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东岑番外之少爷的烦恼(2)

芥末绿2017-2-25 21:52:9Ctrl+D 收藏本站

    关彦小盆友很努力的在熟睡的藿行予小盆友脸上做画,学着平日里见到的母亲化妆的样子给他描眉涂唇,怕把多余的颜料弄到他眼睛里和嘴巴里,所以显得格外的小心翼翼,神情专著得两身边什么时候站了有人都没察觉。

    “啊,予儿弟弟变成小美女了~”最后一笔勾画完时,他像只小老鼠一样一手捂着嘴桀桀偷笑,不料身边站了多时的藿行远小盆友冷不丁冒出一句:“你画完了?”

    关彦小盆友这一惊非同小可,手中的画笔都不小心滑落在藿行予小盆友身上,在他纯白色的软棉T恤上砸出一团红。

    “远、远远哥哥……”关彦小盆友心虚笑了下,随即飞快弯身去捡画笔,而藿行予小盆友却忽然睁开眼,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珠转了转定格在吵醒他的罪魁祸首脸上,皱了皱小眉头,觉得嘴唇上有些痒痒的不舒服,于是去抓了一把,结果满手都是红红的一片,把小家伙吓得眼一瞪,冲着藿行远童鞋哇哇哭喊:“哥哥,好多血,予儿要死了……”

    “……”

    “予儿弟弟,那不是血,是彦彦哥哥给你涂的口红,好漂亮的,不要哭哇~”关彦小盆友哄他,却无济于事,藿行予小盆友仍是哭哭啼啼的又不时用手揉眉毛眼睛和嘴巴,把脸上的颜料弄得整张脸都是。

    藿行远童鞋望着小弟那张惨不忍睹的小脸,头疼的瞪了眼惹祸的小表弟,走回房间拿了湿毛巾出来给弟弟擦脸。

    “哥哥,我肚子也出血了。”藿行予小盆友望着衣服上那团红又是一阵惊吓,然后一脸很痛苦的面容扯着哥哥的衣服说:“肚子好痛,哥哥快打电话给爹地,我不行了……”

    “……”

    演技这么好,藿行远童鞋在考虑等晚上父亲回来要不要和他商量一下让小弟去读少儿表演班。

    给小弟换好衣服,见他还在抽抽噎噎,他去冰箱里拿了个大布丁用勺子捣碎后递给小弟堵住他的嘴,关彦小盆友本来也很想要吃布丁的,可他见表哥把布丁捣成豆腐渣一样的东西,一下就没了食欲。

    “好恶心~”他望着吃得津津有味的藿行予小盆友撇嘴道。

    藿行远童鞋白他一眼:“不捣碎会卡到他的气管。”

    和小孩子在一起就是无法沟通,他有些郁闷的腹诽。然后才想起外头还在等着他去教他学游泳的关珩小盆友。

    “予儿,你乖乖坐在这吃布丁不要走,哥哥一下就回来。”

    忙着往嘴里塞布丁的藿行予小盆友猛点头,却听关彦小盆友拍着胸脯保证:“远远哥哥,我会看着予儿弟弟好好照顾他的,你放心吧。”

    “……”也不知道是谁在小弟脸上做画害他大哭。

    “你,跟我一起去。”

    不顾关彦小盆友瞬间变色的脸,藿行远童鞋二话不说拎起他五颜六色的糖果衣领便往外走。

    游泳池旁,关珩小盆友圈着游泳圈坐在游泳池边上,两条小腿在水里晃啊晃地,合成十的小手却放在胸口,闭着眼在祈祷水中的妖魔鬼怪别来招惹他。

    关彦小盆友怕水,却喜欢恶作剧,他见关珩小盆友坐在那也不下水,呵呵偷笑了下,挣脱开表哥的手冲过去一下就把关珩小盆友推入水里。

    关珩小盆友毫无准备被这么一推,整个人都载进水里,心里的恐慌一上来,就本能的想开口喊救命,结果一张嘴就吞了不少游泳池里的水。

    幸好身上圈了游泳圈,他扑腾了会终于把头露出水面,双眼恶狠狠瞪向游泳池边上望着他狼狈的样子大笑的关彦小盆友,哼了哼,对满头黑线的表哥说:“远远哥哥,把彦彦推下来,我要和他决斗!”

    关彦小盆友一听立即惊叫:“啊,我不要我不要~”

    藿行远童鞋淡淡扫了眼躲到太阳椅后的小表弟,啐了声,走到游泳池旁站定,深吸气后抬起双臂以一个漂亮的姿势跃入水中。

    关珩小盆友看得傻眼,对这位大自己两岁多的表哥的崇拜又上升了一个层次。

    一直到下午三点多,岑欢才和丝楠各自拎着大包小包回来。

    而此时三只小鬼已经在藿行远童鞋的威胁下各自霸占沙发的一席之地睡得正熟,藿行远童鞋却拿着画板悠闲的坐在三只小鬼对面给他们各自的睡姿。

    “远远好厉害,让姨亲一个。”丝楠低头在藿行远童鞋清俊的小脸上亲了记,又羡慕地对岑欢道:“我不求珩珩和彦彦能有远远一半这么懂事贴心,只求他们不要那么调皮老让我头疼就行了。”

    岑欢微微一笑,赞赏地摸了摸儿子的脸,从其中一只大包里拿出一套精装的画册递到儿子面前当作是给他的奖励。

    “谢谢妈咪。”藿行远童鞋欣喜道谢,顿了顿,正想和母亲说他晚上要去同学家,就听母亲说:“一会萌萌和深深带小游一起过来,我和阿姨要准备大家的晚饭,那么照顾他们的任务妈咪就交给你啦。”

    一贯很冷静的藿行远童鞋一听又要多三个小鬼,一时也忍不住有些想哭了。

    “妈咪,我们家不是托儿所吧,照顾表弟他们就够了,为什么还要照顾卫叔和易叔家的孩子?”那个卫萌萌比他还大吧,为什么不让卫萌萌照顾卫游和易以深?

    “晚上卫叔他们全部在我们家吃饭,萌萌他们只是先过来和你们玩而已,人多不是更热闹吗?”

    “……”

    ********************************

    所谓的人多更热闹,只是属于大人之间的互动沟通而已。

    对于在另一张餐桌上被一群唧唧喳喳的小鬼围困的藿行远童鞋来说却简直有种身处闹市的错觉。

    “藿行远,我今天这条裙子好看么?是不是很萌?”坐在藿行远童鞋身边的卫萌萌童鞋眨巴着大眼问他,甜甜的语气很有讨好的意味。

    “难看死了,卫嫣你能不能别那么***。”自从会说话后就一直和卫萌萌很不对盘的易以深童鞋抢过话来嗤之以鼻。

    卫萌萌同鞋闻言一下就变了脸,恶声恶气的说:“嫣你妹啊,我现在叫卫萌萌,再叫我卫嫣,我真的阉了你!”

    说着又作势要从她随身携带的小包里拿手术刀。

    藿行远童鞋顿时觉得头更疼了,蹙着小眉头自顾自的用餐,不时还要照顾年纪最小的卫游小盆友吃东西。

    “卫萌萌,你不是说你游泳做厉害?我远远哥就比你厉害。”游泳逊过卫萌萌童鞋的关珩小盆友吃饱喝足后不安分的想挑拨离间。

    没想到卫萌萌童鞋耸肩说:“他是男人,比我厉害也正常,我比你和彦彦厉害就行了。”

    “哼,游泳厉害有什么了不起?我画画比你厉害,你画只小鸟像小鸡。”易以深童鞋再次针对卫萌萌。

    “那你唱歌像杀猪。”卫萌萌童鞋不甘示弱的爆他的短。

    易以深童鞋一下就炸开了:“你说话像泼妇,做事像流氓,动不动就割人J/J。”

    “你、你喜欢顾小萝,可是她不喜欢你!”

    “你暗恋藿行远!”

    “……”

    无辜躺着也中枪的藿行远童鞋扫了眼齐刷刷往自己探来的那些大大小小的面孔,很无奈的叹了口气,心想太优秀的男人总是会有很多暗恋的异性,不过像卫萌萌这种动不动就歌人J/J的爱慕者,那还是算了吧,留给易以深去斗嘴好了。

    正想着,客厅里电话骤扬,随即听到走过去的脚步声,一会后岑欢的声音从客厅传来:“远远,桃桃的电话。”

    藿行远童鞋应了声站起来。

    “喂?”

    “远远,我明天要去意大利姑姑家了。”那端传来甜美的童稚女声。

    “哦,桃桃姐一路顺风。”

    “我好久都会看不到你了,你今晚来我家吧?我把爸爸妈妈支出去了,就我一个人在家。”

    “……去你家做什么。”

    “唉,和你商量件事。”

    “什么事?”

    “我喜欢一个男孩子,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我。明天我就要去意大利了,你说我要不要告诉他我喜欢他?”

    “随便啊。”反正和他无关。

    “怎么可以随便,我是要说还是不说?”

    “说吧。”无所谓啦。

    “那好吧,”顿了顿,“远远,我好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