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情歌(25)

芥末绿2017-2-25 21:55:21Ctrl+D 收藏本站

    ( )()秦戈见她醉得厉害,怎么也拨不开,懒得再和她较劲,抱起她回她房间。请使用访问本站。

    把她放到床上,她两只手却还紧拽着他衣领不肯松手,嘴里哼哼着,呼出的气息里满是香槟的味道。

    “别走,你别走……”她不安的挣扎着想坐起往秦戈身上蹭,眼眶里氤氲的湿意似乎随时都会化成一股泪水自眼角流淌出来。懒

    秦戈有些无可奈何的在她床边坐下,想等哄她睡着了再走,没想到这小丫头得寸进尺,他一坐下她立即翻身将他扑倒。

    “秦,你是我的……”她跨坐在秦戈身上,小手抱住秦戈的脖子脸压下去,没头没脑的在秦戈脸上一阵乱吻。

    秦戈哭笑不得,没想到这丫头小小年纪,却学会了男人那一套劣根性,居然酒后发疯占他便宜。

    她满是酒气的呼吸喷洒在他脸上,钻入呼吸里,让他下意识皱眉,双手箍住她纤细的腰身要将她从身上拎下来。

    可醉酒的时令颜不知哪来的力气,手脚并用缠着他的身体,像水蛭一样,任他怎么甩就是甩不掉。

    “够了,再闹我可要发火了。”他没什么威信的佯装恼怒吓唬她。

    可喝醉酒的时令颜哪听得进去。

    更何况她现在正沉迷在研究他的身体当中,她的唇舌在他漂亮的喉结上一路往下舔吻,辗转至他的锁骨时,两只小手还不安分的隔着衣料抚摸他的身体。虫

    秦戈近几年来一直过着苦行僧般禁/欲的生活,而身上的小丫头在他眼里即使还是个孩子,但也毕竟是有了明显身体曲线的少女,所以被她这样蹭来蹭去又是亲吻又是抚摸,他的身体本能的起了反应,小腹下方那处明显在她的身体摩擦下渐渐有抬头的趋势。

    “下去!”他加重语气呵斥她。

    时令颜置若闵闻,粉嫩的舌尖在秦戈不知时候被解开衬衫而裸露出的大片精实的胸膛上画着圈。

    秦戈呼吸一窒,额头的青筋都要跳出来。

    这丫头简直是越来越放肆了!

    刚才他是担心自己力道没轻没重会弄伤她,所以不敢用太大力,才会被她纠缠住甩不开。

    现在看她越来越没正经,他也顾不得那么多,大手用力拨开她的身体往旁一推,只听‘扑通’一声,时令颜整个人跌落下床。

    秦戈听见声响惊了一下,连忙坐起来看向地面。

    只见时令颜跪趴在地上,也不知道是这一摔把她吓坏了还是怎么的,神情呆呆的没反应。

    秦戈狐疑,皱眉唤她,却连唤了几句她都没回应。

    “傻了?”

    他伸手在她面前挥挥,这次时令颜终于回神,湿润的美目眼巴巴盯着秦戈近在咫尺的俊颜眨了眨,忽地‘哇’一下哭开来。

    秦戈没料到她说哭就哭,而且还哭得像个孩童似的惊天动地。

    “摔疼了?”他猜测,同时伸手过去,示意她扶着自己站起来。

    时令颜却跪坐着不动,秦戈不得不起身去拉她,结果在她站起来时他冷不防再次被她扑倒,甚至边哭边去撕扯他身上的衣物。

    秦戈额头青筋一跳,简直要咬牙切齿!

    “我要你。”在他欲开口怒斥时,时令颜忽然止住哭声哽咽着冒出一句,可怜兮兮的湿润美目盯着他,目光却十分坚定,压根不像一个醉鬼所有的眼神。

    秦戈一楞,如果不是她刚才亲吻自己时她口中的酒气太浓郁,他真要怀疑她是在装醉。

    思忖间下腹忽然传来异样的触感,他立即敛神,却被眼前一幕惊骇住!

    这丫头竟然不知什么时候拉下他西裤的拉链,仅隔着一层布料正用嘴在啃咬他微微有些反应的那处。

    这一瞬,秦戈感觉浑身的血液都似乎瞬间冲向头顶。

    她从哪里学来这样色/情的动作?

    而她明明前一秒还哭得惊天动地,怎么这会摇身一变又成撩人的不良少女了?

    “小秦戈……”震惊的当头,听得抽抽噎噎的一个声音。

    等秦戈意识到正对着自己抬头的那处唤着‘小秦戈’的时令颜竟然已经拉下他的底/裤而心口一跳,强烈预感到什么想要阻止时已经来不及,时令颜已经张开小嘴将他的勃发含进了口中。

    秦戈动弹不得。

    湿热的口腔内壁紧紧包裹住他腿间瞬间膨胀到极致的硬挺,青涩而笨拙的上下深入又退出,强烈刺激着他那处的感官。

    而她眼角挂着泪珠含住他的欲/望认真吞吐的画面也同样给他带来强烈的视觉冲击,他根本不用看,都能想像得到自己被她包裹在口腔里的硬挺有多狰狞。

    呼吸忽然变得急促而沉重,秦戈瞪着她,脑海里竟然晃过想抱住她的头让自己的欲/望在她紧窒的口腔里快速冲刺的念头。

    他一定是疯了!

    深吸气撇去脑海里的绮思,他强行镇/压住自己亢奋着叫嚣要释放的欲/望,一下坐起来,这次毫不犹豫的将身上的人儿推开,连看都没看她一眼,狼狈逃回自己房间。

    *****************************

    不舒服。

    意识渐渐清醒时,时令颜脑海里晃过这样的念头,感觉头像是有平时两个那么大,沉得抬不起来。

    睁开眼望着天花板发了会呆,然后想起今天是周末,虽然还是不用上课,但今天必须要去学画画。

    揉着疼痛欲裂的额边缓缓坐起,边纳闷头为什么这么痛,边奇怪自己身上怎么会有那

    么浓郁的酒气。

    下床进浴室去洗漱,看到镜子里头发凌乱眼眶红肿脸色憔悴的自己,她吓得险些尖叫,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边刷牙边回想昨天的事情,记忆一点点回笼体内,她想起中午秦戈陪她去吃饭,然后在餐厅偶遇他的初恋情人,之后画面跳到医院,闻倩声色俱厉的指责她是介入秦戈和那个叫闻佩的女人的感情的第三者,之后在闻倩说闻佩曾怀过秦戈的孩子,以秦戈的为人知道事情真相后不会弃闻佩于不顾,两人会重修于好时,终于忍不住跑出医院。

    之后她好像跑去找利顿,和她一起去了家酒吧买醉,之后的事情就想不起来了,连她怎么回来的都不知道。

    洗漱完又洗了个澡换好外出的衣服,走出卧室时瞥到秦戈的卧室门开着。

    走去他卧室门口往里探了一眼,不见人影,呼吸里却搀入一阵浓郁的食物香气。

    咦?今天早上怎么有空给她做早餐?

    她惊喜走去厨房,果然看见一道背对自己忙碌的修长身影。

    “太好了,真的是你在给我做早餐!”她边嚷嚷边朝那道身影扑去,声音里难掩欣喜。

    正在煎糖心荷包蛋的秦戈听闻她的声音眉头皱拧,关了火在时令颜扑来的身体接触到自己之前闪避开。

    扑了空的时令颜一楞,诧异的望向秦戈,后者却没看她,把各自的早餐端去餐桌后也不招呼她,径直吃着自己那份。

    “你怎么了?”时令颜直接问他。

    秦戈不做声,却指了指她那份早餐示意她吃东西。

    “你不说我就不吃。”时令颜威胁他。

    秦戈像是皱了下眉,之后再无其他反应,一副她吃不吃和他无关的表情。

    这让时令颜有些难堪,瞪着诱/人的早餐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秦戈似乎完全不受她的干扰,优雅吃完早餐后拿起车钥匙便向门外走去。

    时令颜在他身后瞪他,在他走到玄关口换了鞋去拉门时大声喊道:“秦戈你混蛋!”

    秦戈仿若未闻,开门的动作没有丝毫停顿。

    时令颜见他竟然不管自己就那样离开,心里一慌,抓起画板连忙跑出去。

    而此时梯门恰好打开,秦戈走进去,明知道时令颜在身后也没有要替她按住电梯开关的意思,还是时令颜情急中用画板格开,梯门才又再度开启。

    “你什么意思?”她一进去便没好气的冲秦戈吼,吼完才注意到电梯内不只秦戈一人,还有一对年迈的夫妇。

    她耳根一烫,立即把头垂得低低的乖乖站在秦戈身侧不再做声,但她又怕一会电梯停下来秦戈不等她就走,所以想也不想地伸手去牵住秦戈的手,纤细的手指穿过他的,与之十指紧扣。

    ————————

    (暴风雨要来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