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东岑番外之小情人(1)

芥末绿2017-2-25 21:51:40Ctrl+D 收藏本站

    吃过饭接一双儿女回家,岑欢抱着儿子坐在副驾的位置,后座上心情复杂的橙橙小盆友仍在纠结父亲怎么会知道她和小西哥哥之间的秘密。

    车子到了市区,她忽然从后座跳起来,小身子倾向驾驶座的父亲说:“爹地,我好久没见桃桃了,晚饭去她家吃好不好?”

    藿莛东从后视镜瞥了眼女儿亮晶晶的湛蓝大眼,牵了牵嘴角,回她:“问妈咪。”

    岑欢抱着熟睡的儿子昏昏欲睡,压根就没听到父女俩的对话,见女儿拽住她一条手臂嚷嚷着求她去念桐家,她边点头边心想女儿是不是太过早熟了,才六岁就懂得找借口去见小情人,这要再大一点不知会变成怎样。

    从包里拿了手机拨通好友的电话,电话那端的慕念桐恰好和丈夫带着女儿从A市回来。

    岑欢买了些水果和桃桃喜欢吃的零食过去,外形越发像母亲的桃桃小盆友却显然对她怀里的小家伙更感兴趣,捧着小远远的脸便狠狠亲了几口。

    “伯父,伯母好。”

    橙橙小盆友很礼貌的冲慕念桐和顾筠尧打招呼,两人惊讶的挑眉对视一眼,随后看向一旁一头黑线的藿莛东,几人皆忍俊不禁的齐齐失笑。

    岑欢囧得不行,不懂怎么女儿在乡下住了一段时间,回来连称呼都变了?

    记得上次来好友家时,女儿还是阿姨叔叔的叫。

    其实橙橙小盆友会突然改称呼完全是因为在外婆家时每天晚上跟着外婆守着电视看八点档看太多的缘故,里面的女主角称呼男朋友的父母为伯父伯母,所以她也比理照办,改了称呼。

    她认为这样一改的话,那小西哥哥就一定是她的了。

    “橙橙姐姐,哥哥不在家。”

    在橙橙小盆友四下张望寻找那抹熟悉的身影时,桃桃小盆友很好心的提醒她。

    橙橙立即失望的垮下小脸。

    几个大人见状又是一笑,慕念桐过来哄她:“小西哥哥晚上有朋友约他吃饭,阿姨打电话让他早点回来,你先和桃桃玩会,好不好?”

    “我要和远远弟弟玩。”桃桃捉住已经醒来的小远远的小手嚷嚷。

    岑欢嘴角抽了抽,心想该不会这小丫头对她儿子有意思吧?

    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实在是胡思乱想,毕竟不是每个丫头都和自家女儿一样早熟。

    岑欢放下儿子,桃桃小盆友立即拉着他的手走去自己的小乐园,而橙橙小盆友熟门熟路的径直上楼走去顾西辞的房间。

    “莛东,上次跟你说的那笔生意你考虑得怎样?”

    顾筠尧将手里拿着的女儿的外套递给小妻子时问好友。

    藿莛东仍在为女儿刚才那句‘伯父伯母’头疼,闻眼挑起好看的眉:“那有什么好考虑的,你我合作向来无敌,什么时候赔过……”

    两个男人边说边走向书房,岑欢和慕念桐对望一眼,纷纷笑了笑。

    “我让他教会我几道意大利菜,虽然味道还比不上他做的,但也不错,今晚我们中西合璧,我做意大利菜,你做中国菜?”

    走去厨房准备晚饭时,慕念桐询问岑欢的意思。

    岑欢见她打开冰箱,熟练的从里头拿出许多食材来搭配,不由感慨道:“我还记得当初你所谓的中西合壁只是煎热狗烤火腿和蛋炒饭,这才几年,你都已经学会了做意大利菜。”

    慕念桐侧头笑着打趣她:“我也记得你当初说伦就是用来乱的,现在是美梦成真?”

    岑欢神色一窘,尴尬道:“那时候不是年轻无畏么?心里怎么想就怎么做,哪会像现在这样,不论做什么事都要思前虑后三思而后行?”

    慕念桐微踮高脚尖从厨柜上拿下一个方盘,笑说:“多亏了那时的年轻无畏,不然哪会有今天的幸福?”

    不论是爱情亦或是事业,机遇降临的时候也需要自己去努力把握,才能将它抓牢。

    岑欢认同的点头。

    那时如果不是那么坚持非小舅不可,那如今她的枕边人会是谁?

    而不可否认,除了小舅外,不论是谁,她都不会像现在这样幸福。

    “你最近和秦戈联系了吗?”

    岑欢点头,“我半个多月前和他联系过。”

    “听说那个小女孩子的父亲要求他从医院退出进他的公司做事?”

    岑欢一楞:“我没听他说过。”

    “我猜那个小女孩的父亲是打算栽培他做他的接/班人,这样一来的话,那秦戈岂不是摆脱不了那个小女孩了?”

    岑欢顿了顿才说:“其实秦戈若真想摆脱,就不会任她一缠就是两年多。”

    “我也是这么想,可是秦戈很认真的一再强调,他只是因为感激她救过他,所以才对她的行为很包容。”

    连裤子都能被剥下,这岂止是包容?简直就是纵容了。

    而一个男人对女人的纵容,如果和血缘无关,又不是长辈对晚辈的疼爱,那么那个男人必然是对那个女人抱着不一样的感情。

    虽然才十六岁的时令颜还只是个小女孩,而不能被称为女人,但谁敢说小女孩对男人来说不是比成熟女人更具吸引力呢?

    况且当年才十四岁的小女孩,只论姿色就已经艳丽超群,那如今该是更让男人移不开眼了吧?

    “我们三人当中只有他一个人至今还单着,我真希望他能尽快找到属于他的幸福。”慕念桐边洗菜边感叹说。

    岑欢点头。

    她比慕念桐更希望秦戈能早点找到幸福。

    这样,她才能安心。

    ******************************

    中西合璧的晚餐十分丰盛。

    顾筠尧开了瓶1990年份的勃艮第红酒,和藿莛东两人对饮,而岑欢和慕念桐则陪着三个小孩喝饮料。

    “伯母,小西哥哥什么时候回来?”

    吃饱喝足的橙橙瞠大水汪汪的蓝眸望着慕念桐问。

    而她这一问慕念桐才想起她还没打电话给顾西辞。

    正要去打电话,这时门铃响起。

    橙橙闻声双眸一亮,兴奋道:“一定是小西哥哥回来了。”

    话落跳下椅子迈着小腿跑去开门。

    打开门,门外果然站着顾西辞,只不过除了他外,身边还站着一个秀丽的女孩。

    而少女的手勾在顾西辞的臂弯里,不知是顾西辞说了句什么,惹得女孩掩嘴笑出声。

    “橙橙?”顾西辞在门打开后看到瞪着身边女孩的小丫头,好笑的去揉她一头微卷的长发。

    橙橙小盆友立即哀怨的瞪他一眼,走过去将女孩的手从顾西辞臂弯里拔出来,然后占有欲极强地朝女孩挑衅:“小西哥哥是我的。”

    女孩一愕,望向顾西辞,后者俊朗的嘴角微微抽了抽,说:“她是我一个叔叔的女儿,叫橙橙。”

    女孩了然点头,刚想说什么,又听他说:“好了,戏也陪你演了全套,你可以回去气宗祁了。”

    女孩撇嘴:“我就是要气死他,谁让他笑我和你没有可能?”

    “那你慢走,我就不送你了。”

    直到女孩离开,顾西辞才重又把注意力放在紧抓住他一只手,却皱着小眉头望着女孩离去的方向一副心事重重表情的橙橙,俯身问,“怎么了?”

    橙橙小盆友重重哼了声,一脸酸味的问他:“小西哥哥,那个女的是谁?”

    “我一个朋友。”

    顾西辞边说边牵过她走进去。

    “是女朋友吗?”

    顾西辞摇头。

    “那她为什么要抱你的手?”橙橙小盆友很郁闷的问。

    顾西辞笑笑,边换鞋边逗她:“她抱我的手你不高兴?”

    橙橙小盆友老实的点头,忽地扑过去,“小西哥哥,你不是说等我长大娶我的吗?你不要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顾西辞换好鞋啼笑皆非的望着抱住自己一条腿的小丫头,心想这丫头到底是看了多少八点档,怎么出口的话这么像苦情电视剧中的台词?

    而他到底又是哪点被这丫头看中了,居然这么死心塌地的喜欢他,每次她对他说他是她的时,他还真有种自己是她的猎物的错觉。

    而实际上,她只不过是个小孩子。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