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情歌(3)

芥末绿2017-2-25 21:53:23Ctrl+D 收藏本站

    [四库-]    去滑雪场途中时令颜拨了通电话,秦戈听她对电话那端的人吩咐送两套滑雪服过来,然后形容了一下身高体形以及所需滑雪服的款式等。。

    达到滑雪场,两人刚下车,就已经有人朝他们走来,是身形魁梧的黑人,手里拎着两只超大号袋子。

    黑人走到时令颜面前,恭敬的将手中的东西呈上:“小姐,这是您要的滑雪服。”

    时令颜接过,挥挥手:“你可以走了。”

    打开袋子看了下滑雪服的颜色,把其中一件明显宽大的递给秦戈,后者察觉黑人临走前很认真的自上而下打量了自己一眼,那一眼让他有种自己遇到了麻烦的感觉狃。

    双板分体的滑雪服款式十分漂亮,类似山地冲锋衣设计,上身效果好得出奇,完全没有笨重和臃肿的感觉。

    秦戈站在刺眼的雪地上望着不远处朝自己走来的娇小身影,顿觉有些啼笑皆非。

    滑雪服的颜色都极其鲜艳,所以即使不是他喜欢的橙黄色,他也还是穿上了,只是没想到这丫头然使了个小诡计——两人的滑雪服是情侣款镙。

    “你真好看。”时令颜一走近便微眯着眼望着他笑。

    秦戈扯扯唇,又听她说:“我好想和你接吻。”

    “……”

    见秦戈一脸黑线,时令颜欢笑:“哎,别一副很不情愿的表情嘛,人家可是连初吻都还没送出去,你若是肯和我接吻的话,算是占尽便宜哦。”

    面对这种‘诱/惑’,秦戈敬谢不敏:“多谢梅斯小姐抬爱,小的惶恐。”

    话落他朝低滑道走去。

    时令颜在他身后扮个鬼脸,跟上去。

    秦戈往常的健身运动只是打打篮球玩玩剑术,或者打打高尔夫,而这些在那个人回国后也有一段时间没玩了,大多时候他都宁愿把时间花在工作上。

    累到极至才不会有时间去想她。

    有关滑雪的记忆只停留在和医院同事的几次联谊活动,他在这方面颇有天分,别人入门是从低滑道起步,他却是直接从高空滑道滑行,将一票知情同时惊得咂舌。

    时令颜全副武装小心翼翼站着,看秦戈姿势优美的滑行了一段,极其耐心的为她讲解要点,她却只眨巴着两只大眼一脸茫然。

    “你试试看。”

    秦戈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时令颜虽然很想在他面前像他那样滑得优美一些,但脚下刚移动就很不雅地摔了个底朝天。

    秦戈嘴角狠抽了下,过来扶她。

    “你胆子这么小,根本就放不开来学,怎么学得会?”

    她抱住他的腰站稳,眼睛闪闪亮:“如果我学会了你会不会给我奖励?”

    “……”

    “有奖励才会有动力吧?”她不死心的为自己争取福利。

    秦戈点头:“请你吃中饭。”

    “……”

    “再瞪就马上中午了。”

    时令颜不悦地哼了声。

    滑了一个多小时,摔了不知多少跟斗,被其他人不知嘲笑了多少次,时令颜才慢慢找到了点感觉,也开始有模有样的跟在秦戈身后滑行。

    “喂。”

    秦戈听见身后的人唤他,回头,“什么?”

    “如果我追上你,你可不可以让我亲你一下?”

    秦戈严重无语——这丫头怎么满脑子都是这些事情。

    不过以她这种菜鸟级水平,想要追上他简直就是白日做梦。

    微勾嘴角扯出一抹不屑,“追得上再说。”

    他话一落,身后的人儿俏颜一亮,立即便得精神抖擞。

    “那么,开始吧。”

    秦戈没有丝毫危机感,甚至还能优游的滑行一段距离又回头看一眼身后。

    时令颜其实也不过是开个玩笑,她也并没有把握能追上秦戈。

    只是她神经异常坚韧,决定了的事情就算无法做到也会拼尽全力一搏,即使头破血流。

    母亲就不只一次用很担心的语气训她,凡事要懂得适可而止,不然一味执着的结果只会是伤了自己。

    可若追上他就可以和他接吻呢。

    这样的承诺实在太诱/惑,她无法控制。

    两人一前一后拉开很长一段距离。

    秦戈像是故意逗她,在她快看不到他的身影时他就停下来等她,等距离拉得近了他又开始飞速往前。

    真是让人咬牙。

    她有些心情浮躁。

    “再滑十分钟你还追不上我,赌注结束。”

    秦戈的声音飘来。

    她一楞,刹那间身体里仿佛被注入一股强大的力量,忽略了周边的一切阻碍和目光,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追上他。

    她还不太会控制速度,所以之前一直小心翼翼不敢放太开,就怕又摔,可此刻她却不再顾虑其他,完全放开了手脚和速度,箭般冲向秦戈。

    听见身后的声响由远到近,秦戈诧异了一下,回头见一团橙黄以不要命的速度朝自己而来,他猛地心惊了下,俊颜倏地变色。

    “时令颜,放慢速度停下来!”

    眼看着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时令颜满心狂喜,压根就没听出他语气中的担忧。

    身体随着速度不受控制的往前倾,恍惚中有种随时会飞出去的错觉。

    而这种错觉刚一闪过,耳边便听见‘咔嚓’一声——滑板断裂!

    她连惊呼都没发出,只觉眼前人影一闪,肩膀被一股力道抓住扯入一个怀抱里。

    她还没看清楚秦戈是什么表情,接着又是一阵天旋地转,她被他抱着转了个半圈后两人重重摔在雪地上。

    秦戈闷哼了声,背部着地时体内有种脏器移位的感觉。

    时令颜趴在他身上,小脸苍白的瞪着他,仍因刚才那一幕心有余悸。

    发现异状后赶过来的工作人员分别将两人扶起,察看时令颜那副断裂开的滑板时忍不住说了句:“这到底是滑雪还是赶着去投胎。”

    秦戈脸色铁青,冷眼望着时令颜许久都没出声。

    而她回过神后的第一句便是:“我追上你了。”

    在险些送命从菜鸟变成一只死鸟而成功逃生后她竟然还记得那件事,秦戈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也脑子进水了。

    不然怎么会跟个小疯子下那样的赌注。“我追上你了。”

    时令颜认真凝着他的眼,目光专注而期待。

    秦戈很想掉头就走,可最终还站着没动。

    时令颜试探的踮高脚尖捧住他的脸,见他没抗拒,心里欢喜。

    “我要亲你了?”

    “……”

    “你不会咬我吧?”她有些担心的又问。

    “……”

    万分紧张的做了个吞咽的动作,她闭上眼,颤抖的将唇朝他的覆上去。

    四片唇瓣相贴的那刻,身体立即被推开。

    她愕然,他转过脸:“已经亲过了。”

    她瞠大眼:“刚碰到而已!”

    “碰到就算亲过了。”低头,“走吧,滑板都断了,再玩下去估计人也会没了。”

    时令颜望着他走向工作人员的专用救护车,心里委屈得不行。

    “秦戈你这个大骗子!”

    秦戈仿若未闻,优雅前行。

    时令颜在原地站了会,虽然委屈,却也拿秦戈无可奈何。

    两人离开滑雪场,沉默了许久一直生闷气的时令颜在车子行使了十多分钟后忽然开口要他改道往mayfair区的某一处而去。

    时潋。

    秦戈望着头顶娟秀却不失大气的餐馆招牌,想起她说过中午要带他来吃口味很地道正宗的中国菜,想必就是这了。

    快速环视了一周,的确是很古典的中国风装潢和格局,连店内流淌的乐曲都是中国十大古曲之一《梅花三弄》,整体给人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

    “这是我妈咪生前经营了十几年的全部心血,店名就是她的名字。”

    秦戈循声望向身侧神情忽然变得哀伤的小人儿,还没开口就又听一个声音响起。

    “小姐,老爷昨晚派人到处找你找不到,这会他刚走你又偏偏出现了。”

    ——————

    呃很威风神秘的梅斯老爷出现鸟对于《情歌》更新很纠结啊,到底是一更呢还是两更呢?昨天看了下订阅,太伤人心了难怪每天留言的大多是普通用户。本全集下载请登录:四库-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