吃了好几块。

    所幸蛋糕并不大,见关夕抚着吃撑的小腹一副没法再吃的姿态靠在沙发椅背上,宋律扬才动手将剩下的蛋糕解决。

    好看的男人连吃蛋糕的动作都很迷人。

    关夕望着他,忽然叹息——那个人总在她每次吃蛋糕时用嘴帮她清理嘴角的蛋糕屑和奶油。

    而这样亲密的举动,竟然不是因为他喜欢她才发自内心的那样做?

    捕捉到她突然黯淡的美眸,宋律扬不动声色的轻蹙了下眉,两下家把蛋糕解决完,然后抽了面纸擦拭干净嘴角,招来服务生买单。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