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东岑番外之生日篇(2)

芥末绿2017-2-25 21:52:18Ctrl+D 收藏本站

    虽然两人在一起的这些年,岑欢早已习惯了他这样目不转瞬的火热盯着自己,却每次都因他眸底毫不掩饰的情/欲而羞得浑身燥热,身体每一寸肌肤都在他的注视下染成玫瑰色。

    “你昨天就开始联手刑磊和王秘书设计我了?”

    他问,一贯好听的嗓音因压抑的情/欲而较之往常更显低沉,却也更让人心悸。

    岑欢娇哼:“你不喜欢我这样?”

    藿莛东轻刮一下她的鼻头,长臂揽过她保养得极好的纤细腰肢,忍不住低头在她美唇上亲了一口。

    “喜是喜欢,不过为什么要这么大费周章的又是找刑磊又是找王秘书,就为了骗我来酒店?你大可以直说想约我,任何时候我都愿意奉陪。”

    “如果我直接约你,那你现在就感觉不到惊喜了。”岑欢有些羞涩的指指自己身上由红色丝带系成的蝴蝶结,问他:“送你的生日礼物,喜欢么?”

    藿莛东一楞:“生日礼物?”

    谁生日?

    岑欢看他茫然的表情,嘴角一阵抽搐:“我就知道你又忘了今天是你生日。”这男人每年都一样,她和孩子们及父母们的生日他倒是记得一清二楚,却偏偏忘了自己的。

    藿莛东恍然的揉额,终于明白岑欢大费周章的良苦用心了。

    而她把自己当成礼物送给他,这一招以前听卫凌风说起他把他自己打包送给他妻子时他还嗤之以鼻过,认为这种举动实在太幼稚,可当这一幕发生在自己身上时,他却感到无比欢喜。

    虽然是很老套的招数,不过不否认,很让人受用。

    “只有你陪我过生日?”

    岑欢挑眉:“你想把他们一大伙人都叫上像去年那样过生日?”

    “不想。”去年的生日简直就是个恶梦,一大群小孩子外加一大群童心未抿的老孩子,险些没把他家的屋顶掀翻。

    “所以我今天把孩子们拜托给福嫂和妈,就我一个人陪你过生日,明天早上再回去都没关系。”岑欢按捺住羞涩,挑/诱的伸出一根手指在他突起的喉结处画着圈。

    藿莛东喉咙一动,缓缓做了个吞咽的动作,凝着她的黑眸燃起一簇询烂的焰火:“我想这会是一个很美丽很难忘的夜晚。”

    他托住她的臀按向自己膨胀的那处,目光在她诱/人的美唇和迷人的脖颈上流连。

    “那我们开始为你庆生的第一步——吃饭,你先洗漱,我去准备。”

    藿莛东望着她走去开放式厨房的身影,火红的丝带和雪白的小洋裙相辉映,将她白皙如脂的肌肤衬得愈发水灵动人。

    洗漱完出来,室内灯光转暗,只隐隐可见光线微弱的烛光。

    岑欢已经坐在落地窗旁的那张精致的餐桌上,桌面上是酒店预先准备好的西餐。

    “我爱你这么多年,如果除去那年的烛光晚餐不算,这次算是最正式的烛光晚餐。”岑欢望着朝自己走来的男人柔声道。

    藿莛东望她一眼,拉开她对面的椅子坐下。

    那一年的烛光晚餐,他逼她兑现她承诺过他的那个愿望,要她离他远远的,以后再不见面。

    那时的他怎能想到自己会被这丫头套得死死的,在她走后甚至无法再碰别的女人,心甘情愿做了几年和尚?

    又怎能想到自己会为了她不惜欺瞒设计,只为让她一辈子都留在他身边?

    那时到底是太自负还是压根就是怕自己受不了她对他的狂热,所以才把她逼得飘洋过海逃去国外?

    幸好一切还来得及,幸好她最终还是回到了他的怀抱,不然他这一生,如何能圆满。

    “发什么呆?”岑欢给各自面前的高脚杯倒了红酒,端杯过去碰了碰他的。

    “岑欢,说实话,爱我的这些年,你真正恨过我吗?”藿莛东忽问。

    岑欢瞪他:“今天是你生日,怎么想到提起这些?”

    “我对生日没什么忌讳,想到就问。”

    岑欢抬手将肩侧的发撩到背后,望着藿莛东笑:“如果我说不,你肯定不会信。爱之深恨之切,有多爱你就有多恨你,只是这些都不重要了,因为在我知道你所做的那些全都是因为爱我的那刻,我已经把对你的恨统统都转化成了爱,所以现在我对你只有绵绵无绝期的爱,这样的回答满意么?”

    “你真傻。”藿莛东低语,喝了口红酒后忽地起身,大半个身子倾过来,低头精准攫住岑欢的唇将口中的香醇液体一点点渡入她口中。

    岑欢情不自禁环住他的颈项,眉眼弯起一抹甜笑。

    她是傻,不然怎么会那么大胆敢在得知怀孕后硬要把女儿生下来。

    不过傻人有傻福,她现在不就得到了她想要的一切,过得很幸福么?

    “我想,我们可以直接跳过吃饭这一关进行下一步了。”他不知何时绕过她这边来,一手托着她的后脑一手圈着她的腰,唇抵着她的模糊发声。

    岑欢当然意会他那句话的意思,却根本来不及发表意见,就被他抱着按在身后那片大得离谱的落地窗上,冰凉的玻璃贴上裸露大半的脊背,冷意沁入体内,却丝毫不觉冷,反而因圈住自己的那具滚烫的怀抱而浑身发热。

    “我要拆封礼物了。”

    藿莛东边啃咬她的唇,边用置于她胸口的手拉扯她好不容易系得漂亮的蝴蝶结,而另一手圈住她的腰身将她托起,让她坐在自己半屈着抵在玻璃窗上支撑两人身体重量的一条腿上,在解开丝带后,手又探入她的小洋裙内,大掌眷恋的贴着她手感极好的身体曲线一路自小腿抚向她的大腿根部。

    两人的情事向来激烈,这次更不例外,每当他的手覆上她的私密处,她便忍不住浑身酥麻,在他的手指试探性的进入时头下意识往后仰,双臂却更紧的搂住他的脖颈,俏颜满布像是愉悦又像是痛苦的神情。

    藿莛东微眯着黑眸凝着为自己动情的爱人,身体那处因她娇媚的神韵而前所未有的亢奋,甚至来不及将两人身上的衣服剥除,便控制不住的拉下西裤的拉链,释放膨胀到极致的昂藏一贯到底。

    彼此的身体紧密相通的那刻,两人双双发出满足的叹息声。

    藿莛东扣住她的腰将她按在玻璃窗上,下颚抵着她的肩闷哼着用力刺入撞击,身后的玻璃窗因两人的举动而发出有些吓人的声响,岑欢不经意往外一瞧,顿时有种玻璃随时会碎开的错觉,不由得搂住他哀求:“别在这里,我怕。”

    藿莛东清楚她在怕什么,吻上她的眼的同时迅速瞥了眼餐桌,随后抱着她移过去一些,将桌上压根没碰过的食物往旁一扫,很快便腾出一方空位来。

    岑欢早在他做这些动作时就猜到他要做什么了,顿时羞得脸通红。

    只是餐桌上的性/爱并不像现象中的那么美好,至少她不太喜欢被压在餐桌上进入时脊背摩擦桌面的感觉,又痛又冷。

    而在她第一次皱眉时,藿莛东便已藉着微弱的烛光和窗外透进来的夜色抱起她走向那张看起来很舒适柔软的大床。

    不用担心会有人打扰的性/爱充满肆无忌惮的狂野,在被摆出各种让人脸红心跳的暧昧姿势反复的需索时,强烈的快/感如潮骤袭,冲击着彼此敏锐的感官触觉,让两人都深深沉醉其中。

    “生日快乐。”

    高/亢处,岑欢贴着他的耳低语,而换来的是更猛烈的撞击,还有耳边若隐若现的那轻轻的三个字。

    两人纠缠了不知多久,做了节育手术后不用再担心会意外怀孕的两人每一次都做得很尽兴,堆叠起来的快/感排山倒海朝两人四肢扩散时,藿莛东更快的加速律动的频率,将满腔滚烫的灼热液一滴不剩的全面释放在她体内深处……

    ……

    高/潮后的余韵还未散去,藿莛东就着最后侧身抱住她的姿势搂着她,宣泄过后的那处却还停在她身体内不舍退出。

    “饿了。”良久后,四肢酸软乏力的岑欢低头咬一口他的手臂可怜兮兮的开口。

    身后的男人埋在她颈项窝里低笑:“不是才喂饱你,还饿?看来是我不够努力,要加油了。”

    岑欢身子一抖,转过头要抗议,却被覆上来的滚烫的唇封了口。

    室外夜色深浓,而室内情意绵绵。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