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东岑番外之小情人(4)

芥末绿2017-2-25 21:51:55Ctrl+D 收藏本站

    “妈咪!妈咪!”

    大清早岑欢便听见女儿在门外语气急切的边拍房门边唤她,将房门震得价天响。

    “你再睡一会,我去开门。”

    在她打算翻身下床时,藿莛东道。

    翻身坐起时在她唇上啄了一下,藿莛东下床披上睡袍去给女儿开门。

    “爹地,妈咪醒了吗?”

    橙橙边问边要往里头挤,却被父亲高大的身形挡得严严实实。

    “妈咪还在休息,你要做什么?”

    “我有好重要的事问妈咪,爹地让我进去~”橙橙抱住父亲的腿撒娇。

    藿莛东轻扯了下嘴角,笑问女儿,“你是不是在找一张纸和一枚袖扣?”

    橙橙瞠大眼——爹地怎么会知道?

    “小丫头。”藿莛东俯身轻捏女儿的小脸蛋,“那两样东西妈咪已经帮你收好了,以后让妈咪帮你保管,免得你弄丢了,以后拿什么去向你的小西哥哥兑现承诺?”

    橙橙一听东西还在,松了口气。

    “爹地,你和妈咪喜欢小西哥哥吗?”

    “……”现在就开始担心父母不喜欢自己的心上人了吗?这小丫头会不会未雨绸缪了点?

    “小西哥哥和我有了婚约,以后小西哥哥也是我们藿家自己人,爹地和妈咪不喜欢自己人吗?”橙橙以为父亲不喜欢,歪着小脑袋很认真的企图说服他。

    藿莛东因女儿的聪慧惊讶得简直要为她喝彩。

    这么小就能够变通,将事情用另一个角度描述以便让对方更容易接受,女儿这样聪明,倘若长大后让她学习金融管理进入公司,倒也不失为一个优秀的接/班人。

    只是他不舍得让女儿那么辛苦,他希望她以后找一个她爱而且也爱她的老公呵护她疼她,永远过着无忧无虑的童话般的幸福生活,这样就够了。

    “爹地?”

    见父亲不吭声,橙橙小鼻子立即皱起,气呼呼地说:“爹地如果不喜欢小西哥哥,那我也让妈咪不喜欢爹地。”

    藿莛东挑眉:“你威胁爹地?”

    “爹地也经常这样威胁妈咪呀,妈咪不让爹地亲亲,爹地就不肯吃药。”

    “……”

    果然是言传身教么?

    那一次他感冒岑欢不让他亲,怕两人都感冒了没人照顾孩子,于是岑欢喂他吃药时他就用吃药和岑欢交换条件,亲一次吃一片药,没想到这小丫头记性这么好,居然还记得。

    “爹地,你不喜欢小西哥哥,那我就和小西哥哥私奔好了,私奔了你就没有女儿了,好可惜。”自以为这样能吓唬到父亲,橙橙大人般做了个很西方的耸肩的动作。

    藿莛东嘴角抽了抽,终于没能忍住笑起来。

    他真是要败给这个古灵精怪的女儿了。

    “喜欢,爹地和妈咪都很喜欢小西哥哥。”他矮下身半蹲着望着女儿,意味深长道:“橙橙,小西哥哥要去德国,那你去伦敦好吗?等长大了你就回来要小西哥哥娶你?”

    橙橙眸色一暗:“我要长大了才能回来吗?”

    “当然不是,你想什么时候回来都行。”

    “我可以不去吗?”

    藿莛东想了想,换个方式和女儿说:“小西哥哥喜欢聪明听话的橙橙,所以橙橙要乖乖的去伦敦读书多学习知识,知道吗?”

    橙橙毕竟是年幼,在她这个年纪,再成熟再聪慧也不可能看得穿父亲其实是担心她会让他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升级做祖父才要送她去伦敦。

    不过她也不想做电视里那些花瓶女主,她要努力学知识足够匹配小西哥哥。

    “爹地,我去大外公大外婆家。”

    藿莛东摸摸女儿的头,长舒口气。

    待女儿返回自己房间,藿莛东关了门回到床上,岑欢把脸从被子里露出来,望着走近的男人担忧:“女儿长大后知道真相会不会怪你?”

    “为什么怪我?我这是为她好。”

    没做父母前从来不会体会为人父母担忧子女的良苦用心,往往都是极其排斥和厌恶。

    当年他也曾误会母亲送他去意大利的真正原因,后来才知道自己一直错怪她。

    而如今要把女儿送去伦敦其实是真的为她好,毕竟顾家的小子去了德国后最近几年都不会回国,女儿若不离开,整天想着他也不是办法,还不如让她去一个陌生的地方,或许能转移她的注意力。

    “但愿吧。”

    “你再睡会,我去做早餐。”

    藿莛东给她掖好被角,走去浴室洗漱。

    ************************************

    夜色降临,装饰得一派喜气的刑家宅院里,一身小西装衬得帅气逼人的刑莫小盆友站在门口不时的看腕上的表又看向门外,似乎在等什么人。

    过了许久不见等的人出现,他有些郁闷的想扯下领口的黑色领结,转念一想,最终还是把手收回。

    今天不只是他的生日,还是他要向橙橙告白的大日子,所以他才穿这么正式,希望自己在橙橙眼里能和她的小西哥哥处同一位置。

    刑磊远远望见自家儿子傻傻站在门口,好笑的摇头走过来。

    “小债主,在等橙橙?”

    刑莫小盆友懒懒瞥一眼父亲,没什么力气的回他:“爸,取笑自己的儿子是很不道德的事情,我们老师讲尊老爱幼,我尊敬你你也要爱我,不要再叫我小债主。”

    刑磊啼笑皆非,“你难道不是个讨债的?连女朋友都要爸爸帮你追。”

    “才不要你追,一会是我自己来告白,又不是你。”

    “说真的,你真要告白?”

    刑磊搭上儿子的肩,像哥们那般自然的和儿子聊天。

    “不然我吃饱了撑得慌在门口站这么久?”

    “可我不看好你今天告白会成功。”藿家丫头喜欢顾家小子,儿子小小年纪第一才经历感情就这么坎坷,实在太让他这个做父亲的心酸,“不如你改喜欢卫叔叔家的女儿好了。”

    刑磊话刚落就见门口车灯一闪,随后有人从那辆停下的房车中走出来。

    见来人是自己刚刚提到的卫凌风夫妇和他们的宝贝女儿,刑磊迎上去,而刑莫小盆友瞥了眼卫凌风妻子的怀里抱着的还在咬着奶瓶的小女孩,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心里一万个不愿意的坚决否定了父亲刚才的提议。

    他可没有边和心上人告白边喂她喝奶的怪癖,再说卫叔叔是医生,以后他女儿打底也是要进医院的,他是活得不耐烦了才会去喜欢一个整日把手术刀当飞刀玩的女人。

    “刑莫童鞋,生日快乐,这是叔叔和阿姨送你的礼物。”卫凌风将一台包装精美的掌上游戏机递过去。

    刑莫小盆友礼貌道谢,抬眼间不经意瞥到那只还在咬奶瓶的奶娃娃嘴角溢出的一缕牛奶,身子情不自禁抖了一下,心头有种恶寒的感觉。

    随后易南也带着妻儿过来,紧接着是关耀之带着怀孕七月多的丝楠光临。

    “哟,刑莫小盆友生日这天变身成门神了?”关耀之一进门便打趣他。

    刑莫翻个白眼,目光触及丝楠的大肚子,想起眼前这位叔叔一直梦想阿姨给他生一对儿子,于是恶意捉弄:“关叔,我昨晚梦见丝楠阿姨生了对漂亮妹妹哦,这样的话,就没办法赢卫叔了吧?”

    关耀之俊容一楞,随即俯身压低声问:“你真梦见了?”

    刑莫耸肩,“当然了,我们老师讲说谎是不会有人爱的。”不过他还是小孩子,童言无忌是不是?

    “……”

    关耀之神色变了变,良久才啐了声:“女儿就女儿,两个女儿对他一个女儿,也算我赢。”再说梦都是反的,梦见生女儿那就一定生儿子。

    “刑莫哥哥。”

    脆生生的一声喊简直好比久旱后的甘露,让刑莫小盆友了无生气的小脸上顿时笑开了花。

    “橙橙妹妹。”他将领结别好,笑咪咪走向朝自己走来的小小心上人。

    关耀之环住丝楠的身子嘀咕:“这是升级版牛郎织女鹊桥相会?不过今天不是农历七月七吧?”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