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情歌(9)

芥末绿2017-2-25 21:53:59Ctrl+D 收藏本站

    ()秦,你给我三年时间,我一定会让你爱上我。。

    不知是第几次脑海里突然闪现出这句话。

    秦戈用力晃了晃头,心想一定是近段时间上班太累了,加上又病一场,所以才会想些有的没的。

    那丫头不过是孩子罢了,说过什么或许过段时间连她自己都会忘记。

    他当什么真。

    “Doctor秦。”脱下身上白袍打算下班时,听见有人喊他。

    他回头见是刚来接/班的同事杰斯,心里猜想对方有可能又想和他换班,果然念头一落就听杰斯说:“Doctor秦,我女朋友明天生日,你明晚可不可以和我换班,我想陪我女朋友过生日。”

    以往秦戈是不太会拒绝,但现在不行,他想他这几天都会很忙。

    他以病后身体未痊愈无法连续白班和夜班一起上为由拒绝,杰斯虽然失望,却也不勉强。

    驾车离开医院,车窗外灯火阑珊。

    他看了眼时间已经是九点多,犹豫着要不要打电话给赫莲*梅斯,毕竟像他那种大忙人,这个时间段应该不可能在家休息。

    迟疑间电话响起。

    来电显示陌生号码,他接通,那端立即传来清脆的女声:“秦,你什么时候下班?我刚才扔垃圾把自己锁在门外进不去了,好冷哦,我只穿了一件衣服。”

    “……”

    “秦?”

    秦戈望着前方一辆跑车的尾灯叹息:“大概还有十多分钟到家。”

    话落挂了电话。

    等赶回公寓,果然见时令颜衣着单薄地蹲在门口不时搓着手取暖。

    听见脚步声她转过头,看到秦戈,整个人都跳起来。

    “秦,我好冷哦~你给我暖暖。”她可怜兮兮扁着小嘴扮可怜,一双小手不安分的揣入秦戈敞开的大衣内,在他温热的身躯上来回揉搓。

    秦戈立即黑了脸,拎着她的衣领把她丢开,然后掏出钥匙去开门。

    时令颜被他推开也不生气,笑嘻嘻又靠过来,抱住他一条手臂一起走进屋。

    秦戈首先闻到一股烧焦了的味道,正要为时令颜是不是厨房在煮东西,就听她‘呀’地一声惊叫,随后闪电一样冲向厨房。

    秦戈见状不用问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他皱眉走去厨房,恰好看到时令颜将一只烧得快要熔化掉了的煎锅扔进放满冷水的水槽里。

    而几乎是同一时间,水槽里发出吓人的一声长‘嗤’,紧接着冒起一大片白烟。

    时令颜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吓得转身就往秦戈身上跳,整个人像只树袋熊一样吊在秦戈身上,小脑袋直往他怀里钻。

    秦戈顿时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答应赫莲*梅斯照顾这丫头,简直就是给自己找麻烦。

    这还是第一天他的生活就一团糟,往后那漫长的日子要如何相处,他想起来就头皮发麻。

    罪魁祸首弄得一片狼藉却还要他这个受害房东安抚她受到惊吓的小心灵。

    秦戈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是这么有耐心的一个人,不知道是不是照顾岑欢的女儿时间长了,所以对每一个小孩都特别有耐心?

    在他收拾厨房残局时,时令颜在一旁解释:“我只是想做晚饭,等你回来一起吃……没想到会弄成这样。”

    念她是一片好意,秦戈没出声斥责。

    “秦,我好饿,我们去时潋吃吧?”

    在秦戈清理完后,时令颜提议。

    秦戈原本想拒绝,但转念一想又点头。

    虽然不一定这次也会那么巧又在时潋碰到赫莲*梅斯,但反正要吃晚饭的,去碰一碰运气也不错。

    *****************************

    “你今天去学画画了吗?”

    去时潋的途中,秦戈问。

    “当然,我答应过你的事情绝对不会食言。”时令颜边回他边剥了颗葡萄倾身递到他嘴边。

    秦戈身子一僵——他从小到大从未被人这样喂食过,即使是曾经的初恋女友,在有过最亲密的关系后也没有做过这样煽情的举动。

    尤其是喂食自己的小人儿还在眨巴的大眼一副哄孩子的语气:“乖,张嘴。”

    他深吸口气,有些不自在的张嘴,剥了皮的果肉滑入口腔,甜中带酸的滋味,是秦戈觉得能够忍受的程度。

    “好不好吃?”

    时令颜笑嘻嘻望着他,小脸满是期待。

    秦戈望着前方的路面假装专注开车,俊颜波澜不动,心跳却有那么一瞬失了序。

    时令颜仿佛以喂食他为趣,一路上不知喂了他多少颗葡萄,等到达时潋时,秦戈感觉自己次葡萄都已经吃饱了。

    王瑞见到两人到来,脸上的表情像是中了六/合/彩头奖。

    “小姐,你和老爷是约好了这个时候过来吃饭的吧?”

    时令颜听他说父亲也在,立即就有种想拉秦戈走的念头。

    而能够在这里碰到赫莲*梅斯却是秦戈所望,所以没等她有所动作,他便已经开口问王瑞:“梅斯先生

    在哪间房?”

    王瑞正要开口,却又突然像是意识到什么,紧张兮兮的望了眼时令颜,一副要说不说的为难表情。

    这样的王瑞让时令颜心头咯噔了一下,俏颜顿时一寒,“爹地是不是又带了那个女人过来吃饭?”

    大概是被她猜中了,王瑞一脸惶恐的解释:“老爷只是纯粹带闻小姐过来吃饭,没别的意思,小姐别误会老爷。”

    可时令颜哪听他解释,娇哼了声径直上楼。

    王瑞呆了呆,心急的对秦戈道:“你快叫住小姐,她要是发起火会动真格的。”

    秦戈挑眉——动真格的是什么意思?

    边想边跟着上楼,左右拐过几道长廊,见时令颜已经停在一间包房门口,他正要喊她,却已经晚了一步,她连门都没敲,而是用脚一下踢开。

    秦戈哑然——这丫头是真生气了。

    包房内赫莲*梅斯和身边的一名有着姣好面容的年轻东方女子闻声同时看来。

    后者对上门口那双望着自己似乎快要喷火的美目,娇小的身子明显僵了僵,而前者却面色丝毫不改。

    时令颜走进去,两只小手因愤怒而紧握成拳。

    “滚出去!”她冷冷对那名大约年长自己十来岁的东方女子下逐客令,声音不大,却颇有乃父之风,语气中夹杂一丝浑然天成的威慑。

    东方女子淡然一笑,站起来,却并不是要离开,而是朝时令颜伸出纤纤玉手:“我叫闻倩,我喜欢你父亲,不,应该说我爱他,所以很希望和你和平共处。”

    爱。

    这个害母亲和父亲之间误会重重,间接害死母亲的女人,她竟然明目张胆当着她的面说她爱她的父亲!

    她凭什么?

    她有什么资格害得别人家破人亡还不要脸的在这里说爱!

    时令颜怒极反笑:“以我爹地的年纪足可以做你父亲,你好意思说爱他,我都不好意思听,而且我不会允许我爹地再娶其他女人,你趁早死了这条心!”

    闻倩又笑了笑,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口吻:“他不娶我没关系,反正他也不爱我,我只要求他能够让我在他有生之年都陪在他身边就满足了。”

    许是闻倩的坦然让时令颜震惊,又或者是她在这名害得自己一家破人亡的东方女子身上看到了些许自己的影子,她怔忪着竟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你怎么来了?”一直没吭声的赫莲*梅斯慵懒开口,完全一副置身事外的态度,仿佛刚才被人表白示爱的并不是他。

    父亲的话让时令颜心头万分委屈。

    “这是妈咪的店!我为什么就不能来?”她说罢又有些恨恨的瞪着父亲:“你总没时间陪我吃饭也就算了,带其他女人来这里吃饭我也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为什么偏偏是她?这是妈咪的地盘,你带她来是想向妈咪炫耀你的老牛吃嫩草吗?你就不怕妈咪地下有知——”

    “够了!”也不知是哪句戳中赫莲*梅斯的痛楚,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男人竟然冲动的一掌砸向了桌面,瞬间杯盘倾倒,菜液横流。

    “你自己回去。”他冷声开口,话却是对闻倩说的。

    后者难堪的扯了扯嘴角,却也乖巧的点头。

    ————————

    (好乱的一家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