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情歌(22~)

芥末绿2017-2-25 21:55:5Ctrl+D 收藏本站

    ( )()会议室里,秦戈有条不紊的将手头资料一一精准分类递给身侧气场强大到令众人连大气也不敢喘的赫莲*梅斯,后者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一直到会议结束,他都没开口说过一句话,而只是用眼色示意秦戈,由他代为发言。:。懒

    赫莲*梅斯让秦戈参与高层机/密会议众高层已经见怪不怪,然令他们惊骇的是秦戈言辞犀利语气果断,赫莲*梅斯每传递一次眼色,秦戈都能心领神会,将他的意思精简一遍,仿佛两人在一起共同从事多年般,默契好得惊人。

    而这点也是赫莲*梅斯对秦戈十分欣赏的一点。

    当初他只以为秦戈是个可造之材,没想到他还低估了他。

    一个能够在短短时间内便已经全部掌握一家拥有上万家不同行业的综合公司所有信息的人,绝对算得上是商业天才。

    幸好现在发现得还不算太晚,他还有足够的时间将眼前的青年培养成一个能够超越他的领头人。

    “中午一起吃饭吧。”

    会议结束后,正在整理资料的秦戈听得赫莲*梅斯道。

    正要点头,手机传来振动。

    他回以歉意的眼神,自外套的内衬口袋掏出手机,一看来电先是一楞,继而眉头皱拧。

    赫莲*梅斯见状有些玩味的猜测:“我女儿?”

    秦戈点头。

    赫莲*梅斯难得牵出一抹笑:“那中午是没机会一起吃饭了,这段时间你还没休息过,中午陪她吃个饭,下午可以早点回去。”虫

    话落他站起来往外走。

    “梅斯先生。”秦戈喊住他,仍是习惯这样称呼他,而赫莲*梅斯也不纠正。

    “我想有件事情我很有必须事先申明。”

    赫莲*梅斯回头,棕眸熠熠:“有关公司的事?”

    秦戈迟疑一秒,点头:“算是吧,我——”

    “既然是公事那就留着上班再谈,现在是下班时间,不谈公事。”顿了顿,目光落在秦戈手中仍在振动的手机上,“你再不接电话,她可能会杀来公司问我要人。”

    语毕他走了出去。

    秦戈头疼的瞪着闪烁不停的屏幕,又隔了一会才无奈接通。

    “亲爱的!”清亮俏皮的女声传来。

    秦戈皱一下眉,将手机自耳边拿开一些,冷着声音开口:“你搞什么鬼?”

    “猜猜我在哪?”电话那端时令颜仿佛没听出他语气中的不悦,依旧带着俏皮的笑意。

    听她这么问,秦戈心头一跳,“公司?”

    “咦?你怎么知道?难道你在公司大厅?可我怎么没看到你?”

    接二连三的发问下,秦戈忍不住嘴角很抽了几下。

    “你跑来公司做什么?”

    “当然是我想你了。”

    “……”

    “谁让你都不肯请一天假陪我。”

    “……”

    “我买了你爱吃的水果糖,我请你吃糖,你呢,请我吃午饭,可好?”

    “……”

    ***********************

    秦戈走出电梯,一眼就看到大厅里把自己打扮得像颗圣诞树一样七彩斑斓的时令颜。

    时令颜听到脚步声,回头看到秦戈,双目一亮,立即飞奔过来。

    秦戈想闪,又怕她摔,僵着身子站在原地等她扑来。

    时令颜如愿扑入秦戈的怀抱被他抱个满怀,心里简直觉得不可思议——她还以为秦戈会躲开。

    “这里是公司,你就不能注意点?”秦戈在她扑到怀里时开口训斥。

    时令颜吐吐舌,双臂环着他的腰,小脑袋在他胸口蹭了蹭才道:“反正是我爹地的公司,谁敢说?”

    秦戈和她没法沟通,大掌掌住她的额头将她自身上推开。

    又嫌弃的打量过她七彩斑斓的衣裤,再一次皱眉:“你什么时候成色盲了?”紫色和蓝色搭在一起,红色和黄色相接,而鞋子是白色的,包是黑色的,除此之外,他至少可以在她身上再找出六七种颜色了。

    虽然不否认这样穿也挺好看,但容易视觉疲劳。

    而且若是有一团七彩的东西整天在眼前晃来晃去,他会受不了。

    “不好看吗?这是时下最流行的混搭。”

    秦戈不置可否的轻嗤了声,抬步往外走去。

    “我们去哪?”时令颜追上来问。

    “你不是说要去吃午饭?”

    时令颜一楞——这么好说话?说请她吃饭当真就请?

    “还不快走?”迟疑间,秦戈的声音传来。

    时令颜回神,乐滋滋跑上去,挽住秦戈的臂弯。

    ***************************

    考虑到下午上班的问题,秦戈带时令颜到公司附近的一家意大利餐厅用餐。

    “秦,我生日那天你能请我吃烛光晚餐吗?”

    等待上菜期间,时令颜双手托腮痴痴望着对面的秦戈问。

    秦戈将视线从橱窗外挪回,“烛光晚餐容易诱发许多潜在性的先天生理疾病,对身体有百害而无一利。”

    “……”

    真不愧是医师,这都能联系到一块。

    时令颜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不满的瞪着对面一点都不浪漫的男人,嘀咕道:“照你这么说,那情侣之间不是要少许多乐趣?”

    “你我又不是情侣。”

    一语将时令颜反驳得哑口无言。

    秦戈瞥一眼她吃憋的郁闷表情,有些忍俊不禁的扬了扬嘴角,却又故做

    不耐的看向橱窗外。

    小丫头不爽了,气鼓鼓的抱怨:“谁喜欢上你真是倒霉。”

    秦戈轻嗤:“那你还喜欢?”

    “……所以我自认倒霉啊,而且我决定继续倒霉下去,免得你再去祸害别人。”

    听她说得那么大公无私,秦戈终是忍不住被逗笑。

    这丫头,其实大多时候还是能逗他开心的。

    “你目前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好好读书,学好画画,除此之外的事你想都不要想。”

    “我也不想想,可是我忍不住嘛,谁让你整天在我脑海里跑来跑去?”时令颜一副为难的表情,“感情不是我能控制得住的,它要我想你我也没办法。”

    “狡辩。”

    时令颜耸耸肩,还想说什么,见餐厅伺应推着餐车过来,忙住口。

    而她不开口,秦戈也不主动找她聊。

    两人默默用着餐,快结束时秦戈听到耳边响起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

    他用餐的动作一顿,循声望向声音发源地,然后看到一抹秀丽的纤影,一头如瀑长发随意披洒在身后,正背对着他和前台的一名中年种子交谈什么,操的是一口流利的英式英语。

    秦戈盯着那道纤影足足楞了十数秒,才在发觉另一双目光探向自己这边时立即收回。

    “你看什么?”时令颜好奇的边问边顺着他刚才看去的视线看过去。

    “没什么,你吃完没有?”秦戈问她,一副吃完就赶紧走人的催促模样。

    时令颜在秦戈刚才望过去的方向看到那个背影,心里忽然滋生一股不安的预感。

    她认识秦戈这么久,发现秦戈的视线从来不会在任何一个异性身上停留超过5秒。

    而他刚才却盯着那个女人看了许久,这是不是意味着那个女人是他旧识?

    见她不答,却已经放下餐具,秦戈招来伺应生买单。

    “走吧。”

    他站起来。

    “秦戈。”

    还没回头,身后传来喊他的声音。

    他没回头,时令颜却盯住朝这边走来的来人,美目瞬间瞠圆——闻倩!

    闻倩似没察觉时令颜看她的喷火眸光,径直走到秦戈面前,微微一笑道:“刚才我还以为自己看花眼。这么巧,你居然在我朋友的店里吃饭。”

    秦戈还没开口,时令颜已经腾地站起来,三步并做两步走过去,挡在秦戈面前敌意的瞪着闻倩道:“你怎么这么不要脸?他是我的,你别想把他抢走!”

    闻倩似笑非笑地瞥她一眼,缓缓道:“秦戈看起来根本就不喜欢你,你凭什么说他是你的?而他的心不在你身上,所以我根本不用抢。”

    ——————————————————————

    (那个背影是谁,大家都猜到了吧?小丫头受刺激了,要胡作非为下手为强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