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西夕番外(5)命案

芥末绿2017-2-25 21:52:59Ctrl+D 收藏本站

    西夕番外5命案文/芥末绿

    在经历过被某人压在车内车外吃了个尽兴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关夕每次看见车都会莫名地就脸红耳赤。。>

    车震这个词汇实在太邪恶太让人浮现联翩了,尝过一次那样的滋味,梁某人竟像是上了隐,每每都藉着教她学开车之名却行占她便宜之实。

    而车震给两人的感情生活带来更多的欢愉的同时,也给两人带了意外的惊喜。

    这天梁宥西把关夕送到住院部楼下,在她下车后把一盒糕点递过去。

    关夕可能最近又上班又学车,体力消耗大,所以食量也增加,不知不觉就会吃很多东西,尤其喜酸徵。

    梁宥西听她抱怨上班时间也会肚子饿,所以给她准备糕点,让她闲下来时偷偷吃。

    “中午一起吃饭,我打电话给你。”

    关夕点头,临走前在他期待的目光中红着脸低头在他唇上飞快亲了亲,这才害羞的跑进住院大厅猓。

    “我看到了哦。”

    染着笑意的暧昧调侃传来。

    关夕抬头,见李乐站在电梯口冲她笑得一副很促狭的样子,一下就意会她那句话的意思,耳根忽地就红了。

    “哎,我说你和梁医生都老夫老妻了亲亲有什么嘛,你怎么还脸红啊?”

    “小夕脸皮薄,哪像你一说到关家大哥就恨不能爬人家的床吃人家的口水。”被罗林牵着手的沈雪打趣李乐,后者啐了声,却吃吃地笑。

    “如果真能爬上关家大哥的床吃到他的口水,那我这辈子就算是圆满了。”

    周边其他科室的同事闻言纷纷笑出声。

    关夕却是无语了——她没想到然有人以能吃到大哥的口水为人生目标。97.

    这到底是这个世界玄幻了还是大哥的魅力实在太无敌了?

    “小夕,你家梁医生又给你准备了糕点哦?”沈雪瞄了眼关夕手里的糕点盒问。97.

    关夕轻轻笑了笑,点头。

    其他女孩子立即露出嫉妒羡慕的表情。

    “是酸枣糕?”梯门打开人群鱼贯而入时有个走在关夕身后的男同事忽地冒出一句。

    关夕一楞,回头道:“你鼻子好灵。”

    对方笑笑:“我天生嗅觉超好,他们都说我是警犬鼻。”

    “小夕,你怎么这几天老吃酸的糕点?不是山楂蓝莓糕就是酸枣糕,是不是……”李乐把视线落在她平坦的小腹上,未完的话不言而喻。

    其他人闻言也纷纷将视线落在她小腹上,关夕羞得想掐李乐。

    一直摇手否认。

    她前半个多月才来过大姨妈,这些天又没有出现恶心呕吐等各种怀孕迹象,怎么可能是有了。

    “你们夫妻这么恩爱,怀孕也正常,这是喜事,用不着害羞。”沈雪笑说。

    关夕囧了,心想她倒希望自己怀孕,可是因为想优生优育的关系,除了那次车震,两人其他时候都是有采取避孕措施,就想等时机成熟了双方都准备好了再要小孩。

    而不可能那么巧恰恰就在那次车震中奖了吧?

    想归想,被她们这么一说,关夕倒隐隐有些觉得胃里忽然感觉很不舒服。

    这种不舒服的感觉一直持续到进了中药房,闻到一股浓郁的海鲜鱼饺气味后,她面色瞬变,放下手中糕点盒一下冲去盥洗室。

    李乐等人一楞,纷纷对视。97.

    “她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

    沈雪边说边吸了吸鼻子循着气味望向正在一扇窗旁吃早点的崔晓涵。97.

    本来按规定工作人员是不可以在药房进食的,但有时候上班来不及吃总会有个小意外,所以几人心照不宣,只要不被上面抓到,各自不管闲事。

    “崔药师,你吃的是海鲜鱼饺吗?”她问。

    崔晓涵刚才见关夕一进来看到她就立即捂住嘴冲出去,不想也知道她是要去吐,这让她微微有些不爽。

    “我吃什么你们也要管?”

    沈雪撇了撇嘴,没再吭声,却看向李乐说:“我敢肯定小夕一定是怀上了。”

    李乐又啐:“她自己都说没有,难道你比她本人还清楚?”

    沈雪但笑不语。

    这边盥洗室里关夕按住胸口吐得昏天暗地,眼泪都冒出来,可胃里还是很不舒服。

    又吐了会她才匆匆洗漱返回。

    李乐见她吐完回来脸色变得青白难看,担忧道:“是不是早上吃错东西了?去化验一下吧?”

    关夕吐得浑身发软,却摇头说:“没事,我刚才只是闻到鱼腥味觉得不舒服。”

    “你的意思是我害你吐成这样?”许久不曾找过关夕麻烦的崔晓涵冷冷丢来一句。

    关夕不想多话,摇了摇头没答话。

    “小夕,给你这个。”沈雪忽地把一样东西递来给关夕。

    关夕一见嘴角狠抽了下。

    沈雪递给她的是一根验孕棒。

    “都跟你们说我没怀了。”她哭笑不得。

    “你又没验过,去试试嘛,说不定真怀上了呢?”和李乐为此事下了赌注的沈雪催促。

    关夕翻个白眼,心想如果不做估计她们也不会死心。

    于是接过。

    “我陪你去吧。”李乐挽住她的手臂扶着她。

    关夕抱着敷衍的态度取了尿液做孕检,等待结果期间然也心口扑通乱跳,分外紧张。

    她想她潜意识里其实还是很希望自己怀孕的。

    所以她闭上眼等待李乐告诉她结果。

    几分钟后……

    “哎呀,果然是没怀孕呢。”

    李乐的话一出口,关夕便忍不住涌现失落的情绪。

    她就说肯定没怀孕的。

    有些失望的睁开眼,却见李乐双眼笑得眯起,手里拿着那根验孕棒在她眼前晃了两晃后定住:“你自己看。”

    关夕视线定格,随即难以置信的瞠大眼——两格红线!

    “恭喜啦,很快就要升级做妈妈了,赶紧打电话给梁医生报喜吧?”

    关夕还沉浸在震惊的情绪里,听她这么一说,心头的惊喜才一涌而上,一时百感交集。

    还真是千算万算不如天算,没想到真是那次在车震中中奖了。

    想到自己腹中已经孕育了一条属于她和梁宥西共同的小生命,她内心克制不住的狂喜。

    眼皮一直跳。梁宥西边揉眼角边将一本病历从架子上抽出来,办公桌旁坐着的管弦见状问:“你怎么一直揉眼睛?”

    “眼皮跳。”

    “左右还是右眼?”

    “两只都跳。”

    话落看过去:“你想说什么?”

    管弦耸肩:“听老人们说左眼跳福右眼跳祸,双眼跳是大灾,不过我们自己是学医的当然不会信这一套,你应该是没休息好眼睑疲劳所以眼睑肌发出抗议了。”

    梁宥西皱眉:“我以前再累它都不跳。”

    话刚落,手机响起。

    一看来电显示,诡异的他发现眼皮跳得更欢了。

    电话接通,那端传来清软的柔音:“我有个消息要告诉你。”

    他挑眉:“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那端顿了顿,“有好有坏,你要先听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有好有坏?

    那就先苦后甜吧。

    “坏消息。”

    “我们那次晚上十点多在郊外闯祸了。”

    梁宥西一楞:“闯什么货?”

    “发生命案了。”

    也许是关夕的声音太一本正经,梁宥西竟然一时无法判断她是在开玩笑还是在说真的。

    “你说哪一个晚上?”什么命案他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车震。”

    “哈?”车震?命案?

    他把两者联系到一块,略一细想,脑海里忽地灵光一闪。

    而不待他开口,那端关夕又说:“老公,我现在要告诉你好消息。”

    “……”

    “我好像怀孕了。”

    “……”

    “宥西?你怎么了?”管弦见梁宥西接了个电话脸色一下变了又变,到最后竟然俊颜抽搐,牵动着嘴角一副要笑不笑的样子,也不知道是电话那端的人说了什么让他太高兴了还是怎样。

    “你要不要紧?”起身正要走过去,梁宥西却忽地回神,随即一阵旋风般自他面前一扫而过,顷刻便没了人影。

    ————————

    梁大人高兴死鸟就要升级当老爸,他要乐轰鸟请友记住本站97搜索来的友请收藏本站哦请友记住本站97搜索来的友请收藏本站哦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