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西夕番外(3)

芥末绿2017-2-25 21:52:50Ctrl+D 收藏本站

    ()因为中午和崔晓涵撕破脸争吵的关系,崔晓涵下午明显的故意找关夕的麻烦,不是当着病人的面指责她抓药龟速就是大惊小怪的尖叫说她配错了药是不是想害死人,把领药窗口的一票病人吓得大惊失色,纷纷要求换其他药师抓药。请使用访问本站。

    李乐为此打抱不平,“小夕第一天来上班,对各种中药的摆放位置都还不熟悉,以她这种速度抓药已经算是快了,而她刚才只是问了句蚤休是不是又名七叶一只花,根本就没配错药啊,你这样明摆着是故意找茬。”

    崔晓涵摘下口罩背对着窗口冲李乐冷笑:“怎么,想做她大嫂想疯了?这样帮着她?”

    李乐脸一红,忍不住恼道:“你才是被梁医生拒绝后失心疯了,简直就是变态!”

    崔晓涵气白了脸:“李乐!你不想做了是不是!”

    “这医院又不是你家的,狗仗人势!看人家小夕多低调?老公是医院脑外科一把刀,婆婆是院长兼最大股东,公公是省政协高层,她家大哥二哥是什么人就不用我说了吧?你有哪点胜得过她,好意思整天狐假虎威,你欺负她难道就不担心走在路上会发生意外?”

    李乐这番话虽然把崔晓涵气得险些气绝,却也提醒了她一点——关家是她不论如何都惹不起的。

    关夕有些讶异李乐竟然这么维护自己,心里虽然感动,但也不愿意因为自己而害李乐和崔晓涵为敌。

    “好了,李乐,别说了,现在是上班时间,还有很多病人等着取药呢,我是速度慢了,崔药师也没说错。”

    李乐向来心直口快,听她这么说却也只能叹气:“你呀,这个样子任她欺负以后有你好受的。”

    关夕耸耸肩,心想她又不是软柿子会任人揉捏,必要的时候当然会反抗。

    不知是不是李乐那番话起了作用,又或者是关夕息事宁人的态度给了崔晓涵一个台阶,接下来她居然没再找关夕的麻烦。

    终于到了下班时间,等值夜班的另一个男同事来接/班时,关夕才和李乐一同离开。

    走出住院大楼拨电话给梁宥西,电话响了一下就接通了,那端传来的声音却有些歉疚:“宝贝,我可能没办法和你一起回家了,晚上要和同事一起聚一聚讨论一些有关手术的事宜。”

    闻言,关夕立即露出失望的表情——亏他还说晚上给她做好吃的,居然又失言。

    可他失言是因为工作,所以即使失望,她也没办法对他发脾气。

    “那我自己坐车回去,你别太晚回来。”

    挂了电话就听李乐问:“梁医生不来接你了吗?”

    她点头,“他科室还有事。”

    “那我送你回去吧?虽然我的坐驾是小绵羊,不过速度也不慢啦,恰好我后备箱里还有个头盔。”

    “不用了,我打个车回去就好。”

    李乐还想说什么,却忽然被前面一道朝两人走来的挺拔身影攫获了视线,“咦?那不是梁医生么?”

    关夕一楞,抬眼,果然见梁宥西单手插/着西裤口袋,另一只手边把玩着手机边笑意盈盈的望着她走来。

    奇怪,他不是说晚上……难道是骗她的?

    显然李乐比她更早明白这一点,目光来回打量两人,笑得暧昧:“你们都结婚两三年了还搞这些小情/趣,真是好没天理哦,羡慕死人了。”

    关夕脸微热,却忍不住扬起嘴角。

    “唉,既然你老公来接你了,那我还是赶紧闪人,免得一会看你们小两口恩恩爱爱,不但刺激我脆弱的小心肝,还有可能会酸掉我这口洁白的小兔牙~”

    关夕笑瞪她一眼,后者朝她挥挥手后小跑开,路过梁宥西时贼贼笑了笑,蹦出一句:“梁医生,你好狡猾哦,连老婆都骗。”

    梁宥西帅气的挑了挑眉,看着李乐跑开,而关夕已经走到他面前,轻咬着唇微仰起头瞪他:“骗我很好玩是不是?”

    梁宥西抬手覆上她柔嫩的粉颊捏了捏,光滑弹性的触感好得让他忍不住低头吻下去,而周遭立即传来一片唏嘘声。

    关夕脸皮薄,羞得一下推开他,梁宥西却若无其事的搂她入怀,对旁人的目光毫不在意。

    “有没有觉得惊喜?”他拥着她,额抵着她的轻声问她。

    关夕很想不给面子的摇头,但她是个老实的好孩子,之前因他说无法一起回家的失望在看到他出现后的确是非常欣喜,所以点点头。

    “乖,我们回家。”

    低头又在她唇上亲了亲,他才环住她的肩拥着她走向停车场。

    身后,崔晓涵面色惨白的望着两人离去的身影,难以置信刚才所看到的。

    她一直以为在梁宥西心里,岑欢才是他的唯一,否则当初为什么为了救岑欢险些丢了命?

    可她刚才明明看见梁宥西眼里只有关夕的存在,那样温柔的眼神是只有在看着自己至爱的人才会真情流露的吧?

    难怪不管她怎么在关夕面前挑拨说梁宥西和岑欢的事她都没表现出嫉妒或者生气的情绪,想必她心里早已清楚自己在梁宥西心中的位置?

    那么她呢?

    崔晓涵幽幽地望着地上自己

    被西下的斜阳拉得长长的身影,满心哀戚。

    她一直沉浸在对梁宥西的感情里这么多年,即使当初被拒绝,对他的感情还是没有改变。

    她想过任何办法想要换取他的注意力,而他却从来没正眼看过她。

    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她就是不甘心被拒绝输给关夕,所以早上才会像个泼妇一样处处找她麻烦。

    原来她那么做伤害到的只有她自己。

    *************************

    车上,关夕正忙着打开刚买来的糕点,取了块红豆糕咬了一小口,又Q又滑的口感好得让她发出满足的呻/吟。

    “要不要吃?我喂你。”她问驾驶座上专注开车的男人,没等他回答就把自己咬了一小口的红豆糕递到他嘴边。

    梁宥西瞥了一眼,笑:“你想和我接吻可以直说,我会很热情的回应,用不着间接接吻这么含蓄吧?”

    关夕一楞,随即才明白他指的是她给他吃自己吃过的红豆糕。

    “不吃拉倒!”她撅着嘴要收回手,梁宥西却迅速张口连她的手指一并含入口中,还很色/情的做了个挑/诱的动作,含住她的手指来回吞吐。

    关夕臊得身子一哆嗦,立即抽手,把头转向一旁掩饰红得发烫的脸颊。

    梁宥西笑着把红豆糕吞下,又逗她:“老婆,再来一块。”

    关夕慢吞吞又拿了块递过去,梁宥西却说:“我要吃你咬过一口的。”

    “……”存心耍她是不是?

    “就爱你脸红的样子。”梁宥西腾出一只手来捏她的脸,顺势将红豆糕吞入口中。

    红灯时车子停下来,关夕连着喂了他四五块,梁宥西一副享受的姿态,懒洋洋倚着车窗一手搭在方向盘上,一手把玩她如瀑的长发。

    “有没有想过学开车?学会了我送你辆车。”

    关夕瞥他一眼,“我不是每天和你一起上下班么?学会开车有什么用?难道以后上下班各自开自己的车?”

    “我的意思是你学会开车的话偶尔可以换你载我。”

    关夕微愕,脑海里浮现好几次梁宥西因长时间的手术而很晚下班回到家后露出的疲态,心口一疼,点头:“好。”

    梁宥西没想到她这么快改变主意,笑说:“我跟你开玩笑的,你不想学不用勉强。”

    “我可没跟你开玩笑,我是真的要学开车。”这样往后他下班又晚又累的时候就不用再辛苦自己开车了,而能为他做点什么,她也开心。

    一想到这,关夕立即精神十足:“我回家就上网查有关学车的资料,马上报名。”

    梁宥西宠腻的揉她的发:“又上班又学开车,会不会太辛苦?”

    关夕微偏过头俏皮的冲他眨眼:“只要你对我好,再辛苦我都觉得开心。”

    “傻丫头。”梁宥西身形一动,揽过她的肩二话不说压下脸就是一记火爆的热吻,直到后面的车辆发出催命符一般的喇叭声,两人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

    (某只彩一直喊要车震~~我想再不震一下真是要被她给喊出魂来了~所以。。。。咳咳~~)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