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他其实很爱你

芥末绿2017-2-25 21:49:31Ctrl+D 收藏本站

    走出餐厅,已经是九点多,街头灯火璀璨。

    餐厅所在的位置是B市的高级消费区,周遭聚集饮食、健身、购物等各种休闲娱乐场所,当关夕一眼瞥到斜对面某意大利品牌的男士生活馆时,美目一亮,回头冲身后的男人道:“小表舅,我们去对面逛逛好不好?”

    宋律扬抬眸循着她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点头,“先上车,我们可以把车停在那边。”

    不多时,宝石黑的宾利停在男士生活馆门口。

    关夕先下了车,没等宋律扬便率先走了进去芙。

    “您好,请问有什么能为您服务的吗?”

    年轻的导购小姐微笑着上前询问。

    关夕想了想说,“我先看看。”在还没确定要送什么东西给小表舅做生日礼物前,她想先逛一圈再说伸。

    “好的。”

    这个时间段,店内的客人并不多,有两对显然是情侣的男女看了一眼,觉得价格太贵后都摇头离开了,一时偌大的生活馆除了几个导购小姐和一个收银员外,就只有关夕和随后进来的宋律扬了。

    而两人不论外形还是气质都分外养眼,尤其是几个未婚的导购小姐,在见到英俊的宋律扬后纷纷热心的上前围绕着两人介绍店内的产品。

    “关小姐,如果您是想给您男朋友买衬衫的话,那这一款刚出的黑色立领衬衫就最适合不过了,钛白色的纽扣非常抢眼好看,而且四季皆宜,又可以百搭,以您男朋友这种标准的衣架子,不论搭配什么外套都会很帅气。”

    其中一个刚问了关夕姓氏的导购小姐明明是在对关夕说话,却望着宋律扬笑得眉眼弯弯。

    关夕嘴角一抽,还没解释说她和宋律扬不是男女朋友,就听他问:“你是想买东西送我?”

    听出他话里的诧异,关夕笑:“你今天生日,我好歹要表示一下吧?但是我不知道要送你什么,手表还是领夹或者钱包衬衫什么的?你现在最急着要买的是哪样?”

    宋律扬盯着她沉吟了十数秒,关夕都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了才听他说:“都行。”

    原本他以为她是想来给梁宥西买东西,没想到……

    所以不论她买什么,他都喜欢,有这份心就行了。

    不过,送男人手表或者领夹钱包衬衫这类东西的人,似乎只有男人的女朋友或者爱慕者吧?

    而她和他……

    他摇摇头,敛住继续往下扩散的思绪。

    都行?那是随便的意思?

    关夕咬唇,一时有些拿不定主意,最后在导购小姐的极力推荐下买了那件黑色的衬衫和一条印有玫红暗斜纹的珍珠白领带,末了导购小姐补充一句,“您看要不要再多挑一个领夹呢?”

    关夕点头,问过宋律扬的意见后,按照他的喜好挑了枚领夹,结果刷卡时收银小姐又说:“我们店里今天刚好来了一批很酷很性感的情趣内/裤,您——”

    “诶,那个……不用了,就这些吧。”关夕红着脸催促收银小姐买单,心里懊恼她和小表舅一直被误会成是一对,也不知道小表舅有没有生气。

    买好礼物走出生活馆,一上车关夕就把礼物递给宋律扬。

    “小表舅,生日快乐。”

    宋律扬接过,黑眸染笑,“谢谢,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收到这么贵重的生日礼物,而且还是女人送的。”

    “什么嘛,我是你外甥女,什么女人?”

    宋律扬轻笑,“外甥女不也是女人?”

    把礼物放到后座,他发动车子。

    “要回家了,做好心理准备没?”他透过后视镜望着那张小脸问。

    关夕点头——她没有想过因为逃避而不回家。

    再难以面对的问题,始终是要面对面才能解决。

    ***********************************

    车子驶入小区,宋律扬把车开到关夕住的那栋楼前。

    “关夕。”

    在关夕打开车门下车之际,宋律扬忽然喊住她。

    关夕回头,“什么?”

    “他其实很爱你。”

    关夕怔住——为什么她什么都没说,小表舅却看得出来她在烦恼什么。

    难道她一整晚都有表现出梁宥西不爱她吗?

    “感情不能太计较,不然越计较心里越会觉得不满足不公平,这样失去的东西反而越多。你只要相信他是爱你的,最后他总会属于你。”

    “……”可是他明明不爱她,又要她如何相信?

    “回去吧,谢谢你陪我度过一个愉快的生日。”

    关夕勉强扯出一抹笑,关了车门转身走进大楼。

    宋律扬专注的凝着她的背影,直到她进入大楼的大厅又进了电梯,他这才倒车开向自己那栋大楼的地下地下停车场。

    **

    关夕从小包里掏出钥匙开了门,见玄关处的灯亮着,想着一定是梁宥西回来了,心里莫名的竟变得很紧张。

    她听母亲说他去藿家接她了,那么他一定是见到他爱的那个女人了吧?

    心口突如其来的一阵酸痛,连眼眶都莫名酸热。

    她仰头深呼吸,弯身从鞋柜里拿出自己的拖鞋换上,视野里却忽然悄无声息的多出一双赤/裸的大脚。

    呼吸里满满的沐浴乳清香。

    错愕的视线一路往上,光溜溜的小腿以上到腰际的位置被一条浴巾覆盖,而胸口光/裸,还有水珠从修长的脖颈往下淌过精实的胸膛,再没入浴巾里。

    在目光触及那两瓣性/感的唇瓣时,关夕喉咙一紧,连忙撇开眼。

    “吃饭了么?”梁宥西在她和自己擦身而过时及时拽住她的手腕问。

    “吃过了。”关夕不看他,很努力的克制自己的情绪,故做镇定。

    “和他一起吃的?”

    关夕知道他说的那个他是指小表舅,点头。

    “和他一起吃饭开心么?”

    他语气和往常一样没什么起伏,但问题却怪异得让关夕忍不住回头看来。

    “你想说什么?”

    梁宥西紧绷着脸凝着她,过了好一会才发出一声似有些无奈的轻叹,抱过关夕搂入怀。

    “我还没吃晚饭,很饿。”他下颚抵着她的头说。

    “……”话题转得太快了吧?

    “我想吃你做的寿司,你明天给我做好不好?”他拥着她,语气有着一丝讨好的味道。

    关夕推开他一些,说:“我这几天心情都会很不好,所以没心情做那些。”

    “为什么心情不好?”

    “……”

    明知故问还是故意让她难堪?

    关夕皱眉推开他往卧室走。

    梁宥西跟过去,看着关夕放下包然后拿了睡衣进浴室,想了想,在她关浴室门前挤进去。

    “我要洗澡。”

    关夕一副‘你进来做什么’的询问表情。

    梁宥西揉了揉额,走去洗手台:“我还没刷牙。”

    “你不是说饿了?”饿了不去弄东西吃跑来浴室乱搅和什么?

    梁宥西眼一亮,“你陪我一起吃?”

    “我吃过了。”

    “……那我继续刷牙。”

    “……”

    等了十多分钟见他还拿着牙刷在那两排白花花的牙齿上磨来磨去,关夕忍不住了:“你还要刷多久?我要洗澡!”

    梁宥西把牙刷从口里拿出来,困惑道:“我刷我的牙,你洗你的澡,互不干扰吧?”

    “……”

    关夕很肯定他是故意的。

    “那你慢慢刷,我去客房洗。”关夕转身。

    “我刷完了。”梁宥西三两下把口腔里的牙膏泡沫清洗干净,然后又洗了把脸。

    关夕轻哼了声,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

    梁宥西走到她面前,却并没像关夕想的那样离开浴室。

    “关夕,我很担心你。”

    头顶落下的一本正经的语气让关夕鼻头一酸,赶紧闭上眼深呼吸。

    “你所谓的担心就是明知道我和谁在一起,却一整个晚上都不见你打电话来?”这算什么担心?不是明明很紧张她和小表舅的吗?可为什么明知道她和他在一起,却连个电话都没有?

    原因只有一个——见到暌违许久的爱人兴奋得忘了所有。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