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秦戈(19)

芥末绿2017-2-25 21:54:49Ctrl+D 收藏本站

    ( )()()“表哥,颜颜现在脚伤好了总可以去逛夜市了吧?”

    下午跑来找时令颜打算晚一点带她去玩的米泺问秦戈,后者没回她,却望向已经好几天没主动和他说过话的小丫头,“你想去玩?”

    时令颜不看他,点头。。

    “那就去吧。”懒

    “耶!表哥万岁!我一定好好带颜颜玩个尽兴,还会介绍许多朋友给她认识,”米泺说着朝时令颜眨眨眼,“我有叫我那个中意混血的男同学一起哦,我跟他说起你,他对你很感兴趣,要不我介绍他给你做男朋友好了。”

    “不行!”

    秦戈口吻严肃的一口替时令颜回绝。

    而这次反驳的不是米泺,是时令颜本人。

    “为什么不行?如果我也喜欢泺泺姐那位中意混血同学,不是刚好替你摆脱我这个大麻烦?反正你也嫌我烦。”她说着从沙发上站起来,“泺泺姐,你等我,我上楼换衣服化个淡妆。”

    忽略秦鸽转沉的脸色,时令颜若无其事的移架楼上的房间。

    “表哥,你脸色很难看诶。”米泺望着秦戈偷笑,一脸的幸灾乐祸。

    秦戈凤眸瞪去:“你在搞什么鬼?她在国内呆不了多少天,你给她介绍什么男朋友?她才多大?”

    “哎呀,表哥,亏你还在国外呆那么多年,怎么思想那么顽固?颜颜这个年纪刚好适合谈恋爱享受美好爱情,我现在都好后悔怎么当初没早点觉悟,以后进大学我至少要脚踏三条船,挑着男友玩。”虫

    “胡说八道,你是你,她是她,你自己要学坏别把她也带坏了。”秦戈说着往楼上走。

    “咦?表哥你上楼去做什么?你刚不是说约了秦冕哥?”

    秦戈充耳不闻。

    米泺冲他的背影忍俊不禁的扮鬼脸——看表哥被她故意说的那些话气得脸色发黑的样子真是好玩。

    秦戈上了楼在时令颜房门口站定,正要敲,却发现门是虚掩的,而他的手刚触及门板,门便往后退。

    此时时令颜恰好脱了身上的休闲服从浴室出来打算换秋裙,门打开时,她身上仅着贴身的内/衣裤。

    两人四目相对,门内门外的人都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景,等秦戈反应过来尴尬转身时,时令颜也忍不住红了脸,迅速拿起床上的秋裙套上。

    拉好后背的拉链整理好裙摆,见秦戈还背对着自己站在门口,她故意咳了声,随后走去梳妆台前坐下,打开自己很少时候会用到的化妆包开始给自己化淡妆。

    秦戈听到她那声咳嗽时就知道她是在暗示自己她换好衣服了,只是他仍没转身。

    他一直以为这丫头还是个孩子,而且那么瘦,身上根本就没几两肉,抱她在身上也是没什么重量,可没想到……年纪小归小,穿着内衣内/裤的样子……是不可否认的勾/人。

    这个念头刚闪过,秦戈就有种被雷劈到的震撼感。

    他一定是太久太久没理会过那方面的需求了,不然怎么会对一个小丫头产生冲动。

    强压下小腹处一涌而上想四肢扩散的燥热,他深呼吸,良久后转身。

    然后呆住。

    认识这丫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却也不短了,试问两人‘同/居’的这段时间哪一面的时令颜他没看过?

    却独独没看过她化妆的样子。

    画了深色眼线勾勒出漂亮眼部轮廓的大眼仿佛能慑人魂魄,而吹弹可破的如水肌肤在淡淡胭脂的点缀下越发粉润健康,尤其那两片小粉唇,更是如熟透的樱桃般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他的目光落在她身上那条秋裙上,触及稍稍显得有些低的领口,秀丽的眉头顿时一拧,“你就穿这个样子出门?”

    他语气带着一丝责备,时令颜以为他是嫌弃这条裙子不好看,撅了撅嘴没吭声,拿起一旁的手包装好手机就要下楼。

    “我说话你听到没有?”秦戈拽住她的手腕。

    时令颜微仰起下颚瞪他:“又不是给你看,你管我穿什么样子?”

    她的不乖巧让秦戈更不悦了,“去换掉。”

    “不换。”

    “那你就别出这条门。”

    时令颜张大眼,“你怎么这么霸道!我连穿什么你都要管!”

    秦戈冷哼,“赶紧去换掉!”

    “我、不、要!”

    秦戈盯着她,额头的青筋跳了跳,没再多说,松开她的手走出房间。

    时令颜气恼的瞪着空荡荡的门口,垂眸看了眼身上的裙子,走去‘嘭’一声用力摔上门。

    ************************

    晚上的夜市之行因为时令颜和秦戈之间的争吵不了了之。

    米泺很义气的留下来陪时令颜,并把她的中意混血男同学叫了过来。

    将近一米八的身高,俊帅的五官,时下流行的年轻人崇尚的时髦打扮,十九岁的封昊的确是很帅气阳光的大男孩,和时令颜站在一块给人一种珠联璧合的感觉,很是赏心悦目。

    而封昊对时令颜的好感旁人闭着眼睛都能感觉得出来。

    “颜颜,你能在中国多呆一段时间吗?我可以做你免费的导游,带你去各地游玩。”他眨着电眼对时令颜大献殷勤。

    后者看在米泺的面子上,不好直接拒绝,只说:“我其实没多少假期,很快还要回学校继续读书。”

    “那也没关系,反正我家里打算让我出国留学,我可以不去意大利,改去伦敦,这样我就能经常和你见面了。

    ”

    时令颜咂舌——他不是说真的吧?

    拜托!她可没有要和他交往的意思。

    虽然她这几天故意和秦戈冷战,但在她心里,早已经认定秦戈是她的另一半了,这是谁都无法改变的。

    整个晚上没和时令颜说过一句话的秦戈闻言冷嗤了声,随后站起来,和父亲打了声招呼便扔下众人上楼了。

    时令颜原本还想通过封昊气气他,看他会不会吃自己的醋,没想到他根本无动于衷。

    一时如泄了气的皮球,打不起一点精神。

    “颜颜,其实我觉得封昊不错的,你要不认真考虑?”米泺偷偷和时令颜咬耳朵。

    时令颜摇头,想了想,决定和封昊把事情说清楚,免得他误会。

    可她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正犹豫,又听米泺提议,“表哥都上楼了,我们干坐着没意思,不如现在出去玩?”

    封昊也期待的望着时令颜,希望她点头。

    “我不去了,你们俩去玩吧,我上楼休息了。”

    已经和秦戈冷战了好几天,她快撑不下去了。

    米泺看出她的情绪低落,没再坚持,封昊虽然不舍,但也看出时令颜似乎对他没感觉,最后带着遗憾和米泺离开。

    时令颜窝在客厅的沙发上不知发了多久的呆,连秦致渊喊她几句都没听到,后者见她心情不好,叹口气放任她一个人继续发呆,自己回房去了。

    时间一点点流逝,时令颜窝在沙发上竟然不知不觉睡着。

    秦戈下楼就看见她蜷缩成一团抱着自己入睡的一幕,眉一皱,走过来。

    她身上已经换回可爱的卡通休闲服,脸上的妆也已经卸掉,眼前的时令颜才是他所熟悉的那个让他头疼的小丫头。

    一言不发的盯着她看了会,随后俯身轻轻抱起她。

    睡梦中的时令颜被他抱起时仿佛受到惊吓,一下睁开眼,却又在秦戈以为她已经醒来时,她又重新闭上眼,然后把脸埋入他怀里,继续睡。

    秦戈哭笑不得,抱她上楼回她房间。

    给她盖好被子,黑眸触及她微蹙的眉心,手指不自觉伸过去替她抚平。

    “秦……”

    熟睡的人儿忽然开口唤了一句,秦戈动作一顿,屏息望着她。

    “不要嫌弃我……”她最后一个音节的尾音拖长,似乎连在睡梦中都觉得无比委屈。

    秦戈轻叹口气,替她拨开额前的刘海,等了会没听她继续说梦话了,他拉直身体,转身正要离开,时令颜突然从床上坐起,随后跳下来一把自他身后抱住。

    “秦,对不起,我不该任性和你赌气气你,我们别冷战了,和好好不好?”

    ——————————

    (看来还是先爱上的人受不了爱人对自己冷漠。。。。所以才说先爱上人先输~)<>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