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表白(一)

芥末绿2017-2-25 21:49:35Ctrl+D 收藏本站

    梁宥西微微一楞:“你一直在等我的电话?”

    关夕扯了扯嘴角,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算了,不说这些了,反正我的心情如何你从来都不在乎。”什么担心,不过是随口说说只为求自己心安理得而已。

    “我累了,想洗完澡就休息。”

    她垂眸不看他,语气从未有过的冷淡,像是突然对这段情感到心灰意冷想放弃般,透着浓浓的失望芙。

    梁宥西望着这样的她,心一下就慌了。

    “对不起。”不顾她的挣扎抱住她,环住她背部和纤腰的手臂用力收紧,仿佛要把她揉入自己身体里。

    关夕被他勒得快要喘不过气来,抬头想说什么,唇上却一热,而在她诧异的当头,齿关被轻易撬开,他的舌灵活地长驱直入,席卷住她的,在她口腔里掀起一股狂风暴雨伸。

    关夕当他是又要发/情,心里不禁有些悲哀。

    悲哀他如此迷恋自己的身体,却不爱她这个人。

    而她不论心里有多怨他,却也无法拒绝他的热情,哪怕这种热情只表现在床第间。

    垂在身侧的双臂不自觉环上他修长的脖颈,闭上眼回应他,吞咽彼此交融的气息。

    不知吻了多久,感觉胸口快要爆炸时,呼吸里钻入新鲜的空气,夹杂身上男人的好闻气息。

    梁宥西环住她的腰把压制在身后的墙壁上,以额抵着她的,凝着她的黑眸灼灼,跳跃着情/欲的火焰。

    “关夕。”他唤她,声音无比温柔。

    关夕轻咬住被他吻得有些红肿的唇,赌气般瞪了他一眼没吭声。

    梁宥西轻笑,她这个样子实在可爱,忍不住就想低头狠狠亲她。

    今天在去藿家接她之前,他并懂为什么他和关夕独处时总是动不动就想亲她,觉得她可爱,怎么看都心里欢喜,就连生气的样子也让他心头一动。

    原来,是爱在作怪。

    爱上她却不自知,他真该为自己的迟钝而狠狠给自己两耳光。

    想到自己是爱上了这个娇俏可人的小东西,他禁不住心头一片柔软,低头边亲她边一遍遍叫她的名字,简直热情得让关夕有些招架不住。

    自己的名字被他这样以疼惜的口吻含在口中一遍遍说出来,关夕都要以为他是深爱上了自己,连心跳都不自觉飞快跳动起来。

    可她又很清楚这不过是自己在自欺欺人。

    他不爱她。

    他爱的是岑欢。

    “别叫了,你叫魂啊?”在他又一次咬着她的唇喊她时,关夕忍不住出口。

    梁宥西顿了顿,漂亮的眼眸有些无辜的眨了眨,“我是在叫魂,我的魂丢在你身上了,你把它还给我。”

    关夕当他是无聊,翻了个白眼动手去推他。

    “你要做就做,不做我就要洗澡了。”

    像是没料到这样豪放的话居然会从她口中蹦出,梁宥西简直要骇笑。

    可关夕此时心情极差,压根没有要和他开玩笑的意思。

    见他哭笑不得瞪住自己,而没有其他动作,她只当他是不做了,于是更用力的推他。

    身体挣扎间她的膝盖屈膝时不小心顶到他腿间那处,头顶立即落下一声闷哼。

    意识到是怎么回事,关夕吓了一跳,脸色发白的去看他,“很痛么?”

    梁宥西皱着眉不说话,却捉住她的手引她去碰自己滚烫的那处。

    关夕反应过来时,手心里已经多了根烙铁般坚硬勃发的滚烫物,而头顶的男人俯在她耳边轻咬她的耳垂:“它好痛,你给揉一揉?”

    关夕迅速红了脸。

    这个流氓!

    她想抽回手,梁宥西却早有防备,扣住她的手腕无法让她如愿。

    “我想要。”他凝着她红似火的的脸颊,说着让她愈发害羞的情话。“不过在要你之前,有件事我想和你说清楚。”

    关夕瞪他,心想他现在脑子里除了那回事以外还能有其他什么事?

    “你今天误会我了。”他开口,一副委屈的口吻。

    关夕愕然,“我误会你什么了?”

    “你为什么见了她以后就连家也不回?”

    她?关夕冷笑,他连那个女人的名字都不敢说么?

    “说到这个,该感到委屈的是我吧?”关夕反问他,语气隐隐含着怒意,“我知道你爱的那个女人叫岑欢,却不知道她就是丝楠姐的孪生姐姐,而你们一个个明知道真相却都瞒着我,连二哥和丝楠姐都是,你们让我觉得自己是个傻子!”

    “因为担心告诉你只会让情况更糟糕,所以才瞒着你,他们也是为了你好。”

    “随便你们是怎么想的,我现在已经不在乎了。”

    “关夕,我们都不想看到你伤心。”

    “可我现在很伤心。”关夕望着他,水汪汪的美眸噙满水雾,一脸要哭不哭的别扭表情。

    “我伤心我爱的男人心里爱的女人是我二嫂的亲姐姐,她和我二嫂有着一模一样的脸……你是不是每次看丝楠姐时都是透过她在看岑欢?”

    梁宥西语窒,一时无法反驳。

    因为一开始,他的确是在透过丝楠看岑欢。

    他的沉默让关夕心冷。

    “你看,你爱那个女人已经爱到这种地步,可你还说我误会。”她摇头失笑,“梁宥西,我曾以为只要我爱你,就可以凭这份爱和你过一辈子,不在乎你心里爱的是谁。”

    但她错了。

    她做不到。

    所以,“为了以后不让大家见面各自难堪,我——”

    “我不答应!”

    梁宥西突然打断她,又狠狠抱住,“关夕,对不起,以前是我混蛋,我太自以是,以为自己对感情是敏锐的,我从来没想过也不敢想自己对你是抱着是什么样的感情,直到今天我才弄清楚。”

    关夕轻笑,眼泪却落下来:“弄清楚什么?你永远也没办法爱上我?”

    “你这个小傻瓜。”梁宥西疼惜的亲吻她泪湿的眼角和脸颊,轻轻叹息,“关夕,我……爱你。”

    时间仿佛静止。

    关夕面无表情的望着他,眼里没有震惊,也没有喜悦。

    因为她整个人都傻住了,而大脑空白一片,根本就无法思考任何问题。

    她这样的反应让梁宥西感到不安。

    “关夕……”他忐忑的亲吻她的嘴角,“对不起,我直到今天才发觉我爱上你了。”

    爱。

    他说他爱上她了。

    关夕空白的大脑被这些意识一点点填满,随即眼里充斥着满满的不可思议。

    他一定是骗她的。

    怎么可能他会爱上她?

    她摇头否认,却无法反驳,因为怕自己一出口反驳他就会露出迟疑的连他自己也不敢肯定到底是不是真的爱她的表情。

    “你不相信?”梁宥西愕住,没想到自己的表白会是得到这样的回应。

    “你别玩我了。”关夕挣脱他的手,从依旧硬烫的那处抽离。

    她经不起这样的玩笑,所以别哄她了,她不需要这样的怜悯和同情。

    梁宥西望着她,心里满满的懊恼。

    其实他没打算今天向她表白,因为他心里很清楚这种情况下不论自己说什么都会被她否决掉。

    当他从关母口中得知关夕和宋律扬在一起时,他下意识就想打电话给宋律扬问两人所在的位置,然后去接关夕,因为他忌讳宋律扬那个男人,怕关夕和他相处后会发觉那个男人比他好,从而移情于他。

    可是静下来一想,如果那个时候去找关夕,说不定只会让两人的关系闹得更僵。

    关夕的自尊心很要强,在她伤心的时候说爱她,只会让她以为自己是在同情她,而不是出自真心的爱她。

    没想到按耐不住表白的结果果然和意料中的完全吻合。

    他叹口气,捉住她的手按在自己胸口那处心脏跳动的位置道:“你才是别玩它了,它好不容易后知后觉发现自己对你的感情,鼓起勇气对你告白,结果你就是这样一句‘别玩我了’,它会伤心,感觉到没?它碎成了左右两瓣。”

    关夕瞪他——人的心脏本来就有左心房和右心房,什么叫碎成左右两瓣?

    这个撒谎不打草稿的骗子。

    关夕很想说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可是嘴角却控制不住的往上翘。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