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情歌(7)

芥末绿2017-2-25 21:53:48Ctrl+D 收藏本站

    [四库-]    秦戈去科室请了一天病假,之后带着时令颜回到住处。:。//

    “秦,我以后就住这间房了是不是?”

    时令颜一进屋就指着自己那晚睡的那间卧室问秦戈。

    秦戈揉着有些酸痛的后颈,没有吭声。

    那间房之前是他的卧室,而他现在的卧室是岑欢母女以前住的,在她们回国后他就一直睡在这边,一是这边的卧室和房相通,二是…猓…

    他摇头敛住无边神游的思绪,走去沙发坐下。

    时令颜跟过去,半跪在他身边,双手搭上他的肩说:“我给你按一按。”

    秦戈想拒绝,但她的手已经动起来,而且力道拿捏恰恰好,手法也比较灵活,像是有过类似替人按揉的经验似的,被她这样按一安揉一揉,然很舒服于。

    时令颜见他紧绷的俊颜放松,眉头也舒张开,有些小得意。

    “我按得不错吧?除我爹地之外你可是第一个享受此优待的人。”

    秦戈尽管轻眯眸做假寐状没看她,却也从她的语气中想像出她勾起嘴角的模样。

    “我以为你和你爹地感情不好,没想到你还会替他做这些。”

    时令颜撇撇小嘴:“那是后来好不好?以前我妈咪还在的时候我们一家三口幸福得让所有人嫉妒。”

    “那后来为什么会变故呢?”

    肩上按揉的动作一顿,秦戈睁开眼,见她轻咬着唇一副自责的神情,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你玩得也够久了,明天开始去上学。”

    时令颜一楞,随即想起什么,恍然道:“这就是我爹地让我跟你混的原因?他允许我和你一起住,是想让你管着我,而不是把你当成了女婿?”

    “什么女婿?”秦戈用力弹了弹她的额,哼了声站起来。

    “想住我家就要听我的,以后不准没大没小说些乱七八糟的有的没的。”

    “我又没乱说,爹地都肯把我托付给你了,绝对是——”

    “没有绝对!我不会对一个未成年小女孩的告白感兴趣,你趁早死了这条心,想谈恋爱去学校找同领人,别找我这种叔辈。//”

    秦戈毫不气的打断她,走去厨房打开冰箱找食材准备做饭。

    “秦,你身体还没全好,我们叫外卖吧?以后等我学会做饭就我做给你吃。”

    秦戈回头凉凉看她一眼:“等你学会做饭估计我都老得牙齿掉光了。”

    “……”

    “叮咚叮咚!”

    门铃声响起。

    秦戈一楞,然后就见时令颜穿着他的过大的拖鞋跑去开门。

    门打开还没看清楚来人,呼吸里便搀入一阵浓郁的熟悉饭菜香。

    那是记忆中母亲开的中餐馆才做得出的味道。

    “小姐,我给你们送饭菜过来,还热着呢。”王瑞两手各提着一只三层高的高级保温食盒,脸上一派宠爱的笑。

    时令颜一听立即笑眯了眼:“我就知道王叔比爹地还疼我。”

    正打算要叫外卖呢,没想到有人送货上门,简直就是及时雨嘛。

    秦戈听到王瑞说话的声音走出厨房,王瑞已经熟门熟路的进来把食盒放到餐桌上,又一一把带来的中式餐点拿出来摆放到桌上。

    “秦,以后我们每餐都让王叔派人送饭菜过来好不好?”

    秦戈向来不喜欢麻烦别人,闻言拒绝:“我基本上没什么时间在家吃饭,只是偶尔做做,你以后下课直接去店里吃了饭再回来。”

    这样也免得他每天在医院上完班回来还要给她做保姆。

    “可是我想和你一起吃饭。”

    秦戈看她一眼,有些无奈的摊摊手,看向王瑞:“辛苦了。”

    王瑞其实是听说老爷把小姐托付给秦戈照顾,所以才特意从店里带了食物过来,就是想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他和时令颜的母亲时潋名义上是师兄妹,实际上是时潋在国内救了他一命又把他带来英国,所以他一直很感激时潋,自然也把她的女儿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来疼。

    他知道这小丫头应该是秦戈动了情,而老爷也看出来了,所以才会说出只要她去上学就让秦戈属于她那样的话。

    而他就是想知道秦戈对小丫头有没有那个意思,免得小丫头单恋一场,伤了心到时候他无法对时潋交代。

    秦戈昨晚到现在都没吃过东西,面前又摆着如此可口的饭菜,当下也顾不得王瑞打量自己的怪异眼神,拿来两副干净的碗筷子递一副给时令颜,自己拉开椅子便坐下开吃。

    “王叔?你不急着回店里吗?”时令颜见王瑞站着不动,开口问。

    王瑞回神,挠了挠后脑说:“马上就走,不过,我想问秦先生一个问题。”

    秦戈边吃边抬眼看来:“什么问题?”

    王瑞看看时令颜,一副犹疑的表情。

    秦戈意会他的意思,快速吃了几口后站起来,“去外面说。”

    时令颜看着两人往外走去,不满的嘀咕:“有什么话是不能当着我的面问的?搞这么神秘。”

    两人仿若没听见,等到了门外王瑞才开腔:“秦先生,我看你也是爽快的人,你就老实告诉我,你对我家小姐到底有没有意思?”

    大概是没想到王瑞要问自己的是这样的问题,秦戈楞了楞,随即啼笑皆非地嗤了声。

    “她才十四岁,在国内她这样的年纪还只是个孩子,你说我有可能对一个孩子有意思么?”

    王瑞一听他对时令颜没意思,心就急了:“小姐她那么喜欢你,你不喜欢她那她不是等于单恋?”

    “在她这个年纪会迷恋异是很正常的事,你不用担心。”

    “话是这么说,可是我们家老爷把小姐托付给你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他已经把你看成是他的未来接/班人,所以你以后必须要和小姐在一起。”

    秦戈皱眉:“梅斯先生可没这么说。”

    他也只答应是暂时照顾而已,况且他也不保证自己一辈子都呆在英国不回国了。

    毕竟在国内他还有那么多亲人。

    王瑞还想说什么,电话却响起,他一看是店里打来的电话,想必是生意忙了催他回去的。

    秦戈见状挑挑眉:“王叔,谢谢你的饭菜,不送。”语毕转身推门。

    “哎,秦戈你等等。”王瑞急了一时连名带姓的喊他,“小姐有时候虽然很任,但她是个好孩子,也很可怜,你可千万别伤害她。”

    秦戈倾了倾嘴角扯出一抹自嘲:“你真的想多了,我怎么敢伤梅斯先生的爱女?”

    “那、那拜托你也喜欢小姐吧?这样大家都不用担心这个担心那个了,对谁都好。”

    秦戈嘴角狠颤,心想这王叔明明年纪不小了,怎么有时说话就和那丫头一样随?

    等王瑞离开,秦戈重新坐回餐椅上继续吃饭。

    “王叔问你什么?”

    她忍不住好奇问。

    秦戈看她一眼,瞥到她嘴角沾染的番茄汁,抽了张纸巾递过去,“嘴角有番茄汁。”

    时令颜接过,胡乱一抹又追问:“到底说了什么?是不是和我有关?”

    “他说你有很多坏习惯,任霸道骄横不懂体贴人,要我多多体谅。”

    时令颜张大眼,“王叔真那么说?”

    秦戈点头,表情十分严肃。

    “我哪有那么糟糕?只是偶尔有点小任罢了。”

    “你现在住我家,任也不可以,你爹地说你画画很有天赋?明天开始去学校上课,放学后继续去学画画,不听话就别住在我家。”

    对面那张娇俏的小脸立即垮下来:“又上课又学画画,那我不是只有在晚上才能看到你?”

    “确切的来说,就算你不上课不学画画,晚上也不一定看得到我,因为我要上晚班。”

    “那你上晚班的时候我去医院陪你。”

    “不用。”

    “我要去。”

    秦戈盯着她不语,目光却极具压迫。

    时令颜叹气:“……好吧,我听话,不去就不去。”

    秦戈满意的点头,“你去收拾房间,看缺什么晚上再去买。”

    时令颜应声站起来,刚走两步又回头,细白的小手伸到秦戈面前来:“以后多多关照,祝我们同快乐。”

    “……”

    ————————

    明天更早点本全集下载请登录:四库-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