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东岑番外》11

芥末绿2017-2-25 21:51:11Ctrl+D 收藏本站

    晚上藿莛东回母亲这边来接岑欢,才得知她明天要陪母亲去T城。

    “其实要福嫂陪我去就行了,欢欢还是——”

    “就让她陪你一起去,不然我不放心。”

    藿莛东边说边望向厨房里正在重新给自己热饭菜的的岑欢,顿了顿,收回视线又看向母亲:“妈,您如果是因为贺家发生的这些事才勉强自己去T城见他,那大可不必这样做,贺家还没那个本事骑在我头上。”

    柳如岚怔了怔,摇头说:“贺家这两天发生的这些事多少是占了些原因,但却不是主要的。我只是认为我不应该再逃避,该解决的,最终还是要解决。”

    若想从过往的那段不愉快的记忆中走出来,那么回T城一趟去见那个人是很有必要的。

    虽然内心还是无法真正原谅,但或许见过一面后会有所改观。

    “既然您已经决定了,那就这样吧。我会派人暗中跟着保护,即使是在T城,也不会有人敢动丝毫邪念。”

    柳如岚宽慰一笑,忽地想起什么,“明天一大早就要赶飞机,今晚你们就睡这边了吧?”

    “我明天早些送她快来,她也要回家收拾些东西。”

    柳如岚点头,“那吃完你们就回去吧,我去后院坐坐。”

    藿莛东望着母亲走向后院的身影,知道她又是要去对父亲生前种的那些茶花自言自语,而这已经成了她的习惯,用来寄托对父亲的思念。

    吃完饭回到家,岑欢给他放好水加了安神驱逐疲劳的精油,在他泡澡时给他按摩肩膀。

    藿莛东放松身体惬意的享受她的服务,放柔的五官线条在浴室晕黄的灯光下显得格外柔和。

    洗完澡躺在床上,岑欢出来时见他闭着眼一副睡着的姿态,心里有些小小的失落。

    她以为两人要分别几天,他多少会有些话想对她说,结果……

    失落归失落,但见他睡着,她也尽量放轻脚步,关了灯小心翼翼的在以不惊醒他的前提下爬上床在他身边和他面对面躺下。

    室外夜色温柔,深蓝的天光透进来,岑欢隐约可见身边男人刀削的脸部轮廓。

    想到明早的分别,她没了睡意,用目光勾勒他的一眉一眼,就连额前凌乱的黑发也不放过。

    “小舅?”克制不住想和他说话的欲/望,岑欢轻轻唤了声。

    可睡着的男人连眉头都没动一下。

    岑欢撅了撅嘴,捉住他一条手臂搭在自己腰上,而自己整个身体钻入他怀里紧贴着他。

    “小舅,我不想和你分开,可是我又不放心她一个人过去。”仗着他睡着,她窝在他怀里咕哝,“讨厌,你难道都不会因为我明天要离开而想和我说些什么么?”

    难道他就不会因为分别对她感到不舍?

    果然是因为朝夕相处所以对她的感情没以往那么炽热了么?

    想想两人自婚后似乎一直都是他忙着工作而她忙着照顾两个孩子,也就是这两天两人才有完全独处的时间,而他对她表现出的热情似乎也只有在……

    “我不喜欢说。”头顶忽然扬起的声音打断她的胡思乱想。

    她僵了僵,抬头望着那双仍就紧闭的双,在她以为刚才是自己的错觉时,那双眼睛忽然打开,惑人的黑眸笑意盈盈的盯着她。

    “我喜欢做。”

    都还没来得及听清楚这句话,带着柠檬气息的吻已经严实封住岑欢的唇。

    她本能的张口呼吸,同时瞠大眼瞪他,大有怪他装睡害她自言自语的意思,却见他低低一笑,搭在她腰上的那只手俐落的探进她睡裙内,顺着她优美的腰线一路往上,落在她饱满的浑圆出,攫住一只丰盈揉/捏撩/拨。

    岑欢从来难以抵挡他的热情,每每被他这样又是热吻又是挑/逗,身体便瞬间化做一摊软泥,任他为所欲为。

    室外夜凉如水,而室内却一片春色融融。

    ******************************

    T城。

    岑欢和柳如岚一下机从甬道出来,远远便望见人群中傲然挺立的身影。

    实在有些意外贺连臣竟然会亲自来接机,连手上她和柳如岚的行李箱被一双大手接过都不曾注意。

    “姑姑,我已经告诉爷爷您今天过来T城看他的事,他说想立刻就见您,您看是先回酒店还是直接过他那边去?”

    一上车,贺连臣便问。

    “先回酒店吧,欢欢有些晕机。”而她亦还没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必须先回酒店休息一会才能够以最好的姿态出现在那个人眼前。

    岑欢注意到驾驶座上的男人透过后视镜瞥了她一眼,然后听他问:“要不要请个医生看看?”

    岑欢摇头。

    她是隔得太久没坐过飞机了,加是一整天都没吃过什么东西,所以胃里空落落的有些难受。

    闻言,贺连臣没再开口。

    他把岑欢和柳如岚送到他名下的豪华酒店,立即有穿着女仆服装的年轻女孩各自进入岑欢和柳如岚的房间打点。

    贺连臣在柳如岚房里呆了不到一分钟时间便道:“我还有事先离开,晚一点我再过来陪您用晚餐。”

    话落也不待柳如岚回应,转身便迈开大步从容离开。

    而这边岑欢刚向藿莛东汇报完挂了电话,伺候她的那个穿着女仆装的年轻女孩问她:“您要泡澡吗?”

    岑欢不习惯别人的伺候,于是摇头,等女孩走了她才自己走去浴室往豪华的按摩浴缸里注了满满一缸水。

    洗完澡换上干净的衣服,原本想去隔壁柳如岚的房间看看,转念一想她或许也要私人的空间独自清理心情,于是便打消这个念头。

    胃里还是觉得不舒服,她见放置茶具的柜台上摆放着小瓶独立包装的蜂蜜,所以拿了一小瓶兑热水冲服。

    见离晚餐时间还有一段距离,她躺在床上闭幕养神,没想到竟不知不觉睡着,门铃按了无数次和手机响了许久都没听到。

    因为她整个人都被陷入梦境中,被一双纤细的手掐住。

    她很清楚自己是在做噩梦,只是这个噩梦太真实,真实到让她感觉喉咙呼吸不畅,却也挣扎不掉。

    而那双手的主人明明没有脸,她却诡异的能感觉出对方是谁,甚至能清晰的瞥到那人七窍流血时口角亦勾着一抹笑容。

    “嘭嘭嘭!”

    大力的拍门声传入耳,岑欢心神一跳,双手无意识捧着头大叫了一声后醒来。

    睁开眼触及头顶华丽的天花板,她呆了呆,然后才想起这是酒店,而自己身处T城。

    “欢欢?”

    门外柳如岚焦灼的拍着门。

    身旁的贺连臣皱着英挺的眉刚想让人找来钥匙开门,门就打开了。

    岑欢脸色比下机前更苍白的望着柳如岚,额前冷汗涔涔。

    “欢欢,你怎么了?”柳如岚见她这样吓一跳,紧张的捉住她的手焦声问。

    岑欢摇头,却下意识去看贺连臣,而对方冷眼打量过她,嘴角讥诮的勾起:“怎么看你这样子像是刚和鬼打了一架?”

    岑欢很想白他一眼再回他一句:“那个鬼就是你妹妹。”

    可是她现在喉咙发紧,根本说不出话。

    “真的没事?”柳如岚看着她苍白的脸不放心的又问了句。

    岑欢牵了牵嘴角给她一个安慰的笑容。

    “那你换套衣服,我们去吃晚饭。”柳如岚说。

    岑欢点头。

    ******************************

    贺连臣为岑欢和柳如岚准备的接风宴并没设置在酒店,而是T城最有名的食楼帝锦楼。

    只有三人的晚餐,却飞禽走兽荤素全齐。

    岑欢见桌上的素菜全部放在柳如岚面前,显然是贺连臣知道柳如岚吃素,所以才特意安排。

    她还对之前的梦境心有余悸,连吃饭都心不在焉,心里琢磨着怎么会做那样奇怪的梦,而贺连冰又怎么会出现在梦里想置她于死地?

    难道是因为她看见了她嘴角那抹笑?

    “你吃饭一向这么心不在焉还是习惯吃饭不配菜?”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