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情歌(21)

芥末绿2017-2-25 21:54:59Ctrl+D 收藏本站

    ( )()回伦敦后时令颜恢复每天早起上学、放学后去学画画,之后回秦戈住处的生活,而秦戈因为刚开始进入赫莲*梅斯的公司上班,许多东西都要从头学起,这让他忙得几乎没有睡眠的时间,以至于时令颜每天晚上都在客厅的沙发上等他等到睡着,而醒来时却发现睡在自己房里。:。懒

    两人一天二十四小时唯一的碰面机会只有在早上秦戈送她去学校时那短短的几十分钟。

    而以前她还有幸能吃到秦戈做的早餐,可自从他进父亲的公司上班后,她的爱心早餐就变成了没滋没味吃到人想吐的快餐。

    眼看着生日即将到来,而秦戈却没有丝毫表示,仍是每天早出晚归,她有些坐不住了。

    这天是周末,她不用去学校上课,画画那边也请了一天假,所以早上秦戈从床上爬起来去敲她的房门时她还蜷在被窝里继续睡。

    “起床了,”他抬手敲门。

    时令颜恍若未闻,连动都没动一下。

    秦戈皱眉,走过去瞥一眼脸朝内而用一颗后脑勺面对他的小人儿,俯身去戳她:“喂?起床了听到没有?上学要迟到了。”

    没反应?

    他狐疑的伸手去探她的额头,掌心刚覆上去,手腕忽然被捉住,随后时令颜转过身来,眨巴着大眼看他:“今天是周末。”

    秦戈一楞,随即有些懊恼的皱眉。虫

    最近实在太忙了。

    “周末你也要学画画,所以还是要起床。”

    “莱恩老师允许我休息一天。”时令颜捉住他的手放到嘴边亲吻一下,笑嘻嘻爬起来毫无防备扑到秦戈身上,像只树袋熊一样整个人吊在他身上。

    秦戈身子一僵,去拨她抱住自己脖子的手臂,却听时令颜问:“我过了生日就算十五岁了,你不准再把我当孩子。”

    秦戈冷睨她,“如果不是孩子,哪个大人会像你一样动不动就往男人身上跳?”

    时令颜嘴一撇,反驳道:“任何一个有爱人的女人都会像我这样往她爱人身上跳,她们难道都是小孩?”

    秦戈哑然——这丫头越来越伶牙利齿了。

    “我过生日呢,你知不知道哪天?”

    这个问题还真把秦戈问住了。

    一个忙碌得连周末都忘记的男人,怎么可能会记得这些琐屑的事情。

    “哪天?”

    他大方问她,没有丝毫不记得的尴尬。

    时令颜瞪他,大眼里写满委屈。

    秦戈叹气,用额抵着她的蹭了蹭算是赔罪,“你想要什么礼物?”

    时令颜吊在他身上还不安分的乱晃,秦戈怕摔着她,不得不腾出去抱住她的臀,口中不忘训斥:“再乱动摔着了别怪我。”

    时令颜轻吐舌,安分下来,却腾出一只手来把玩他略显有些长的碎发。

    “我想要的你都肯给么?”

    “你别痴心妄想就行了。”秦戈回她,意思是明知他做不到的她就免开尊口。

    时令颜不悦的扯住他一根头发用力一拉,秦戈立即皱眉瞪过去,吓得时令颜立即缩手,抱住他的脖子亲昵的在他颈项窝里蹭。

    “我认识你过的第一个生日呢,你不记得就算了,还要我自己想要什么礼物?”

    “又不是我过生日,你想要什么礼物不所我怎么知道?”

    “可是我说了你又不给。”

    废话!

    秦戈在心里腹诽一句,抬腕看了眼时间已经不早了,连忙放她下来。

    “我要去公司了,你既然休息那继续睡。”

    他转身要走,却被时令颜抱住。

    “秦,你难道就没有一天假期?我们很久没在一起吃过饭了。”

    回到伦敦都一个多月了,这么长的时间两人都是各吃各的,她好怀念他做的饭菜味道。

    “你爹地是我老板,老板要我工作,我怎么敢偷懒?”他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敷衍她,语气还夹杂一丝自嘲。

    “那我让爹地少分你一些工作你是不是就有时间陪我了?”

    秦戈一楞,继而失笑。

    “天真的小丫头,自己玩去,我赶时间真的要走了。”

    这次时令颜没再拦他,却依依不舍跟着他出来,走到玄关处看他换鞋,又目送他开门离开。

    “秦。”她站在门口唤他,语气哀怨。

    秦戈顿了顿,想像她此时哀怨的表情,心里不知怎么的忽然也有些不舍得。

    想回头,却还是忍住了。

    他怕自己一回头,这丫头会变本加厉,又扑上来缠着他耍赖,到时候真耽搁上班时间,可就不太好了。

    电梯门打开,他走进去,没回她,也没看她。

    时令颜失望的倚着门框发了会呆,脑海里忽然一个念头闪过,她一怔,嘴角随即慢慢扬起,勾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

    赫莲*梅斯所拥有的公司旗下业务涉及黑白两道,从金融到娱乐,从地产到饮食,他不但都有涉足,而且在每个领域都占据业界难以动摇的龙头地位。

    而赫莲*梅斯有意栽培秦戈做他的接/班人,可想而知秦戈肩上的重担有多艰巨了。

    加上赫莲*梅斯旗下的产业大多有梅斯家族的其他成员参与,几乎各个都对赫莲*梅斯的接/班人头衔觊觎已久。

    赫莲*梅斯除了一个女儿其他再无任何子嗣这点对于那些拥有三四个儿子的梅斯家族成员来说,无疑是件天大的喜事。

    他们以为赫莲*

    梅斯绝对不会把庞大的产业托付给他那个娇生惯养的女儿,那么他们的儿子作为赫莲*梅斯的直系亲属,就是最有可能成为接/班人的人选了。

    只是他们万万没想到,半路居然杀出来一个东方青年,而且还是以空降的方式一进公司就被赫莲*梅斯任命为他的贴身助理,大事小事都均要他参与,并且在会议上当着众高层的面询问他的意见,摆明了是在告诉众人,他要一心栽培秦戈,成为下一个赫莲*梅斯。

    这一点让那些人敢怒不敢言,他们动不了赫莲*梅斯,却会私下故意为难秦戈,想让他知难而退。

    可惜的是秦戈每次都能完美为自己解难,让他们束手无策。

    而秦戈对于那些人的刻意刁难只是置之一笑,并不予以多加理会。

    这样的态度看在那些人眼里,便以为秦戈是他们不屑一顾,心里越发的排挤他。

    “Assistant秦。”

    今天早上秦戈刚进公司总部。就听一个显得有些尖锐的男声喊他。

    抬眼,见是赫莲*梅斯的表弟、公司饮食部的负责人、排挤他的那群人当中的一员威尔,他抱以淡淡一笑,“威尔先生有什么吩咐?”

    威尔和其他排挤秦戈的人一样最讨厌他笑的样子,因为那让他觉得秦戈是在嘲笑他。

    “今晚是我贝恩表姐的五十大寿,家族为庆祝她的生日搞了个盛大的聚会,你是表哥身边的红人,应该也有被邀请吧?”

    秦戈想了几秒才记起威尔口中那个贝恩是何许人——赫莲*梅斯同父异母的姐姐。

    “威尔先生,我想您大概搞错了,我只是梅斯先生的助理,并不是梅斯家族的成员。”他不知道这位威尔突然来找他说这件事是有什么意图,但直觉告诉他,绝对不会是好事。

    “你现在不是,可很快就是了,表哥不是已经告诉所有人他要栽培你做他的接/班人?”威尔说这句话时几乎是咬牙切齿,而面上却还带着微笑,神情因为显得有些狰狞。

    果然又是想来试探他的。

    秦戈冷笑,语气不卑不亢道:“威尔先生,我还有事先告辞,抱歉。”

    “你不去参加今晚的聚会?”威尔的声音传来,“今晚所有梅斯家族的成员都会出席,你如果参加可以有机会和他们认识。”

    是有机会被他们全体刁难吧。

    秦戈心里冷嗤,面上却不动声色的回头道:“感谢威尔先生的好意,不过我不需要。”

    话落也不管威尔是什么表情,回头大步离开。

    “不识好歹的东西!”威尔瞪着他的背影低咒了一句,绿眸冷光一闪,掠过一抹阴狠。

    ————————————

    (秦哥哥这碗饭不好吃啊~~~我得给他点甜头吃才是。。。。。)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