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圆满

芥末绿2017-2-25 21:50:5Ctrl+D 收藏本站

    基于梁宥西对宋律扬的不友善,关夕为表歉意,对他格外照顾,整个用餐过程中都在为他服务,不是递酱就是递纸巾,两人甚至还碰杯对饮,完全无视梁宥西的存在。

    梁宥西越吃越郁闷,看关夕对宋律扬笑得那么甜,心里越发觉得‘舅’字辈的男人实在可恶,总要跑来搅和他的生活。

    这样一想,他不禁埋怨起当初给他找房子的梁劭北,居然好死不死的那么巧,找的房子不但和宋律扬同一个区,甚至连卧室都对着。

    一想到以后每天早上关夕都会跑到阳台上去和宋律扬打招呼,他便觉得胸口气血翻滚,有种想连夜搬家的念头。

    他阴沉着脸看着有说有笑的两人,本来打算吃完饭带关夕出去转一转,此时却完全没了那份闲情逸致。

    “我吃饱了,你们慢用。”

    话落,他起身走向书房。

    关夕望着他的背影,微微蹙了下眉。

    宋律扬瞥她一眼,搬空酒杯里剩余的红酒,淡声道:“他在生气,你不去看看?”

    我还生气呢。

    关夕在心里腹诽,却摇头没说什么。

    之后两人沉默许多,等吃完饭关夕收拾餐具进厨房刷洗,宋律扬在客厅站了会,然后走向书房。

    “叩叩叩!”

    敲门声过后等了会不见里头的人开门,宋律扬有些无可奈何的摇头,心想男人吃起醋来简直幼稚得像个毫不讲理的小毛孩。

    又礼貌性的敲了几下,仍是没人开门后他旋开门把推门而入。

    听见开门声,站在落地窗旁眺望窗外的梁宥西缓缓回头,见进来的人是宋律扬,浓眉明显蹙紧,心里掠过一阵小小的失望。

    他以为关夕在察觉他不开心后多少会来关心一下,没想到来的反而是影响他心情的罪魁祸首。

    他转过身,双臂交叉环胸一副慵懒的姿态望着朝自己走来的宋律扬,语气不是很好道:“没通过别人的同意便擅自进入私人房间,不知道这算不算犯法?”

    宋律扬走过去,脸上的神情是一贯的漠然。

    “你很讨厌我。”

    他单刀直入,用的是肯定句,直接得让梁宥西一时有些语塞,不知如何回答。

    虽然他的确是讨厌宋律扬,可被这么丝毫不加掩饰的指出来,而宋律扬又没做过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如果就这样承认未免显得自己太幼稚。

    可他也不是那种敢做不敢当的男人,自然不会做否认的事,所以他一时为难要怎么回答。

    纠结间,又听宋律扬说:“你讨厌我是因为关夕对我很热情?”

    提到关夕,梁宥西脸色变得更凝重。

    “她对你只是礼貌性的热情,是因为你以前救过她,你不要自作多情。”他语气恶劣。

    宋律扬不以为意的扬眉,“如果真是我自作多情,你又何必因为怕她喜欢我而讨厌我?”

    “谁说了我讨厌你是怕她喜欢你?”

    “你承认你讨厌我了?”

    “……”律师就是狡诈,难怪让人讨厌。

    “关夕对我死心塌地,她就算对你好,也绝对不会喜欢你。”他强调,末了又补充一句,“就算你们没有血缘关系,就算你喜欢她,但你们也没有可能在一起,因为她的心在我身上。”

    曾几何时,也有一个男人对他说过相同的话。

    那时他爱着的那个女人的心的确不在他身上,而那句‘她的心在我身上’犹如一枚刺穿他心脏的利箭,让他痛不欲生。

    如今他希望这句话也同样能让眼前的男人感同身受,从而意识到关夕并不属于他,然后对她死心。

    奇怪的是宋律扬脸上的表情依旧是波澜不变,似乎丝毫不受他那番话的影响。

    这让他怀疑,宋律扬到底对关夕有没有心存男女之情。

    “你以为,我喜欢关夕?”略带迟疑和不可思议的语气。

    梁宥西轻笑,神情夹杂一丝鄙夷:“喜欢就喜欢,别不承认,难道你以为你不承认我就感觉不出来?”

    “那么请问,你是怎么感觉出我会喜欢关夕?”

    梁宥西一楞,敛眉道,“宋律师,我知道你这张嘴能说会道,不过这种事你就不要狡辩了吧?”

    “不存在的事情我为什么要承认?凡事都要凭证据说话,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我喜欢关夕?”

    见他这么嘴硬,梁宥西有些恼了,“别逼我说难听的话。”

    宋律扬哼笑;“我在法庭上什么难听的话没听过?你倒是说说有多难听?”

    “……”

    梁宥西发现和这男人争辩简直就是找气受。

    “你是不是早在两年多前就知道我们住在你对面?”

    “不是。”他也是那天早上在阳台偶然瞥到关夕的身影,才知道他们居然同住一个小区。

    “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不是?”

    宋律扬顿了顿,然后才说:“你们两年多前搬来的那段时间刚好我去美国出差,而我回来时听表姐说你们已经去了温哥华。那段时间我们连面都没碰过,我怎么可能知道你们和我住同一个小区?”

    “而且我有早上在卧室的阳台做俯卧撑的习惯,如果那段时间我在家,你们也应该能看到。”

    “所以那天早上并不是你故意偷窥?”而是在阳台做锻炼?

    “偷窥?”宋律扬轻扯嘴角,“你知不知道我可以告你诬陷?”

    “你真的不喜欢关夕?”梁宥西仍狐疑,毕竟宋律扬某些时候看关夕的眼神给他一种正在看恋人的感觉。

    “喜欢。”

    见梁宥西立即一副要发怒的表情,宋律扬又说:“我对她的喜欢不是你以为的那种喜欢,你不要多想,不然我也不会特意向你解释。”

    “谁知道你是不是故意这么说想降低我的警惕性,好更方便接近关夕?”

    宋律扬忍不住失笑,“你是不是一定要我承认对关夕是男女恋人那样的喜欢心里才舒服?”

    梁宥西不语,只是盯着他,想从他的表情变幻中察觉什么。

    宋律扬大方的任他以审视的目光打量自己,而后脑海里忽地涌现一个恶作剧的念头。

    “梁宥西。”

    没想到他会突然喊自己的名字,梁宥西微微一楞,回神时距离自己脸庞五厘米的地方多了张棱角分明的俊颜。

    “你若真要我承认喜欢谁,那我不妨告诉你,比起对关夕,我对你更感兴趣。”

    “……”

    ***************************

    关夕洗了澡出来,床上的男人仍旧保持半个多小时前的平躺姿势瞪着天花板,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她从床头矮柜的抽屉里找出电吹风把弄湿的发尾吹干,而平躺的男人在电吹风发出的‘呼呼’声中翻了两次身,仿佛正被什么事情困扰着辗转难眠。

    吹干头发,关夕把电吹风放回原位,然后在他身边躺下。

    “在想什么?”

    她贴着他的背,手臂横过他的胸口抱住他柔声问。

    梁宥西摇头,摸索到她细白的手指闭着眼把玩,脑海里却反反复复回放某句话。

    ——比起对关夕,我对你更感兴趣。

    想起当时宋律扬说这句话时的神情,梁宥西禁不住一阵恶寒。

    真是见了鬼了!

    那个混蛋到底是在捉弄他还是真的喜欢男人?

    思忖间听得身后的女人问,“你今天都生了一天的气了,怎么到现在还在气?”

    说到这个梁宥西就气,忍不住转身和她面对面,凝着她的黑眸燃起一簇焰火。

    “你明知道我在生气也不安慰我?”反倒对别的男人却有说有笑。

    “因为我觉得你很莫名其妙,从在欢欢姐家开始就一直气到现在,连和小表舅说话都是句句带刺,你这样让我很难堪。”

    “你也知道难堪,那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你一副花痴的表情盯着藿莛东看得目不转睛,又和宋律扬那么亲热,我倒想问你你到底是爱他们两个还是爱我?”

    “……”

    她哪有花痴的盯着藿莛东看得目不转睛,不过是觉得那个男人很有魅力又用情至深所以多看了一眼而已。而说她和小表舅亲热就更冤枉了,她承认在吃饭时的确是因为想气他而故意对小表舅表现得热情了点,但那和亲热压根就是两回事吧?

    “怎么,没话说了?”

    “……我只是觉得,你这醋吃得太离奇了。”关夕神色古怪的看他,弯着嘴角一副要笑不笑的表情。

    “……”

    “没想到你独占欲这么强,但凡我对哪个男人热情一点你就以为我对那个男人有兴趣,然后生闷气,以前你可从来没这样过。”

    梁宥西斜她,心想以前她因为身体原因,每天围着她转的男人只有他,所以他才迟迟没发觉自己对关夕的感情,也不知道自己对她的独占欲竟然这么强烈。

    “你呀,明明知道我爱你,为什么还老是吃这些飞醋?”关夕戳着他的胸口数落,心头却甜丝丝的。

    梁宥西抱着她没吭声。

    “对了,你和小表舅在书房聊了些什么?为什么他离开时似笑非笑的看着你,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

    关夕这句话让梁宥西再次回到那个纠结了他一整晚的问题,神色顿地变得凝重。

    “他有没有女朋友?”

    关夕想起昨晚在餐厅被小表舅吓走的女人,摇头。

    “他也二十七八了吧?怎么也不谈个女朋友?”

    “大概没碰到喜欢的或者适合的吧,再说二十七八不大呀,二哥可是三十好几了才结婚的。”

    “那他父母不着急?”

    “叔外公和他男朋友对这种事的态度应该比较开放——”

    “等等!”梁宥西忽然打断她,“你刚才说,谁男朋友?”

    “叔外公的男朋友,也就是小表舅的生父,他们是恋人。”

    犹如晴天霹雳,梁宥西被劈得浑身僵住,大脑一片空白。

    这个消息实在太让人震惊了!

    宋律扬的生父和养父居然是恋人!

    而老子是同性恋,那么儿子……

    “你怎么这副表情?该不会是歧视同性恋吧?”关夕咬一口他的嘴唇问。

    “……”他倒不是歧视同性恋,但如果自己成为被同性恋觊觎的对象,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关夕见他又发楞,这次咬的力度重了些。

    梁宥西回神,而关夕双臂搂着他的脖子,双腿缠上他精实的腰,边亲吻他的唇边模糊道:“我们生个孩子吧?”

    梁宥西被她又亲又蹭的,身体很快起了反应,下腹那处昂然挺立的勃发抵着她的小腹蠢蠢欲动。

    “你身体刚好,不多玩两年?”

    “怀孕也照样可以玩,而且爸妈他们想抱孙子想得紧。”她也很羡慕二哥和藿家那几个漂亮可爱的宝贝,做梦都想自己生一个。

    “……我考虑考虑。”

    关夕一顿,小手往下摸索精准的握住他的那处滚烫,稍稍用力一握,便听见一声压抑的轻哼从梁宥西口中逸出,而关夕狡黠一笑,下一秒松手,翻身背对着他躺下,一副要睡觉的姿态。

    梁宥西傻眼,“不做了?”

    “等你什么时候考虑好了要小孩了再做。”关夕闭着眼回他。

    梁宥西嘴角狠抽,额头黑线直冒。

    这丫头居然威胁他!

    瞥了眼下腹越发硬挺的那处,他深呼吸打算忍住不受她的威胁,熟料关夕忽地翻转身面对他,一条凝白光洁的**搭在他腿上,顺着他的小腿一路往上蹭,与此同时一只小手撩开她长及臀的睡裙裙摆,将她睡裙下不着一物的令人血脉偾张的光/裸美景完全呈现在他眼底。

    梁宥西用力做了个吞咽的动作,在关夕略凉的脚探入他腰间围着的浴巾内,脚趾夹住他勃发的顶端时,仿佛听到体内发出‘嗷’地一声狼叫,然后一个翻身将关夕压在身下,低头狠狠吻住她的嘴唇的同时,双手捧住她的臀让自己那处滚烫抵着她的柔软沉腰深深埋入……

    关夕不由自主的呻/吟了一声,还没等回过神来,身上的男人已经忍遏不住的开始狂猛撞击和掠夺,在她体内兴风作乐,掀起一***噬人的惊涛骇浪。

    太强烈的愉悦感袭击着两人的感官,关夕紧攀住他的臂膀,双腿缠着他的腰随着他撞击的动作迎合他。

    梁宥西粗喘着边火热的亲吻身下甜美的人儿,下身边用力的出入。

    每一次凶悍迸占都能听到空气中爆发的**相击的拍打声,和女人的轻柔呻/吟声几男人的粗喘汇合成一曲淫糜而让人热血沸腾的美妙乐章。

    不知过了多久,在梁宥西不时换着花样姿势一遍

    遍不餍足的掠夺,而越来越强烈的快/感在体内汇聚成一股电流直逼两人交合的那处时,他本能的想退出她体内。

    “别……”关夕恳求的抱住他的臀,小脸上满是被情/欲肆虐的痕迹,说不出的娇媚。

    他心头一悸,咬牙扣住她的腰一阵飞快的撞击后在身下人儿的内壁痉/挛中,将一股灼热的液体淋漓尽致的释放在她体内最深处。

    ……

    高/潮的余韵还未完全散去,关夕费力的抬起双臂圈住趴在身上的男人的脖子,温柔的亲吻他汗湿的额头。

    “老公。”

    梁宥西身子一僵,抬眼,眸底流露出一丝惊讶——她从来没叫过他老公,一直是连名带姓的唤他。

    而被她唤做老公的感觉,很不错。

    “我好爱你。”关夕继续亲吻他的眉眼,态度近乎虔诚。

    梁宥西喉头一动,还在她体内的那处因她深情的表白和亲吻而渐渐复苏。

    在她的唇落在他的唇上时,他反被动为主动,再一次展开新一轮的造人运动,用行动证明,他也爱她,很爱,很爱。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