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西夕番外(4)

芥末绿2017-2-25 21:52:54Ctrl+D 收藏本站

    ()关夕是行动派,既然下定决心学车,就立即付诸行动,一回家就抱着笔记本蜷在沙发上搜寻有关学车事宜。:。

    梁宥西在厨房忙碌,兑现白天对关夕的承诺,做了她喜爱的海鲜大餐和糖心煎蛋。

    在等待褒海鲜汤的空挡,他洗干净手走出厨房,一眼就见窝在沙发里的关夕专注盯着电脑屏幕,脸上的表情十分丰富,不是皱眉就是微撅嘴嘟哝着什么,似乎对什么很不满意一样。

    他轻笑,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长臂亲昵的揽过她的肩问:“干么一直摇头?”

    关夕指了指屏幕上同时打开的好几个窗口说:“我想找私人教练带我,这样学车会快一些,可是找来找去这些私人教练没有一个让我看得很顺眼的,不是肥头大耳就是尖嘴猴腮,再不然就是满脸络腮胡,足可媲美犯罪后潜逃的不法份子。”

    梁宥西听她说得那么夸张,又笑了笑,目光落在她打开的那几个窗口上,果然那些人的不修边幅实在让人不敢恭维。

    “你想找又帅又年轻的私人教练?”

    关夕嘴角微抽:“我又不是找白马王子,为什么要又帅又年轻?但最起码要看得顺眼吧?”

    她可不希望学车期间教自己的男人长得像犯罪份子,那样她会有很大心理压力。

    “你都有我了还想着找白马王子?”梁宥西故意曲解她那句话的意思。

    关夕白他一眼,忽地凑过唇去在他嘴上亲了亲。

    “你是我老公也是我的白马王子,所以我才看其他男人都不顺眼的吧?”

    这句话实在太受用,梁宥西显得心情很好。

    “既然这样的话,那不如我来亲自教你?反正你看他们都不顺眼,而我也不想看到你因为学车每天都和别的男人亲密互动。”

    关夕当他是开玩笑,笑了笑没回他,继续搜寻其他私人教练。

    梁宥西没想到自己毛遂自荐居然被无视,一时不免有些小小受伤。

    他见关夕盯着别的男人的照片看得那么仔细,嗤了声,二话不说抢过她腿上的笔记本盖上,随后扔到一旁的沙发上。

    关夕愕然:“你怎么了?为什么拿走我的电脑?”

    梁宥西瞪她:“我说我亲自教你,你不要?”

    “……你别开玩笑了,你那么忙,怎么可能有时间教我?”

    梁宥西叹息,搂过她的腰抱她坐在自己腿上:“和你有关的事再忙我也会尽量抽时间出来亲力亲为。”

    “那如果我学车很笨,分不清刹车和踩油门你会不会骂我?”

    梁宥西笑捏她的鼻头:“我老婆这么聪明怎么可能会犯这种低级错误?你放心,有我教你,我保证你半个月就能熟练驾车。”

    关夕听他说得那么自信,嘴角勾了勾,拉下他的颈子给了他一记热吻做奖励。

    ***************************

    学车的事情确定下来,每天不论多忙,梁宥西都会尽量抽一些时间出来一下班就带着关夕去市郊的一处空地学车。

    关夕果然是聪明,梁宥西每教她一样她都是一学就会。

    “照这速度,我看你学个十天八天就能慢慢驾车上路了。”

    梁宥西拧开一瓶水喝了几口,然后递给家史座上看起来很是得意的关夕,笑了笑,忽地伸出一条腿搭在她并拢的双腿上,“累不累?”

    关夕接过水喝掉大半,摇头说:“我又还没驾照,怎么驾车上路?”

    “有我在怕什么?”

    关夕看他一眼,又看看时间,见已经十点多了,可两人还没吃晚饭,她想起后座的包里有饼干,于是侧身弯腰把手伸向后座去拿。

    因为车内开了暖气,她嫌穿多衣服不好伸展手脚,所以脱了外套,上身只穿着一件紧身的低胸小T恤,本来从梁宥西那个角度看她侧面就已经很波涛汹涌,此时她换了姿势以弯腰的姿势正面面对他,两团丰盈更显惑人,紧紧地挤在一起呼之欲出。

    梁宥西喉咙一动,下腹好似窜过一道热流,身体那处很快就有了微秒的变化。

    关夕正因手不够长构不着包而打算再把身子往后挪一挪,不经意瞥到梁宥西的目光。下意识就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这一看脸刷地就红了,立即缩回身子美目娇嗔的瞪着嘴边牵扯出一抹笑容的男人。

    “饿了?”

    梁宥西注意到她刚才拿包的举动,问。

    关夕红着脸点头。

    梁宥西又笑,身子一下靠过来,放大的俊颜直逼粉颊红扑扑的小脸蛋,“我也饿了。”

    他出口的声音磁性惑人,关夕听他这样说又联想到他刚才看自己的露骨视/线,不知怎么的,竟然听出了他的话外之音——他饿了,所以要吃她。

    果然,梁宥西把手环在她腰上,一只不安分的探入她的上衣衣摆,一只攫住她的下颚亲吻她的嘴唇,唇齿相依间模糊发声:“想不想尝尝车震的滋味?”

    关夕没法回答,三两下就被他撩拨得呼吸急促。

    她娇小的身子被他圈入怀里,上衣的下摆和胸衣同时被推开,一边的

    丰盈被他含在口中,如幼童索食,贪婪而用力的吮/吸拨弄。

    车厢的空间并不宽敞,无法舒张两人的身体,关夕迷迷糊糊中感觉自己的身体被托起,睁开眼时他已经坐回了副驾驶座上。

    而她被他抱着坐在他腿上,外裤不知何时被剥落,而身下的男人却衣着完整,只有那张俊颜满布压抑的情/欲。

    “帮我。”

    他埋首在她胸前边呢喃边捉住她的小手探向自己腰际。

    关夕意识到他是要自己替他脱裤子,一时连喉咙都发干。

    这样的事两人在一起这么长时间她做过的次数自然不少,只是这次他突然兴血来潮要玩车震,而她一想到电视报刊杂志上那些有关车震的报道就忍不住脸红耳赤,所以连手都有些发颤。

    而她越是害羞,梁宥西就越想逗她,想要她。

    他把玩着她胸前的凸起,在她将他的外裤退至腿弯时将她下身仅有的小内内也剥除,让她早已湿润得不像话的那处紧贴着他还被束缚住的昂藏,模拟欢爱的动作耸动了下,语气充满调/情的意味:“它迫不及待的想进入你的身体,你欢迎它么?”

    关夕没想过梁宥西不但会用露/骨的眼神看她,而且还会用略带色/情的语言挑/诱她,而不否认,她很喜欢这种感觉。

    “它要进去了。”他双手扣住她的腰略托起她的身子,把她的臀压向自己那处胀痛得厉害的滚烫处。

    关夕紧张得心脏都似要跳出来,双手攀着他的肩膀,在感觉他进入自己时身体忽然一阵哆嗦,接着整个身体被他火热的硬挺贯穿。

    两人以这样的姿势结合,彼此身体的感官异常敏锐,快/感也愈发强烈,光是这样下身赤/裸/裸地彼此交叠,即使不动,也有很兴奋的感觉。

    因为是在空旷的市郊空地上,虽然周边都设有路灯,但因为这个时候基本上不会有人路过,所以梁宥西一点也不担心和关夕车震会被谁看到或者拍到。

    而正是因为无所顾忌,这场欢爱因此才更肆无忌惮。

    关夕被他摆动成各种害羞的姿势,战况从副驾到后车座,两人身上的上衣都被汗水湿透,而梁宥西又提议下车去户外做。

    关夕脸皮薄自然是不肯答应,梁宥西只好把她吻得晕头转向,趁她意乱情迷时抱她下车,把她抵在车门上,压在引擎盖上,反复的需索掠夺。

    高亢处,关夕忍不住发出难以承受的呻/吟,在空旷的夜里显得格外的清晰。

    梁宥西尤其喜欢她在自己身下为他动情的娇羞模样,这样娇媚可人的小人儿,是他值得一辈子珍惜宠爱的小女人。

    快感太强烈,一/波/波如潮水一样袭击彼此身体的四肢百骸,让两人沉醉其中。

    关夕有那么一刻睁眼望着头顶星光闪烁的夜空,恍惚中竟有种置身天堂的错觉,而在她心里,有梁宥西在的地方,就是天堂。

    ——————————————————

    (咳。。。。完成车震任务。。。。那个啥野战就免了吧~不然这梁大人也太可怜了,一直被某些人的绿眼盯着虎视眈眈啊~)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