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和解

芥末绿2017-2-25 21:49:56Ctrl+D 收藏本站

    清晨的阳光很明媚,洒落在身上暖洋洋的,让人生出想找个人依偎的念头。

    关夕想到做到,身子大半个倾向身旁的男人,而他在她靠过来时下意识伸手环上她的肩将她拥住。

    关夕无声轻笑一下,也揽住他精窄的腰,同时抬眼,目光触及他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别的什么而紧绷的俊颜,嘴角撇了撇,语气促狭:“是不是要见到深爱的女人了,所以感到很紧张?”

    梁宥西察觉她语气中的酸味,有些无奈又有些窘迫地轻叹了声,垂眸和她对视。

    “我是紧张,不过不是紧张要看到她,而是紧张自己的表现会让你不满意,那岂不是白白辜负了你试探我的一番苦心?芙”

    关夕愕然——他竟然知道她是想试探他才故意要他一起来接小侄子们的。

    小小心思被轻易看穿,关夕有些羞窘,怕他生气,于是开口解释:“我不是不相信你,我只是……”

    “只是想亲眼所见以便更加确定?”梁宥西打断她的话代她说完伸。

    关夕耸肩,一副‘就是这个意思’的表情。

    梁宥西刮一下她的鼻梁,刚想说什么,这时传来门打开的声音,然后门后露出一张熟悉的挂着浅笑的美丽容颜。

    看到门外站着的亲密相拥的男女,岑欢微楞,随即扩大脸上的笑容,将门打得更开,以行动欢迎两人的到来。

    关夕迅速扫了眼梁宥西,随即松手,微笑着走向岑欢,一反昨天的失态,亲密的主动去牵岑欢的手。

    “欢欢姐,昨天真不好意思,本来晚上说好要过来接珩珩和彦彦的,却没过来,要你一个人照顾那么多小孩,辛苦了。”

    岑欢没想到关夕这么快就能对自己和梁宥西的事情释怀,刚才见两人亲密相拥,她心头那块大石才算真正落了地。

    这几年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梁宥西能够找到自己的幸福,现在终于达成所愿,她由衷为他感到开心,同时也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感。

    “进去坐吧。”岑欢反过来挽住关夕的臂弯,对神色有些局促的梁宥西微笑说。

    梁宥西点头,跟在两人身后朝室内走去。

    ******************************

    早餐的气氛很诡异。

    尽管关夕一再强调她和梁宥西已经吃过早餐,但还是耐不住岑欢的热情,又围坐在了餐桌旁。

    四只小鬼,最小的那只由父亲抱着喂食,而最大的那只坐在母亲身边,关家两只小美男则一人缠着关夕,一人缠着梁宥西,眼睛瞪得大大的望着面前美美的卡通饭团,一副迫不及待想吃的表情。

    关夕边喂小家伙边偷偷打量对面五官轮廓犀利分明的男人,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她难以相信那样一个冷漠的男人,居然会在给自己的孩子喂食时露出无比温柔和慈爱的神情,简直迷人得要死。

    难怪岑欢当年为了和他在一起会不顾一切,这样外表冷漠,实则内心火热充满柔情的男人,有几个女人能够抗拒得了这样的魅力?

    许是她打量的视线太过专注,原本低垂着眉眼的藿莛东忽然抬眸,四目相对的刹那,偷觑被抓个正着的关夕紧张得险些抓不住手里的汤勺。

    她尴尬的连忙转开视线,却对上一双从她打量藿莛东起便一直注视着她的黑眸。

    关夕从他的眼神察觉他似乎有些不悦,不禁纳闷,却也没多想。

    “丝楠他们下午回B市,到时直接过这边来接孩子,所以孩子就放这边好了,你们可以忙自己的事情,不用担心他们。”

    早餐结束后,岑欢对帮忙收拾的关夕说。

    关夕有些心不在焉的点点头,目光忍不住望向厨房外。

    岑欢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看到两抹正在交谈什么的挺拔身影,猜到她在担忧什么,笑了笑,说:“你不用担心,他们不会打架。”

    关夕有些羞赧的收回视线,岔开话题:“欢欢姐,姐夫对你表白的时候有没有说那三个字?”那么冷漠寡言的男人,即使他爱岑欢爱得要死,却也难开口说出那么肉麻的三个字的吧?

    岑欢微微一楞,随即像是想到什么,有些脸红的点点头。

    “哇,他竟然说了?”关夕一副被震到的表情。

    “不过我第一次听他说那三个字,是在我决定要和他分手的时候。”岑欢望着水槽里的白色泡沫,神情像是在回忆。

    分手的时候说‘我爱你’,关夕自行在脑海里想像那样的场景,竟然也能感觉到几分岑欢当时心痛的心境。

    在下定决心和心爱的人分手时,对方却开口说‘我爱你’,那样的情况下,不论是说分手的那个人,还是开口说爱的那个人,想必心里都一样的心如刀割。

    “小夕,你有没有怨过我?”

    岑欢突然开口。

    关夕回神,原本一脸困惑,却在沉默了片刻后会意出岑欢那句话的意思。

    她摇头:“当我得知他心里有爱着的人时,我的确很嫉妒他爱的那个人,嫉妒她可以让他一直念念不忘,但我却从来没怨过那个人,我甚至感激她,因为是她拒绝了他,让他心灰意冷才促成了我和他的这段婚姻,我如今才能以他妻子和他爱人的身份光明正大的站在她面前,让她知道,他现在爱的人是我,她不用再感到内疚。”

    有关梁宥西和岑欢的情感纠葛,她昨晚半夜醒来偷偷打电话给二哥,从二哥口中得知了两人故事的大概,也能够体会这些年岑欢对梁宥西的内疚。

    所以她今天来不只是为了试探梁宥西,还想让岑欢放下对梁宥西的内疚。

    岑欢万万没想到关夕非但不怨她,反而还感激她,一时心头滋味杂陈。

    “欢欢姐,我希望大家都把以前的那些不愉快忘了,以后多来往,反正我们现在已经是亲戚关系,我也喜欢你家的远远和予儿,以后他上班了,我没地方玩就和丝楠姐一起带珩珩和彦彦来你家玩好不好?”

    真是善良又聪慧的乖女孩。

    岑欢微笑着腹诽,又挑眉道:“只要你不怕被几个小鬼折腾,我家的大门永远为你们敞开。”

    厨房里两个女人有说有笑,厨房外的两个男人的对话却沉闷又幼稚。

    “我炫耀什么?你难道还嫌自己不够幸福?”

    娇妻、儿女、金钱、名利、地位……所有男人毕生梦寐以求的这个男人统统都有,可他居然还一副质问的口吻说他是不是带着关夕来炫耀他们的幸福的。

    藿莛东睨他一眼,蹙眉竟然当真一副思考自己到底还嫌哪里不够幸福的姿态。

    梁宥西冷嗤了声,随即听他说:“如果有人帮我打理公司替我照顾儿女,而我只管带着她全球蜜月履行,这样的话应该就足够幸福了。”

    “你们都结婚几年了还蜜月?”梁宥西鄙夷的看他,“人要知足,你拥有的已经多到让全世界百分之九十九的男人都嫉妒眼红了,还不满足。”

    “那百分之九十九的男人里面也包括你么?”

    梁宥西一楞,皱眉,“我为什么要嫉妒眼红你?你有的那些只要我想要一样都可以不缺。”

    但人各有志,他有了关夕和能够保障两人偶尔挥霍下的存款就已足够。

    反正儿女总会有的,名利地位什么的,争夺它们的人已经够多,他就不要去凑那份热闹了,把闲暇的时间留给妻子儿女父母,共享天伦之乐岂不是更好?

    藿莛东默然望了他一会,嘴角难得的勾起一丝浅笑,“看来你是真的爱上关夕了。”

    原本他是要急着赶去公司,但一见到来访的客人是梁宥西,他马上打消了立即走人的念头,耐着性子漫不经心的吃早餐,同时不动声色的监视梁宥西的一举一动。

    结果让他很满意,整个用餐过程中,梁宥西除了在岑欢和他说话时基于礼貌看过她一眼外,其他时间一直都在盯着他在偷偷打量自己的小妻子。

    而他当时注意到梁宥西眼里满满的不悦——因为他的妻子似乎对别的男人很感兴趣。

    这一点足以说明,他爱上了关夕。

    梁宥西不以为意的撇嘴,“她是我妻子,我不爱她爱谁?”

    藿莛东倾唇一笑,心想以后岑欢终于可以不用再因为对梁宥西内疚而想着他了,她终于完全属于他一个人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