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情歌(18)

芥末绿2017-2-25 21:54:44Ctrl+D 收藏本站

    ( )()()秦戈抱着时令颜回到车上,小丫头还记得她在跟他怄气呢,在他放下自己时冷不丁在他嘴唇上咬了一口以示报复。:。

    秦戈瞬间就黑了脸。

    这是这丫头第二次咬他的嘴唇,而让他生气的不是她咬痛他了,而是她这样的举动对他来说实在是有些难以忍受。懒

    “你以后再这样我会生气。”他表情十分严肃,“你让我抱抱你没关系,但除此之外我不希望我们之间有更进一步的亲密举动!”

    时令颜显然没料到他会这样生气,直到他发动车子离开,她都没回过神来。

    而回到家,秦戈把她抱回客厅的沙发,便径直上了楼。

    秦致渊从邻居家下完棋回来,进屋瞥到客厅沙发上孤零零坐着一副要哭不哭表情的时令颜,一下就猜到是自家儿子让小丫头伤心了。

    “颜颜,在想什么呢?”

    他边走过去边问,故做没看到她伤心的表情。

    时令颜吸吸鼻子,眨巴着浅棕色的大眼望着秦致渊,着实让人觉得可怜。

    “秦叔,秦戈为什么不喜欢我?”

    秦致渊一楞,这丫头这个问题把他问倒了。

    “我除了比他小,其他有哪里不好,为什么他不喜欢我?”像是自言自语,时令颜又问了一次,语气带着哭音。

    秦致渊见她似乎当真要哭,一时有些手足无措。虫

    他这人不太会哄人,以前妻子在世时他也没怎么哄过妻子,妻子去世后就更加了,所以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安慰她。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轻快的脚步声。

    “姨父。”

    清亮的女声传来,秦致渊看向门口,见是薛惠的小女儿米泺,立即朝她招手,一脸抓到救命草的表情。

    “泺泺,姨父给你介绍,这是你表哥的朋友颜颜。”末了又对时令颜说,“泺泺是秦戈他小姨的的小女儿,比你大几岁。”

    “表哥的朋友?”一张娃娃脸的米泺盯着时令颜打量一番,忽地‘哦’了声,“是表哥的女朋友吧?不过,我才十八岁,你比我还小,那不是未成年?”

    未成年这三个字时令颜实在是很反感。

    “我喜欢秦戈。”她也不避讳自己对秦戈的感情,“可是他不喜欢我。”

    米泺‘啊哦’一声,小嘴张成O型。

    “泺泺,你陪颜颜聊聊,我去给你们洗水果。”秦致渊怕时令颜又问他儿子为什么不喜欢她,迫不及待的起身走向厨房。

    “你可真坦白。”米泺回神后冒出一句,“不过我喜欢。”

    她走到时令颜身边坐下,托着腮问她:“为什么我表哥不喜欢你?”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

    米泺想了想说,“大概是表哥认为跟你谈恋爱的话心里会有罪恶感,毕竟你小他那么多。”

    时令颜第N次强调在英国她这个年龄已经可以结婚生子。

    “可我表哥是中国人。”

    一句话将时令颜反驳得说不出话来。

    “不过,我表哥既然肯带你回来,那就表明你在他心目中其实还是有地位的。”米泺安慰她。

    时令颜哭丧着脸不吭声。

    “其实你可以改变追求我表哥的战略,不要追他追那么紧,要让他以为你已经不喜欢他了,对他不在乎了,看看他有什么反应。”

    “改变战略?”

    “对啦,欲擒故纵你听过吗?”

    时令颜点头,这些成语典故她小时候常听母亲提起。

    “可是这样有用吗?”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时令颜目光熠熠的望着米泺,双眼重新充满了斗志。

    **********************

    晚饭时秦戈下楼来,远远听到小表妹唧唧喳喳说个不停的声音,才想起自己忘拿给她买的礼物,于是又上了一趟楼。

    “颜颜,一会吃完晚饭我带你去逛我们这儿的夜市好不好?”

    “不行。”

    秦戈代时令颜回答。

    米泺一听表哥的声音,惊喜看过来,下一秒人已经窜了过来。

    “表哥,我好想你!”

    秦戈在小表妹的身子蹦过来时及时伸手挡住她的熊抱,把买给她的礼物递过去,“送你的。”

    米泺接过,打开盒子一看里面是条漂亮的时装项链,立即瞠大眼,“好漂亮!”

    “我记得你和我说过喜欢这个牌子的首饰。”秦戈说着在时令颜身旁的空位上坐下。

    而时令颜仿佛当他透明,居然盯着桌面没看他一眼。

    他挑眉——这丫头还在生气。

    厨房里在忙碌的秦致渊端着最后两道菜上桌,然后招呼大家坐下吃饭。

    米泺收好礼物,在时令颜对面坐下,却问秦戈:“表哥,刚才我说带颜颜去逛夜市,你为什么反对?”

    秦戈眼也没抬,“她脚不方便。”

    “那没问题呀,找人背她不就行了?”米泺一副没什么大不了的表情,望着时令颜问:“颜颜,我找同学背你去玩好不好?我同学里也有一个混血儿,是中意混血,很帅很迷人,和我关系也很好,我找他陪我们一起去逛,顺便可以让他背你。”

    时令颜想了想,问,“夜市好玩吗?”

    “当然,可吃可看可玩,绝对要比你们那有意思。”

    米泺的劝说让时令颜很心动。

    “那我们去吧。”

    “那好,我现在打电话给我同学。”米泺说着掏出手机。

    “瞎闹什么,

    都说了她脚不方便。”秦戈抢下表妹的电话放到一边,“吃饭。”

    “表哥,你怎么这样?颜颜难得来一次中国,去玩玩怎么了?”米泺不爽的去抢自己的手机,秦戈索性揣回自己口袋里。

    “等你吃完饭回家了我再给你。”

    “真霸道!”米泺瞪他。

    “秦戈,她们想去玩就让她们去玩玩有什么关系,你要是不放心可以陪着一起去。”秦致渊做和事佬劝说。

    “我晚上有事。”

    秦戈拒绝。

    “表哥你——”

    “算了,泺泺姐,我不去了。”时令颜打断米泺的抗议,随后埋头吃饭。

    秦戈瞥她一眼,夹了一筷子面前的菜放到她碗里。

    时令颜吃饭的动作一顿,却没看他,兀自埋头吃着饭。

    然后秦戈发现,她一碗饭见底了,都没动过他给她夹的菜。

    他皱眉,心想这丫头脾气真不小。

    米泺吃过饭被秦戈有意无意的赶回去,临走前她朝时令颜偷偷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秦戈帮忙清理干净厨房,出来见客厅里只有父亲一人,他一楞,问,“她呢?”

    “哦,自己一个人单脚跳着上楼去了。”

    秦戈闻言神色一黯,正要上楼,就听父亲说:“秦戈,你要是真对这孩子没意思,就早点让她断了对你的想法,我看她被你欺负怪可怜的。”

    秦戈翻个白眼,心想到底谁欺负谁?

    上了楼,见隔壁的房间关着门,轻轻一推,门竟然被反锁。

    “叩叩叩!”

    敲了几下里头没动静,他没再继续敲,回到自己房间,洗过澡打开笔记本,开机后立即有新邮件的提示,点开一看是慕念桐发来的她在意大利和她女儿及她丈夫的儿子一起合影的生活照。

    他一一浏览,随后又回复了她在邮件里询问他的几个问题。

    快十一点时他才关了笔记本上床休息。

    而这时隔壁传来动静,像是聊电话的声音,断断续续。

    他猜想那丫头大概是在打电话向朋友诉说委屈了。

    不知过了多久,声音完全消失,而他也渐渐被睡意偷袭,不知不觉进入梦乡。

    ********************

    次日起来,不出秦戈意料之外的,时令颜已经早早起床在楼下客厅和父亲聊天。

    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她经过一晚的反省,非但没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反而变本加厉对他不理不睬,连他和她说话她都爱理不理,不是单音节回应就是干脆装没听见。

    而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好几天,等她脚上的浮肿完全退去,已经可以单独正常行走了,两人之间还是冷冷淡淡的仿佛一对熟悉的陌生人。

    ————————————————

    (眼睛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