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情歌(11)

芥末绿2017-2-25 21:54:8Ctrl+D 收藏本站

    [四库-]    秦戈还在门口就听见里头传出的低低抽泣声。。.

    他回头看了眼身后,赫莲梅斯高大的身影伫立在长廊的橙黄灯光下,立体的五官冷峻中交织一抹不易让人察觉的担忧。

    可怜天下父母心。

    他轻叹一声,回头推开休息室的房门。

    时令颜趴在窗边的单人床上,纤弱的小肩膀一抖一抖,哭得伤心至极猸。

    秦戈在床边站了会,等她渐渐哭得没了声音,也不知道是哭得差不多了还是哭累了睡不着了,这才伸手去推她。

    没有反应。

    “颜颜?檀”

    他唤她,出口的声音是他对她从未有过的温柔,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而这句呼唤让一动不动的人儿猛地就抬起头来,一双红肿的水蜜桃大眼红通通的让人有些忍俊不禁。

    “秦”她可怜兮兮望着他,只喊了一句,却没有其他动作。

    秦戈轻嗤了声,朝她张开双臂。

    下一秒,时令颜整个人从床上蹦起来扑进他怀里。

    之后哭声不绝,大有要把身体里的水分全部转化成眼泪哭穷哭尽或者用泪水眼秦戈淹没的意思。

    秦戈也不哄她,只是任她继续哭。

    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停下来,他才开口:“快饿死没有?想不想吃东西?”

    “……”

    “你爹地已经走了,他手上的伤口流了很多血。”

    秦戈话一落便察觉怀里的人儿身子僵住。

    “你还真是个孩子,做事那么冲动。”他叹气,却并无责怪的意思,“有没有想过给你爹地道歉?”

    “我又不是想伤他,是他自己为了那个女人而受伤,光我什么事?”时令颜从秦戈身上退开,小脸上满是倔强的神采。

    “是他对妈咪不忠,受伤也活该。”

    “你真的这样认为?那如果我说以后他那只手等同于废了,想必你也不会有半点难过,反而会幸灾乐祸?”

    几乎是立即,时令颜的脸色苍白如纸。**

    秦戈盯着她脸色的变化,继续道:“你这几年从来没去想过和你爹地之间的隔阂是因为造成,你总以为自己看到的就是事实,自己想的就是正确的,而他一直当你是个孩子不屑和你解释,所以你们之间的隔阂造成的误会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越来越难以消弭。”

    时令颜无法回答。

    满脑子都是秦戈刚才那句父亲的手今后等同于废了。

    这对于一个那么骄傲的男人来说,该是多么残酷的事情?

    而她没想到自己就是那个罪魁祸首。

    “你们父女之间的问题我并不了解,也不想妄加揣测谁对谁错,我只是想说有时候眼睛看到的未必就是真,而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信任,尤其是亲人,若是不能做到这一点,你们之间的隔阂永远无法消弭。”

    这番话时令颜听见去了,却更茫然。

    “你的意思是我误会我爹地了?他和那个叫闻倩的女人根本就没有什么?”

    秦戈没有回答,虽然他并不认为赫莲梅斯那样身份的男人会撒谎骗他。

    但毕竟是家务事,谁又能说得清。

    “走吧,去吃点东西就回家,好好睡一觉明天别赖床,记得要去上课。”

    二话不说拽着她的手走向门口。

    “等等,我爹地的手真的……废了么?”

    秦戈笑,“你现在知道担心了?”

    他这一笑,小丫头就恼了:“他是我爹地,我怎么能不担心?”

    “你刚才明明说他活该。”

    “……”

    “秦戈!你很讨厌!”

    她扯着嗓子吼他。

    秦戈掏掏耳朵,还是笑:“那么,可爱的梅斯小姐往后还要不要和讨厌的秦戈同一屋檐呢?”

    时令颜见他一直笑,这才后知后觉自己是被他忽悠了,不免觉得羞恼,想也不想地一下跳到秦戈身上去,双臂搂住他的脖子在他嘴唇上咬了一口发泄,然后又迅速跳离他身上,狠狠瞪他一眼,飞快下楼去。

    秦戈震愕住。

    良久才抚着被咬痛的嘴唇莫名其妙的摇着头转身下楼。

    大厅的吧台前,王瑞伺候祖宗一样维着时令颜转,又是递茶又是递食物,嘴里还不时叮嘱着小心烫,吃慢点。

    此时店内的人不多,餐厅其他员工闲来无事的这会都聚在一起,有英国人也有中国人,看着王瑞伺候他们的小老板,脸上都是宠腻的笑容。

    秦戈下楼来,径直往外走。

    王瑞见状急呼:“哎,秦戈,小姐还没吃完,你先等等。”

    “我又不是她的专属司机。”秦戈淡淡抛来一句。

    王瑞楞了楞,看向时令颜:“小姐,你连他也得罪了?”

    时令颜撅嘴瞪了眼秦戈离去的方向,哼了声:“我才不信他不等我。”

    嘴上是这么说,其他她心里一点把握都没有。

    秦戈巴不得能甩掉她,而她刚才咬了他,他会等她的机率并不大。

    “我等你很久。”

    秦戈一走出时潋,就见一道人影突地走出来,挡在他面前。

    她微讶,看清楚挡在面前的人是谁后就释然了。

    是闻倩。

    他之前一直觉得这个女人的名字和声音都很面熟,但这张脸却陌生。

    那是因为他没见过这个女人,但却听过这个女人的声音,也曾从另一个女人口中时常听到过这个女人的名字。

    只是等他想起这个女人是谁,却又万分排斥再次看到她。

    闻这个姓对于他来说,是个噩梦!

    “我想你也许不认识我,但我却看过你的照片。”

    闻倩望着他静静开口。

    秦戈没说话,侧过身走向自己的坐驾。

    “秦戈,你不想知道佩佩她现在过得好不好吗?”

    当作是耳边风,秦戈依旧没有要停步的意思。

    而身后脚步声跟上。

    “秦戈!”闻倩边喊边追上去,在她冲动的要抓秦戈的手时,秦戈忽然转身,俊容一派霾。

    “闻小姐,我并不知道你口中的那个什么佩佩是什么东西,你也认错人了。”

    闻倩像是惊呆了,表情有些难以置信。

    “你怎么可以这么混蛋?当初你在电话里——”

    “我有你们闻家的女人混蛋么?你明知道赫莲梅斯有妻有女,明知道不可以爱还偏偏去招惹他,害他家破人亡!你毁了一个家庭,你种下的这些罪孽又岂是一个混蛋可以形容!”“不……我没有……”闻倩摇头想解释,却又无从开口。

    她只是控制不住自己想去爱那个男人,她也无意去打扰他的家庭,更别提想害他家破人亡了。

    她一直都是卑微的爱着他,在他身边默默的关注呵护,从来没想过要破坏他的家庭。

    “别做出一副你很无辜的表情,你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你而死,你一步错步步错,错了就是错了。”

    “我……”

    “我再说一次,我不认识你,请你不要再纠缠!”

    “我没有要纠缠你,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些关于佩佩的事,她当年——”

    “你勾/引我爹地已经够不要脸了,怎么现在又想勾/引我的人?”

    时令颜一出来就看到秦戈被闻倩追着纠缠的一幕,当真是新仇旧恨齐齐涌上心头,浑身每一个毛细孔都释放出噬人的火焰。

    闻倩皱眉,下意识不想和这个不讲理的小丫头争辩。

    “秦戈,当年的事情并不是你所以为的那样,佩佩她现在过得并不好,她很——”

    “跟我无关。”

    秦戈面无表情打断她,触及时令颜一副又要失控动用暴力的表情,立即过来牵她的手。

    “吃饱了回家睡觉,别再动那些暴力念头,否则我把你赶出去!”

    这样的威胁实在是太有效,时令颜一下怒气全消。

    “坐好。”打开副驾的车门推她上车。

    “秦戈,这是我的名片,你如果——”闻倩只顾得将名片从车窗口扔进去,其余的话被一阵引擎发动的声音覆盖。

    ————————

    有几个人在追秦戈的文?真没动力如果每天冲咖啡的有砸鸡蛋的那么勤快,我至少会有两更的时候或者,国足要是有砸鸡蛋的那些人那么有毅力,tmd早出线在世界杯上耀武扬威了!真该来拜她们为师母!本全集下载请登录:四库-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