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情歌(23)

芥末绿2017-2-25 21:55:10Ctrl+D 收藏本站

    ( )()闻倩这番话不管有意还是无意,对时令颜来说无疑是一语中的——秦戈的确是不喜欢她,心也不在她身上,所以谁若是喜欢秦戈,都用不着来她这里抢。请使用访问本站。

    闻倩似乎还没说完,接着又补充了一句,“你不是很憎恨第三者介入别人的感情么?怎么自己却做起第三者来了?”懒

    时令颜一震,诧异地看向秦戈,“她什么意思?”

    秦戈没什么表情的掠过闻倩,没开口,牵过时令颜的手便往外走去。

    “秦戈,你刚才明明看到佩佩就近在咫尺,为什么不见一面?”

    闻倩的声音传来。

    秦戈额头青筋一跳,没做片刻停留,倒是时令颜听见这个有些耳熟的名字后停下来。

    “佩佩?”她复念了一句,随即瞠大眼,美目狠瞪着秦戈:“你那个初恋情人?”

    她想起秦戈刚才在餐厅里盯着那名女子的背影那一幕,心里越发肯定。

    秦戈没回她,却是沉着脸看来,“你走不走?”

    “我——”

    “秦戈。”

    温柔的女声介入打断时令颜。

    秦戈面色一变,回过头松开时令颜的手大步朝车位走去。

    时令颜却循声看向来人——一个五官清秀的东方女人。

    时令颜见她目光一直锁定秦戈离去的方向,脸上露出不自然的表情,也不知道是难过还是失望。虫

    她就是秦戈的初恋情人?

    时令颜满目敌意的打量她,棕眸转了转,不屑的撇嘴——一脸病恹恹的,既没她漂亮也没她有活力,更没有她年轻。

    可她是秦戈喜欢过的女人。

    这一点让时令颜无比挫败。

    “佩佩,你这些年一直在我耳边秦戈长秦戈短,叫你去找他你又不敢,今天好不容易遇上了,怎么犯傻了?”闻倩推一把发怔的堂妹,后者身子抖了一下,却还是楞着没动。

    闻倩怒其不争的叹口气,径直拉着她的手朝秦戈的方向快步跟去。

    时令颜回过神来,见闻倩拉着那个女人要去追秦戈,顿时气急败坏。

    而秦戈找到自己的车打开驾驶座车门,弯身正要坐进去,身后又响起闻倩的声音。

    “秦戈,你和佩佩之间有误会,是可以解释清楚的,当初佩佩离开你完全是迫不得已,你就不能给她一次机会让她解释清楚?”

    迫不得已?

    秦戈冷嗤。

    拿着他母亲给的钱又提出送她出国的要求,这叫迫不得已?

    不予理会,他径直上了车,而车门关到一半时,一只细弱白皙的手臂伸来,他眼疾手快及时停下才避免灾难发生。

    “秦戈。”带着怯意的声入耳,秦戈拧眉,目光落在前方。

    “我们没有什么好说的,不管是不是误会,都没必要再解释。”

    似没想到他这么绝情,闻佩面色一白,泪水自眼眶滑落,手却还是抓着车门没放开。

    “对不起……”她哽咽着道歉,“我知道你一定很恨我——”

    “你错了,我对你没有任何感觉。”秦戈打断她,屈指在车门敲了敲,示意她松手。

    “秦戈,你不能这样对佩佩,你回头看她一眼就知道她这几年为什么躲着你不敢和你联系了。”闻倩看不过堂妹受委屈,开口道。

    而秦戈仍然无动于衷。

    闻佩望着他英俊的侧脸,泪水越掉越多。

    “佩佩当年出了车祸,险些丧命,后来虽然捡回一条命,但她的脸——”

    “姐,你别说了。”闻佩打断堂姐,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深吸口起努力平复下激动的情绪后才又道:“秦戈,我知道不论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也不会想,毕竟怎么说都是我错,虽然我……算了,说这些也没用了,看到你现在生活得很好,我衷心为你感到开心,也祝福你幸福。”

    话落她松手,随即捣住嘴疾步离开。

    “佩佩!”闻倩喊了一句,又回头瞪向车内的秦戈,“你知不知道佩佩这几年受了多少委屈?她一直都想着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她?”

    闻倩质问的语气完全一副秦戈抛弃闻佩的姿态,这让秦戈啼笑皆非。

    “她一直想着我?是想着我家什么时候能够再给她一笔钱吧?”

    “你!”

    “我实在厌恶看到你们闻家的人,所以务必请以后即使偶遇也要假装没看到,免得难堪。”

    “难堪?”闻倩冷笑,“你刚才的确让佩佩很难堪。”

    “那是她自取其辱。”

    “秦戈,话别说得这么满,你以为佩佩当年拿了你家的钱就应该亏欠你是不是?若不是你母亲那样逼她,她也不会出车祸毁了半张脸!她拿那笔钱是为了救命!而这一切都是你母亲——”

    “够了!”秦戈猛然怒声打断,“不要再说我母亲的不是扰她不得安息!”

    安息?

    闻倩一震,显然是不知道秦戈的母亲已经过世。

    “对不起。”她道歉,却又道:“那一切真的不能怪佩佩,她当时太无助了,你又不在她身边,她怀着三个多月的身孕被父母从家里赶出来,无依无靠,想来伦敦投奔我也找不到关系,加上没钱,所以才不得以答应你母亲提出让她离开你的要求。”

    后面闻倩说了些什么秦戈没听清楚,整个人完全沉浸在闻佩怀了三个多月的身孕被父母从家里赶出来的震愕中。

    闻倩望着他的表情叹息:“我就知道你肯定不知道佩佩当时怀了你的孩子,你母亲明

    明知道孩子是你的,却还提出要她拿掉孩子,而佩佩想把孩子留下来,所以才假意答应你母亲,就是想拿到钱立即出国,然后把孩子生下来,可你母亲很精明,她带佩佩去医院先把孩子做掉,佩佩死活不肯,和你母亲争执中你母亲推了她一把,孩子就那样流掉了,之后佩佩精神恍惚才出了车祸,那笔钱是我代她问你母亲要的,因为如果不是你母亲,她根本不会遭遇那些惨状。”

    秦戈良久都没有回应。

    他没想到事情的真相竟然这么可笑,转来转去结果还是母亲的错?

    “即使你母亲那样对佩佩,但她还是对你念念不忘,这么多年了她一直单身一个人,却又不敢去找你,她认为现在的她已经没有资格再爱你。”

    “我说了这么多,就是不想佩佩委屈自己一辈子,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这是佩佩经营的一家咖啡厅的地址。”闻倩从皮夹里掏出一张名片放到车门的夹层里,又看了他一眼后转身循着闻佩离开的方向走去。

    几步之外将两人的对话听得一字不漏的时令颜呆呆站在原地,心里忽然涌现一股强烈的不安。

    秦戈现在知道他和他的初恋情人是场误会,而那个女人还曾经怀过他的孩子,那他会不会念在旧情的份上和那个女人旧情复燃?

    时间一点点流逝,手机响了许久秦戈才回神。

    来电显示陌生的号码,但莫名的他心口跳了一下,随即接通。

    “秦戈,佩佩昏倒了!”

    *************************

    医院的长廊里,时令颜雕像般伫立在病房门口,目光呆呆望着紧闭的病房门,想着里头有可能会上演的画面,心,一点点下沉。

    “秦戈不会喜欢你,他和佩佩才是一对。”

    闻倩话刚落,时令颜便已经狠狠瞪过去,“你们闻家的女人都不要脸,抢别人的男人还理直气壮!”

    周边有几道视线投过来,虽然听不懂两人对话的中文,但口口声声被冠上不要脸的罪名,闻倩仍是感觉不自在和难堪。

    “你爹地并不爱我,他上次说过那样的话以后我和他再没见面。所以请你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她正色道。

    “没和他见面那又如何?也改变不了因为你的介入而害死我妈咪的事实。”

    闻倩闭了闭眼,决定不和她讨论这个话题。

    “佩佩才是秦戈喜欢的人,你既然讨厌第三者,就大方点成全他们吧。”

    “我为什么要成全他们?”时令颜鄙夷的笑,“秦戈也没说喜欢她,而且他们早就分手,现在和秦戈同居的人是我,所以不管他喜不喜欢我,他都是我的!”

    ——————

    (有木有觉得小丫头口气很霸道?小赫莲*梅斯哦~~很有梅斯老爷的风范~)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