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东岑番外之小情人(3)

芥末绿2017-2-25 21:51:49Ctrl+D 收藏本站

    婚约书签好双方的名字,橙橙得意的揣进自己的外套口袋里,顾西辞剥了个糖塞到她嘴里,又揉了揉她的发才说:“你自己下楼,哥哥要做事了。”

    橙橙虽然不舍,还想赖着不走,但目的已达到,又不想自己变成让小西哥哥讨厌的‘女人’,所以最终还是点头。

    顾西辞把她从腿上抱下,给自己倒了杯水。

    小丫头和他说了拜拜往门口走,打开门时却又忽地回头:“小西哥哥,我现在是你未婚妻吧?那你要送我定情物呀。”

    顾西辞闻言没能忍住将入口的水全喷了出来。

    他活了十七年,自认自己小时候已经够古灵精怪让家人头疼,但也仅仅是表现在其他方面,对感情却是极其迟钝,至今仍没有对异性产生过任何想追或想要的冲动。

    而这小丫头到底是遗传了她父母中谁的情商,简直就是遗传过了头,才会小小年纪却一言一行这般惊世骇俗。

    “这是我给你的。”橙橙返回来,从口袋里摸出一枚薄荷绿的圈圈,这是她在外婆家住时,外婆买来哄她和弟弟的糖果戒指。

    本来当时她留了五枚打算送给小西哥哥吃,可是父母一直不去接她,她忍不住又吃了四枚,刚才还差点忘了送给他。

    顾西辞瞪着手心里多出来的小圈圈,一时不知道怎么回应。

    他还很小的时候就有比他大好几岁的女孩子向他示爱,这几年尤其多,只是他从未回应过,而像现在这样不但被‘逼婚’而且还被强塞了戒指交换定情物更是第一回。

    “橙橙?”

    门外传来岑欢的喊声。

    橙橙立即拉住顾西辞的手急声说:“小西哥哥你快点,妈咪来找我了。”

    顾西辞哭笑不得的摇摇头,打开床头矮柜的一只抽屉以无奈的口吻道:“你自己选吧,你要什么?”

    橙橙凑近小脑袋抓着抽屉的手把迅速瞄了一眼抽屉里的东西,除了六七只各式各样的笔和其他学习工具外外就只有一些回行针,唯一能当做定情物交换的也只有几枚领夹。

    橙橙有些失望的正要抗议,就见眼前多了枚菱形的纯铂金打造的精美袖扣,中间镶着和她的眼睛一样漂亮的蓝宝石。

    橙橙虽然并不知道这是袖扣,但看着比其他东西顺眼多了,所以立即拿过。

    放入口袋的同时敲门声响起。

    顾西辞走去开门。

    “欢阿姨。”

    岑欢微微一笑,瞥了眼顾西辞身后的小身影,又看向顾西辞,歉意道:“小西,橙橙很黏人吧?每次都给你添麻烦,真不好意思。”

    顾西辞牵了牵薄薄的嘴角,也笑笑,将身后的小丫头牵出来,刚想说什么,却被‘逼婚’成功后按捺不住喜悦急于想和人分享的橙橙给抢先了。

    “妈咪,我是小西哥哥的未婚妻,小西哥哥才不怕麻烦。”

    “未……婚妻?”岑欢惊诧的眨了眨眼,感觉自己又有些凌乱了。

    顾西辞苦笑,轻叹了口气揉了把橙橙的头发没解释,却说:“我很快就要去德国,大概以后和她也没什么机会见面了,所以顺着她。”也免得她在自己还未离开这段时间三天两头的打电话来叫他带她私奔。

    岑欢了然的点头,为眼前俊朗挺拔的少年这份贴心而感动。

    ***********************************

    一家人离开顾宅回到住处,岑欢安置好一双儿女睡下,回到房里时不见藿莛东,猜想他应该是在书房忙碌公事,所以没去打扰他。

    洗完澡把一家人的衣服放到洗衣机里,没想到却从女儿的外套口袋里掏出一枚男款蓝宝石袖扣和一张便笺。

    仔细看了看那枚袖扣,确定不是藿莛东的,她困惑地打开那张便笺,然后被里头的内容给惊呆了。

    她想起顾西辞嘴角泛起的那丝无奈,这才明白他那句‘所以顺着她’是做了多大的牺牲。

    看来顾家小子对她女儿的确是够心软的。

    洗好衣服还不见藿莛东回房,她走去书房。

    还在门口就听到藿莛东在和谁讲电话的声音,语气中竟夹杂一丝笑意。

    她好奇的推门而入,坐在真皮软椅上的藿莛东闻声回头,握笔的那只手朝她勾了勾,示意她过去,口中却对电话那端的人道:“我女儿对筠尧的儿子死心塌地,你儿子若想把我女儿从他儿子身边抢走,那就要看他长大后有多大本事了。”

    岑欢闻言挑眉,用口型问藿莛东:“是刑磊?”

    后者点头,而电话那端的刑磊朗笑道:“他若知道你要送你女儿去伦敦,一定会跟过去,反正我大哥的女儿也在伦敦,他迟早是要过去那边留学的。”

    “那就祝他好运。”

    挂了电话,他旋转软椅转向岑欢,随后长臂勾住她的腰拉下,让她坐在自己腿上。

    “刑磊这么晚打电话给你就是和你说他儿子和女儿的事?他不像是和卫凌风一样八卦的人呀。”

    “没有,我和筠尧有笔生意需要他帮忙,所以打电话给他。聊着聊着就聊到儿女的事情上去了,加上明天是刑莫生日,他要刑磊给他搞了个小生日舞会,邀请我们参加,还说要在舞会上向女儿正式告白。”

    “……”

    岑欢无语了一会后耸肩道:“我看他儿子是没什么希望了。”

    藿莛东挑眉,“为什么?”

    岑欢把从女儿外套口袋里掏出的袖扣而便笺拿给他看,说:“女儿写了婚约书要小西签名,这枚袖扣呢,我猜是定情物。”

    藿莛东嘴角狠抽了一下,当看完婚约书内容时,已经无法用言语形容此时是什么心情了。

    “女儿到底像谁?”他困惑眯眸,盯着脸色绯红的岑欢说:“你当年追我的时候只知道用身体勾/引我,看女儿多聪明?这么小就知道写婚约书来套牢心上人。”

    岑欢听他语气中似乎有些颇为自豪,不禁好笑:“女儿是电视剧看多了,加上我妈经常是边看电视边解说,女儿模仿能力那么强,自然是有样学样,电视里女主怎么做她就怎么做了。”

    说起来女儿都是被那些八点档给洗脑了。

    “所以要尽快送她去伦敦。”反正霍尔夫妇看电视从来是只看新闻。

    岑欢不说话了,只是抱住他的脖子抵着他的额头叹气。

    要把女儿送去伦敦虽然是为了她好,但心里总归是舍不得。

    “你那个走了没有?”

    藿莛东托住她的臀往自己胯间挪了挪,哑声问她。

    岑欢还沉浸在刚才的思绪中没回过神,直到睡衣脱了一半,裸/露的香肩微感凉意,她才脸红地捉住他的手瞪他:“还没干净。”

    藿莛东顿住脱她睡衣的动作,脸埋入她胸口喷着热气:“女人为什么那么麻烦?每个月都要来?”

    岑欢抽着嘴角囧得不行,脱口就道:“那你们男人还每天早上都倒立呢。”

    这样近乎***的对话让藿莛东的身体很快就有了反应,抵着她的臀缝,即使隔着衣料岑欢都能感觉到那处释放的热气和它膨胀起来的轮廓。

    “色/狼!”她声若蚊蚋地轻嗤。

    藿莛东含住她的嘴唇低笑着模糊发声:“我也只对你一个人色,你不喜欢?”

    “……”

    “不色你怎么怀孕?”见她脸色红烫如血,他继续逗她,“说起来,你这次为什么这么久都没怀孕?”

    岑欢被他又是亲吻又是捉弄给搞得意乱情迷,攀着他的颈项咕哝:“……大概是年纪大了没那么容易怀孕?”

    想起那时被自己亲手扼杀的小生命,她突发感慨:“其实我倒不太想生了,有儿有女儿已经足够了。”

    藿莛东望着她,想起儿子出生时自己陪伴她生产时她痛不欲生的那一幕,心头仍心有余悸。

    “好,那我们就不生了,以后我做好保护措施。”

    岑欢狐疑:“真的不生了?”可上次他提起时还兴致勃勃,说什么孩子生得多证明比其他人更相爱。

    “我不希望你再经历那样的痛苦。”那种看她痛自己却无法替她分担的无奈,他也很讨厌。

    “你对我真好。”岑欢笑着回亲他性感的嘴唇。

    “因为你是我老婆,我孩子的妈咪。”藿莛东抱起她回房。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