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情歌(28,遗失的内裤)

芥末绿2017-2-25 21:55:37Ctrl+D 收藏本站

    ( )()()整个上午秦戈都显得有些心神不宁,空暇时大多时间都盯着手机屏幕发呆。请使用访问本站。

    “你在等她的电话?”

    询问的语气,却是无比笃定。悌

    秦戈将视线挪开,望向棕眸盯着自己的老板,“没有。”

    赫莲*梅斯若有所思的笑了笑,“她今天生日。”悌

    秦戈没做声。

    “她一大早就爬起来坐在阳台的围墙上对着你住处的方向发呆。”

    秦戈紧了紧握着手机的手,仍旧没答话。

    “秦戈,你一直把她当个孩子,可是你赶她走她既没返回去闹你也没打电话***/扰你,她只是自己一个人难过,一个人偷偷的哭,她不和你联系是希望你以为她没有你也过得很好,可是才一个星期她就扛不住了。”谀

    赫莲*梅斯缓缓描述女儿一个星期以来的状况,末了又道:“我早上问她要什么生日礼物,你猜她说什么?”

    秦戈抬眼看他,听他说:“你,她只要你。”

    赫莲*梅斯把一串钥匙递到他手里,“这是我住处的钥匙,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我以你老板的身份命令你,下午到明天早上上班之前的这段时间,你都必须陪着我女儿。”

    不容置喙的语气,赫莲*梅斯说完转身离开。

    秦戈望着手心里躺着的钥匙,良久才挪动身形。谀

    **************************

    偌大的粉色公主床上铺满了五颜六色款式各异的漂亮衣裙,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情的原因,试来试去,都没一件让时令颜感到满意的。

    她望着全身镜里着一袭火红修身斜肩小洋裙的少女,那抹红衬得她苍白的脸色越发寡白。

    她厌恶的抬手覆上脸颊用力拍了拍,等到脸颊发热停下时,苍白的小脸上才浮现出一抹绯红。

    想了想还是决定换掉,耳边却听到门外传来的动静。

    她楞了楞,猜想外头的来人是谁?

    父亲还是王叔?

    又或者,是小偷?

    想到有可能是小偷,她心口一跳,随手拿了一只花瓶,蹑手蹑脚朝门外走去。

    走出卧室一路沿着走廊走向客厅,在瞥到那抹熟悉的身影时,因为太过惊讶,她手中的花瓶一时握不住摔到地上,‘哗啦’一声碎成一地。

    手里拎着两大袋食材和一盒蛋糕以及一些水果的秦戈闻声探来,两人四目相对,时令颜仍是难以置信的神情,秦戈望着那张明显尖了许多的小脸,眉头不自觉蹙紧。

    他把东西放去厨房,出来时却不见了时令颜,只留地上一堆碎片。

    猜想她应该是回房了,他没去喊她,而是收拾地上的碎片,随后去厨房将晚上要做大餐的食材分类处理好,等弄完这一切,他才想起问她有没有吃中饭。

    赫莲*梅斯的房子大得惊人,每一间卧室都相当于普通人家客厅加饭厅的面积,甚至还有余。

    他本来不知道哪个房间是时令颜的卧室,是最里面那个房间门口摆放着的一张粉红色的小脚丫软垫告诉了他。

    走过去,在门口站了几秒,他抬手敲门。

    过了会没反应,他又敲,这次只敲到第二下门便开了。

    时令颜抓着门把微仰头看他,棕眸里水光流转。

    “中饭吃了吗?”秦戈先开口打破沉默,

    她点头,又立即摇头。

    秦戈叹气,“到底是吃了还是没吃?”

    这次她摇头,湿润的眼眸还是眨也不眨的望着他。

    “那你等会,我先给你下碗面条。”

    她点头,跟在他身后走去厨房。

    当她看到厨房的流理台上已经处理过只等烹调的各式大餐原料,美目瞬间写满惊讶。

    他这是要亲手给她做一顿生日大餐吗?

    目光触及一旁精美的生日蛋糕,她眼眶瞬间泛红。

    秦戈见她张着嘴合不拢的傻气样子,有些忍俊不禁。

    “哑巴了?怎么不说话?”

    他问她,边烧水边拿了一根培根和一个西红柿及其他一些蔬菜,或切丁或切片,动作俐落而不失优雅。

    时令颜嘴角微微一撇,却还是不开口。

    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又或者怕自己一开口就说些哀求他让她回去之类的话语。

    “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会来?”

    秦戈主动找话题。

    而时令颜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父亲的命令。

    不然他是不会主动来陪她过生日的吧?

    或许他根本连今天是她生日都不知道。

    “颜颜。”

    亲昵的称呼让时令颜神情一震,目光错愕的望向他看来的凤眸。

    “生日快乐。”

    泪水无预警的流出来,让毫无准备的时令颜猝不及防。

    她早上才发誓过,以后绝不在秦戈面前哭。

    可是……

    “天天哭把眼睛哭坏了怎么办?”秦戈擦干净手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手帕递给她。

    时令颜泪眼汪汪望着他不动,他无奈,只好自己给她拭泪,动作无比轻柔。

    这么近的距离,时令颜可以清晰嗅闻到他身上清新的好闻糖果气息,这种熟悉的思念的味道让她的眼泪越发掉得更凶,甚至险些控制不住扑入他怀里。

    可他不喜欢她碰他,所以她只能努力克制。

    “听说生日也哭的人许的愿望会不灵验。”秦戈随口胡诌。

    时令颜却信以为真,立即止住了眼泪,任它在眼眶里转着圈也不让它落下来。

    秦戈心头一阵酸软,柔软的手帕覆在她眼睛上吸干她眼眶里的泪水。

    “去外面坐着等两分钟,面条马上就好。”

    他催她,又把手帕放到她手心里:“或者去给我洗一洗。”

    时令颜拿着手帕出去,秦戈看到她走向房间的方向,摇头失笑了一下,开始往烧得沸沸腾腾的锅里放食材。

    ************************

    面条很鲜美。

    因为有喜欢的人佐食。

    时令颜将一大碗面条吃光,连汤都没放过。

    秦戈很满意她的表现,又给她削了个苹果,结果她实在吃不完,只吃了三分之一就说吃不下了,而他自然的结果解决了其余的三分之二。

    两人之前在一起住时也时常这样,秦戈经常吃她吃不完的东西,或饭菜或零食。

    所以他吃她吃剩下的苹果,两人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离准备晚餐还有一段距离,两人移驾客厅的沙发。

    秦戈一眼望到客厅外的那片阳台上一米多高的围墙,想起赫莲*梅斯说她一大早坐在上头望着他的住处方向发呆,心里不知怎么的有些酸胀。

    这丫头实在固执得让人心疼。

    时令颜拿着遥控器快速按来按去,不确定要看什么频道,又或者是太紧张,注意力根本就不在电视上,只是拿着遥控器做掩饰而已。

    “再按遥控器都要被你按碎了。”秦戈叹一声过来抢下遥控器放到一边,而电视画面停留在一对正两两相拥着热吻的男女上。

    秦戈嘴角一抽,有些不自然的轻咳了声探手去拿遥控器打算换台。

    却听身边的小人儿发出‘吃吃’地偷笑声。

    他斜眼看过去,她立即咬住唇,很辛苦的忍着,一头微卷的棕发遮掩住她大半个身子,越发显得她的娇小。

    他习惯性的探手去揉她的发,喃喃着:“怎么不说话?是打算不理我了么?”

    时令颜因他揉发的动作僵住身子,因想起两人在一起时的那些美好时光而眼眶再度泛红。

    “你拿了我的东西?”他忽然冒出一句。

    时令颜心一跳,缓缓把脸埋入并拢的膝盖里,不敢看他。

    “拿的而且不只一件,我来数一数,你都拿了什么?一只口杯,一把剃须刀,一瓶洁面乳,还有——”

    “我、我不小心装错你的,不是故意的。”终于忍不住出声为自己辩解,然说话的底气却严重不足。

    秦戈挑眉,“是么?那我那两条不见的内/裤也是你不小心装错的?”

    仿佛听见‘轰’地一声,浑身的血液都似乎瞬间冲向头顶,时令颜捧着滚烫似火烧的脸颊,恨不能挖个洞把自己埋起来。

    ——————

    (啧啧~小丫头真是贼色~内/)裤都偷~~~有月票的亲把月票投给芥末的《云虞之欢》吧,链接地址在本文的简介里~感恩~)<>

评论列表: