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情歌(20)

芥末绿2017-2-25 21:54:54Ctrl+D 收藏本站

    秦戈垂眸望着环在自己腰上的那双纤细的手臂,随后一点点拨开来,转身看她,“你装睡?”

    时令颜眨巴着大眼装无辜:“是你刚才拨我的头发弄醒我的。请使用访问本站。”

    所以她刚才说的那些‘梦话’是故意为之?

    “秦,我们和好吧?”时令颜抱住他一条手臂边摇晃边道。懒

    秦戈轻嗤,去拨她的手,“上床继续睡觉,明天下午去你妈咪的故乡,大概后天的样子回伦敦。”

    “咦?这么快?”时令颜有些诧异。

    秦戈挑眉:“你难道想在我家住一辈子?”

    话刚落时令颜立即拍手欢呼:“好啊好啊,只要你愿意,我就没问题。”

    “……”

    “我们这么快就走,那秦叔怎么办?我以为我们至少要呆半个月。”

    “赶紧睡你的,问那么多。”秦戈催她,又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这句话你没听过?”

    “可是我还想多留几天,我都还没和泺泺姐去逛夜市~”时令颜语带哀求,“我们再多留几天嘛,好不好?”

    “我看你是舍不得那个封昊吧?”秦戈冷哼。“他那么喜欢你,甚至愿意为了你从意大利转去伦敦留学,你是该考虑考虑和他交往。”

    “我又不喜欢他为什么要和他交往?”

    秦戈看她一眼,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却是转身走向门口,“睡吧。”虫

    “秦,”时令颜有些失望的喊住他,“我们到底和好没啊?”

    秦戈没回头看她,却道:“我不和小孩子一般见识。”

    时令颜看着他走出去带上门,瞪着房门嘀咕:“这算是什么回答?老是把我当小孩子,那你白天看到我换衣服为什么要转身?看小孩子的身体有什么好避讳的?”

    她边说边垂眸打量自己,想到白天自己仅着内衣内/裤被秦戈看到那一幕,顿时觉得全身血液都往头顶冲,羞得一下蹦回床上,把自己埋入被子里。

    *******************

    次日下午离开A市前,秦戈和父亲一起去母亲的墓地探望,而时令颜提议要跟去,秦戈也没反对。

    到了墓地,秦戈望着墓碑上母亲的笑脸,想起在伦敦偶遇的闻倩,以往的记忆如同幻灯般在眼前一幕幕掠过,让他的脸色越发显得郁。

    “秦妈妈,您好,我是您儿子的女朋友颜颜,您放心,我会好好照顾您儿子,以后也还会再来看您。”

    耳边响起的声音拉回秦戈的思绪,回神见时令颜双手合十态度虔诚的对着母亲的墓碑作揖,嘴角抽了抽,抬手去敲她的后脑,“别在我妈面前胡说。”

    “我才没有胡说,”时令颜一脸认真,又去问一旁望着两人微笑的秦致渊,“秦叔,不对,我应该改口叫秦爸爸,我们是一家人对不对?”

    秦致渊嘴角的笑意加深,不顾儿子递来的眼色,点头。

    “呐,你现在没意见了吧?”时令颜得意的望向秦戈,后者戳一下她的额头,没再说什么。

    下午秦戈带着时令颜坐了三个多小时的飞机抵达时潋出生的江南小镇,走出机场时已经是六点多。而晕机厉害的时令颜又是一副昏昏沉沉的病态模样,基本上一路都是挂在秦戈身上。

    因为时潋是在福利院长大,所以秦戈直接带时令颜去福利院,可时潋出国十几年,原来的福利院早已经不存在了。

    “没关系,反正我知道这里是妈咪的故乡也来过就行了。”

    “你如果想见福利院的院长问一些你妈咪小时候的事情,我明天可以让人找找。”

    “不用了,我好累,先去酒店吧。”

    找了家酒店开/房时两人因为开几间的问题发生争吵,最后时令颜以各种耍赖的行径赢得胜利——秦戈只开了一间房。

    “我好饿,你叫些吃的东西上来,我先去洗澡。”

    一进房时令颜便立即一反刚才病恹恹的样子,从行李箱里翻出睡衣跑去浴室洗澡。

    秦戈揉额无奈叹口气,打电话去订了餐。

    时令颜洗完澡出来,见秦戈站在落地窗前望着窗外入神,于是蹑手蹑脚走过去,正打算从他身后偷袭,秦戈忽然转身,反过来把她吓了一跳。

    看她被自己吓得拍胸口,秦戈有些啼笑皆非。

    但是一触及她的睡衣领口又笑不出来了——这丫头竟然洗完澡没穿内衣!

    时令颜见他脸色一下变沉,正要问他怎么了,就听敲门声响起。

    秦戈转开眼,走去开门。

    打开门见是送餐的酒店服务生,时令颜闻到食物的香味走出来,却被秦戈挡在身后,从酒店服务生手里接过餐车,等他离开了他才推餐车进来。

    时令颜被他的举动弄得莫名其妙。

    “去加件衣服。”

    拿起筷子正打算开吃时,秦戈忽然冒出一句。

    时令颜低头看看身上的中袖睡衣,纳闷道:“我不冷啊,为什么要加衣服?”

    秦戈瞪她一眼,眉头皱了皱,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

    时令颜纳闷的又看了看身上的睡衣,忽然想起什么,半眯起漂亮美目朝秦戈暧昧的笑:“你是不是因为我没穿——”

    “知道还不赶紧去加件衣服?”秦戈迅速打断她,随即走向浴室。

    时令颜撇撇嘴,冲他的背影道:“哪有人洗完澡还穿那么整齐的?你们男人不也是洗完澡只在腰上围一条浴巾么?”

    秦戈没理她,而等他洗完澡出来,时令

    颜还乖乖坐在餐车旁没动。

    “不是饿了?怎么不吃?”

    时令颜瞥了眼他身上的白色浴袍,回他:“我等你一起。”

    吃过饭,时令颜窝在沙发上看了会电视,而秦戈抱着笔记本坐在床头正在忙碌什么。

    “秦,我困了。”

    秦戈抬眸,“困了不会过来睡?”

    这句话听在时令颜耳中无疑像是邀请,她双眼一亮,立即从沙发跳起来。

    只是在她打算扑上床时,秦戈却抱起笔记本下床。

    她愣住:“你不睡?”

    “你睡床,我睡沙发。”

    “……”那她耍赖好不容易才让他同意两人共用一间是做什么?

    秦戈看她垮下脸就知道她在失望什么,真是有些哭笑不得。

    “时令颜,你能不能少动些歪脑筋打我的主意?我已经说过我没有恋童癖,更不会饥不择食到要对你下手,所以你别白费心机了。”

    这番话让一心想扑倒他的时令颜有些无地自容。

    她一声不吭爬上床,然后把脸埋入被子里,没再和秦戈说话。

    秦戈知道她不高兴,但也没有要哄她的意思。

    这丫头昨天才说过不会再任的,可现在一有不如她意的事情她还是照样耍子。

    回到沙发坐下,却盯着电脑屏幕发呆良久都没有丝毫睡意。

    “秦,你会等我长大么?”

    身后传来幽幽地一句,声音不是很清楚,但秦戈却听得一字不漏。

    “我不会爱你。”他回答得没有一丝犹豫。

    然后一室寂静。

    *********************

    第二天秦戈以为时令颜会因为前一晚的事情和他闹别扭,结果她却相个没事人似的照样和他嘻嘻哈哈。

    两人买了晚上飞伦敦的机票,白天秦戈带着她到处转,每去一个地方她都硬要和他合影,并且还趁他不注意频繁的偷/拍他。

    对此秦戈已经懒得再说什么。

    晚上两人提前一个小时去机场,一路上时令颜依依不舍,坐在的士上望着车窗外倒退的景致目露眷恋。

    “以后你想回来随时可以。”

    秦戈见状道,末了又补充一句,“你一个人或者和你朋友结伴。”

    “为什么不是你?”时令颜回头问他。

    秦戈避开她的视线,“我以后会很忙。”

    “是因为忙还是你不想?”

    面对她咄咄逼人的口吻,秦戈有些不耐,皱着眉道:“你这样追问有什么意义?难道我昨晚说的还不够清楚?”

    时令颜脸色煞白。

    ——我不会爱你。

    真的,不会爱么?

    ——————————

    (要加快剧情了~~~这几天眼睛不舒服,在公司要面对电脑,下班也是,长时间这样所以有些吃不消了~~~有时候会断更,望谅解~谢谢~)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