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情歌(12)

芥末绿2017-2-25 21:54:13Ctrl+D 收藏本站

    ()车子开走的刹那,时令颜从副驾上倾过身来去抓掉落在秦戈腿间的名片。:。

    “别乱动!”秦戈呵斥她,却没半点作用,她的手伸过来在他腿上摸来摸去,还把手指做剪刀状插/入他腿间去夹,好几次碰到他男性的那处,都像是撩拨似的,刺激着他的感官神经,简直让他咬牙切齿。懒

    等到她终于夹起来,他整个身子已经绷直,俊颜满是隐忍。

    “你认识她?”时令颜没察觉他的异样,目光落在名片上的logo上,哼了声,“就知道这个女人和我爹地在一起绝对是为了他的钱,年纪轻轻就已经是一家公司的负责人,全仗着我爹地替她撑腰。”

    她越说越气,秦戈却无半点回应,完全任她自言自语。

    “你是不是认识她?她说的那个什么佩佩好像和你关系不一般,那是你什么人?”

    “不关你的事。”秦戈语气不善的开口。

    时令颜一楞,目光定定凝了他许久,忽地眯起漂亮的棕眸:“难道你和那个什么佩佩以前是恋人?”

    秦戈没回她,脸色却越发难看。

    “真被我猜中了?”时令颜脸色也不见得好看。

    她的家就是因为闻倩的介入才变得支离破碎,她对闻倩可谓深恶痛绝,连带的对她的朋友也没好感。

    可没想到秦戈却居然和闻倩的朋友曾是恋人,这层关系让她心里像堵着一块大石头,十分难受。虫

    “都说物以类聚,我看那个叫佩佩的和闻倩是一路货色,眼里只有钱,没想到你会喜欢那样的女人。”她气极口无遮拦。

    “你说够了没有!”秦戈忍耐的打断,“我喜欢谁和谁有什么关系都是我的事,你没资格管!以后你只顾照顾好你自己就不错了!”

    时令颜整个晚上都处于情绪激动中,听他这么说又怎么可能忍得住。

    一下就将闻倩的名片用力掷到秦戈脸上,随后去扭车门。

    此时汽车正飞驰在马路上,周遭是来往如流的车辆,她这个举动吓得秦戈出了一身冷汗,忙放慢了车速腾出一只手出来一把抓住她的肩就往自己身上扯。

    “你疯了!想跳车自杀?”她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即使是锁上了车门都难防万一!

    “你停车!我要下车!”

    时令颜无视他的训斥,背对着他面向车门。

    秦戈深呼吸:“你如果真的下车,那明天就搬回你自己家去,以后不要再来找我!”

    以往这样的话一出口,时令颜立即乖乖不动。

    可这会她却像是受尽了委屈,回头狠狠瞪了秦戈一眼,回敬道:“既然这么不情愿照顾我,为什么要答应我爹地?你放心,这次我离开再也不会回来找你!”

    秦戈当她是孩子气的气话,哼了声,却依然没有停车的意思。

    时令颜忍了忍,还是没能忍住眼眶的泪意,很快就像个孩子一样哭开了。

    秦戈无可奈何,把车停在路边,抽了把纸巾递过去。

    “本来就丑,再哭就更加不能看了。”

    “你才丑呢!”时令颜抓过纸巾胡乱往脸上抹了把,可怜兮兮的望着他:“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凶?”

    秦戈啼笑皆非:“明明是你无理取闹还恶人先告状。”

    “可你动不动就要赶我走。”

    “因为只有要赶你走你才会听话。”

    时令颜不说话了,抽噎着渐渐止出哭声,闷声道:“我不喜欢你和姓闻的女人有任何关系。”

    秦戈皱眉:“以后我不希望你再提这件事。”

    时令颜偷偷觑他一眼,吸了吸鼻子凑过来抱住他一条手臂撒娇:“秦,你以后不要赶我走,我爹地不要我,我就只有你了。”

    “……”

    “我保证以后乖乖听你的话,不会再随便发脾气。”

    “那你现在乖乖坐回原位不准再哭。”

    秦戈发话。

    等她坐好,他才又发动车子往住处而去。

    **************************

    转眼半个多月过去,向院方递交的离职手续已经批下来。

    “我希望您能给我一段时间适应。”再次见到赫莲*梅斯时,他要求。

    赫莲*梅斯大方的点头应允。

    “你和我女儿相处如何?”

    “除了假期,她每天都按时上学,绘画课也从来没缺过,还算合作。”

    赫莲*梅斯闻言挑眉:“看来我没挑错人,你的确能把那个丫头制服。”

    秦戈不以为意的扯扯嘴角,想起和时令颜相处这段时间内发生的点点滴滴,只能说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而这番滋味绝对和享受搭不上关系。

    那个丫头的醋劲大得吓人。

    但凡是女性接近他,不管是他医院的同事或者是超市餐厅的服务生多看他两眼,她都能吃上一天的醋。

    就连那次她的同学利顿盯着他发了会呆,她也扬言要和利顿断绝朋友关系。

    “你是我的,除了我,谁都不准打你的主意!”

    她这么对他叫嚣的下场自然是被他赏了一记爆栗子,但这丫头不长记性,又或者他当时舍不得下手敲得不够用力,她没感觉到疼,所以才一次又一次忘记,下次见着哪个女性看他,她老/毛病又犯,十足一只独占欲超强的小母四狮子。

    “等你觉得什么时候是时候了,你就来找我吧,不过那时,你就不会再有回头路。”

    赫莲*梅斯的话将神游的思绪拉回。

    他点头。

    最近这段时间要赫莲*梅斯帮忙查找有关岑欢身世的事情已经有了明显眉目,作为交换条件他过来替赫莲8梅斯做事,他能给自己一段时间适应已经是很宽容,对此他没有其他意义。

    “听说你来英国这几年一直没回去过?”

    秦戈微愕,点头。

    心想赫莲*梅斯想必是在得知自己和他女儿‘在一起’后就让人调查了有关他的所有事情,所以会知道他来英国几年一直没回国也不奇怪。

    “你不趁这次回国一趟?”

    秦戈听他一副聊家常的口吻,有些奇怪他怎么会有这个闲时间,直到听他又开口,才恍然大悟。

    “她在她妈咪生前一直希望她妈咪带她去一次中国,看看她妈咪的故乡,而她妈咪身体一直不好,所以一直未能如愿。”

    赫莲*梅斯望着自己手心里那道早已愈合的伤口,顿了顿继续说:“如果你这次要回国,我希望你顺便能带她回去,圆了她一直未能如愿的梦。”

    “……”这算不算是强迫他回国?

    “你认为如何?”

    秦戈苦笑一下,长吁口气,缓缓点头。

    “那你回去准备下,我派直升飞机接送你们。”

    “梅斯先生的好意我心领,不过我不想引人注目,就乘坐航空公司的航班就好。”秦戈婉拒,实在是不习惯有人为自己大张旗鼓。

    赫莲*梅斯也没坚持:“我希望她开心。”

    “……”

    ***************************

    五点多开车去时令颜的校门口接她,结果远远就看见让他震惊的画面——那丫头居然在和人打架!

    对方三四个人,都是年纪相仿的年轻女孩,其中一个站着没动,却一副看好戏的姿态,而其他三人分三个方向对那丫头围攻,手里各自拿着包或者外套做武器。

    秦戈沉下脸,把车停在路边,却没要下车的意思。

    这丫头仗着宠她的人多,在外人面前也是一副盛气凌人、不可一世的姿态,不让她吃吃苦头挫挫她的气势,她会以为全世界的人都要听她使唤。

    这边被围攻的时令颜浑然不觉秦戈就在不远处的车上看着她被人欺负而无动于衷。

    她从小就是个好动分子,七八岁就缠着父亲教她玩枪,也学过跆拳道,虽然至今仍只是会几招花拳秀腿,但对付眼前这几个娇滴滴的小妞还是不在话下。

    见对方三人只是围着自己转悠却不敢有人上前,她不耐烦了,打算速战速决,看准一个走上前脚一下一拐将对方撂倒踢出去,又在另一人发愣时抓住对方一条手臂一记过肩摔将其摔在地上。

    痛呼声中,她正打算对付第三个,对方已经哇地一声吓得飞快跑开了。

    ——————

    (不要以为小颜颜素小太妹哈~像她这种身份地位被所有人宠着的孩子会和人打架也正常~~秦戈首先要接受她的这些毛病才会发自内心的接受她的所有~这是后话。。明天继续~)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