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东岑番外》6

芥末绿2017-2-25 21:50:47Ctrl+D 收藏本站

    “贺连冰,你闹够了没有?”

    夹杂训斥意味的陌生男声入耳,嗓音低沉而有力。

    贺连冰闻言目光下意识循声望向门外朝这边走来的两道俊挺的身影,触及那张熟悉的面孔时,神情微微滞了滞,随即惊喜地飞奔过去。

    “哥,你什么时候来B市的?你知道他们会欺负我所以来救我对不对?”

    贺连冰扑到神色冷沉的兄长身上抱住他又嚷又蹭,贺连臣拧眉将她推开,眉宇间浮现一丝厉色。

    “不知天高地厚私自跑来撒野,你还倒打一耙说别人欺负你?”

    贺连冰瞪大眼,似没想到兄长竟然在外人面前这般训斥她,眼眶一下就红了。

    而贺连臣不再看她,目光往这边探来,随即迈步走向神色哀伤的柳如岚。

    “虽然我知道您一定很憎恨贺家的人,尤其讨厌和贺家有牵扯,但我还是要叫您一声姑姑。”男人态度不卑不亢地开口,继续说,“冰冰被家里惯坏了不懂事,冒犯了姑姑,我会教训她给您一个交代。”

    柳如岚瞥了眼站在面前的英俊男人,这张脸即使是隔了一代仍能让她轻易看出那个让她憎恨的人的影子。

    她别开眼语气不是很好地道:“你不用给我什么交代,把她给我带走,你们贺家的以后都不要在我面前出现就行了。”

    “这怎么行?”贺连冰急声反驳,“爷爷病得那么重,你这次不去见他以后就没机会了!”

    她话刚落身旁便扬起一个森冷的声音:“我昨天跟你说了什么?”

    她身子一僵,回眸望向开口的藿莛东,那双泛着寒光的黑眸迸裂出的杀意让她惊骇得似乎连心跳都快停止。

    她恐惧的吞了吞口水,一下子窜到兄长身边抱住他。

    “哥,你看,他想杀我!你救我!”

    贺连臣见她只是被藿莛东一个眼神就吓成这个样子,而自己平时不论对她多凶,她都没有半点惧意。

    现在有人能让她害怕也好,免得她不知天高地厚。

    “快给姑姑道歉。”

    贺连冰‘啊’了声,很诧异的表情。

    “你让姑姑生气了,难道不应该道歉?”

    “可是我又没错,我只是——”

    “只是在别人的伤口上捅了一刀再撒了把盐?”藿莛东冷声打断。

    “我……”

    “滚!”

    这个字话音一落,似乎连周遭的气温都冻结了。

    贺连冰即便是仗着有兄长在,但也因为惧怕藿莛东当真杀她而不敢再开口。

    贺连臣微微抬了抬眉,在望向藿莛东时,顺便打量了一眼走近藿莛东并自然握住他的手的岑欢,只几秒后便收回视线。

    “姑姑,除非是您愿意去见他最后一面,否则我保证绝对不会再有任何一个贺家人来打扰您。”

    语毕,他朝藿莛东招呼性的微微颔首,同时又看了岑欢一眼,随即转身大步离开。

    贺连冰一副怕藿莛东会抓到她把她杀掉般的惊恐表情,见兄长离开,连忙紧跟上。

    “哥,你等等我!”

    贺连臣无视身后的叫唤,压根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贺连冰气得咬牙,憋足了气用跑的追上去。

    幸好她穿的是男装,皮鞋也是男款的,不然肯定要扭伤脚。

    “哥,我叫你等等我你怎么装作没听到!”她搂住兄长的手臂抱怨。

    贺连臣依旧没理她,等出了藿家前院,他走向自己的座驾。

    “哥,你在生我的气?”

    在他一言不发,贺连冰才后知后觉的察觉到这一点。

    贺连臣冷眼看来,语气没什么温度地道:“闹够了就给我滚回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我丢人现眼?”贺连冰震惊,难以置信兄长竟然对她用这么伤人的字眼。

    “我警告过你不要来藿家打扰姑姑,你当我的话是耳边风?现在好了?”

    贺连冰一脸受伤,“我是不忍心看着爷爷带着遗憾离开,所以不论如何我都要带姑姑回去见爷爷,我想表达我对爷爷的爱而已,这样也有错?”

    “别说得那么冠冕堂皇,你跑来找姑姑到底是为了什么,别人不清楚,我还不了解?”

    贺连臣冷嗤了声,绕到驾驶座打开车门坐进去。

    贺连冰见状也拉开车门跟着坐进去。

    贺连臣冷眸瞪来:“去开你自己的车!”

    “我们还没有把话说清楚,你、你刚才那么说是什么意思?”太过愤怒,贺连冰气得连话都说不连贯。

    贺连臣望了她好一会才开口,“冰冰,你已经二十六岁,早就过了任性的年龄了,怎么做事就不能成熟一点?”

    “呵,我怎么不成熟了?”贺连冰怒极反笑。

    “你为了向我们证明我们认为姑姑不论如何不会原谅爷爷的想法是错误的,所以才跑来找姑姑,你还当自己是个孩子做这样任性的事情,丝毫不顾虑别人的感受,如果我今天没来,你以为你会在藿家讨到便宜?”

    不知是被说中心思还是兄长的语气太强硬,贺连冰一眨眼就有一窜眼泪滚落下来。

    “你还觉得委屈?”见她哭,贺连臣皱眉,却也从一旁的置物箱上抽了把面纸递过去。

    “你骂我!”贺连冰接过,哽咽的声音带着控诉。

    “我骂你还算轻的。”贺连臣冷笑,“你知不知道藿莛东是什么人?”

    “我知道他在B市地位显赫,但是我们贺家——”

    “你以为贺家在T城称霸就连他藿家也要受贺家管制?别说我没警告你,我救得了你这次救不了你下次,所以你最好给我安分点,别再来找姑姑的麻烦!”

    想起藿莛东那记杀人般的眼神,贺连冰下意识打了个寒颤。

    但她任性惯了,又仗着被家里人宠得上了天,所以心里还是很不服气。

    “你最疼我,我相信你不会让我有危险的。今天不就是你及时赶到来救我的么?”

    “若不是妈求我,你以为我会这么有空大老远跑来看人脸色?”

    “意思是如果妈不求你,你就不管我死活了?”贺连冰瞠大泪眼,“你不是说你最疼我?”

    “疼也有个度,你已经不小了,别总把自己当个孩子不想长大!”

    “我就是不想长大!我想一辈子都被疼着宠着!”贺连冰的情绪忽然变得很激动。她倾过身去想抱贺连臣,后者伸手过来捉住她的肩制止,厉声道:“你出来几天还没疯够?看把自己弄成什么鬼样子!”

    “你嫌弃我?”贺连冰受伤的朝他怒吼,“要不是你一直看不起我,认为我一事无成,我也不会跑来自讨没趣!都怪你,是你让我变成这个样子的!”

    “贺连冰!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她是疯了才胡言乱语!

    “我当然知道自己说什么,哥,你也知道是不是?你知道我——”

    “啪!”

    贺连冰震骇地捂住瞬间红肿而麻木得毫无知觉的脸,整个人似傻掉般,没有任何反应。

    “希望这一巴掌能让你清醒一些,以后别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贺连臣面无表情的冷哼了声,别开眼又道:“下车。”

    贺连冰没有动作,仍是神情木然的望着他,视线却早已被满眶的泪水模糊。

    “若再让我听到你在我面前说这样的话,我会立即让爸妈把你嫁到国外去,有多远嫁多远,远到这辈子你都别想回来。”

    贺连冰垂眸,大颗的泪水往下滚落,却还是一言不发。

    她已经,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转身推开车门下了车,车门关上的刹那贺连臣立即发动车子扬长而去。

    贺连冰望着远去的车影,内心满满的绝望,而胸口似被撕裂般,痛不堪言。

    既然这么讨厌她不想见她,又何必大费周章把她嫁到国外去?

    这么多年来她一直把他放在心上奉他的言行为圣旨,所以她会帮他让自己消失。

    她朝贺连臣离去的方向诡异一笑,随后上了自己的车。

    而藿宅大厅内,刚刚安抚了柳如岚回房休息的岑欢和藿莛东正打算离开,便听见门外传来一阵震耳的轰鸣声。

    岑欢皱眉刚想说什么,又是一阵刺耳的急刹声传来,紧接着巨大的碰撞声。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