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情歌(15)

芥末绿2017-2-25 21:54:29Ctrl+D 收藏本站

    ()时令颜上了车继续窝在秦戈怀里昏昏欲睡,的士司机当两人是情侣,见怪不怪,秦戈却是到了家门口下车了仍黑着脸。请使用访问本站。

    这丫头简直就是麻烦的代名词。

    阔别几年,A市的变化虽然不是翻天覆地,却也足以让秦戈惊讶。懒

    以前他家附近的自建房没有超过三层的,可现在到处都是高楼耸立,唯有他家的房子还是两层的复式小洋楼,被周遭的庞大建筑衬得越发不起眼。

    而秦戈站在自家门口却觉得分外熟悉和心安。

    “秦戈?”

    犹疑的声音自身后响起。

    秦戈一楞,回头。

    “真是秦戈?”惊喜声过后,眼前人影一闪,“臭小子你还知道回来!想死我了!”

    来人握拳要捶向秦戈胸口,却突然动作一顿,惊讶地望着靠在秦戈胸口连眼皮都不怎么睁得开的时令颜,结巴道:“秦戈,你……你怎么找了外国女人?”

    秦戈嘴角一抽,垂眸瞥了眼怀里的人儿,对突然出现的堂哥简短解释道:“她是我朋友的女儿,还是未成年,你别想歪了。”

    秦冕一听他怀里的时令颜还是未成年,立即张大嘴一副吃惊的面容:“原来你有恋童癖啊?未成年都敢要,口味真重。”

    “……”

    时令颜听见耳边嗡嗡说话声,却没力气睁开眼来看秦戈和谁在说话,只是反射性抱住秦戈的腰,一副怕他会甩开自己的姿态,惹得秦冕暧昧的连‘哦’了几声。虫

    “还说是朋友的女儿,我看你们关系不简单。”

    “都跟你说了不要想歪。”秦戈懒得解释,朝堂哥指了指行李示意他帮忙拿进去。

    秦冕拖着行李箱走了几步,在秦戈将完全睡过去的时令颜打横抱起时忽然回头:“不对呀,秦戈,你爸和你姨不是去机场接你去了么?怎么就你们俩人回来啊?难道没接到?”

    秦戈一楞:“我又没通知他们去接机,他们怎么也不说一声就跑去?”

    “你几年都不回,你爸面上不说,私底下我看他好几次翻看你小时候的照片都是长吁短叹,有一次还问我你是不是在恨他,我还莫名其妙,他又没对你做什么,你为什么恨他?”

    秦冕是个心直口快的人,快三十了还是想到什么说什么。

    “秦戈,你也该找个女人安定下来别在国外呆下去了,你爸虽然有你姨照顾,但你姨毕竟有自己的家,总不能老在这边照顾你爸吧?你找个女人成家生个孩子给你爸带,他有事可做就不会觉得寂寞了。”

    寂寞,这个词竟然被堂哥用在了在商场上一向强势的父亲身上,秦戈一时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感觉。

    也许是两年前父亲投资失败弄出一身病后弃商在家,偌大的房子只有他孤零零一个人,所以才会感到寂寞。

    “你身上有你们家钥匙吗?”秦冕问。

    秦戈点头,顿了顿却说:“钥匙放行李箱里。”

    秦冕瞧了眼他的行李箱,头疼道:“那我还是打电话给叔算了。”

    掏出手机正要拨号,一束强光照来,随即是汽车的刹车声。

    “咦?好像是叔回来了。”

    秦戈跟着回头,果然见父亲和小姨各自从车上下来。

    对方显然也看到了他,面容掠过惊喜,却又同时一楞,瞪着他怀里抱着的时令颜呆住。

    “叔,您先开门让秦戈进屋吧,他抱着个人站这么久也挺累的。”秦冕开口。

    秦致渊还没回神,是秦戈的小姨薛惠反应过来,拿了钥匙去开门。

    秦戈先抱时令颜回自己房间。

    推开门就能闻到空气中漂浮的空气清新剂味道,而床铺上崭新的床上用品也是干净整洁,房间每一处都很明显是细心清理过。

    把时令颜放到床上,展开被子给她盖好,这才离开/房间。

    客厅里秦冕正在给秦致渊解释时令颜是怎么一回事,而薛惠在厨房里忙碌,空气中隐隐有食物的香气。

    “叔,秦戈说那丫头还是未成年,所以我劝您还是别高兴太早了。”

    秦致渊皱眉:“那他带个未成年孩子回来做什么?”

    “爸,她就是我在电话里跟您提起的那个朋友的女儿。”秦戈走过去在父亲对面坐下。

    “我这次回国主要是受她父亲之托带她去她母亲的故乡看看。”

    “这么说你是顺便才回来看你爸?”秦冕不乐意了,“我说秦戈,你这样可不对啊,都出去好几年了才回来一趟还是顺便才回来,你也不怕我叔伤心。”

    秦戈睨一眼堂哥,用眼神示意他先闭嘴。这才看向父亲道:“我会在家呆几天,再陪她去她母亲的故乡。”

    “几天怎么够?你起码——”

    “好了,小冕,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明天再和你爸他们一起过来吃个团圆饭。”秦致渊打断侄子下文,后者摸了摸鼻头,站起来。

    “那好吧,叔您也别心急,秦戈这小子要是真回英国又等个几年不回,那就不要他这个儿子了,我找个老婆伺候您,以后您就跟我过。”

    “……”

    堂哥这番话让秦戈无语。

    等他离开,他才开口。

    “爸,我现在必须还要在英国呆几年,我答应过那个朋友替他做几年事。”

    虽然他也不知道到底是几年,而几年后赫莲*梅斯会不会放他离开,但他已经做好打算,顶多再过两年就把父亲接到身边。

    “我知道,你放心去做你的事,我在

    家一切都好。”秦致渊反过来安慰儿子。

    而这让秦戈感到心酸。

    “爸,对不起。”

    儿子充满歉意的心声让秦致渊心头震颤了良久都无法平静。

    儿子小时候许是他忙于工作没时间陪他的关系,一直不愿意亲近他,长大后父子俩感情也一般,没有深刻的记忆。

    所以这几年儿子不回国,他认为是儿子对这个家没感情,所以才不留恋。

    原来是他错怪了他。

    “我说小戈好不容易回来,姐夫你就别愁眉苦脸的了,大家应该开开心心才对。”薛惠走过来,“小戈,饿了吧?姨给你煮了你爱吃的,赶紧趁热吃。”

    秦戈一路飞行被时令颜折腾得几乎没吃过东西,这会是真的饿了。

    “小戈,在国外有没有碰到喜欢的女孩子?”

    薛惠边给他盛饭边问。

    秦戈摇头。

    “那喜欢你的呢?”

    秦戈还是摇头。

    薛惠狐疑:“喜欢你的也没有?怎么可能?”

    秦戈吞下口中的饭菜后回她:“小姨,你如果是想给我介绍女朋友那就算了,我这几年都不会谈感情。”

    薛惠一楞:“为什么?”

    “我有很多事情要做,没时间去谈恋爱,所以你放弃吧。”

    “这是什么逻辑?怎么会忙到没有时间谈恋爱?”薛惠叹口气,“你也不小了啊,是时候找个女朋友谈个恋爱然后结婚生子了。”

    “堂哥都还没结婚,我急什么。”

    “可是……”

    “随他吧,薛惠。”秦致渊打算小姨子,“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想法,感情的事也急不来,我不想给他压力。”

    父亲的理解让秦戈感动,而薛惠终于没再说什么。

    “那小丫头今晚睡你房间,那你睡隔壁的客房吧,反正客房我也收拾干净了。”她说。

    秦戈点头。

    “爸,您早点休息,明天我再陪您聊。”

    秦致渊点头,起身回房。

    薛惠看了看表也说:“我也该回去了,你表妹知道你要回来,今晚就嚷嚷要过来看你,被他吼住了。不过明天她肯定是要过来吵你的。”

    秦戈微微一笑:“没事,刚好我给佳佳买了礼物送她。”

    “那我走了,你吃完自己把碗刷一刷。”

    “好。”

    等薛惠离开,秦戈吃完饭把碗筷收到洗水槽里清理干净厨房,做完这一切,他关了楼下客厅的灯正要上楼,这时楼上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

    他一楞,重又开了灯,然后看见时令颜边揉眼边往楼下走来。

    ——————————

    (有亲说情歌的番外太长了。。。我想说这是单独番外,不是前面那种大杂烩番外,而且情歌的番外还只是开了四分之一。。。。)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