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表白(二)

芥末绿2017-2-25 21:49:40Ctrl+D 收藏本站

    见她笑,梁宥西欣喜的搂着她的腰,脸在她胸口蹭。

    “你让我的心碎了,我要你的心来补。”他说着伸手摸向她胸口,手指俐落的解她上衣的纽扣。

    关夕脸红的抓住他使坏的手瞪他,“你还没把话说清楚。”别以为说一句爱上她了就想蒙混过关,让她这么轻易原谅他。

    “那你想知道什么你问,我能回答得出的统统不隐瞒。”他好脾气的哄她,亲她撅高的小嘴,“不然我们边做边说?”

    关夕无语——这人发起情来脑子里除了那回事还真就没有其他东西了芙。

    “你说爱我,是哄我开心?”她问他。

    梁宥西顿了顿,抬眸看她,“我几时用这个字眼哄过你?”

    关夕想想似乎也是,以前他从来都不会因为她伤心难过就说些喜欢她爱她的甜言蜜语来哄她,最多只是亲亲她抱抱她,或者对她比以前更好伸。

    可他的表白太突然,突然得让她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你明明深爱岑欢。”这几个字落音时,关夕感觉胸口狠狠撕扯了一下。

    梁宥西知道她心里的担心和不安,于是停止使坏的动作,规规矩矩的拥着她,正色道:“我知道你怀疑我说爱你是在骗你,其实就连我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

    “所以你果然是在骗我?”关夕打断他,脸色瞬变。

    “你先听我说完。”梁宥西耐心安抚,“我在感情上很固执也很自以为是,我以为我认定的那个人就是值得我一辈子去呵护去爱的人,所以在我认定岑欢时,我不管她是不是爱我,都想把她留在身边,一辈子呵护她照顾她爱她。”

    他说到这里时,关夕感觉心痛得厉害。

    而梁宥西看着她发白的脸,虽然于心不忍,却仍继续道,“我那时没想过她就算和我在一起,而我不论如何待她好如何爱她,她都不会感觉幸福,而能给她幸福的人永远只有那个伤她最深让她最痛也是她最爱的男人。”

    如果感情是一出戏,那么他在岑欢和藿莛东主演的那出戏里只是一个小小的配角,而配角注定是要被辜负被主角取代的,所以不论配角如何优秀深情,都敌不过女主深爱男主这个事实,更何况这出戏里的男主强势出色,同时也对女主一往情深。

    “所以你放手,然后顺应我家的意思和我结婚?”关夕忽然明白这一点,随即失笑,“我还一直以为是我拆散了你们,原来是你在那场感情里失了利才自暴自弃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和我结婚。”

    “关夕,那些都过去了,我现在已经弄清楚我心里爱的人是谁。”

    “是么?你确定你这次没弄错?你真的爱我?为什么这么突然?昨天你还因为她而回避我提出的那些问题,今天你却说你爱我,你要我怎么信你?”

    “那是因为我根本没想过我会爱上你。”

    “……”

    时间静止了一秒,紧接着的是关夕的怒喝:“你混蛋!”

    梁宥西还没任何反应,关夕话落的同时狠狠一脚踩在他右脚脚背上。

    “我全心全意对你,就是盼着你有朝一日能够爱上我,而你居然根本就过!”真是气死了她了!

    不顾那张脸上一闪而过的痛楚,她连澡也不洗了,猛地推开他就往外跑去。

    梁宥西完全没想到关夕会对刚才那句话产生那么大的反应,此时见她怒气匆匆跑出去,心里不禁懊恼和郁闷自己的不擅言辞。

    “关夕。”

    低头瞧了眼被她踩得发红的脚背,他拧眉走出去,而关夕仿若未闻,扣好被他解开的上衣纽扣,拿了外套和包便走向卧室门口,一副要出门的姿态。

    “这么晚了你去哪里?”梁宥西拉住她,神色抑郁。

    “去哪都好,你别管我。”

    “关夕,你能不能心平气和的听我把话说完?”从来没见过她这么不听话的一面,梁宥西一时有些头疼。

    “我也很无奈以前一厢情愿的把自己困在对岑欢的感情里走不出来,我没想过会爱上你是因为我不敢再去爱。可是在和你相处的这段时间里,我的心已经不自觉沦陷了,它爱上了你!只是由于我的迟钝才没察觉,你到底要我怎么说才肯相信呢?”

    关夕被他拽着手腕,身子背对着他,眼泪默默流下来。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信他,明明连做梦都梦见他说好爱她,如今他真的说了,她应该心花怒放才对。

    可是她就是感到不安,觉得这一切都太不真实。

    即使他是真的爱上了她,她也觉得他这份没有安全感。

    “你们女人的心思真是海底针,我都快被你弄糊涂了,你到底是希望我爱你还是希望我继续爱着她?”梁宥西扳过她的身子,心疼地拥在怀里。

    “你太看得起我了,你的心里到底想爱谁我怎么管得住?”关夕反驳。

    “怎么管不住?这颗心现在是你的,你要它往东它就不会往西,想让它为你做什么都行。”

    骗子!

    关夕腹诽,然后眨掉眼眶里残留的泪水,抬眼,以指戳着他心脏的位置问:“你说的是真的?它真的是我的了?”

    梁宥西点头。

    “那是不是我要它说什么它就说什么?”

    “对。”

    “说梁宥西是史上无敌大混蛋。”

    “……”

    “不说是吧?我知道了,你的心和你本人一样,就是个骗子!”关夕故做气恼的推他。

    “好,我说。”搂紧她无奈的叹口气,在她得意的弯起嘴角时黑眸微微一闪,笑说:“梁宥西是史上最爱关夕的无敌大混蛋。”

    关夕嘴角一抽,暗啐了声‘肉麻’,一抹羞怯的笑意却爬上眼角。

    “乖,时间不早了,现在去洗澡,我去弄点吃的,然后我们边吃东西边看片子。”

    他拿下她的包,又去脱她的外套。

    关夕想起自己就这么轻易原谅他,心里总有些不甘心。

    “你爱我什么?”她突然问他。

    梁宥西一楞,然后皱起眉,一副陷入沉思中的姿态。

    关夕耐心等了一会,见他还没要开口的意思,不由心凉了半截。

    “连爱我什么都想半天还说不出来,你还好意思说爱我?”

    “你怎么性子这么急?”梁宥西轻咬一口她的嘴唇,笑道:“我想半天说不出来是因为实在想不出你有什么不值得我爱的。”

    “……”刚才是谁说自己迟钝不擅言辞的?

    关夕瞪着他,小脸很不争气的红成一片。

    “当爱上一个人,那就是爱着对方的全部,不论是优点还是缺点。更何况在我看来,你完美得没有半点缺点。”他边说边亲吻她不住往上翘的嘴角。

    “骗人。”关夕一副不信的口吻,心头却甜如蜜。

    梁宥西睨着她,又笑:“好吧,我承认我是骗人,其实你还是有一些缺点的。”

    关夕脸垮下来。

    “你的缺点就是太善良,太优秀,太迷人,太让人难以自控,太会偷人——”

    “你才偷人!”

    “……我想说的是太会偷人的心,我就是连自己不知不觉被你偷走了心都不知道。”

    这……这到底是在数落她还是夸她?

    “哦,对了,我买了礼物送你。”梁宥西忽然记起某件事,连忙放开她走去书房。

    一会返回来,他把一只长方形的盒子递给关夕,关夕瞄了眼见是一支手机,然后听他说,“电话卡我已经给你装进去了,爸妈和大哥二哥他们那些人的联系电话我也给你存好了。我的电话设置的是快捷键1,你以后打电话给我直接按1就行。”

    关夕把玩着紫红色的超薄宽屏手机,想了想说:“其实我今晚也想买礼物送你的,只是……我当时很生气,所以没买你那一份。”

    梁宥西挑眉,“没买我那一份的意思是你买了其他人的那份?”

    而那个其他人……是宋律扬?

    念头刚落,就听关夕说:“今天小表舅生日,他请我吃饭,我当然要送礼物给他。”

    “那你送了他什么礼物?”

    “衬衫,领带,领夹。”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