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东岑番外》7

芥末绿2017-2-25 21:50:52Ctrl+D 收藏本站

    距离上次来医院看因扁桃体发炎而失声的关耀之,岑欢已经有大半年没进过医院了。

    手术室外的长廊如往常般森冷肃静,当冷风从窗口吹来时,她下意识抱臂做了个怕冷的动作。

    “怎么出门也不穿暖和一点?”

    轻柔的斥责自头顶落下,紧接着身上多了件充满熟悉气息的外套,甚至还残留外套主人的身体余温。

    岑欢抬眸看一眼身侧的男人,无声叹了叹,倾身偎入他怀里。

    “怎么会变成这样?”她忽然开口,同时脑海里浮现听到那一连串急刹声和碰撞声后跑出去看到的情景,忍不住身子颤了颤,胃里一阵翻江倒海般的难受。

    谁都没想到贺连冰竟然会发生车祸,而导致车祸的主因还是她故意驾车与迎面而来的大货车相撞,完全一副自杀的行为,甚至连安全带都没系,车辆相撞时她整个人都被撞飞出跑车,摔出去百米远。

    岑欢和藿莛东赶到时,先看清楚贺连冰躺在血泊中这一幕的藿莛东第一时间把岑欢的脸压入怀里,怕贺连冰的惨状吓到她。

    其实岑欢早在看到那辆被撞翻的白色敞蓬跑车时就猜到了是怎么回事,而她曾经是个医生,虽然已经不在医院上班,但救人的本能还在。

    她推开藿莛东去查看贺连冰的伤势时,她的呼吸和心跳都微弱得似乎随时会停止,伤势极其严重。

    而让岑欢惊讶的是她竟在满脸血污的贺连冰的嘴角捕捉到一抹笑意?

    这诡异的一幕让她一想起便觉得头皮发麻。

    车祸发生后藿莛东立即联系贺连臣,结果对方竟然手机关机。

    “如果她醒不过来,贺家会不会把责任推在我们身上?”她忽然想到这一点。

    “别想太多。”藿莛东拥紧她,“她自己想自杀关我们什么事?我们第一时间叫救护车又陪同送来医院等在手术室外,已经是仁至义尽。”

    “我就怕贺家的人蛮不讲理。”如果贺母也是贺连冰这样骄纵的人,在失去爱女的情况下,会把一切责任推在他们身上也不奇怪。

    “想要不讲理也要看他们有没有那个本事。”藿莛东冷哼。

    岑欢幽幽叹了口气,反搂住他的腰没再吭声。

    藿莛东抬腕看了眼时间已经两点多,这意味着两人在手术室外等了至少三个小时。

    “也不知道手术什么时候才能做完,我先带你去吃东西,这边等有消息了会有人立即通知我们。”

    岑欢原本想说她没胃口,但想起藿莛东也没吃,于是点头。

    藿莛东拥着她走向电梯,岑欢忽然感觉到身上披着的那件外套传来手机的振动声。

    “你有电话。”

    她掏出藿莛东的手机递过去。

    藿莛东扫了眼来电显示,皱眉:“贺连臣打电话给我了。”

    话落接听,也不等贺连臣开口便说了贺连冰出车祸的事,并告知他是哪一家医院。

    而电话那端的男人许久都不曾出声。

    *******************************

    大约一个小时左右,贺连臣出现在医院的手术室外。

    脸上尽管依旧是一副没什么表情的冷淡面孔,但脸色却明显苍白。

    瞥了眼还亮着的手术灯志,他看向拥着岑欢的藿莛东。

    “导致车祸的主因是你妹妹开车去撞迎面的大货车,也就是说她想自杀,不管你信不信,我已经让人调来录象,你可以自己看。”

    藿莛东把刚才让人送来的录象递过去。

    贺连臣动作有些僵硬的伸手要去接,却最终又收回。

    他相信以藿莛东的为人,没有要骗他的必要。也清楚自己妹妹的脾气,在他给了她一耳光又说出那样的话来拒绝她后,她的确很有可能会做出自杀的行为。

    见他不接,藿莛东也没再说什么。

    他不是感情丰富的人,所以对于这个有些血缘牵连的表弟所表现出的哀伤,他并没有过多的感受。

    “谁是伤患的家属?”

    手术室的门打开时,一身手术袍的主刀医生边摘口罩边问。

    贺连臣深呼吸,走过去。

    “我是她哥哥。”

    主刀医生看他一眼,说:“她身体多处骨折,肺部被利器自背后刺穿肺部,其他脏器也有不同程度的损伤,加上脑部创伤严重……所以,醒来的几率不大,要有心里准备。”

    贺连臣冷着脸一言不发,空气中却骤然扬起一阵骨骼摩擦的声音。

    “手术还要一些时间,如果情况有变,我会尽量拖延一些时间留给家属见最后一面,你们自己安排吧。”

    话落手术室的门再次关上。

    贺连臣像是樽雕像般伫立在手术室门口,挺直的背影隐隐有些发颤。

    岑欢轻叹了声,想了想,开口问:“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吗?”

    贺连臣顿了顿,回头,像是有些诧异般地看着岑欢,随后像是想起什么,他又看向藿莛东,问:“我能借用她一些时间吗?”

    藿莛东微楞,不懂他要借岑欢做什么。

    “你放心,我不是要对她做什么,只是想问她几个问题。”

    藿莛东皱眉:“你要我回避?”

    贺连臣没回他,却是走向长廊的一端。

    而等他在长廊那端的窗口站定,岑欢才和藿莛东对视,见他点头,她才困惑地走向贺连臣。

    ************************

    窗外的阳光穿透淡蓝色的玻璃照进来,洒落单手插/入口袋的男人身上,将他映照在地上的身形拉成一条长长的影子。

    岑欢走近他,还没开口问他要问自己什么问题,就听他问:“他同父异母的姐姐是你养母?”

    压根就没料到他会问自己这样的问题,岑欢虽然纳闷,却也点头。

    “你先爱上的他?”

    岑欢困惑的看他一眼,心想其实这个人已经查过她和小舅的事情吧?而他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问她?

    “我不明白。”

    “什么?”

    “你那时明明以为两人是亲舅甥,为什么还要对他产生那样的感情?”他盯着她,目光忽然变得凌厉,“你们这些人的脑子里到底装了些什么东西?为什么会对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产生男女之间的感情?是不是觉得那种违背伦理道德的感情很刺激?”

    岑欢被他莫名其妙的劈头盖脸一连串问题砸下来给震得哑口无言。

    而贺连臣还在继续追问:“为什么明知不可为却还偏偏要一门心思往一段错误的感情里载?你们怎么可以那么自私,完全只顾自己的感觉却丝毫不管别人的感受?你们有没有想过那种感情对方根本就不想要,而你们所谓的付出只会造成对方的困扰?”

    岑欢望着眼前因情绪激动而变得有些凶狠的俊容,皱眉道:“贺先生,虽然我不懂你为什么要问我这些,但我想我没必要向你交代我的感情经历。”

    贺连臣盯着她,目光犀利的似要将她的内心看穿。

    “你很爱他?”

    “当然。”

    “爱到没有他就不能活?”

    这个问题岑欢没有立即回应。

    她以前虽然说过如果没有小舅她会活不下去,但事实上,就算没有小舅,她也不可能去寻死。

    毕竟她还有两人共同的孩子。

    “你在以为两人是亲舅甥时,有没有逼他和你在一起?”

    岑欢迟疑了下,点头。

    贺连臣神情震了震,随即冷笑,“难道你不知道那是乱/伦?你们这群疯子,好好的不去爱别人为什么要纠缠自己的亲人?和自己的亲人接吻做/爱难道不会感觉恶心吗?怎么会有你们这种人,竟然迷恋乱/伦的禁忌!”

    莫名其妙被叫来胡乱指责,岑欢也恼了,沉着脸不悦道:“那是我私人的感情,旁人无权评判。乱/伦也好,禁忌也罢,就算全世界反对,我也非他不可。贺先生大概是没爱过人吧?不然怎么会不懂——”

    “我是不懂!不懂是这个世界疯了还是我做错了?为什么我拒绝她却反而逼她走上绝路?”

    岑欢闻言一楞,随即脑海里迅速涌现某个念头,却因太过震惊,而一时无法开口。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