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情歌(17)

芥末绿2017-2-25 21:54:39Ctrl+D 收藏本站

    ()快中午时秦冕过来接秦戈父子和时令颜去酒店吃饭。请使用访问本站。

    因为时令颜扭伤脚走路不方便,一直是由秦戈抱着上下车,到了酒店后更是一路抱着进包房。

    这可美翻了时令颜,搂着秦戈的脖子笑得像只小狐狸,让秦戈一度怀疑她昨晚那一摔是不是故意的。懒

    “叔,我看他们挺般配的呀,您觉得呢?”

    跟在秦戈后头看着这一幕的秦冕问秦致渊,后者笑笑,“感情的是不是说看着般配就适合,虽然我也很喜欢这小丫头,不过毕竟还是个孩子,说这些太早,再说秦戈也不可能会喜欢一个小孩子。”

    “我看不一定,他从小到大对谁这么细心体贴过?就是惠姨家那个宝贝女儿,他也没这样宠过吧?”

    这点秦致渊也不否认。

    儿子的确没有对谁这么纵容过,即使是那孩子戳中他不悦的地方让他不快,他也没对她表现出来。

    几人到达包房时,里头已经坐着秦冕的父母。

    当秦戈抱着时令颜进去时,两人齐齐把目光投在时令颜身上,但因为昨晚秦冕回家便和大家说了秦戈带回来一个外国小女友的事,所以也没有谁好奇的问时令颜是谁。

    秦戈和秦冕父母打招呼,刚喊了声‘大伯,大伯母’,时令颜也甜甜跟着这样称呼,弄得秦冕一直盯着秦戈暧昧的笑。

    皮相好看的人总是讨喜,尤其时令颜这种混血小美女,不论是撒娇还是扮可爱,样样俱到,一点也不会让人感觉做作,因此一顿饭的功夫下来,秦家除秦戈以外,各个对她笑逐颜开,喜爱不已。虫

    秦戈对此并不意外,他早领教过这小丫头讨人喜欢的功力。

    吃过饭时令颜嚷嚷要让秦戈带她去街上转,秦戈刚想以她脚伤为由拒绝,其他人就已经代他应允,秦冕甚至把车钥匙递到他手里,让他开车载着她去转。

    *********************

    开着车在市中心最繁华的街道绕了一圈,经过一家咖啡厅时时令颜喊饿要吃点心,秦戈只好把车停在路边,打算下去给她买。

    “我也要去,我坐车坐得头晕,想休息一下。”

    秦戈瞪着笑嘻嘻望着自己,双手伸过来做出一副要他抱的姿势的人儿,念及她晕机的恐怖程度,无奈的绕过副驾那边去抱她。

    此时恰缝下午茶时间,店内人头攒动,密密麻麻。

    秦戈和时令颜两人都有着非同一般的出色容貌,早在下车时就引起路人侧目,而此时他是以公主抱的姿势抱着时令颜进来的,自然就更吸引人的眼球,一瞬间店内所有目光头齐齐朝两人看来,如同探照灯一样,照得秦戈面色发沉。

    “欢迎光临~”丢了三魂六魄的服务生条件反射的说着滚瓜烂熟的口头语。

    “麻烦你给我们找一个靠窗的位置。”时令颜搂住秦戈的脖子对服务生说,神色自若,一点也没有半丝被众人盯着看的不自在感。

    她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个男人是她的。

    年轻的服务生仿佛被她的灿烂笑容蛊惑了般频频点头,然后走在两人前面带路,在某角落的一处靠窗的位置停下来,而原本已经吃完下午茶打算还要坐会才离开的一对年轻恋人见状竟也立即起身,把坐位让给秦戈。

    “谢谢。”时令颜对两人甜甜道谢,年轻的男孩不知怎么的就红了脸,最后被女友牵着手走出了咖啡厅。

    “请问两位想要点些什么饮料和点心?”

    终于回神的服务生开口询问。

    秦戈把时令颜放在坐位上,然后在她对面坐下,翻开咖啡厅的目录单浏览过后递给时令颜,自己只要了杯不加糖的牛奶。

    时令颜点了杯曼特宁和点心,却在服务生送来曼特宁还没喝就被秦戈抢下。

    “你喝牛奶。”秦戈把牛奶递到她面前。

    时令颜瞪他:“为什么?明明是我点的曼特宁!”

    “你脚上扭伤不能接触刺激性的食物,包括饮料。”

    “……”所以他才自己点了杯牛奶,就是在等和她换?

    “你怎么也不打个电话给你爹地?”秦戈问她,目光却望向窗外。

    “因为我知道你一定会打给他。”

    秦戈回眸睇她一眼。“我又不是他女儿,他想听到的不会是我的声音。”

    “都一样啦,你是他女婿嘛。”

    “……”

    看他吃憋,时令颜冲他甜甜一笑,挑了块精致的核桃杏仁酥费力的伸长手递去他嘴边。

    秦戈没有被人喂食的习惯,微微偏头避开,“你自己吃。”

    “你不吃那我就一直这样。”时令颜威胁他。

    “无所谓,只要你不嫌累。”秦戈无视她的哀怨,上半身靠后,优游的端着咖啡杯欣赏过往的行人。

    时令颜拿着核桃杏仁酥僵了会,扁着嘴收回,也不再理秦戈,兀自低着头闷声不响的吃东西。

    秦戈乐得清闲。

    反正他知道她迟早会忍不住和他说话的。

    这样难得的安静氛围里,秦戈静下心来梳理这段时间发生的一些事情,想得太出神,就忘了对面还坐着个正在和他怄气的小东西。

    时令颜连喂了好几声他都没回应,以为他是故意的,一气之下招来咖啡厅服务生。

    “小姐,请问您还有什么需要我为您服务的?”

    时令颜瞪了眼秦戈,深吸口气道:“麻烦你扶我出去,然后帮我叫辆车。”

    服务生一楞

    ,看向秦戈,“那这位先生……”

    “什么?”秦戈听见服务生的声音才回神,一脸状况外。

    时令颜委屈的扁了扁嘴,忽地站起来,一脚高一脚低地往门外走去。

    秦戈怔了怔,随即起身。

    “你这是在闹什么脾气?”他抓住她,眉头微蹙。

    “不用你管,反正你也不理我。”

    秦戈无语,低头见她受伤的那只脚也踩在地上,立即皱眉抱起她回到原座位。

    “跟你说多少次不准发孩子脾气?”

    “我只喂你吃东西而已,你脸那么臭。还喊你好多句都不理我。”

    “我不喜欢吃放有核桃的东西,还有我刚才在想事情,没注意听,不是故意不理你。”

    时令颜不说话了,扭过脸看着窗外。

    秦戈单手撑着额盯着她看了一会,正想说什么,手机响起。

    来电显示的号码让他露出会心一笑,接通。

    “别告诉我你在国内。”他开口对电话那端的高中同学兼大学校友及好朋友的慕念桐道。

    “难道你就在国内?”电话那端置身意大利的慕念桐反驳他。

    “当然,我现在在Sbrb,你老公的地盘喝咖啡。”

    那端一阵讶异,“真的?你真的回国了?怎么前几天都没听你在电话里提起过?”

    “我也是临时决定的,回国办事。”

    “一个人?”

    秦戈挑高一边眉,不懂她为什么这么问。

    扫了眼对面不时偷偷将目光转向他这边的小东西,他勾勾嘴角,却道:“当然是一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情况。”

    “可我听欢欢说,有个小混血在倒追你?”

    “……”

    “难道欢欢给的情报错误?”

    “我是和她一起回国的,不过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他坦白解释。

    慕念桐在电话那端笑,明显是不相信他的解释。

    秦戈没辙,还想再说些什么来,却忽地‘咦’了声,盯着窗外一道缓缓走过的纤影,凝神很认真的看了看才开口:“我好像看到你的熟人了。”

    “我的熟人?”

    “就是你婚礼那次的伴娘之一,好像姓什么,冷?”

    “思虞姐?”

    “对,就是她,曾在巴黎时装界引起轩然大波的时装设计师冷思虞,”顿了顿,“她结婚了?”

    “啊?什么意思?”

    “不然她怀里抱着个两三岁的小男孩,难道是抱着别人的?”

    时令颜顺着他的视线望去,透过咖啡厅的橱窗却只望见一抹抱着小男孩走远了的纤美身影,而等她回头,秦戈已经挂了电话,“我们走吧。”

    ——————————————————

    (忍不住写了点虞妹妹和那个小面瘫。。。。。)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