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情歌(16)

芥末绿2017-2-25 21:54:34Ctrl+D 收藏本站

    ()秦戈看她揉眼的动作就知道她刚醒来。。

    正要开口说什么,忽听‘哎呀’一声,时令颜脚下踩空,身子一个趔趄整个人都往楼下载来。

    秦戈那一瞬心跳都好似要停止,立即几个箭步冲过去,却还是无法及时挽救,时令颜载下来连滚了好几个台阶才被秦戈拦住。懒

    “你怎么搞的?这么大的人了连走路都不会!”秦戈一拦住她没等她回神就是劈头盖脸一阵训斥。

    而时令颜之前还有些昏昏沉沉,这一摔整个人才完全清醒。

    只是被秦戈这一骂,抬眼又见他脸色难看,一副受到惊吓的表情,就又呆住了。

    “摔傻了?”秦戈瞪她,动作却小心翼翼的抱她起来。

    而他这一动,时令颜立即惊呼喊痛,掐着他的手臂阻止他再移动自己。

    秦戈刚开始还以为她只是喊得夸张,直到低头见她右脚脚踝处肿起一个大包,敢情是刚才扭伤脚了,脸色不由得更难看。

    “秦,好痛~~”时令颜可怜兮兮抓着他的衣襟搏同情。

    秦戈哼了声,打横抱起她走去客厅。

    “坐着别乱动,我去找找冰箱里有没有冰袋。”

    把她放在沙发上,他叮嘱。

    时令颜乖乖点头,秦戈睇她一眼,皱眉走去厨房。

    回来时手里不仅多了只冰袋,还有一颗苹果。

    “先吃个苹果,等我给处理好脚伤再给你弄点吃的。”虫

    时令颜其实就是被饿醒的,可她却瞪着苹果没接。

    秦戈挑眉:“不吃苹果?”

    “你没削皮。”

    “……”

    秦戈拿了张毛巾包好冰袋敷在她扭伤红肿的脚踝上,又从厨房拿了把水果刀给她削苹果皮。

    “秦,你家怎么这么安静?”

    “我爸睡了。”

    “你妈妈呢?也睡了?”

    “……”秦戈抬眸,“我没告诉过你我妈几年前已经去世了么?”

    静谧的空间,周遭流动的空气似乎在他话落后瞬间被冻结。

    时令颜瞠大眼,一副做错事的表情,支吾了良久才发出声:“对不起,我……对不起……”

    秦戈没再说话,安静的给她削苹果皮,又安静的给她敷脚,然后去厨房给她做了简单的料理。

    时令颜知道自己刚才说错话,见他沉默,她也不敢再随便开口,免得又踩中地雷。

    在飞机上大吐特吐又没敢吃东西,她是真的很饿了,吃了个那么大的苹果,还把一大碗面条吃得干干净净。

    秦戈刷干净碗望着她扭伤的脚皱眉。

    她的脚扭伤无法如常行走,自然也不方便去她母亲的故乡。只能在他家多呆几天,等她脚上的红肿褪了才能走。

    “秦,我睡的这间房是你的吗?”

    在秦戈抱她上楼时,时令颜问他。

    “你现在醒了,换你睡客房,都是整理过的,很干净。”

    “不要,我要和你睡。”

    秦戈顿时满脸黑线:“你再胡言乱语我不会管你。”

    “可是我脚扭伤了啊,你让我一个人睡那半夜我要起床怎么办?”时令颜煞有其事的为自己辩解。

    “两个房间挨那么近,我不关门,你喊一声我就可以听到。”

    “既然你不关门,那不如干脆就一间房,干么那么麻烦。”

    大概是猜到即使和她谈下去也不会有结果,秦戈闭口不言,却径直把她抱回客房。

    时令颜见状耍赖,搂着他的脖子不肯从他身上下来,最后见他黑下脸一副要生气的表情,她才不情不愿松手。

    “那我要怎么洗澡?脚这么肿根本就没办法站吧?”

    “你可以用浴缸,我给你放水。”

    “我知道用浴缸,可是我洗完澡也没办法站起来啊,我的意思是,你要在我房里等我洗完澡然后再抱我出来吗?”

    秦戈听她拐来拐去无非是想占自己便宜,真不知道是要佩服她年幼无知还是该笑她不害臊。

    “再废话明天我就打包把你送回英国去。”他威胁,随后走去浴室。

    凌晨一点多,秦戈才终于把那个烦人的丫头摆平,等确定她睡着了才回到自己房间。

    洗完澡躺在床上,望着头顶熟悉的天花板,脑海里幻灯般掠过许多画面,如同一出没有声音的黑白电影,折腾他到天边现出一抹亮色,才渐渐有了睡意。

    *********************

    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来打落在熟睡中的秦戈脸上,他下意识翻身遮挡太阳光的照射,脑海里却白光一闪,有什么东西划过。

    睁开眼看到视野里的景物,他楞了一下,随即坐起来,半眯着漂亮的凤眸往窗外看了看,然后下床走去隔壁客房。

    门是昨晚他虚掩着的,轻轻一推便打开了。

    探头往里瞧了一眼,让他惊讶的是床上居然没了人影。

    秦戈皱眉,将门推得更开,目光探向浴室,见浴室门也是打开的,里头并没有传出任何声音,不由觉得奇怪。

    这丫头去哪了?

    不是扭伤脚不方便么?

    困惑地走出房间,耳边却听见楼下传来一阵银铃般的清脆笑声。

    他揉额,朝楼梯口走去。

    “秦叔,这些漂亮的女孩子照片都是小时候的秦吗?好可爱~”

    时令颜抱着本大大的相册坐在沙发上,美目盯着照片中小时候被母亲打扮成芭比娃娃的秦戈,笑得眉眼弯弯。

    “对,他母亲很

    喜欢女孩子,所以他小时候他母亲动不动就把他打扮成芭比娃娃,也算是恶趣味~”

    秦致渊回忆道。

    “可是真的好漂亮。”

    秦致渊笑笑,余光瞥到儿子从楼上下来,招呼道:“秦戈,颜颜的脚还是很肿,你看要不要弄些其他的咬。”

    颜颜?

    秦戈诧异的望着客厅里有说有笑相处十分融洽的一老一小,摇头失笑了一会,走过去。

    “爸,都说了这些东西别拿出来给别人看。”他从时令颜手上抽回自己小时候的相册,惹得后者抗议。

    “我又不是别人,看看有什么关系?”

    秦戈不予理会,将相册拿开,然后坐下,察看她脚踝上的红肿情况。

    “去抓些中药外敷吧,吃药打针都没什么效果,她这个主要是消肿。”

    “那你开张方子,我去中药房抓几副来。”秦致渊说。

    “不用您出门,我打电话给堂哥,让他买过来就行了。”

    “也行,你打完电话去吃早餐吧,已经弄好了,放微波炉里加热就可以吃。”秦致渊说着顿了顿,突然想起什么,又说:“你大伯打电话来,中午在金沙酒店预订了包房请我们一家人吃饭。”

    秦戈点头。

    “秦叔,我可以一起去吗?”时令颜忽问。

    秦致渊一怔,笑说:“当然一起去,怎么这样问?”

    “因为秦戈大伯请的是你们一家人,那我也算是你们家人吗?”

    秦致渊朗笑,觉得这小丫头真有意思。

    “这样吧,秦叔没有女儿,你就委屈点当秦叔的女儿行不行?这样就是一家人了。”他逗她。

    秦戈一听父亲这话立即预感不秒,而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只听时令颜脱口就道:“秦叔,我不能做您女儿,我要做您儿媳妇。”

    “……”

    秦致渊笑容僵了僵,却随即笑得更大声。

    秦戈叹气:“爸,您别听她胡说。”

    “我才没有胡说,我这次跟你回中国就是想把自己介绍给你的家人,我要让他们知道我会是你未来的另一半!”时令颜一脸认真。

    “等等,”秦致渊打断两人,然后问时令颜:“颜颜,你不是……还没成年吗?”

    “我是英国国籍,在那个国度十四岁已经到法定的结婚年龄了,就算在中国,秦戈也只要再等我几年,等我长大了再娶我。”

    秦戈见这丫头越说越来劲,顺手从茶几上拿了颗橘子,连皮都没剥直接塞到她嘴边。

    “哎,秦戈你这是做什么?小孩子说说而已,你别太当真。”秦致渊抢下橘子。

    “秦叔,我是说真的,我发誓我非秦戈不嫁!”

    秦致渊见她每说一句儿子就脸色黑一分,好笑的摇摇头,站起来。

    “我去浇浇花,你们聊。”

    ————————

    (天气太热。。。~~写到快睡着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