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情歌(26)

芥末绿2017-2-25 21:55:26Ctrl+D 收藏本站

    >

    秦戈挣扎了下想挣脱她的手,结果她整个人都偎过来,死死抱住他的手臂。\

    鉴于有旁人在场,秦戈不便大幅度动作,只能任她抱着,终于在电梯停下,那对年迈的夫妇走出电梯时不容分说拨开她大步往前走去。

    时令颜傻眼,等秦戈走远了才抱着画板追来。

    “你到底怎么了?”她怒不可遏的对着秦戈的背影吼,像是只被激怒的小狮子。

    秦戈走到自己的车旁打开车门坐进去,时令颜气呼呼跑过去双臂一字排开挡在车前,美眸喷火的瞪着车内的秦戈忡。

    秦戈无奈,朝她招招手,示意她坐进车内。

    时令颜这才哼哼着走去副驾旁拉开车门。

    “你明天搬回自己家住。”秦戈开口第一句便道钌。

    时令颜以为自己听错,愕然瞠大眼:“你说什么?”

    秦戈不看她,掌着方向盘边发动车子边道:“她要搬过来和我一起住,这样方便我照顾她,你如果不搬走,总不太方便。”

    “她?”时令颜只楞了一秒就意识到那个她是指他的初恋情人闻佩。

    “你要她搬来和你一起住好方便照顾她?”她像个复读机重复他说过的话,手脚莫名一点点发凉。

    今天好像比昨天气温低,还是她衣服穿少了?

    她没头绪的胡思乱想,大脑‘嗡嗡’叫嚣。

    “我想你应该能明白。”秦戈终于正眼看来,凤眸一如既往的迷惑着她的心神。

    心口忽然一痛,像是突然豁开一道口子,有什么湿热的东西从里面流出来。

    “我该明白什么?”她喃喃出声,像是在反问他,又像是在自言自语。[飞天 中文]

    “你答应过不会赶我走,怎么可以说话不算数,为了一个抛弃过你的女人对我出尔反尔?”

    “她没抛弃我,是一场误会。”秦戈语气平静。

    “误会?你怎么知道是一场误会?仅凭她们的一面之词?秦妈妈已经离开了,她们随便说什么都行,你就这么好骗一句误会就乖乖让她回到你身边?”

    “她不会骗我。”秦戈说着像是有些不耐烦的皱眉,“你别再说了,不管她是不是在骗我,那都是我的事,是我心甘情愿被她骗,心甘情愿照顾她。”

    时令颜脸色煞白,美目却死死盯着秦戈的侧颜。

    “你还爱她?”

    她多希望他摇头。

    可是他说,“我这么多年一直单身,就是潜意识在等她。”

    “你骗人!”时令颜语气尖锐的吼他,而眼眶却迅速泛红。

    “你不要再闹孩子脾气,我话已经说得够明白,你下午回来收拾好东西搬回去,她最迟明天中午过来。”

    “我不搬!”时令颜强硬回击,语气却哽咽。

    秦戈大概是料到她会这么回答,顿了顿,无奈点头:“那你继续住这边,我另外找房子。”

    时令颜没再开口,却一直望着他无声流泪。

    “下去吧,今天你自己打车过去,我还有事就不送你了。”

    时令颜僵着没动。

    秦戈揉额,“你知不知道我真是受够你了?你根本就是个麻烦精,如果不是念在你帮助过我,我根本连看你一眼都嫌多于!”

    时令颜哭出声来。

    眼泪顺着眼角滑落,滴落在怀里的画板上晕染开。

    秦戈闭眼,有种想捂住耳朵隔绝她让他心烦意乱的哭声的念头。\ \

    时令颜哭了一阵又断断续续忍住,低头望着怀里的画板大口喘息,像是拼命在压抑胸口胀痛的情绪,然后她突然打开车门,头也不回地离开。

    一开始是慢吞吞地走着,接着越走越快,最后竟然变成了跌跌撞撞地奔跑。

    秦戈心都提起来,担心她会摔倒。

    可他却眼睁睁看着她跑开,什么都没做。

    她一开始走那么慢,大概是还抱着一丝希望在等他挽留吧?

    可她又怎么会知道,他是存心想赶走她,所以不论如何都不会心软?

    昨晚那一幕她是忘记了,他却记忆犹新。

    而他就是因为察觉了自己对她的挑/诱有反应,担心下次她再这样对他他会把持不住做些什么,所以才迫不及待要将她从身边撵走。

    她还是个孩子,他不想毁了她。

    而且,他也不爱她。

    长长吁了口气,他驾着车子离开。

    ******************************

    晚上秦戈故意拖到很晚才回家。

    打开门开了灯,看到玄关处那双熟悉的卡通拖鞋,他立即生出一种强烈的挫败感。

    看来不用非常手段那丫头不会死心离开。

    边脱外套边走向卧室,目光探向时令颜的卧室时发觉门是开着的,室内却一片漆黑。

    迟疑了下,他放轻脚步走过去,藉着走廊的灯光往里瞧了一眼,床上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上面根本就没躺着有人。

    她没回来?

    看了下时间已经快凌晨,秦戈不免又有些担心。

    可是如果打电话给她,她会不会知道他是为了要赶她走才故意说那些难听的话伤她的?

    迟疑间,电话响起。

    显示的来电却不是时令颜的,而是一组陌生号码。

    但他还是接通,他想或许是那丫头的手机没电了才用其他电话打的。

    “秦戈,佩佩自从昨天在餐厅偶然碰到你,到现在都没吃过东西,她有严重的胃病,刚才痛得脸色发青,但不论我怎么劝她,她都不肯吃东西,也不肯去医院,你如果还念在旧情,念在她怀过你的孩子吃了那么多苦,就来看她一眼劝劝她吧。”

    认出声音的主人是闻倩,秦戈有种想立即挂电话的冲动。

    “这些年她没有我不是照样活得好好的?她不吃东西或许只是没胃口,和我无关。”

    “你怎么这么说?”闻倩的声音似乎尖锐了些,“要不是你昨天表现得那么绝情,佩佩会伤心成这个样子吗?”

    “那你说我该怎么做?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和她旧情复燃?”

    “如果你是一个有担当的男人就应该这么做,佩佩她所吃的苦都是因你们母子而起。”

    “我越来越觉得梅斯先生不为你所动实在是明智的选择,你这样的女人,但凡是男人都会感觉吃不消。”秦戈回击她。

    那端有一瞬寂静无声。在秦戈以为对方挂了电话时,声音又响起:“你指责我拿你和佩佩的事去刺激那个小丫头的做法很幼稚,那你现在不止一次的拿赫莲*梅斯不爱我这件事来刺激我又算怎么回事?”

    “我是提醒你任何事情都该有个度,我就算是欠,也是欠闻佩,而不是你,你还没有资格数落我。”

    那端闻倩一声冷笑:“算我当初看走眼,还以为你有情有义,原来也是一个薄情汉。”

    顿了顿,她又接着说,“或许你是忌惮赫莲*梅斯的威慑力不敢得罪他的女儿?还是你看中了赫莲*梅斯的一切,想做他的乘龙快婿尽享富贵荣华?”

    秦戈冷嗤,心里失望当初在时潋的包房第一次见闻倩还为她当时不凡的气度颇欣赏,原来一切都是假象,这个女人的内心并不像她外表那么简单。

    “随便你怎么认为,以后请不要再打电话来打扰我的生活。”

    不等她回答,秦戈便挂了电话。

    而后门铃响起。

    没有意外的,门外站着时令颜。

    她脸色还是苍白,白天抱出去的画板这会不知道被她弄到哪里去了,一头微卷的发也凌乱散开来,如一头飞扬的海藻。

    秦戈以为她这么晚回来会说些什么,但她连看都没看他一眼,进屋换了鞋径直走去卧室。

    秦戈站在玄关处保持刚才给她开门的姿势没动,而很快又听见她走出来的脚步声,与此同时手里多了一只大号行李箱。

    “能带走我都尽量带走了,带不走的你扔了吧。”她开口,嗓音明显是大哭过后的沙哑。

    秦戈想到她或许躲在某个地方哭了一整天,不知道怎么的心里有些不舒服。

    “你家的钥匙我又弄丢了,你如果不信怕我以后再来打扰你,那你大可以换锁。”

    她低垂着眉眼说完,又换回自己的鞋,然后顺势把拖鞋塞进一个塑料袋里提在手上。

    “谢谢你的照顾,再见。”

    她像对待一个长辈似的礼貌道谢,随后拖着行李箱走了出去。

    ————————

    (猜猜小丫头是不是真的放弃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