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情歌(24)

芥末绿2017-2-25 21:55:16Ctrl+D 收藏本站

    ( )()病房里的秦戈听着外头两人的对话,时令颜那句‘不管他喜不喜欢我,他都是我的’让他头疼之余却又多出一丝复杂的情绪。请使用访问本站。

    他对感情认真过,也一心一意不求回报付出过,但他爱过的她们最后都因各种理由离他而去。懒

    年少时的感情尽管青涩不成熟,但他那时也是用了真心,只是闻佩不够信任他,一味的自己承担,莫名其妙离去,让他恨了母亲三年。

    而如今她又突然出现,道出另一个让他震惊的真相版本。

    她和母亲之间,到底谁对谁错?哪一个故事的版本才是真相?

    望着病床上那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苍白容颜,秦戈并没有太多感觉。

    毕竟事隔六七年,再浓烈的感情也会变淡,更何况他对她虽然付出过真心,却也没强烈到非她不可的地步。而他早在知道她离开后就已经断了对她的感情。

    他一向如此,既然是不属于自己的,从来都是断得一干二净,绝不拖沓。

    即使是对岑欢暂时还无法忘怀,但他也不会介入她的感情让她为难。

    爱一个人不一定要拥有,看着她幸福也是种幸福,这就是他的爱情观。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声音停止。

    然后听到一阵跑开的脚步声,秦戈猜想是那沉不住气的小丫头,也不知道闻倩说了什么刺激她的话。虫

    正想起身去看看,耳边听到一声轻吟。

    他看向皱着眉渐渐醒转的闻佩,后者在看到后楞住,露出犹如置身梦境的错觉。

    “你血糖偏低导致昏迷。”秦戈开口,声音淡淡地听不出什么情绪。

    闻佩难以置信的盯着他,直到突然想起什么,惊慌的扯高被子蒙住自己的脸。

    秦戈撇开眼,“你堂姐在外面,我叫她进来。”

    “秦戈!”闻佩听他要走,又急忙探出脸来喊住他。

    秦戈顿住,却没看她,也没开口,一副静听她下文的姿态。

    “秦戈,你为什么来看我?”

    “你以为是为什么?”秦戈反问她。

    闻佩哑然。

    眼前的秦戈已经不是当年她爱着的那个阳光的大男孩。

    现在的他帅气依旧,甚至比那时更让人着迷,但他身上已经找不到过去的影子。

    西装革履的他看起来内敛稳重,一派成熟男人的风姿,难怪堂姐口中那个小丫头对他如此着迷。

    “闻佩。”秦戈唤她。

    闻佩喉咙一涩,心酸得险些落泪。

    他以前总亲昵的喊她佩佩,可现在却是连名带姓的叫,果然是不一样了。

    “不论当年那件事真相如何,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不打算追究谁对谁错。而你和我……”他顿了顿才继续,“也继续就这样当做没遇见过,各自过吧。”

    “秦戈。”闻佩掀开身上的被子下床,秦戈听闻动静后立即拉开两人的距离,刻意回避和她有任何的肢体接触。

    这让闻佩伤心不已。

    “没别的事我就走了。”

    心里惦记着时令颜,秦戈没多做停留。

    话落便去开门。

    “你不能就这么走了。”闻倩在他打开门时堵在门口道。

    显然是听到了两人的对话。

    秦戈冷笑,“你打算怎么留下我?”

    “秦戈,不是我要留下你,是你现在既然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也知道佩佩一直在等你,为什么不肯给她一个机会?”

    闻佩听堂姐这么说震惊的瞠大眼,“姐,你和他说什么了?”

    闻倩看一眼堂妹,坦然道:“该说的不该说的我都说了,包括你怀过他的孩子的事。”

    她话一落,闻佩面色全白,身子摇摇晃晃难以支撑。

    “佩佩!”闻倩惊慌地喊一声,秦戈回头,迟疑了几秒,还是伸手扶了她一把。

    闻倩见状道;“秦戈,那个孩子虽然佩佩没保住,可她却看得比自己的命都还重要,她不但给孩子取了名字,还每年都在孩子的忌日那天为孩子祈福。她做的这些都是她爱你!”

    秦戈垂眸沉默。

    “佩佩是无辜的,你如果还是个男人就应该负起这个责任以后好好善待她。”

    秦戈瞥一眼兀自流着泪的闻佩,不知道怎么的竟然有些厌烦。

    这样哭哭啼啼逼他负责的场景实在太像国内那些狗血的八点档剧情,而他最讨厌的就是看那种会让人智力下降的电视剧。

    只可惜没想到这样的事情居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我是不是男人不需你来评判。”他抽回扶住闻佩身子的手,“不说当年那件事真相到底如何,就算你们说的是真,但这么长的时间她都不来找我把事情说清楚,就表明她根本不想我负责,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要多此一举?何况,是她不够信任我,没及时告诉我她怀孕的事,才会酿造这样的悲剧,说起来,她自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闻倩像是没料到他会说出这么绝情的话,一时不知道怎么回应。

    而闻佩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还有,”他望向闻倩,目光锐利,“她还是个孩子,而你却已经是个思想成熟的成年人,她恨你有她的理由,毕竟是你的原因间接破坏了她的家庭,你不应该拿我和闻佩这件事去刺激她,这样的报复只会显得你很不成熟,甚至有些幼稚,而也许这就是梅斯先生永远不会对你心动的原因。”

    好似胸口突然被***一把利刃,闻倩痛得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只死死

    瞪住秦戈,满目怨恨。

    秦戈却没再看两人,径直离开。

    *************************

    秦戈走出病房立即掏出手机拨时令颜的电话,却如他意料的无人接听。

    取了车在医院附近转了几个圈没看到她人影,他打电话向赫莲*梅斯简要说明情况,后者要他回公司,他派人去找。

    而直到秦戈下班,都没有时令颜的消息。

    “不用担心,等她气消了她就会回去,说不定她不接你电话,但人已经在家里了。”

    相比他的急躁,赫莲*梅斯却是镇定自如。

    这让秦戈感叹那小丫头到底是谁的女儿,为什么他的担心永远都要多过身边这个真正做父亲的男人?

    一路不抱希望的边拨电话边东张西望,希望能在回家途中捡到那个不听话的人儿,可惜依旧是失望。

    停好车走进电梯口,梯门开启后进入,还没到自己所住的楼层,就隐约听见一阵断断续续的哭声。

    秦戈觉得哭声耳熟,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太可能是时令颜发出的,那丫头再委屈都不会失态的哭得这么凄惨。

    这样想着,电梯在他所住的楼层停下。

    梯门开启的刹那,哭声越发清晰。

    秦戈心头一跳,几个大步走出电梯,目光探向住处,然后傻眼。

    将自己打扮得像棵圣诞树的时令颜竟然就坐在他家门口,双手环膝,把脸埋在腿间哭得极其伤心。

    秦戈揉额,脑海里闪过这丫头是不是疯了的念头。

    他想起临走前赫莲*梅斯说的那番话,后知后觉的听懂他其实早已经告诉自己这丫头已经回家,所以作为父亲的赫莲*梅斯才不像他这般担心。

    不过,哭成这样也实在是太丢脸了,也不怕街坊邻居来投诉。

    他叹息着走过去,走得近了才闻到一股刺鼻的酒气,再联想到她失态的哭声,难道是喝醉了发酒疯?

    “喂?”他站直了伸腿去碰她。

    时令颜过了会才缓缓抬头看来。

    秦戈触及她哭得红肿得厉害的双眼,禁不住皱眉,“你搞什么?醉成这个鬼样子?”

    时令颜被他训斥,呆了几秒后‘哇’地一声放声大哭,将秦戈的耳膜震得发麻。

    怕被邻居投诉,秦戈立即开门,又将她半拖半抱的弄进屋,而门一关,他就被这丫头给撞在了门板上抱得死死的。

    “你是我的,秦戈,你是我的,谁也不准跟我抢……”她语无伦次又哭又嚷嚷,眼泪鼻涕全部往秦戈身上抹,让秦戈头疼之余又有些哭笑不得。

    “你先放开我。”他去拨她的手。

    时令颜迷迷糊糊中以为是谁在和她抢人,死命的抱住不松手,嘴里还一遍遍重复嚷嚷着‘你是我的’。

    ——————

    (下一章秦戈可以尝到甜头。。。然后呢~就是剧情飞快加速到几年后了。。。但不是谁出国~静等更新~提前提醒各位亲下月的月票留给《云虞之欢》哦~谢谢~)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