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情歌(8)

芥末绿2017-2-25 21:53:54Ctrl+D 收藏本站

    ()晚上秦戈带时令颜去超市采买了一些生活必需品,小丫头对逛超市显得十分感兴趣,蹦蹦跳跳的一派天真。。

    秦戈经过糖果区时拿了几包味道各异的水果糖,被时令颜笑话长不大的‘老男人’。

    “知道我是老男人,以后就不要做嫩牛吃老草的无礼举动。”他回敬。

    她笑得狡黠:“那就换做你老牛吃嫩草吧,我十分期待。”

    秦戈拿她没辙,陪她买好东西回到住处,自己进了书房,随她一个人捣鼓。

    刚打开电脑,手机响起。

    拿过扫了眼来电显示,竟然是来自国内的国际长途。

    再一细看那组号码,心里没来由的咯噔了一下,怔了十数秒才接听。

    “秦戈?”好听的男声自电话那端传来。

    秦戈身体往后靠在宽大的椅背上,单手揉着额,目光落在面前那道落地窗上。

    “什么事?”他语气不冷不热。

    那端静默了一秒才又传出声音:“我希望你帮我个忙。”

    秦戈讶然,难以置信电话那端强大如斯的男人居然会开口求他帮忙。

    “是有关她的,我想你应该不会拒绝。”

    “……”

    秦戈苦笑——每个人都知道他对她抱着什么样的感情,却只有她和他同住一个屋檐下三年多而毫无所觉。

    是他太隐忍还是她的心已经完全留在了那个男人身上,所以才感觉不到他的情?

    “我怎么帮你?这里是伦敦,而我在这边无权无势。”

    “赫莲*梅斯的女儿对你情有独钟,光凭这一点你足以在那边呼风唤雨。这点忙不过是举手之劳。”

    不愧是商人,连这个都能算计。

    “她好么?”终究还是忍不住问出口。

    “当然,因为她有我。”

    他无声笑了笑,那端的男人又说:“相关事宜电话里讲不清楚,我会发传真给你,必要的时候我会亲自过去。”

    “好。”

    挂了电话,他却陷入沉思中。

    他似乎才说过不论如何都不会向赫莲*梅斯求助的话,没想到这么快就要砸自己的脚。

    而这和面子无关,实际上他是担心自己有求于他时,他会提出交换条件。

    比方说让他辞职跟他做。

    赫莲*梅斯之所以在Mayfair区乃至整个伦敦都声名显赫,走的绝对不可能是一清二白的正当商业路线,而他对那些黑道上的尔虞我诈和打打杀杀压根不感半点兴趣。

    倘若赫莲*梅斯到时候真的提出这样的条件交换,那他要如何抉择?

    而更让他担心的是另外一件事情——赫莲*梅斯会不会当真把他视为女婿,从而栽培他做他事业的接/班人。

    如果真是那样,事情就不太好办了。

    “秦。”

    耳边骤然扬起的声音打断他的沉思。

    时令颜推开书房的门走进来,两手各端着一杯还在冒着热气的牛奶。

    “我给你泡了牛奶。”她把其中一杯递给秦戈。

    秦戈闻到牛奶特有的气味,皱眉嫌弃的将她的手推开:“我不喝。”

    “不行!这是安神有助睡眠的。”

    “我感冒还没痊好,不能喝牛奶。”

    “咦?还有这种说法?”

    秦戈没理她,拿过一包刚才在超市买的水糖拆开包装撕了一粒扔进口中含着。

    时令颜闻到糖果的味道,忽地皱起小鼻头:“秦,你身上那种清新的味道和这种糖果的味道好像哦。”

    秦戈瞥她一眼,见她眼巴巴望着自己,递一颗水果糖过去,然后像小狗一样赶她出书房。

    “让我再陪瞥你吧,你一个人不寂寞吗?”时令颜三两口喝掉自己那杯牛奶,耍赖的楼着他的脖子不肯走。

    秦戈没有商量的余地,起身拎着她的卡通睡衣衣领便朝门外走。

    “诶你别这样啊,你不寂寞可是我寂寞啊,你陪我好不好?”

    被扔到门外了时令颜还不死心的为自己的福利努力争取。

    秦戈倚在书房门口皮笑肉不笑的扯扯唇:“我只答应你爹地保证你每天乖乖上课学画画,但不包括出卖色/相陪你聊天。”

    时令颜嘴角一抽,想再开口,可秦戈已经‘嘭’一声关了门,她甚至还听见门反锁的声音。

    “讨厌!”

    她嘟哝着小嘴不情愿的回到自己房间。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努力,整个卧室已经涣然一新,完全变成了粉红色的梦幻公主房。

    不仅如此,她还打算明天趁秦戈不在家,把客厅及厨房都装扮成粉红色,让这套房子的每一个角落都充满她的影子,而不再是那个女人留下的回忆。

    躺在床上,她掏出手机打开相册,里面几十张照片全是昨天在滑雪场滑雪和在广场看鸽子时她或偷偷或光明正大给秦戈拍的照片。

    有他冷着脸冲她故做凶狠的表情,也有他不惊疑绽露的迷人笑脸,还有他滑雪时的潇洒英姿。

    每一张都让她看得移不开眼,觉得这个男人真是她

    见过的最能吸引她的帅气男人。

    明天她一定要去把这些照片一一洗出来放大,然后放在卧室的每一个她只要一睁开眼就能看到的角落里。

    下次,她一定要和他合影做一本相册,用来做纪念。

    怀着这样的愿望,她把手机里正在对她笑的秦戈的脸捂在胸口,随后沉沉睡去。

    **************************

    早上时令颜是在一阵猛烈的敲门声中醒来的。

    她睁开眼,却见自己卧室的房门是打开的,而秦戈站在门口,一手仍在用力敲门。

    见她醒来,他丢下一句话转身:“今晚开始睡前调闹钟,迟到一分钟起床就要接受惩罚。”

    时令颜楞了楞,拿过手机看了眼时间,见已经七点多,立即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

    手忙脚乱的进浴室洗漱出来,连头都没梳,又去衣橱里翻找衣服。

    等她好不容易收拾好出来,秦戈已经将给她准备的早餐打包。

    “在车上吃,我送你去学校。”

    时令颜接过跟在他身后。

    “晚上我可能要晚点回来,这是备份钥匙,你带着,别弄丢了。”

    一上车,秦戈便把公寓的另一套钥匙递给她。

    时令颜喜滋滋接过,心里想着这套钥匙或许以前是岑欢所有,不过现在是她的了,她绝对不会放手。

    秦戈的住处离学校较远,值得庆幸的是她的学校和他工作的医院是同一条路,所以他也算是顺路送她上学。

    “你煎的火腿真好吃。”

    满口食物的时令颜口齿不清的赞美驾驶座上的男人。

    后者不以为意的挑眉,透过后视镜瞥了眼如同小动物一样吃得满嘴酱汁的小人儿,叹口气,扯过一把纸巾递过去。

    “秦,其实我们凑一对也不错啊,反正你总要结婚的,找一个爱你的人结婚总比你单恋着一个人一辈子孤独好吧?”

    秦戈冷嗤:“吃你的东西,哪来那么多废话?”

    “我只是好心提个建议。”某人很理直气壮的为自己辩解。

    秦戈哼了声,没回她。

    “如果你嫌我年纪小,那可不可以再等我几年?”他现在对她没感觉应该是嫌她年龄小还有身体没有完全发育完整吧?

    “再胡言乱语我就把你半路扔下去。”

    “可是我很认真的,你看我马上就十五岁了,而你未满二十六,等我十八岁的时候你还未满三十,但那时我不论是身体还是思想都已经发育成熟,不会再让你把我当小孩子看的。”

    “你在我眼里永远是个小孩子。”秦戈一句话打击掉她的热情。

    “可是我会永远爱你,而且只爱你。”她强调,语气认真得让秦戈心惊。

    他一直当她对自己的感情只是孩子气的心血来潮,总认为再过一段时间她对自己没有新鲜感了就会移情别恋,可她现在说出这样的话,他都有些不敢正视她看自己的那双耀眼得仿如天上繁星的眼眸。

    “秦,你给我三年时间,我一定会让你爱上我。”

    在车子到达她学校,目送她下车后,她又忽然回过头来,神色坚定而认真的告诉他。

    ————

    (想早点更的。。。时间上错位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