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西夕番外(6)

芥末绿2017-2-25 21:53:4Ctrl+D 收藏本站

    西夕番外6文/芥末绿

    关夕怀孕一事在得到确诊后,梁关两家二老都兴奋异常,还有半个月就退休的席文绢甚至提前把医院所占的股份及一些相关事宜都移交给了儿子,自己则每天来儿子家报到照顾关夕的衣食起。请使用访问本站。//&%.+>

    而以大家对关夕的宝贝程度,去医院继续上班自然是不被允许的,而上班不到一个月就开始休长假,这让关夕哭笑不得。

    关夕自怀孕以来食欲大增,身上却不见长肉,只有肚子很明显的隆起来,在快三个月去做全面产检前几天的某个晚上,一起在父母家吃晚饭的丝楠还半开玩笑的说有可能关夕怀的也是双胞胎。

    对于这个说法关夕一笑了之,并不当真。

    因为梁关两家上面好几辈都从没出现过双生现象,而她又是正常怀孕,既没吃任何助孕药也没经过其他途径,所以怀双胞胎的几率几乎是不可能犷。

    梁宥西却说如果真是双胞胎那就再好不过了,这样她疼一次就可以有两个孩子,和他们预期要两个孩子的计划不谋而合。

    “你希望我怀的是儿子还是女儿?”

    在去医院途中,关夕问驾驶座的男人遁。

    这个问题是每一对即将升级做父母的夫妇都会提到的问题,关夕自然也不例外。

    “是儿是女都喜欢,如果是双胞胎的话最好一儿一女。”

    关夕笑笑,脑海里浮现一男一女两只小鬼缠着自己和梁宥西,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幸福画面。

    “对了,”关夕忽地一声惊呼。

    梁宥西看过来,以为她哪里不舒服了,神色慌张:“怎么了?”

    “我的畏光症不会遗传给宝宝吧?”

    “你们家族又没有畏光症遗传病史,别想太多,不会有事的。97.”梁宥西安抚她。

    “可是我的病是从母体带出来的,这样真的没关系吗?”

    怀孕的女人都爱胡思乱想,梁宥西也没多做解释,只是腾出一只手轻轻摸了摸她的脸。97.

    到了医院停好车,他带她去妇产科找事先约好了的妇产科权威安医生。

    在做高清b超时安医生忽地咦了声,然后说:“家族祖辈没有双胞胎遗传史后辈却突然怀上双胞胎的我也不是没见过,不过像你们这样兄妹连着怀上双胞胎的却很少见。.

    关夕本来就躺着不敢乱动,听了安医生这番话,整个人更是呆住了。

    梁宥西同样难掩惊讶,目光盯着b超显示屏看了会,俊颜渐渐绽开一抹惊喜。

    “你不是一直羡慕二哥家的双胞胎?现在如愿了。”他捉住关夕的手,目光温柔。

    关夕实在太过惊喜,还没开口眼眶就红了,反捉住梁宥西的手轻咬着唇一副想哭又想笑的样子,惹得安医生和她的助手轻笑。

    “梁医生,你好福气哦,生对龙凤胎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席院长若是知道怕是也要乐疯了。”安医生的助手笑说。

    “龙凤胎?”关夕惊呼,心头的狂喜已经难以用词语形容。

    梁宥西精专的虽然不是妇产,但高清b超显示实在太清晰,所以他刚才盯着b超显示屏看时就已经看出关夕怀的是龙凤胎,所以表情还算镇定,只是一直上扬的嘴角怎么也掩不住。

    在想要孩子时孩子意外报到,又如愿怀上双胞胎,而且还是少见的龙凤胎,这样巧合的几率于他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而这个奇迹让他的人生从此圆满。

    关夕怀龙凤双胎的事一传开,关家次日便搞了个空前盛大的party庆祝,来参加party的宾上至关父关母的亲朋好友,下至梁宥西的同事亲朋,就连关耀之的发小卫凌风刑磊等人也受邀在内,自然也少不了藿莛东和岑欢。

    当晚梁宥西和关夕均着正装在众人祝福的目光出场,那一刻关夕有种像是在和梁宥西走婚礼红毯的感觉。

    她挽住他的臂弯,在他看来时奉上一记甜美的笑容,轻声问他:“梁宥西先生,你愿意娶关夕小姐为妻,一辈子疼她爱她宠她非她不可吗?”

    梁宥西微楞,盯着她润亮的美目,又听她说:“我欠你一个有新娘的婚礼。”

    所以……她这是在做补偿?

    梁宥西失笑,心头却涌过一阵暖流。

    他另一只手伸过来捉住她挽在自己臂膀上的那只手的手指,握拢:“我愿意。”

    关夕又笑,换梁宥西问她:“关夕小姐,你愿意让梁宥西先生做你的丈夫,一辈子让他疼让他爱让他宠非他不可吗?”

    这个男人……

    关夕胸口震颤,义无返顾的反握住他的手用力点头。

    “宥西哥,你和小嫂子要不要那么恩爱,天天腻在一块还搞眉目传情。”

    怀里抱着刚满月的女儿脸上却还是一副顽劣少年表情的梁劭北打趣两人。

    关夕脸一热,白了他一眼,走过来逗他女儿粉扑扑的小脸蛋。

    “菊花哥哥,你女儿取好名字了吗?”

    梁劭北还没开口,就听一旁的许雅璇抱怨说:“他取的名字难听死了,女孩子家家取什么梁钻,说是别人一看就知道他把女儿看得好比钻石一样贵重,不然就是按孩子的辈分取名梁宽,切,我还黄飞鸿呢。”

    旁人闻言纷纷笑出声。

    梁劭北摸了摸额头仍是笑着安慰老婆:“名字只是一个符号嘛,好听有什么用,又不能吃。”

    许雅璇懒得理他,正要抱过女儿,忽地想起给女儿带的奶瓶还放在车上忘了拿,于是往外走去。

    而这时梁劭北口袋里的手机响起。

    关夕见他手忙脚乱的抱着他女儿掏电话,好心的要帮忙抱孩子。

    “也好,给你个实习的机会。”把女儿递过去,他边接通电话边走向阳台。

    关夕还是第一次抱这么小的孩子,小小软软的一团没什么重量,她抱得好小心翼翼,就怕自己不小心会摔坏了。

    只是不管她怎么小心抱,还没到一分钟,梁劭北的女儿就开始哼哼着抗议了。

    “她还这么小怎么就会认人了?”她好奇的问梁宥西。

    “孩子哭不一定是认人,有可能是尿湿或者拉便便了”关夕囧,心想带孩子原来还是技术活,而她连一些基本常识都不懂,看来将来两个孩子只能靠他们的爸爸了。

    又过了一会,怀里的小人儿开始咿咿呀呀哭起来。

    关夕望阳台方向看见梁劭北还在打电话,而许雅璇也还没来,只好手忙脚乱的轻拍着小人儿的胸口哄着:“小菊花乖,你爸爸妈妈马上就来了,不哭哦”

    那一声小菊花让梁宥西嘴角狠抽了下,睨着关夕的目光却是火热。

    “我来抱抱看。”

    忽然一个温柔的女声传来。

    关夕抬眸,见是岑欢,下意识看了梁宥西一眼,后者朝她眨眨眼,用眼神问她看他做什么。

    关夕笑笑不语,把怀里的小东西递给岑欢。

    不愧是带过两三个孩子的妈妈级成熟女人,岑欢接过孩子后竖抱起让孩子趴在自己肩上,而一只手轻拍着孩子的背,诡异的孩子竟然不闹了。

    “你刚才抱她的姿势她不舒服才会哭。”岑欢解释,看关夕一脸羡慕,笑了笑:“等你们的龙凤胎生下来,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

    关夕欣喜点头。

    一会梁劭北接完电话返回来,见一大群人围着抱着自家女儿的岑欢有说有笑,正要介入,就听谁说了句:“呀,小菊花然笑了!”

    梁劭北一听那个让人惊悚的名字,立即风中凌乱了。

    party快结束时,许雅璇拿了快拍要梁宥西给她和岑欢及关夕三人合影。

    关夕是孕妇,岑欢担心地滑怕她摔,小心翼翼搀扶她过去许雅璇指定的一个景点,这时不知谁家的孩子手上把玩的几颗玻璃球突然滚落在两人脚下,关夕惊呼一声,身子急急往后仰,而岑欢的身体却同时往前倾去。

    千钧一发间,关夕后仰的身子被人从身后稳稳接住,下一秒身体落入熟悉的怀抱里。

    “怎么样?有没有扭伤脚?肚子有没有痛?”被刚才一幕吓得脸色都变了的梁宥西心急如焚的连声问。

    关夕摸摸胸口,摇头,随即想起什么:“欢欢姐呢?”

    梁宥西一楞,转过头,却见岑欢被护在藿莛东怀里,而耳边是关父好友的妻子在训斥闯祸的孙儿的声音。

    “哇,宥西哥,你刚才跑过来的速度真是无敌快!”梁劭北在一旁咂舌,又说:“你在小嫂子和岑医生都有危险的情况下毫不犹豫选择救小嫂子,现在我相信你心里真正爱的人是小嫂子了。”

    梁宥西白他一眼,轻轻抱起关夕。

    关夕双臂缠住他的脖颈,小脸埋入他胸口,笑得甜蜜而幸福。

    因为他现在从内到外都完完全全只属于她一个人了。

    她何其幸运。

    ————————

    如果今天有1o颗钻石的话明天就开始秦的番外?当然我觉得这个不太可能所以……请友记住本站97搜索来的友请收藏本站哦请友记住本站97搜索来的友请收藏本站哦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