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东岑番外之少爷的烦恼(1)

芥末绿2017-2-25 21:52:4Ctrl+D 收藏本站

    少爷不是那么好做的。

    做大少爷就更难了。

    这是刚上小一的藿行远童鞋在做了几年的保姆后深刻体会到的。

    家中一双父母外加一个小弟,父亲每天不是忙工作就是忙陪老婆,自然带小弟的重任就落在了他身上,谁让姐姐被送去伦敦了呢?

    长兄如父,父亲说带好小弟是他的责任。

    不过还好小弟是只吃了睡醒了吃不爱吵也不爱动的小猪,虽然每天喂他吃东西时他总会把自己搞得脏兮兮的,害得他要给他换衣服,不过这也没关系,反正衣服是洗衣机洗。

    比较烦的是关家那两只小表弟。

    他们的父母最近一段时间痴迷于四处游玩,所以每次外出都会把他们的这对宝贝儿子送到这边来,而他每次看到这对小魔头就很头疼。

    今天是星期天,擅长画画的藿行远童鞋本来和同有此爱好的同学约好了去外头写生,结果一大早就听见客厅传来哇哇乱叫的鬼吼声。

    “远远,珩珩和彦彦过来了,你在家陪他们玩,妈咪和阿姨去逛逛很快回来。”

    母亲一句话,两只小表弟外家自家一只小猪就成了藿行远童鞋星期天的额外任务。

    既然母亲要他陪他们玩,那外出写生的活动自然就泡汤了。

    这样的改变让一贯很镇定的藿行远微微有些不爽。

    “远远哥哥,我今天穿了和彦彦不一样的衣服,谁的最漂亮?”

    “……”

    已经在幼稚园混了两年却还死性不改喜欢比漂亮的关家兄弟俩又开始了第N次的攀比。

    据说兄弟俩上幼稚园的第一天就把园里所有的男男女女都给比了个遍,还非得要幼稚园的老师说他们比其他小朋友漂亮他们才肯乖乖回到自己的班级。

    这种爱漂亮的程度,比起关耀之小时候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简直到了令关耀之都自叹不如的境界。

    “彦彦哥哥漂亮。”拿着一根棒棒糖吮得‘叭叭’响的藿行予小盆友望着一身五颜六色非常鲜艳亮丽的关彦小盆友说。

    关珩小盆友一听不爽了,瞪着小表弟问:“为什么?”

    “彦彦哥哥像糖果。”

    “……”

    关珩没听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藿行远童鞋却想翻白眼——小弟的意思是关彦的衣服五颜六色像糖果,而他对吃的东西最感兴趣,当然会认为关彦最漂亮。

    小弟就是一只标准的吃货小猪,连看个衣服都能联想到糖果。

    “予儿表弟,你说珩珩哥哥漂亮,哥哥给你巧克力吃。”关珩小盆友从口袋里摸出一块巧克力递到藿行予小盆友面前诱/惑他。

    理所当然的藿行予小盆友马上改口说关珩最漂亮。

    这引起了关彦小盆友的强烈不满,也掏出了口袋里的巧克力诱/惑藿行予小盆友。

    最终结果是关家兄弟俩的巧克力都被藿行予小盆友吃了,却还是没能分出谁最漂亮。

    这一幕让藿行远童鞋受不了的嗤了声,心想这帮小鬼真是幼稚得悲哀,而更悲哀的是他的周末就要葬送在这群幼稚的小鬼手里了。

    “远远哥哥,你失恋了吗?”

    在父母的言传身教下善于察颜观色的关珩小盆友见表哥愁眉苦脸的样子,不由好奇的问了句。

    藿行远童鞋立即很不屑的递个白眼过去:“你知道什么是失恋?”

    关珩小盆友猛点头,又说:“我上个月失恋了,我喜欢的佼佼老师结婚了,新郎不是我。”

    “我也失恋了!佼佼老师说爱我,却又嫁给别人,关关爸说这是水/性/杨/花。”关彦小盆友很气愤的鼓着一张小脸控诉,额际的美人痣让他看起来像生气版的小仙儿。

    “不对,楠楠妈说学生不能喜欢老师,这是乱/伦,要被雷劈的。”关珩小盆友纠正弟弟的说法。

    “才不是,关关爸说欢欢姨和姨父乱/伦也没被雷劈。”

    “……”

    兄弟俩就藿莛东和岑欢到底是不是乱/伦这个问题开始了争执,藿行远童鞋听得满头黑线,无奈的直揉额。

    ****************************

    快到中午,岑欢和丝楠逛街还没回来。

    藿行远童鞋在几个弟弟抱着肚子嚷嚷要饿死了的情况下简单的用微波炉做了烤吐司和烤火腿给他们吃。

    “远远哥哥,你好贤惠,楠楠妈说贤惠的男人女人爱。”关珩小盆友用吐司卷着火腿边吃边冲表哥笑得很狗腿。

    藿行远童鞋瞥他一眼,嘴角抿了抿,递了张纸巾给小弟擦拭嘴角的奶油。

    吃饱喝足,几只小鬼都瘫在沙发上,除了藿行予小盆友吃饱后习惯性的昏昏欲睡,关家两只小美男都眼睛泛亮的盯着藿行远童鞋,很明显是在等他想游戏节目陪他们玩。

    这真是让人头疼。

    藿行远童鞋边叹息边揉额,忽地脑中灵光一闪:“哥哥教你们画画好不好?”

    对画画完全不感兴趣的关家兄弟立即摇头拒绝。

    “那你们就这样坐着给哥哥当模特,哥哥来画你们?”

    “不要,你会把我画得很丑。”关彦小盆友想也不想的拒绝,并且坐直身子很宝贝的掸了掸衣服上的皱褶处,一副十分讲究仪容的样子。

    “我也不要,除非把我画得比彦彦漂亮。”关珩小盆友也说。

    “不可以不可以,我也要漂亮。”

    “……”

    “哥哥画我吧,我乖乖睡着不动。”快睡着了的藿行予小盆友发出梦呓般的声音。

    “……”

    小表弟们这也不要那也不要,真是难伺候!

    藿行远童鞋托着鳃帮子想了会,有气无力地问:“你们想玩什么?”

    “我想游泳,远远哥哥你教我游泳吧?我要打败卫萌萌。”关珩小盆友忽然从沙发上一跃而起走到藿行远童鞋面前,满眼期待。

    卫萌萌是卫家的女儿,比藿行远童鞋都还要大一些,两人在同一所学校不同的班级,每次父母聚会时藿行远童鞋都会在一群男孩堆里看到永远一身公主打扮的卫萌萌被两个小表弟欺负得泪眼汪汪。

    “卫萌萌游泳好厉害,她笑我是旱鸭子,我要比她厉害,笑她是旱母鸡。”关珩小盆友冷哼着放下狠话。

    藿行远童鞋抽了抽嘴,问另一个小表弟:“你呢?你也要学游泳?”

    “彦彦怕水。”关珩小盆友抢先爆料。

    关彦小盆友小脸一红,不乐意的为自己狡辩说:“我才不是怕水,我是不喜欢卫萌萌。”卫萌萌包里有手术刀,上次他把她的小辫子弄乱了,她说要割掉他的小J/J,简直太坏了,他才不要和随身带刀的女人玩,关关爸说J/J对男人很重要,他要保护好。

    “那珩珩学游泳,你要做什么?”

    关彦小盆友摸着后脑勺想了想,妥协道:“我还是画画好了。”

    于是藿行远童鞋拿了画板画笔和颜料给关彦小盆友画画,自己则带着关珩小盆友去前院的露天游泳池里教他游泳。

    脱了衣物换上小泳裤,就在藿行远童鞋要把关珩小盆友推入水里时,关珩小盆友脸色一下就变了。

    “远远哥哥,可不可以等一下~”

    藿行远童鞋望了眼两手紧抓着泳裤的关珩小盆友,笑了笑:“……你也怕水?”

    “呃……是你家的泳池太深了。”深得简直像海~下去还能浮上来么?

    “这里有游泳圈,你不会沉下去。”拿来一个刚刚好圈住关珩小身板的游泳圈套在他身上,藿行远童鞋作势又要推他,手却扑空了。

    “远远哥哥,再等一下啦。”矮身躲到一边的关珩小盆友哭丧着脸哀求。

    “……”到底是谁要求他教他学游泳的?

    “那你在这里坐一下,我进去看看。”

    不放心关彦小盆友会乖乖画画的藿行辕童鞋话路走向室内,结果他的担心有些多余,因为他远远就望见关彦小盆友拿着画笔在挥舞的小身影。

    只是走得近了,看清楚关彦小盆友在握笔挥舞的对象,藿行远童鞋顿时有种想昏过去的冲动——他竟然在熟睡的小弟脸上做画!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